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相比多年前的六十万边军,经过先头燕国公张说为相时,一口气将二十万只负责屯田的兵马裁撤为民,现如今大唐的边军数量一下子锐减到不足四十万。可是,朔方军看上去不过区区六万多人,却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军中大多是父子相袭兄弟相继吃当兵这碗饭的,拿命在前头搏前程,故而四季衣裳米粮全都是官给,而非府兵时期的自备。不但如此,一场大战后若有缴获,主帅也往往会不惜重重犒赏麾下,以期收拢人心。

    当初杜士仪曾经对左右说过偏裨可以凌将校,士卒可以凌偏裨的景象,这些年已经露出了苗头。因为军饷所得不均等等事件闹出的小哗变,在四境边镇都层出不穷,只既然惊动不大,往往都被主帅想方设法压了下来。

    这一天的事情起因同样很小。不过是用斛量米发给军饷的时候,有几个士卒不满所得,硬是说量米的斛太平,要求高高堆起,堆起之后又不满意,还要用脚踹斛,如此才肯领回自己的那一份。从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刺头,军需官亦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闻讯赶来之后,当即便摆出了不耐烦的样子,将几人移到最后领米,实则言下之意便是等到其他人发过之后,再行给他们额外量米,届时多给也就不会引起什么麻烦了。

    可这一天来此监理的是录事参军吴博,他却看不惯那几个骂骂咧咧满脸横蛮的家伙。这时候,一个随行的小吏也不知道有意无意,在他耳畔低声说了一句,这几人是军中刺头,每逢发饷常常闹事,他顿时大为恼怒,皱起眉头就对军需官斥道:“历来军中发饷,大斛装米,以平为准,这些人分明是故意闹事,若不行军法,何以服众?”

    此话一出,那几个军中刺头顿时不于了。其中一个立刻嚷嚷了起来:“吴参军,你不是在朔方一天两天了,怎么能说话这么不凭良心我们在前头提着脑袋不顾生死打仗,你们只知道在后头安安稳稳在衙门里头坐享其成,我如今不过是说句公道话,这就是闹事?这就得行军法?弟兄们,打开咱们装粮食的口袋,让吴参军好好看清楚,里头都是些什么货色”

    此人一出声,四周围顿时围上来十几个人,将吴博身边的小吏全都给挤开了。其中一个甚至直接抽出了自己的佩刀,一刀刺在了口袋上,里头的粟米立时全都顺着破口漏了出来。就只见本应该黄灿灿的粟米中,不少都是发黑的,那抽刀刺袋的兵卒顿时冷笑道:“瞧见没有?吴参军,我们辛辛苦苦戍边打仗,换来的就是这些霉米你要对咱们这些闹事的行军法,就先好好惩治那些竟然敢在咱们用血肉换来的饷米上做文章的奸徒”

    “没错,杀了那些没良心的狗贼”

    “若是真的行军法,他们才真该死”

    “咱们辛辛苦苦卖命打仗,到头来才能得多少钱?”

    尽管吴博明经及第为官多年,可在此起彼伏的声音中,却犹如汹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有心想说什么却每每被人用更大的声音压了下去。于是在远处看热闹的人群看来,他是根本不敢与人评理。一传十十传百,倘若说最初这儿只聚集了几十个人,那么须臾就有数百人将这儿团团围住,而且四下聚集的兵卒还在不断增加,不但使得四面八方水泄不通,而且局势隐隐有失控的痕迹。

    事到如今,吴博已经根本找不到自己的随从和那些小吏了。四周围将他团团围住的那些兵卒根本就不和他讲道理,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发的饷米不足,甚至出现霉变,让他给个章程。可怜他今天只是轮值到此监理的,嗓子早就在四周围的逼问之下喊哑了,到最后甚至有人发起火来对他推推搡搡,一来二去,他的官袍零落不说,就连官帽也有些歪了。就在他狼狈不堪,以为再这么下去恐要出大事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个铜锣似的嚷嚷声。

    “杜大帅来了”

    这个声音须臾便传遍了各处,尽管聚集在此的数百人并未立时安静下来,可声音却明显有所减轻。杜士仪这才刚刚上任,在朔方军中还谈不上多少威信,他们听到的也不过是各式各样的传闻,有宣扬杜士仪往日政绩以及爱护军民的,也有诋毁他狠辣手段的,总而言之两种声音在军中彼此冲突,却是让底下的军卒不免无所适从。所以这会儿听到杜士仪亲自赶来,一时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

