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挤在这附近的数百人中,大多数都背着重重一个盛米的口袋,也是因为生怕自己领的米真有霉变,故而听到嚷嚷和传言之后,他们方才赶了过来打算评理。之前吴博根本难以让声音传到最后头,就是因为太过乱哄哄了,可杜士仪终究身份不同,之前让那个发现情弊的人站出来无人响应,后头的兵卒当中就已经有些哗然,待到杜士仪指斥此人心里有鬼,而且又明言领米的流程,他们不由得更生疑窦,故而杜士仪提出亲自检视时,他们顿时再无疑问。

    而且,因为杜士仪一句话,东张张西望望,试图找出某些煽风点火者的,竟不在少数。这下子,纵有人打算打破沉寂,这会儿竟也不好开口了。

    张兴虽是文官,却武艺卓绝,虎牙更是战阵上搏杀出来的精英,即便杜士仪只带着他们两个人,但在他们俩的维持下,四周终于渐渐呈现出秩序来。怀疑自己领米有霉变的一一上前,当着杜士仪的面将粟米倾倒在大斛之中,这下子好坏优劣一眼便能看出来。十几个人上去印证过后,立时四下里就传开了。

    “哪有霉变,全都是好的!”

    “杜大帅也说了,这都是来判官亲自监管的,他在朔方这么多年了,最是体恤将卒疾苦,怎会犯这种错?”

    “也别说这么肯定,毕竟才只查了十几袋米。”

    尽管也有人仍然抱着疑虑,可正如同杜士仪说的,想到之前装米的流程,更多的人渐生疑虑。眼看着人家装斛量米发放,并未看到有过霉变,难不成之前真的是故意闹事不成?也不知道查证了二三十人,终于有眼尖的士卒大叫了一声:“有了,那不是霉变的?”

    可话音刚落,吴博便又惊又怒地叫道:“大帅,这便是此前抽刀刺袋,质问于我的人!”

    那军士哪曾想到今天面对这样乱哄哄的局面,他又在脸上抹了两把浮灰,吴博竟然还能记住自己,一时间措手不及。看了一眼四周围,见还有自己人在,他方才色厉内荏地叫道:“吴参军认错人了!你说的那人已经刺破了自己盛米的口袋,可我这条却还完好无损!”

    “你这身材容貌,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而且,我也有证据。”吴博今天吃了好些苦头,心里憋火极了,这会儿不禁嘿然冷笑道,“之前我几次想要出声弹压,却都被你故意使人打岔,情急之下,我曾经攥住你的手腕理论,撕扯之下,应是抓伤了你的胳膊。有胆量你给我撩起袖子让人看清楚,然后好好说说,缘何既是揭开放米情弊的功臣,却躲在人后头不敢现身!”

    此话一出,也不知道多少目光全都汇聚在那军士身上。那军士原本拿着混有霉米的口袋上来,是希望能够出些乱子好脱身,谁知道吴博不但眼尖,而且心细,这下子他顿时骑虎难下。更让他意外的是,人群中突然有人嚷嚷了一嗓子:“没错,我到得早,就是这秦大疤嚷嚷着说是米发霉了!别看他把脸给涂黑了,他那样子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

    随着有人认出了这个秦大疤,继而便有更多的人出声叫破。见此人顿时狼狈非常,杜士仪方才似笑非笑地说道:“既是你这米袋中有霉米,且先退一旁,待我检视他人领的米再作计较。虽则你之前心中有鬼不愿出头,可我也不会没有证据便随意加罪于你!”

    杜士仪的这一态度顿时得到了一众军士的拥护,之前验证过手中米袋中皆无霉变的那些士卒,主动为杜士仪充当看守,以至于那秦大疤的几个同伴投鼠忌器,再加上米袋中各有玄虚,都索性悄悄往外躲,可出口已经被郭子仪守住,他们只能无奈又退了回来。须臾就是小半个时辰,几百号人一一验看完毕,除却这秦大疤之外,还有五个领过霉米的人。面对如此光景,吴博终于缓过神来,在虎牙的压阵下认出,这几个正是领米时的闹事之辈,一时间四周一片哗然。

    那正是几个在军中横行霸道骄横跋扈的刺头!

    里头杜士仪用明晰的态度和正确的手段压住了阵脚,外头郭子仪同样面对着不比战场厮杀稍弱的压力。因为掌管两万余人经略军的经略军正将曹相东,就这么带着大批偏裨将校站在他的面前!尽管他是宦门子弟,这些年来父亲官运亨通,自己也是制举及第多年战阵,可怎比得上曹相东起自卒伍,三十年来摸爬滚打领军一方的底气?可即便如此,他仍然带着麾下死死将曹相东阻拦在外。

    “曹将军,大帅军令如此,不查出内中发放饷米的情弊,不许放任何人入内,否则,末将便得受军法处置!”

