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偌大的节堂中须臾就只剩下了寥寥数人。尽管杜士仪已经不再提刚刚的事情,可外间刑杖之下还有人没死,那些动静顺着敞开的大门传入节堂之中,自然而然给某些人造成了巨大压力。可杜士仪却仿佛不知道似的,示意众将到节堂左上角的沙盘前站定,根据谢智刚刚传来的战报,就此在沙盘上做出了种种标记。

    自从他在陇右让人制作了这东西之后,还把匠人送给了河西节度使牛仙客,牛仙客从善如流地制作了一方河西沙盘,旋即又推荐给了李炜。所以,这样的沙盘因为方便直观,竟已经在大唐各大方镇流行了起来。但可以说,朔方这一具沙盘囊括最大,因为其不但包括了关内道的诸多州县,还有突厥和铁勒诸部的属地,山川河流沙漠皆在其中,让人一目了然。

    而此时此刻,跟在杜士仪身后的除却郭子仪,还有仆固怀恩。仆固怀恩新到朔方,本是个无名之辈,但因为今天的事情已经彻底出了名,谁都知道他是世袭金微都督长子,刚刚应父命从军,显然,杜士仪对其赏识有加,否则也不会连查抄那几个刺头家中的事情也都交给了他。

    即便如此,曹相东只是在最初打量了此人一眼,就毫不关注地收回了目光,聚精会神只论战事。这一次的较量既然他已经输了,若是谢智那儿再出什么纰漏,他这个经略军正将也就当到了头

    “突厥左杀骨颉利此次出兵号称三万人,可水分很大,据我估计,绝对不会超过一万五千,甚至可能只有一万之众。因为如今的登利可汗受挟于左杀右杀这两位叔父,而附庸突厥的葛逻禄回纥拔悉密诸部亦是实力非同小可,故而左杀这次生事,一则试探,二则立威,规模不可能太小,但也不可能太大。据谢智军报,这次其兵锋所指乃是丰州九原,也就是说,大河北岸的西受降城首当其冲。谢智如今所在之处,是这里。”

    曹相东用长长的细木棍,在中受降城西南将近两三百里处点了一点,这才面色凝重地说道:“虽则是早些天谢智便领军进发,但时间仓促,只赶到了此处,这附近是一片荒漠,故而行进速度极可能还要进一步降低。西受降城驻扎兵马尽皆朔方精锐,守将亦是老成持重,可仍需提防敌军使诈。所以,大帅既然问计,我不得不说,东受降城振武军,以及中受降城,各抽调两千人会合,待突厥兵锋受挫后,伺机击敌后背,届时敌军自会溃散。”

    他这一番话说完,立时有一裨将紧跟着说道:“曹将军所言极是,这一仗若是突厥败北,只需朝中行文质问登利可汗,届时突厥必定会自乱阵脚,原本的争权变成火并,就再也不足为惧了”

    如今的突厥远不如当年默啜可汗以及毗伽可汗在位时那样,让大唐边军警惕惧怕,故而这样的看法众多人都觉得入情入理。杜士仪自也知道只消让突厥人吃了大亏回去,日后朔方就能保几年太平,可他仍然敏锐地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意味。

    要知道,在毗伽可汗在位中后期,基本上和大唐交兵就已经很少了,打的也多数是契丹和奚人,抑或是拔曳固这些一度投靠附庸大唐的部族。至于突厥牙帐刻意对某些降户放出各种各样的信号,诱惑他们叛唐投奔突厥,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就连从前云州那一仗,也只是几个突厥小部落贪得无厌所致。而现如今突厥光景已经大不如前,那位和兄弟分领了将近突厥一半军权的左杀又怎敢如此狂妄来攻?

    当今天子李隆基对待外敌,可是从来态度强硬——吐蕃陷没瓜州,结果就被萧嵩李炜等人打得损失惨重,不得不最终议和;契丹可突于当年多嚣张,李炜张守畦先后几个胜仗一打,现如今却早已被斩首洛阳;突厥凭什么就认为这次贸然挑衅,不会引来更凌厉的反击和报复?

    几个大将的意思几乎一模一样,而仆固怀恩听着听着,终于忍不住出言说道:“大帅,何需调中受降城和东受降城的兵马,只消我带人马驰归夏州,号召在此游牧的诸胡部各出兵马,须臾便能凑出数千骑人。如此既可避免动摇三受降城的城防,又可来去如风迎头痛击敌人,岂不是两全其美?”

    曹相东原本就恼火仆固怀恩这初出茅庐的胡人坏了自己的事,此刻不禁嗤笑道:“仆固小将军说得太容易了纵使仆固部确实对我大唐陛下忠心耿耿,可诸胡之中,不少胡酋却都是首鼠两端之辈。这样一支兵马也许真的能够痛击突厥,可一旦被人蛊惑反戈一击呢?更何况,如今敌踪已现,这时候再去各部传令凑齐兵马,早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却也未必。”这时候,曹相东身后一个将领突然抚掌道,“大帅,昭武九姓群居朔方的那些胡酋,不是才凑出了三千兵马送来灵州以供驱策?正当接敌之际,仆固小将军所领本部兵马也有将近千人,这一支将近四千的兵马倘若用得好,便可既不动三受降城守军,又能和谢将军所部游击兵马遥相呼应。突厥兵马看似来势汹汹,实则却只色厉内荏,仆固小将军骁勇,麾下也都是以一当百的精锐,以少胜多决计不难”