    而已经完全没了得体形象的吴博看到杜士仪排众而出走到自己面前时,只觉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尽管饷米不足或是霉变和他完全没有半点关系,可他既然受命前来监理,就担着于系,现如今被挤兑到了这个狼狈模样,怎叫素来在灵州都督府中最重视形象的他无地自容?尤其是看到自己那被人推搡得处处褶皱,而且甚至还有几条破口子的官服时,他就更难受了。正当他低垂着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披在了自己肩上。

    他抬起头一瞧,这才发现杜士仪竟是解下了身上的黑色大氅披在了他的身上,蠕动了一下嘴唇的他看到杜士仪就此转身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心中不由蹭地生出了一股莫名感动。发生这种闹剧,他本来就是如何请罪都不为过的,可杜士仪问都没问一句便解衣给他披上,随即站在他身前挡下了所有恶意。

    从四周围那众多人当中穿行过来时,杜士仪只带了张兴和虎牙,郭子仪等人全都留在了外头。此时此刻,他环视了依旧尚未安静下来的人群一眼,这才沉声问道:“事情我都听说了,据言是饷米霉变?”

    他完全不提不足,只说霉变,人群中骚动了一阵,却并未提出异议。要求量米时淋上斛尖甚至踢踹斛身以求多分一点,这种私心总不能拿到台面上说,因此,前头很快就有人嚷嚷道:“没错,大帅可以瞧瞧地上这些霉变的粟米,可是给人吃的?”

    杜士仪低头看了看脚下,随即沉默不语地蹲下身来,拈起一把被无数人踩过的破碎粟米,这才站起身。尽管已经沾染了尘土,但那些碎米当中发黑霉变的痕迹依旧很明显,于是,他便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张兴。不用他开口,张兴便低声说道:“饷米发放乃是大事,来圣严曾经亲自带着我查看过存放这些米粮的仓库,而看守粮仓的也都是供事多年,据他所言从未出过纰漏。他还很是自豪地对我说过,这么多年了,朔方发放饷米从来没出过事。”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从李炜向自己举荐,自己带着来圣严揭开叶文钧伪作李炜书信开始,杜士仪便明白来圣严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其自豪地说朔方发放饷米从来没有出过事,他几乎可以断定,此次闹事必是有人在背后挑唆的。此时此刻,再次捻动着手中那一把碎了的霉变粟米,他突然开口问道:“吴博,地上这些霉变粟米是怎么被人发现的?”

    呆在杜士仪身后的吴博虽然心乱如麻,可还没有昏头,深知此刻最要紧的是让杜士仪明白今日的前因后果,他便努力镇定了一下心神,从有人在领米时闹事到最后自己被人团团围住,有人抽刀刺破了领米的口袋,于是出现了这满地霉变碎米的事,全都一五一十说了,末了才低声说道:“大帅,都是我一时失察,这才……”

    “请罪的话以后再说,究竟是何人之责,现如今还说不清楚。”杜士仪打断了吴博的话,突然提高了声音,“之前那抽刀刺破米袋的人何在?”

    他这一声运足了中气,一时四周围人群中在微微骚动一阵后,终于完全安静了下来。众人你眼望我眼,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面对这种情形,杜士仪顿时哂然一笑道:“若是窥破了发米的玄虚,揭破其中情弊,本是应该有功,缘何却不敢现身?”

    他这样一逼问,人们顿时一阵喧哗,随即就往前后左右四处打量,可足足好一会儿,依旧无人现身承认。这时候,杜士仪方才沉下脸道:“不敢出面,是因为心里有鬼朔方军中发饷米,历来为了防止各种情弊,都是拆包之后重新用斛斗称量,是否有霉米,领米时一看便知,当面便可以提出质疑此人即使已经领完用米袋装了,为何不在领米处当众揭穿,却又故弄玄虚抽刀刺破?

    见四周人群中一时议论纷纷,他便提高了声音:“朔方饷米,由节度判官亲自监管,节度判官来圣严在朔方为官多年,各位须知道他的人品眼下我已命朔方节度先锋使郭子仪带人封锁了四面出入,即刻亲自检视在场所有人领的饷米,如若真有霉变,立时留存查证。各位不妨都好好擦亮眼睛,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再听一听看一看,左右都有谁唯恐天下不乱”

    此话一出,隐在人群中的几个刺头登时惊怒交加。

    杜士仪只带了两个人进来此处,敢情是早在外头有所准备事到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外头的人反应快一些,否则这场戏就唱不下去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