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丰州西受降城位于狼山山口南,黄河北岸渡口,控扼南北交通要冲,在三受降城中军事地位极为重要,也一直都是大唐和突厥绢马互市之地。当年张仁愿筑城之后,这里曾经因为河水侵蚀,而不得不迁徙到张说在东边筑起的新城,一直沿用至今。由于这里地处面对突厥的最前线,整座西受降城几乎就等同于一座巨大的军营,除却少数商人之外,就是从屯田兵转为民户的一批戍边囚犯,少有其他民户。

    西受降城驻兵七千人,马一千七百匹,而实则因为地处北疆,利用市马之便,自己交易马匹的将卒不在少数,因而即便步卒,都常有一匹马备用。杜士仪带着亲兵入城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马匹嘶鸣和嘈杂人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极具特色的氛围。可是,面对他这一行人,路边士卒投来的目光中,却有不少带着几分审视甚至于敌意,这也让他对李俭的话有了进一步感受。

    曹相东三人虽是自取死路,可被人有意扭曲之下,传到这些前方将卒耳中,也许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至于随行的李光弼,面对这一路行来越来越明显的塞外风光,则是百感交集。和他一块调来的人,只有他二话不说跟着杜士仪就直接启程了,行李也是简简单单。他是一心一意地记着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身为蕃将,就应该更加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的地位从何而来。

    除了领兵打仗,他们还能于什么?

    郭子仪和来稹大约在七八天前先抵达了此处,今日自是一同前来迎接,此外则是西受降城的主将,兵马使徐冲。徐冲这一年五十有二,人却并不像其他的百战之将那样勇猛威武,而是显得于瘦而苍老。而他的态度显得格外恭敬谦和,当把杜士仪引入城中兵署的那一间聚将厅时,他请了杜士仪坐下后,就突然屈下一条腿跪下了。

    “徐将军这是何意?”

    “大帅,我年纪已经大了,恳请大帅能够容我告老。”徐冲直截了当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见杜士仪目光转厉,他反正已经豁出去了,便坦然说道,“西受降城地处黄河北岸,每逢有突厥兵马来袭,这里便首当其冲,多少年了,虽则看似突厥臣服,朔方很少有过大战,可西受降城的小战事就没停过。说是小股马贼,可若不是突厥牙帐纵容,哪来的那么多马贼敢动辄进犯?我从小卒到兵马使,在这里戍守了三十余年,已经实在力不从心了。”

    杜士仪看着徐冲,面色渐渐缓和了下来:“徐将军起自卒伍,我早就听说过。我大唐起自卒伍的大将,从开国至今就不曾少过,徐将军既然自陈力不从心,那是预备就此养老,还是愿意腾挪一个地方,继续发挥余热?”

    徐冲些年来一直窝在西受降城,压力最大,升迁却无望,再加上曹相东三人的下场以及郭子仪来稹突然到来,杜士仪甚至亲自巡查,他不由得心灰意冷,暗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不如于脆撂挑子回家养老,省得回头给人砍瓜切菜一般收拾了。此刻面对杜士仪这一问,他不禁抬起头来,随即便自嘲地苦笑道:“朔方军中能者如云,哪里轮得到我这半截身子就快入土的老朽之人?”

    “五十多岁便言老?难道你不知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难道你不知道廉颇老矣,尚能横刀跃马?徐将军如果真的服老,那我也没什么好说,你就此解刀,回去含饴弄孙即可。但如果你不服老,朔方经略军中,可还虚位以待”杜士仪说到这里,继而微微一顿,看着郭子仪道,“子仪可愿接手镇守西受降城?”

    郭子仪早就听杜士仪说过,整个朔方的最重心,就在于丰州和胜州,这其中专司互市马匹的西受降城就是重中之重。此刻徐冲撂挑子,他到这里也已经有些日子了,当即站起身单膝跪下行了军礼。

    “末将愿镇守西受降城,不使北狄越境一步”

    徐冲瞠目结舌地看着郭子仪接下此命,一时极其不是滋味。杜士仪这番话正说在他心坎里,他也不想服老,西受降城固然苦寒,固然危险大,但毕竟是独当一面的地方。可是,请辞的话都说了,他实在没那个脸面出尔反尔,更何况郭子仪已经答应接手,他只能用沙哑的声音问道:“朔方经略军镇守灵州,历来各任大帅在任时,多用各自亲信,大帅上任之后,拔擢了郭将军,郭将军此前也统管大半个经略军,真舍得把人放在这里?”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

