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杜士仪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只是在仆固部停留了一晚上,参加了乙李啜拔为他特意举办的晚宴,随即就动身离去了。上上下下并没有太多的人感觉到,自家那位原本愁眉不展的头领,如今却是神采飞扬,但其夫人,出自素来和仆固部交好的铁勒同罗部的同罗夫人施那,却绝对不会忽略这一点。

    当年讨康待宾之乱后,从张说征战的降唐铁勒诸姓人马,都迁居到了河曲的夏州,其中也有同罗的两千余帐。施那正是同罗都督的妹妹,嫁给乙李啜拔多年,生育了诸多儿女。而后同罗部族人不像仆固部这样安于现状,渐渐北归,仍在塞外的同罗酋长阿布思,按照血缘来说,还是她的堂兄。然而,娘家固然亲近,可她更要为丈夫和儿子们着想。自从降唐之后,她看多了那些叛乱部落的下场,这才托付自己最为信赖的儿媳契夫人把消息带给了杜士仪。

    故而,杜士仪一走,她便来到了丈夫的大帐,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之前每天愁眉苦脸,现在朔方杜大帅一来,却突然高兴了起来,莫非是杜大帅许诺了什么?”

    “到底瞒不过夫人。”此刻在大帐中,乙李啜拔就更掩不住脸上喜色了,“你可知道,我因为不小心在杜大帅面前透露口风,说出了同罗阿布思给我来信的事,结果,他不但没有怪罪我,而且给了我一个最好的建议。他说,我可以带部众去突厥,收拢留在突厥的仆固部旧人,然后按照阿布思的招揽,投奔左杀判阙特勒。如果能够灭杀现在的登利,辅佐判阙特勒即位,那么,我自然可以拿到信上许诺的叶护之位,将来就是突厥的一方雄主;而如果判阙特勒也没有能耐,被人攻杀,异日我就可以把仆固部整个带回来降唐。”

    说到这里,乙李啜拔已然是笑容满面:“进则可雄踞一方,退则可保荣华富贵,这样的好事,到哪找去?”

    施那怎么都没想到,杜士仪给丈夫指的,竟然是这样一条路。乙李啜拔固然说得信心满满,但她很清楚,这种事绝不会如同嘴上说说这么容易。打仗是要付出绝大风险的,更何况乙李啜拔在河曲已经安逸太久了,骤然北投突厥,那可必然是凶险的大战连场,有个万一怎么办?

    看出了妻子的忧心,乙李啜拔便笑道:“我知道夫人担心的是什么,无非是觉得北投之后定然危险极大。但要知道,我之前担心的从来就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我还肩负着仆固部上万人的存亡。所以,即便我再心动,也不可能把这一家一当全都拉出去。可是,现在有杜大帅的承诺,我就没有那样的后顾之忧了。”

    施那却仍然不死心地问道:“杜大帅虽说对胡人一贯优厚,可这样大的事,如果有个万一怎么办?而且,我仆固部在河曲的人户总共有上万人,全数北迁的话,也不知道有多少妇人和孩子经受不起。”

    “当然不是全都走,我走,你留,怀恩也留下。”乙李啜拔于脆利落地吐出这么一句话,继而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我会挑出两三千人马带走,全都要能上阵的,要知道留在漠北的仆固部不少贵族正在争位,他们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就算怀恩觉得我这父亲贪恋突厥权位,那也无妨。我如有万一,将来有他继承我的位子,那就万无一失了

    夫人,杜大帅还年轻,说不定他能够在朔方节度使任上很多年,帮他这一次,我也能够松松筋骨,给部族带来一个更好的未来,这件事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杜大帅将会派人送他和我的上书给陛下,这样留在夏州的族民就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杜士仪赶回灵州,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为了迎接新年,朔方节度使府自然发放了一批丰厚的年物下去,每一个领到东西的将卒脸上,全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

    河西陇右与吐蕃大战连场,颇有胜绩;剑南道才刚经历了一次大败,连那位和王忠嗣素有仇怨,同时又是皇甫惟明义弟的剑南道节度使王昱都被一撸到底;幽州和契丹还在胶着状态;但是,朔方和突厥之间战云密布的同时,却因为三受降城稳若泰山,灵州腹地感受不到多少战争的压力。每一个军民都在期盼着开元二十七年的到来,希望新年比往年更加安康喜乐。

    灵州都督府内的文武官员虽然繁忙,但大多笑容满面。杜士仪的那两个外甥王胜和王肜都已经跟着王容和杜广元回长安探亲了,杜幼麟虽说还小得很,可却比兄长杜广元更会来事,两个族兄杜明稹和杜明瑜都相处得好。而奉命从西受降城赶回来的段秀实历经风雨洗礼,浑身上下更多了几分坚毅不拔。