    曹相东听声音就知道身后说话的人是自己的心腹,经略军的另一副将陈永,素以智计出名,和谢智一样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果然,当他去看仆固怀恩时,就只见这位年轻的铁勒人两眼放光,分明是极其意动。于是,尽管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并不在他事先设想之中,他还是不动声色地在其上加了一个砝码:“陈永所言倒是不无不可。仆固部金微都督素来忠勇,如今仆固小将军如若刚刚从军便能立下大功,陛下必定会不吝官爵升赏”

    “大帅”仆固怀恩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随即便意识到机会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要知道,那些蕃兵看似确实壮健,就连坐骑都往往是备着双马,军粮也都自备,可根本就是刚刚凑出来,他怎么指挥得好?可他又不想错过这样的大机会,一闪念看到自己身边的郭子仪,他立刻生出了一个念头。

    “大帅,我刚刚从军,经验浅薄,不堪此大任。可诸位将军所言,如此一支生力军若是用得好了,确实是锐不可当。我斗胆请命,大帅何不令先锋使郭子仪郭将军领此一军?我愿从旁佐助”

    此话一出,无论曹相东陈永,还是其他诸将,面上和心里全都讥笑连连。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年少气盛爱坑人呢?杜士仪新官上任,忙着提拔自己人,这个仆固怀恩固然有勇,可脑子实在是太不好使了,因为立功心切,竟是把郭子仪也卷了进来无论是谁,统领一支杂军,那有多难?

    别人一唱一和提出了这个听似两全其美的主意,杜士仪哪里不知道其中用意,而仆固怀恩的请缨也让他不禁暗叹,可是听着听着,等他看到郭子仪那表情和眼神中,全都透出了一种说不出的跃跃欲试,他不禁陷入了踌躇。

    如果成了,自然是他可以凭此在朔方一举奠定根基。可如果不成,那么他多年累积起来的威名也好,政绩也好,全都会一下子垮塌。他并不喜欢赌博,这次也不是如同当年云州那一仗似的,他别无办法,只能选择破釜沉舟赌一赌。于是,他只沉吟片刻便颔首说道:“诸位先回,一个时辰之后,节堂聚将,定出兵事宜。”

    曹相东等人知道杜士仪也要斟酌,自是一一行礼退下。待到只剩下了郭子仪和仆固怀恩,杜士仪便对郭子仪问道:“子仪可有把握?”

    刚刚在人前没有吭声,但此时此刻,郭子仪立时肃然交手行礼道:“大帅之前就曾经交托我编练这三千蕃军,如今虽然说是要仓促成军,但不是我夸口,此次虽危险极大,却也是练兵之机。我所部千余人皆是我从军这些年来的老兵了,而仆固小将军带来从军的兵马,亦是确实精锐。唯一可虑的是,那三千蕃兵出自十几个部落,难以连成一片,群龙无首,所以将他们捏成一团很困难,但若我并不是全部将这些人带出去,而是抽调一部分呢?”

    仆固怀恩初来乍到才不多久,和郭子仪根本就不熟,只是觉得杜士仪既然器重,郭子仪又在朔方多年,拉上此人自己就能多上几分把握。如今听得郭子仪如此说,他不禁点头附和道:“大帅,郭将军所言正是,三千蕃军之中若是抽调千人,或是一千五百人,那么我和郭将军绝对能够压住阵脚”

    这一次,就连杜士仪也觉得,此法兴许可行。他正在思量之时,突然堂外一人匆匆而入,正是虎牙。

    “大帅,六人已全数杖杀。”

    “很好,此等为祸军中多年之辈,虽死也不足以赎其罪,将他们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虎牙应命,却并未即刻去办。杜士仪见状不禁有些意外:“还有事?”

    仆固怀恩还没反应过来,郭子仪就一把拽起人的胳膊,悄悄退了下去。待到外头时,他便似笑非笑地看着不明所以的仆固怀恩道:“仆固小将军,那陈永提出这一计,分明是坑人的,没想到你自己掉坑不算,还把我也给一块坑进去了”

    “谁坑你还有,仆固将军就仆固将军,别加一个小字”被人揭穿了自己的心思,仆固怀恩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再说了,郭将军你自己也已经请缨了”

    “是啊,我也请缨了。”郭子仪自失地一笑,暗想他终究是不甘沉寂的人。下一刻,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了杜士仪的声音。

    “子仪,怀恩,你二人都进来”

    等郭子仪和仆固怀恩再次双双进来,杜士仪的脸上已经再没了先前的犹豫不决。盯着这两人看了片刻,他便沉声说道:“便如同子仪之前建言,以子仪为正,怀恩为负,将兵击敌。以节度巡官来稹为监军。怀恩,你和虎牙的较量就不必在演武场上了,若此次战场上取胜,便是你赢了”

    既然陈宝儿代岳五娘写了这么一封书信送来,也就代表着这次那位突厥左杀骨颉利是被登利可汗、右杀脱利以及回纥拔悉密等部给坑了,那么,就让他看看自己刚到朔方提拔上来的铁三角能有何等成就吧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