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无论李林甫对这么一场狼山大捷如何腹诽,可这是继张守畦大败契丹之后,又一场让大唐天子李隆基志得意满的大胜,故而接到杜士仪的报捷奏疏,以及此后请求宽赦康待宾旧部的奏疏,李隆基都慷慨大方地一律照准,没有半点迟疑。对于那些当年的胡户,他甚至在灵州和夏州之间,当年兰池州等六胡州故地设宥州,取宽宥罪人的意思,下设延恩、怀德、归仁三县,从江淮开始,逐渐放回一众胡户。

    当然,对于有功将士,李隆基也不会吝啬升赏。郭子仪因领兵首功,进左卫将军,朔方左厢兵马使;仆固怀恩虽刚刚从军,却以殊功授左卫中郎将,朔方节度先锋使;来稹即便自己刚刚得到辟署,可此次连其父来曜都得到了加阶的升赏,自己则是以节度推官检校监察御史,可谓三级跳也不过分。至于坐镇灵州灵武城的杜士仪,即便他并未领军冲杀在前,可识人用人,运筹帷幄的功劳,李隆基决计不会漏掉他这个主帅的。

    于是,杜士仪从散官正四品下的通议大夫,再次一口气连跳两阶,晋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授鸿胪卿员外置同正员,摄兵部侍郎。这些和朔方节度使之名比起来,全都可以说是虚的,因为杜士仪既不可能回洛阳去当鸿胪寺的第一把手,也不可能去兵部佐理兵部尚书,故而只是名头好听。而真正的实惠却是他因此进爵泾阳侯,荫长子为七品朝请郎。也就是说,杜广元他日入仕,甭管才能如何,授官的起点就是从七品开始。

    较之寻常士人都得从九品入仕一步一个脚印往前挪,可谓是一步登天。而这年头的爵位固然并不稀奇,可有了爵位,杜士仪他日在樊川杜曲杜氏祠堂祭祀的时候,无疑就能处于最前头的第一序列。

    故而对于大老远从洛阳赶到灵州颁旨的宦官黎敬仁,杜士仪相当客气,并没有当初把牛仙童掀下马时的锐气十足,倒是让对方受宠若惊。倘若说杜士仪和高力士交好还未必有很多人知道,可在成都和陇右时,两次都是关键时刻杨思勖赶来为他撑腰,谁都不会错漏了其中意思。故而,那一方于阗美玉入怀,传旨的黎敬仁便心满意足,没了向每个受到升赏的人都勒索一遍的心思。

    即便如此,一众属下仍是等到把人远远给送走的那一天,这才松了一口大气。王昌龄更是口无遮拦地说:“和这些阉人打交道真是再悬心也不过了,好在总算没再来一个牛仙童这样的。之前郭子仪和仆固怀恩来稹还在计议给人送什么礼才好,没想到这次来的竟压根连个暗示都没有。”

    “大帅威名在外,连宫里的阉人都不敢造次了”高适笑吟吟地眯起了眼睛,但随即有些遗憾地说道,“若不是这次大帅有意彰显新到朔方用人之明,说不定咱们就能跟着郭子仪仆固怀恩去见识一下战阵,唉,便宜来稹了”

    王昌龄也露出了赞同的表情。他和高适出身贫寒,幸遇知己伯乐方才有今天,可来稹出身武门,父亲就是节度使之尊,实在和他们没有太多共同语言。所以,虽然来稹是幕府官,可却和郭子仪仆固怀恩走得更近。而他们俩倒是和来圣严和吴博等人渐渐处出了交情,想到这一次来圣严终于得以官复原“阶”,他们也不禁替这位新朋友感到高兴。

    “对了,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会带着广元幼麟这些孩子到灵州来。”

    若非司马承祯的丧事,王容早就带着儿女们启程了。尽管司马承祯还有徒儿,又是深得天子礼敬的道士,不但追授银青光禄大夫,赐谥贞一先生,官府为之治丧,可就只凭司马承祯多年来对杜士仪的诸多提携帮助,乃至于成全他们夫妻的恩德,她便不能就此离去。非但如此,她还特意让人去接了儿女前来拜祭,却又听说朔方情势错综复杂,因而和玉真公主固安公主商量后就暂时对杜士仪隐瞒了消息,直到治丧完毕方才动身前往灵州。

    而这一次,和她同行的还是浩浩荡荡一大堆人。王家杜家那四个半大小子仍然是要跟上的,段秀实也从陇右赶了过来,此外就是因圣命前往陇右任兵马使的康庭兰。康庭兰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个默默无闻在两京十六卫中苦熬多年的人,会突然得到这样一个机会,至今都觉得如同做梦一般。他和杜士仪初识于开元六年的洛阳城门,至今已经十八年了。他已不是当年三十出头的壮年,而杜士仪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随侍卢鸿的少年光景。