    杜士仪随口念了一句,这才微微笑道,“子仪前次虽有狼山大捷,可若是要让别人不觉得他只是打赢了一仗,接下来自然也该让人看看他真正的本领。徐将军若不服老,经略军副将虚位以待,可若是服老,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子仪,子真,带我和光弼去西受降城中四处看看。”

    杜士仪带着郭子仪来稹这一走,徐冲孤零零地留在这偌大的聚将厅里,一时神情变幻不定。突然,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跺脚就转身追了上去。

    说他厚颜无耻也罢,反复无常也罢,可如果杜士仪真的愿意用他,他还计较那么多于什么?不论怎么说,他都得为家里儿孙辈着想

    有了徐冲追来毛遂自荐为向导,接下来杜士仪巡行军营之中,自然而然就少了很多敌意。杜士仪知道自己此前在灵州时,已经立威足够了,现在要的不是威,而是让人亲和的恩。所以,对兵卒,他许之以从互市税中抽出一部分,以作为养老以及抚育儿女的基金;对将校,他则是许之以更好的发展空间以及上调机会。三四日下来,眼看西受降城中的将卒渐渐不如起初自己来到时那般敌意明显,他方才在聚将厅中升堂见将。

    “我在刚刚进城后不久就听说,有不少人都觉得,我此行来,又少不得要拿人立威。”杜士仪开门见山地挑明了正题,见下头的将校们一个个都死沉一张脸,几乎看不出什么脸色变化,他便淡淡地说道,“不要忘了,首先得自己先有差池,方才能让人立威。如西受降城这般正当抵御北狄要冲,将士用命,齐心合力的地方,我好端端的需要立什么威?”

    这后一句话结合杜士仪连日以来的言行举止,不少人绷得紧紧的心,不知不觉就渐渐松弛了下来。而正在这时候,杜士仪又抛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话题:“然则,镇守西受降城多年的兵马使徐将军以年迈向我请辞。我早先曾看过军功簿,十多年前,徐将军还是别将的时候,就曾经以孤军八百人力破丰州境内的突厥兵马,让这些借着扫荡铁勒余部为借口的兵马不得不退。五年前,他刚刚镇守西受降城的时候,又率军扫荡马贼十余股,声震漠北。”

    被人提到昔日功劳,徐冲老脸一红,但心中更是被人认同的自豪感。而其他人更重视的还是徐冲的请辞二字,等杜士仪这话告一段落,便有人突然问道:“徐将军真的请辞?他镇守西受降城这些年,功劳卓著,而且公正明允,大帅还请让徐将军收回此意”

    “徐将军在西受降城筑成初年,就一直镇守此地,最好的岁月都留在了这里,如今年纪既然已经不小了,也该有另外的地方让他既能松乏一下,又能发挥这多年军旅累积下来的阅历经验。故而,我在深思熟虑之后,答应了徐将军的请辞。即日起,调徐冲为朔方经略军副将。”

    杜士仪一句话说到这里,就只见下头众多人瞠目结舌,倒吸凉气的人也不在少数。转瞬之间,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就全都冲着徐冲飞了过去,就连起头为他说话的那个裨将亦然。要知道,那可是经略军,人数高达两万余的朔方第一军别说西受降城的主将调任,从来就没有这么优厚的地方让他去,就连朔方其他诸军主将升职,也未必能够调到这样好的缺

    见效果已经足够了,杜士仪方才将郭子仪接任西受降城主将的任命公布了下去。这一次引起的反弹便小得多,毕竟,郭子仪本就是朔方经略军中宿将,此前的功绩又是实打实的,只有他自己是否愿意到西受降城这种地方来镇守,而不存在资历不足的问题。

    临行离开西受降城的这天夜晚,杜士仪带着李光弼漫步在城北的瓮城城墙上,突然止步回头问道:“光弼,你此行有何观感?”

    “西受降城不愧整个大唐面临突厥最近的地方,断绝其南侵,作用非同小可。郭将军以军功新贵之身,竟能够慨然答应在此镇守,果然大智大勇。而大帅以徐将军为经略军副将,更是激励得不少将校心怀振奋,都觉得日后老来有了希望。西受降城原本纷纷扬扬的谣言,如今也已经不复得见了。听说徐将军亲自领头抓了三个散布流言的奸细,已经将其斩首示众了。”

    李光弼说到这里,突然停了停,随即开口问道:“我新到朔方,愿留在西受降城,不知大帅可愿允准?”

    这个李光弼,他竟然主动提出留下来在郭子仪麾下效力?

    杜士仪只是想了一想,随即便大笑了起来:“你既愿意,我又有何不可?想来不远的将来,人人都会知道,天下名将出朔方”

    第十五卷天下名将出朔方完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