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宝儿”

    尽管是自己起的陈季珍三字为学名,可大多数时候,杜士仪更喜欢亲昵地称呼自己这个首徒为宝儿。此时此刻,他看到已经长成英气勃勃青年的陈宝儿站在自己面前,心中除却激动和喜悦,还有几分岁月流逝的怅然。要知道,陈宝儿执掌云州培英堂后不久,他就改任代州长史,河东节度副使,而后回朝任中书舍人,又先后改迁陇右节度使,朔方节度使,仔细算一算,师徒俩竟已经有十年没有见面了

    这十年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十年,他招文纳武,渐渐建立起了相当的根基;而这十年对陈宝儿来说,也同样是磨砺成长的十年,陈宝儿在培英堂中教出了众多孩子,又随着罗盈岳五娘北上奠定根基,是罗盈的谋主。

    久别重逢,杜士仪的神色心情全都异常复杂,陈宝儿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在最初的呆立片刻后,便立时抢上前去屈膝四拜,当那双手托住了自己的胳膊时,他方才抬头看着恩师,声音已经是有些哽咽了:“十年了,弟子终于得以当面再见杜师”

    “是啊,十年了,你跟着我也统共不过五年。”杜士仪按了按那结实的肩头,又如同陈宝儿当年还小时一样,摩挲着他的头,随即便笑道,“昔日少年,如今已经是一方英杰,你很好,我当年没有看错人来,站起来说话”

    虎牙早知道杜士仪师徒重逢,有的是话要说,故而带着陈宝儿进来之后,就找借口支走了来砀和叶天果,自己和龙泉亲自在外看守。此刻,偌大的灵武堂中只有杜士仪和陈宝儿两人,以至于陈宝儿站起身时和杜士仪对视,恍惚间竟是觉得自己还是当年那稚童。直到杜士仪开口问起他是否给蜀地家人送过信,他方才回过神来。

    “罗将军一直都有派人去看我阿爷阿娘,也送去过钱物和东西。当年杜师曾经在我村中主持公道,彭大叔他们也对村中父老很好,故而如今村子富庶,读书的人也比从前多,已经建了私学。”说到故乡的变化,陈宝儿顿时神采飞扬,随即便说到了自己的家里人,“我的两个兄长都已经娶妻生子,弟妹也已经成年了,爷娘如今不用下地于活,日子过得颇为富足。再加上人人都知道我拜在杜师门下,就连村正里长,也都对我家中礼敬三分。”

    “一晃你离家十五年,只有家书不见人,你父母也不知道多想你。既是你能抽身出来,说明罗盈和岳娘子他们暂时安稳得很。既如此,你回家一趟吧。”杜士仪一边说,一边审视着已经是昂藏年轻人的陈宝儿,突然又笑着问道,“我倒忘了问你,你年纪也不小了,就不曾先娶家室?”

    “未曾禀告过父母,也没有禀告过杜师,我哪敢就此娶亲?”话虽如此,见杜士仪立刻瞪着自己,陈宝儿还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再说,我又想着当初杜师和师娘好事多磨,成婚的年纪也很不小了,再加上一时没遇上过合适的,所以也就拖了下来。这不是什么打紧的大事……”

    “婚姻大事不是大事,什么是大事?”杜士仪瞪着这个如今已经独当一面的首徒,没好气地摇摇头道,“你别拿我和你师娘打比方,我们早年结识,只不过是因为婚事难成,方才不得不往后拖,希望能够磨到水到渠成,可你却是还连个看得上眼的女子都没有你不用说了,我让你师娘给你物色。”

    陈宝儿登时只觉得脸上发热。他不是圣人,当然不会断绝情欲,可是,这十年来他就没有片刻放松过,在云州培英堂时,有一大摊子事要亲自经手,而且还要参与固安公主等人的谋划和行动,到了漠北后,更是要为立足和生存壮大耗费无数精力。较之大唐那些士人二十出头还在游历天下积攒阅历和见识,他却是早就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了起来,可代价就是,他根本没心思去寻找人生的伴侣。

    而且,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乡野间懵懵懂懂的垂髫童子,他的经历和眼界都已经太丰富了,漠北那些寻常女郎怎么可能打动得了他?

    知道在这个话题上和杜士仪继续纠缠,他只会更狼狈,他立刻岔开话题道:“再说回家的事,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正因为蜀中家乡对我期望太大,带信去的人常说乡间传言我早已金榜题名,再加上乡间父老热情过度,我回家容易脱身难,还是再等一等吧。有兄姊弟妹在,我便只能先不孝一回了。”

    “就你会说话那此来灵州却是为何?”