    至于龙泉莫邪,阿兹勒等几十个胡儿,也已经完全熟悉了在灵州的生活。如果要学什么东西,只需要打一个申请,写明足够的理由,杜士仪大多都会满足。这种充实而又向上的日子,让每个人都充满了动力。

    而杜士仪回到灵州都督府的第一件事,便是召见了自己不在时,权知留后事的节度副使李俭以及张兴来圣严等两位节度判官。等到和三人交流了自己在夏州仆固都督府和乙李啜拔达成的协议之后,他便命人召来了仆固怀恩。尽管乙李啜拔的意思是瞒着儿子,可杜士仪不愿当这个恶人,索性原原本本告知了自己这位心腹爱将。

    仆固怀恩的武艺是父亲和族中最勇猛善战的勇士教的,但仁义礼智信这些东西,却是母亲施那灌输的,当初在杜士仪面前和昭武诸胡那些胡酋打交道的时候,他方才会脱口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所以,这会儿尽管杜士仪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懂了,连在一块的意思他却有些不敢相信,脸上满是震惊和茫然。

    “大帅是说,阿父要去北投突厥左杀判阙特勒吗?”

    再次从杜士仪口中确认了这件事,仆固怀恩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最终又吐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一来,是他本就收到了同罗部酋长阿布思的信;二来,是我对他的建议;三来,是你父亲为了仆固部和你,所以才做出的选择。想不通的话,就回去慢慢想,我承诺过你的父亲,一定会提携重用你。”

    等到仆固怀恩有些失魂落魄地下去,杜士仪不禁叹了一口气。漠北就是一团乱局,而他现在做的是让其乱上加乱

    毕竟,罗盈和岳五娘如今的实力还不够,可仆固都督乙李啜拔的名头,如果用得好,就是一股足可左右局势的绝大力量。回纥、葛逻禄和拔悉密三部联盟,固然表达了伐突厥的意愿,可那明面上看是拔悉密监国吐屯阿史那施想要取登利可汗而代之,但从深处看,葛逻禄和回纥何尝没有相应的私心?所以,为了制衡,他需要乙李啜拔北归,和同罗部的阿布思一起,让判阙特勤这边的力量得到壮大。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用的时候要格外小心。

    自从为官以来,杜士仪并不是每个除夕都能和妻子共度,可这一次王容带走了杜广元,而杜仙蕙也身在长安,除夕之夜,杜士仪牵着杜幼麟的手,站在灵州都督府最高的那座小楼上,难免有些感伤。

    白云苍狗,变幻无常,和他当年在嵩山求学时相比,一切都早就不一样了曾经提携过他的长辈,崔谔之、源乾曜、杜思温……一个个都去世了,而因为年老致仕的宋憬,养病数年后也终究撒手人寰。卢鸿隐居嵩山,近年来已经都是由弟子教授慕名而来的学子,自己已经很少出面了。而年轻的一代人,如今一个个都成长了起来,成为了足以支撑一方的支柱。

    “阿爷,阿爷”

    听到耳边这声音,杜士仪侧过头去,却只见杜幼麟兴奋地说道:“阿爷,看楼下,看楼下”

    杜士仪低头看去,就只见小楼下那宽敞的庭院内,正可见星星点点的火炬。那些火炬不断地移动着,渐渐呈现出了一个字。当他看清楚这个字的一刹那,神色不由自主地为之一振。

    那是杜字

    尽管天色已经黑了,但那一个个火炬照耀下,他还是看清楚了那些面孔——有杜明稹,杜明瑜;有他亲自给予杜姓的杜源和杜奕,也就是龙泉和莫邪;也有他才刚刚承诺,年后便重新取名的阿兹勒,以及众多胡儿。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这些人脸上的高兴和喜悦,不知不觉就举起手来和他们挥了挥手。

    而随着他的挥手,下头传来了众多的欢呼声。除了杜大帅这样的嚷嚷之外,更大的声音却只有两个字。

    “朔方朔方”

    是啊,朔方……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朔方是家园,对于这些人来说,朔方又何尝不是家园?他辗转多地,也曾封疆一方,但这一次,他不会让别人再撼动他这个朔方节度使的位置

    当杜士仪牵着杜幼麟的手来到楼下,面对这一张张熟悉的脸时,他便笑着说道:“既然你们都聚在这里,那就到灵武堂来,大家一同守岁,等待这新的一年”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