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十数日后,王容的家书送到朔方,说是杜广元婚事已成,最初授官左羽林卫郎将,而后却因为这小子在天子召见时大放厥词,李隆基特加赞赏,竟是把人直接拨去了河东节度使王忠嗣麾下。面对这样出乎自己意料的安排,杜士仪足足愣了好一会儿,随即便为长子捏了一把冷汗。

    虽说他这边镇节帅好歹确实是国之重臣,但又不是从小伴游天子的皇亲国戚,等闲李隆基绝不会想起他的儿女。更不要说在杜广元刚刚释褐授官之际突然下令召见了。至于杜广元在天子面前究竟说了些什么,王容也不知道是买通了内侍还是通过其他手段得到的细节,竟是在家书最后又随附了几张信笺,将李隆基和杜广元的对答原原本本详述了一遍。以至于他不得不暗叹错有错着,杜广元竟是将木和愣两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可他很清楚,长子固然还青涩,固然有时冲动莽撞,固然还不能理解那些明争暗斗,可并不代表就一点都没脑子。尤其是刚刚经历了玉奴的假死事件,怎么可能半点冲击也没有?

    “到底是长大了。而且从结果来看,还算不坏”

    这样的结果当然不坏。杜广元这样憋不住的性子若是困在长安城中,也就意味着杜士仪这些年的努力培养和教导都泡了汤,他原本就打算等风头稍过之后,再让长子想办法谋个外职,哪怕去岭南对付蛮人,也总比困于富贵乡好。而如今天子亲自把人放到方镇去,其中最坏的选择也就是安西四镇节度使夫蒙灵察麾下,又或者是调去平卢安禄山处,其他各镇他都有相熟之人。而河东节度使王忠嗣这样的主帅,可谓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要知道,杜广元的弓马武艺和兵法军略,本来就是跟着王忠嗣学的而王忠嗣不仅镇守河东,甚至连对奚族和契丹的战事也常常由他领衔,杜广元不缺上阵历练的机会。

    “而且,记得杜望之在河东也已经快要十年了,从一介队副开始磨砺,现如今已经是一镇别将。”

    妻儿全都不在身边,杜士仪也难免寂寞。而既然玉奴独自寓居在外,他自然也就常常微服去看看她,一来二去,因为军务和政务荒废多年的琵琶,他终于再次重新捡了起来。玉奴此次死遁出宫,身外之物什么都没带,唯有那把逻沙檀琵琶,她却费尽心机带了出来。尽管两把逻沙檀琵琶来历不同,经历更不同,一是杜士仪无意之中从张旭手中得到,又在危急关头经由杜十三娘之手敬献给了天子,一把则是妻子王容千方百计搜罗来的,可如今两把琵琶放在一起,却有一种得遇知音的感觉。就连玉奴听着杜士仪复又寓情于乐的琵琶声,也不禁合掌露出了欢喜之色。

    “师傅,这一次总算没再弹出杀伐之音了”

    正如杜士仪对李隆基说的,他如今连春江花月夜这样的典型文曲也能弹出杀伐之音,为此最初被玉奴打趣过好几次,现如今终于通过琵琶将心境磨练得平和了下来,他自己也觉得不枉这一段时日的苦练。放下琵琶取下护甲,他便若有所思地看着玉奴道:“一晃你到灵州已经一个多月了,若是觉得烦闷,我可以⊥虎牙派人护送你到宥州夏州之地散散心。”

    “真的?”

    玉奴一下子高兴地瞪大了眼睛,可仔细想了想后,她又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师傅,我现在已经很满意了。灵州城中想去哪就去哪,不用顾忌有人对我指手画脚,也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恶少游侠儿之类的纠缠,若是出城之后遇到些什么事,岂不是平添麻烦?”

    听到她这么说,杜士仪不禁有些歉意。他当然可以选择把玉奴送到蜀中江南等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可他本能地认为,只有自己的治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方才在妻子回京时,就预备计划若成便把人带回朔方灵州安置。毕竟,这里是他经营了七八年的地方,从官场到民间,他犹如梳篦一般篦了一遍又一遍,总好过在异地他乡玉奴被人认出来的后果。

    “那就再等一年半载,倘若他日突厥各部再次成为我大唐的羁縻都督府,等到漠北西域再无纷争,那时候你就可以真正自由自在了”

    “好,师傅说话算话”玉奴重重一点头,随即便笑吟吟地伸出小手指,“一言为定,不许骗人”

    尽管眼前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粉团子似的女童了,但杜士仪还是哑然失笑,伸出手和她轻轻一勾后,他便站起身来。玉奴也知道杜士仪不可能在她这里停留太久,可仍然觉得有几分不舍,把人送出屋子时,她正想说几句告别的话,突然就只见杜士仪转过身来。