    陈宝儿知道杜士仪不过是假作恼怒,当下就笑着说道:“一来是禀告杜师一个好消息,奚人度稽部本就被幽州军频频欺凌,几乎撑不下去了,故而度稽部俟斤吉哈默甘愿与都播合并。虽说我们既然已经东迁,再称都播有些不妥,可别的名头反而更容易惹人疑窦,所以罗将军和岳娘子商量之后,决定沿用都播之名,横竖我们的子民之中,都播旧人本就不在少数。”

    这确实是好消息,但杜士仪深知罗盈的能耐,岳五娘亦是机敏慧黠,再加上有陈宝儿,度稽部俟斤吉哈默又本就岌岌可危,这样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于是,他想了想就反问道:“既然有其一,那就有其二?上次罗盈说,岳娘子怀孕了,孩子是男是女?”

    由于都播东迁,距离灵州越发遥远,所以传递消息比平日更加不便。哪怕杜士仪早就得知岳五娘怀孕,这是男是女却不得而知了。

    “杜师,这就是第二个好消息。岳五娘一胎双生,一男一女,罗将军欢喜得简直要疯了”

    也难怪罗盈高兴,这年头生三胞胎四胞胎,官府甚至都会褒奖,而龙凤胎也同样稀罕,杜士仪听了之后也不禁喜上眉梢:“既如此,回头你回去的时候,替我捎带一份重重的贺礼”

    “杜师要靠我带贺礼回去,恐怕暂时不成。这就是我此来的第三件事了。”说到这里,陈宝儿终于露出了郑重其事的表情,“杜师,如今都播和度稽部合并,麾下人众已经超过三万,除去老弱妇孺,勉强可以凑出一万五千的兵马来,所以,进攻固然不足,但自保已经有余。所以,罗将军也好,岳娘子也好,都觉得我在不在无关紧要。”

    “这么说,你是打算回来帮我?”杜士仪想想罗盈和岳五娘的考虑,也觉得有理,“也好,我这就辟署你为节度使府……”

    他这话还没说完,陈宝儿就抢着说道:“杜师,弟子不是这个意思。朔方节度使府文官武将人才济济,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而如今仆固部金微都督乙李啜拔北归,一统仆固部,为判阙特勒的心腹大将。然则此人虽说颇有胆略智勇,终究在夏州生活多年,对漠北情形不熟悉。即便同罗部酋长阿布思与其交好,可也不能全靠他人。而我却在漠北生活了五年。所以,罗将军和岳娘子一致认为,若是杜师打算靠乙李啜拔搅动漠北局势,我去佐助此人,才是最合适的”

    面对早有准备的陈宝儿,杜士仪顿时沉默了。他不是没想过乙李啜拔如今看似风光处境下的隐忧。可是,千金易取,一将难求,而能够成为谋主的文士更难求。如今他身边看似人才济济,但能够有相应大局观的,也就是来圣严和张兴。可这两人都位居节度判官,万万不可能丢下官职去塞外追随乙李啜拔。陈宝儿虽说年轻,可阅历经验比同龄人丰富十分,确实是最佳的人选,可这一去,竟比当年罗盈岳五娘他们前去开拓漠北基业更危险

    于是,在沉吟良久后,他摇了摇头:“仆固部对于如今的突厥王位之争,乃至于异日的漠北霸主之争,或许很重要,但我如今为朔方之主,却还不至于应付不了。若非乙李啜拔是自己收到了阿布思的邀约,又已经动心,我也不会撺掇他率众北归,更何况是你我不同意。”

    “杜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陈宝儿忍不住叫了一声,杜士仪却不容置疑地摆了摆手,随即开口说道:“你也很久没见过你师娘了,还有你两个师弟,今晚,我先给你接风”

    王容当初在成都时,因为杜士仪刻意隐匿,并没有见过陈宝儿,但后来嫁入杜家之后,对杜士仪这个首徒常常相处,自然极其喜爱。而杜广元杜幼麟兄弟,就对这个大师兄没什么印象了。即便杜广元出生于云州,但还没到懂事就离开了杜士仪和王容最留恋的那块土地,所以,听杜士仪夸赞自己这位大师兄的能耐,他不禁拉着人的手追问个没完。杜幼麟虽不像兄长这样缠人,却也如同跟屁虫默默跟在他们身边,似懂非懂地听兄长和陈宝儿说话。

    而看着他们兄弟三个相处和睦,杜广元甚至殷勤地给陈宝儿安箸布菜,杜士仪不禁有些出神。须臾,他就听到耳畔传来了妻子的声音。

    “看你心不在焉的,宝儿这次回来见你,是不是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

    “他说都播现在不用他留下也足可自保,打算去漠北仆固部辅佐乙李啜拔,被我拒绝了。”杜士仪见王容先是微微惊诧,随即会意地点了点头,他便叹了一口气道,“当初我因为他心地纯良,收了他为弟子,打算等他熟读经史后,让他下场一试科举,日后他的家中也会以此为荣。可谁曾想阴差阳错,他竟是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哪怕他从来没有过怨言,可我也不想让他置身那般险地这一次,可没有罗盈和岳娘子能够帮他”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