    而王容问明康庭兰和丈夫杜士仪乃旧日相识,便让杜广元和杜仙蕙称呼康庭兰一声伯父。康庭兰原本还使劲谦逊不肯,可杜广元本就是自来熟的性子,他最后也只能无奈接受了现实。转眼间就在路上度过了大半个月,这一日从渡口过了大河,杜广元只觉得精神大为亢奋,扯开喉咙大叫连连,却只惊得田间农民纷纷抬头张望,而几只羊亦是四处窜逃。待看到他们这一行人马众多,打的旗号又是一个杜字,路上行旅们无不纷纷让路退避。

    而王容少不得盯着杜广元好一阵责备,直到小家伙耷拉着脑袋,她方才无可奈何地说道:“真该就把你丢在河陇交给王将军管教管教,让你知道规矩

    “我倒是乐意,可阿娘你真舍得?”杜广元嬉皮笑脸地眨了眨眼睛,见王容板下脸仿佛要怒了,这才赶紧乖乖说道,“阿爷也是想着师傅不久之后恐怕就要节度陇右,这才没让我在那继续呆着的嘛否则虽说师傅受过阿爷知遇之恩,要是我一直赖在那,肯定会有人说他们两个节帅勾勾搭搭之类的话,那时候就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王容没想到杜广元小小年纪,竟是看出了这一点,不觉愕然,随即沉声问道:“这话谁告诉你的?”

    “阿娘多心了,谁会对我说这个?”杜广元没好气地撇了撇嘴,扬起小脑袋说道,“阿娘你也不瞧瞧,我这些年可是一直都在陇右精英堂里,那里谁不比我大?跟着秀实阿兄跟着师傅学武艺,师傅和秀实阿兄有时候难免会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我自然就都记住了。阿娘,我不是小孩子啦,我已经长大了”

    王容当初是在云州一战后,殚精竭虑整个人都快虚脱的时候,方才发现怀上了杜广元,又因为他是长子,素来倾注了很多的精力。在她看来,儿子还小,而且还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不足,可此刻听到儿子挺起胸膛说自己不是孩子,自己已经长大了,她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捧着杜广元的面颊细细端详着这个长子。若是寻常人家这个年纪,兴许会帮着父母做活,兴许会下地务农,兴许会舞枪弄棒想着建功立业,但不会面对很多成人都畏惧的问题。

    “那好,阿娘等着你将来长成男子汉大丈夫,给爷娘和弟弟妹妹遮风避雨的那一天”

    “嗯”

    当一行人终于抵达了灵武城外之际,看到的却是让人一生难以忘怀的一幕。并非杜士仪兴师动众带来了众多将卒迎接,而是远远就只见成千上万匹马正在络绎不绝地往这边赶来,恰是将灵武城完全堵住了。杜广元忘记了王忠嗣一直以来的告诫,站在马镫上奋力远眺,好一会儿方才赶紧坐了下来,拨马回到母亲的车前说道:“阿娘,好多好多马,一眼望不到边际,难不成是阿爷改行不当节度使,却要贩马了吗?”

    王容是听说过白姜和刘墨正应杜士仪的要求,尽力贩茶北上朔方,再加上刚刚对突厥打了个胜仗,尽管突厥牙帐那边辩称是叛军作乱,可总不能真的一毛不拔,这些马匹虽不至于完全白送,可要价肯定比从前低得多。西受降城的绢马互市已经有很多年了,而从现在开始,怕是就要渐渐改成茶马互市了。

    “这是你阿爷的大政,别胡说八道。”

    王容想了想,索性下车让人牵了马来。她当年常常在外抛头露面,骑术不逊男子,须臾便来到了队列中最前头的康庭兰身边。见康庭兰发现自己来时慌忙行礼不迭,她便颔首答礼问道:“康将军,眼下看样子暂时是进不了城了,不如派人先过去问一声这群马进城要持续多久,然后再作计较。”

    康庭兰闻言当即答应。很快,去打探的亲随就赶了回来:“夫人,此次是从西受降城送来的互市之马,竟有整整两千匹,幸亏是易茶,而且价格颇为低廉,而且请得圣命,悉数留在朔方,否则至少就是八万匹绢。大帅已经划定了灵武城西边为牧场,应该再过半个时辰就能悉数通过。”

    等到这一批马终于过去让开了通路,南城门处早已得信等候迎接的人方才赶了过来。出乎王容意料的是,来的并非张兴高适王昌龄这些她熟悉的人,而是朔方节度判官来圣严。来圣严恭敬地行过礼后,便笑着说道:“大帅虽不能亲来,可还是托我对夫人说一句话。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夫人盼来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