    郭子仪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重申这句话了,而曹相东也不知道换过多少种说辞,甚至一度语出威胁,可自始至终就是无法突破郭子仪的把守。从前他对于这个裨将并无多少了解和重视,朔方经略军中勇士如云,很多人都能独当一面,郭子仪还没有出类拔萃到那种地步。可平日里他一旦板下脸来,就连副将谢智陈永也会噤若寒蝉,可郭子仪却始终不肯让路,他这才隐隐感到,自己小看了此人。

    “郭子仪,这次是朔方经略军中的内务,就算是大帅,也绝不会吩咐人阻我这经略军正将前去协同处置此事,你若以为单凭大帅军令便能自作主张,那便大错特错了!”曹相东想到京城来书,终于把心一横,厉声吩咐道,“左右给我听好了,若再有人敢拦阻,杀无赦!”

    眼见曹相东左右抽刀出鞘,一时竟是剑拔弩张之势,郭子仪顿时也动了真火。他自从被杜士仪复职经略军先锋使,曹相东明里暗里给他使的绊子就没少过,想到今天出城射猎得杜士仪托以重任,紧跟着又许以朔方节度先锋使,再加上刚刚杜士仪只带着虎牙和张兴入内时,将外间全都托付给自己看守的那种信赖,他登时摒弃了一切顾虑,竟是也随之踏前了一步。

    “若是曹将军要强闯,便踏着我郭子仪的尸体过去!”

    郭子仪素来治军宽和,与下头将卒打成一片,听得此言,左右亲兵顿时为之哗然。一时间,他的麾下齐齐随之上前卫护,一副不怕冲突的架势。

    曹相东眼见来真的亦不能让郭子仪退却,一张脸上终于露出了森然怒色。然而,他虽为经略军正将,不是战时却根本没有斩杀大将的职权,更何况杜士仪方才是名正言顺的朔方节帅,倘若他真的禁不住激动手,转眼间便是送给对方一个天大的把柄。即便肚子里万分憋火,可权衡利弊,再算算时间,他都不得不承认,这次很可能就此输了一局。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他眯起眼睛盯着郭子仪好一会儿,最终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见主将都走了,其余将校偏裨以及亲兵士卒面面相觑,有的慌忙跟了上去,还有的则不免和曹相东一样,用带着几许寻味的目光端详郭子仪。至于有和郭子仪还算熟识的,则是趁人不备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方才溜之大吉。不过须臾,刚刚满满当当全都是人的地方便完全空了出来。直到这时候,郭子仪方才觉得后背心已经湿透了,即便如今只是稍有暖意,尚未到动辄出汗的时节。

    他真怕曹相东动了杀心。他今日因扈从杜士仪出城狩猎,带了三百兵马,相比曹相东带的人并不少,可真正动起手来,有多少人敢真的冲着这位经略军正将挥刀?就连他自己,恐怕也会投鼠忌器。万幸刚刚曹相东的跋扈激起了下属的血气,否则这一关真的未必能过。可如今虽是暂且挡下了曹相东,却也意味着,他若是再回朔方经略军,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郭头,郭头,大帅出来了!”

    一个亲兵用亲呢的称呼提醒了郭子仪一句,他转身一看,见果然是杜士仪在众多士卒的簇拥下出来,连忙迎了上前。行过礼后,他还来不及开口询问,杜士仪便冲着他颔首说道:“今日多亏子仪护持,因而我方才能够查出这几个害群之马。你给我亲自去传令,一个时辰之内,节堂聚将,迟到者斩!”

    郭子仪敏锐地觉察到杜士仪这言语中的杀气,心中一凛便立刻躬身应诺。果然,等到他再次见到经略军正将曹相东,转达了杜士仪的这一命令时,素来沉着稳重的曹相东亦是露出了一丝惊色,随即就把他打发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灵州大都督府节堂之内,一时众将云集。倘若没有杜士仪那句迟到者斩,也许会有人踩着最后一通聚将鼓赶来,可既然是有那句话,谁都不乐意去当那杀鸡儆猴的鸡,就连曹相东也在第一时间站在了自己的位子上。今日发放饷米时发生的那一幕,自曹相东以下,经略军中有名有号的几乎都在现场露了面,却成全了郭子仪不畏强权的威名,这会儿竟连交头接耳的人都没有。

    背后的手段使得,当面的桀骜却要不得!须知节帅之威,先斩后奏,又不是没人当过那刀下亡魂!(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