    “如果你哪天遇到了让你一见倾心的人,记得一定要对我说。不论有多难,我一定会让你们在一起。”

    玉奴顿时怔在了当场。眼睁睁看着杜士仪消失在院子外头,她突然觉得眼眶发热,心中却隐隐有些酸涩。当年嫁给寿王李瑁的时候,她对杜士仪说,因为她心无所属,嫁谁都是嫁,再加上杨家乐见其成这桩婚事,她便答应了。婚后李瑁有的是婢妾,很少来烦她,她乐得清静,等后来经历了那次宫变之后,她方才真正感到了心悸和害怕,可紧跟着,一个晴天霹雳当头砸下,让她至今一想起来就觉得一颗心沉甸甸透不过气来。

    李瑁当年也算得上是俊挺英朗,可她却没动过半点心,因为在此之前玉真公主也不是没设法让她见过那些贵介子弟,可每一个人都犹如清泉流过磐石,没在她心里留下半点痕迹。如果李隆基不是她的公公,她也许未必会在意他的年纪,因为他阅尽世事的那种沧桑感,那种精通乐理音律的博学,无论是马球还是吟诗全都颇为擅长的那种文武全才,再加上至高无上的地位,无一不是能够打动女人的东西。

    可是,一想到当初废太子妃薛氏的下场,武惠妃的结局,一想到身后有一个个长辈真心为她着想,真心为她设计奔走,她就没有轻易屈从于残酷的现实。而直到脱离桎梏,终于来到了灵州,做了一回玉奴,而不是杨氏,她方才渐渐醒悟到,自己为何一直以来都抗拒着把一颗心交出去。

    因为在很小的时候,她就见过真正令人心折的神仙眷侣;因为这么多年来,她见过一生一世只得彼此,相濡以沫容不得别人的爱情。掺杂了太多利益得失,动辄得咎的后宫之中,又哪来的至死不渝?就连在民间,这样的男女之情也很少,很少……

    “一见倾心吗?”

    玉奴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轻轻咬着嘴唇:“师傅,这世上应该不会再有让我一见倾心的人了。”

    贵为当今天子,她都能够有勇气去抗拒,可她真的不知道,在看尽了那么多世事波澜之后,是否还会一见倾心。

    想到这里,玉奴看了一眼手中白玉环,又回头看了一眼屋子,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

    她应该把那一身道装穿起来,至少如此能够让她多几分勇气和决心

    杜士仪自然不知道,自己只是觉得应该对玉奴说出的一句话,竟是让她生出了某种反面的决心。人逢喜事精神爽,长子的婚事和前途都已经解决,玉奴又脱身回到了灵州,即便如今妻儿都不在身边,他却显得神清气爽,并没有半点受挫之意。以至于来圣严和张兴这些本来有心安慰他的人,也知机地收起了管闲事的打算。

    只要杜士仪自己能看开,那比什么都好

    就在朔方文武励精图治,图谋漠北之际,蜀中成都,剑南节度使府中,剑南节度使兼益州大都督府长史章仇兼琼也正在来来回回踱着步子,当书斋大门被人推开之际,他立刻扭头看了过去,随即大喜过望。

    “仲通,你总算是回来了”

    “大帅放心,进京之事我已经准备停当了,只是还要向大帅引荐一人。”向章仇兼琼长揖行礼后,来人便直起腰来,正是鲜于仲通。

    当初章仇兼琼一飞冲天的例子曾经被李林甫拿来游说张兴,这位飞黄腾达不无讨巧的剑南道节度使,确实在军政上头都颇有建树。然而,正因为窜进的势头太快,章仇兼琼也深知自己在朝中没有根基和靠山,所以,对送上门来出身剑南道的鲜于仲通,他在最初小心考察之后,见其进言无不精当,筹谋无所不中,渐渐便倚赖为心腹,竟将其辟署为采访支使。所以,此刻听到鲜于仲通这么说,章仇兼琼立刻大奇道:“是谁?”

    鲜于仲通不急着说明,而是上前来到章仇兼琼身侧之后,这才低声说道:“大帅可还记得几个月前,曾经的寿王妃,后来度为女道士的太真娘子病故?”

    章仇兼琼虽说在京师没有靠山,可还不至于真的消息闭塞,闻言当即点了点头:“自然知道。”

    “太真娘子虽去,然则其身边侍儿都入了陛下后宫,而其姊杨氏更是复入宫中太真观”见章仇兼琼终于心领神会,鲜于仲通便嘿然笑道,“所以,我引荐给大帅的人,便是和杨家有关的人物”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