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由于河西陇右接连大阅,吐蕃亦是为之风声鹤唳,在积石山一带的防备骤然增强,于是,与吐蕃相邻的鄯州、河州、洮州、廓州这四州亦是进入了战备状态。虽然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吐蕃会悍然撕毁和议就此进兵,可底下见识了当年河陇大战连场的老兵们,私底下仍是议论纷纷。河州柏罕城的城门守卒,在一日之中早晚进出城高峰之外,这个话题就是最最热门的。

    “将军们中间,不少都在说这些年太平得筋骨都生锈了,仿佛都希望早日有一场战事打响,可说句实话,真的打仗了,咱们有什么好处?”

    “是啊,我阿爷和兄长,就是在之前那连年征战中丢了性命。我那时候也是险险逃生。能够永保太平难道不好吗?于什么非得要年年打仗?”

    “所以杜大帅上任以来,劝农垦荒,操练守备,对于上下都约束得严,而对于出兵也谨慎,真是好事也就是那些新募来的新军,其中有不少自以为是的蠢货,以为打仗了立下战功就能光宗耀祖,也不瞧瞧有多少人浑身是伤从军中退下来的时候,所得的抚恤连后半辈子过活都不够嘿,军功……军功就是个屁”

    吐出这么一句粗话之后,那年纪最大的城门老卒冷笑一声,百无聊赖地擦着身上那把看上去已经用了很久的刀,动作轻柔而认真。别人都知道,他说是不想打仗,但对于随身兵器却很爱护,常对人说若真的遇到战事,那就是比什么都可靠的搭档,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就这一点打趣他。

    就在几个兵卒三三两两闲聊之际,突然那擦刀的老卒耳朵动了动,仿佛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猛然弹跳了起来,厉声说道:“戒备,上拒马,这至少有五六十骑人,是战马”

    谁都不会怀疑这老卒的话是否危言耸听。此人已经四十有六,在陇右从军二十余载,前后经历了几任陇右节度使,最灵敏的就是耳朵,因此大军进发时常常会被赏识他的将军用作为哨探。故而在他这一声喝之后,守卒们立刻一面往里头通报,一面命人摆出铁拒马。即便是杜士仪,事先若没有知会河州而突然带着牙兵到来,他们也会一样如此防范,这是作为边境重镇的起码守御原则。等到前方烟尘渐渐明朗,能够看到一队骑兵由远及近的时候,城门内外已是戒备严明。

    虽只几十人,却也不能马虎大意

    那一行人疾驰近前后,便有一骑人排众而出,高声叫道:“陛下钦使到河州了,快让路”

    钦使之前抵达鄯州湟水城的事,不多时便已经各州尽知,下头的军民将卒偶尔也会议论两句。可是,这毕竟距离他们太遥远了,此前那个厉声吩咐众人戒备的老卒便毫不动容地端详着来人,随即大声说道:“河州柏罕城正当边境,抵御羌戎,从多年前便有条令,但凡入城超过三十骑者,出示过所公验,否则一概不许入城”

    周遭的其他士卒都在惊讶于钦使抵达之事,根本没料到这老卒竟是在这当口还敢如此秉公办事,一时都为其捏了一把冷汗。他们都这般惊讶,那刚刚高喝让路的护卫就更加又惊又怒了。还不等他开口,后头就有一人超过了他,除却满身风尘之外,身上竟还血迹斑斑。

    “我等在路上遇到吐蕃兵马,此乃紧急军情,你一介小卒,竟敢耽误这十万火急的军情?”

    那老卒听其言,再辨这一行人的形色,虽听到身后几个袍泽都在低声提醒他不要硬抗,他却冷冷说道:“军中信使若逢紧急军情,确实可以立刻入城不受查验,然则为防敌军趁机赚城抑或是别的意外,若无公验过所,只许放不超过三人入城,若敢违此规者,按照军令,立斩不饶”

    牛仙童本以为能够顺顺利利进入柏罕城,继续自己那万无一失的计划,没想到光是在城门口便已经继续不下去了。一个护卫上前叫不开人让路,邱武义亲自上去竟也仍然被人挡了回来,一时气怒之下,他登时高喝道:“来人,将这竟敢拦阻朝中钦使的大胆狂徒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今次跟着牛仙童来河陇的人,全都是他暗地里在北门禁军当中千挑万选出来的,对他俯首帖耳惟命是从,因此,他这话音刚落,左右立刻有二人拍马冲出,争先恐后朝那老卒冲了过去。然而,那老卒见状几乎想都不想便吹响了胸前挂着的竹哨,刹那之间,就只见城门口一时间涌出了众多手持刀枪的兵卒,而城墙之上亦是人头攒动,一时间拉弓上箭,也不知道多少闪着寒光的锋锐箭头对准了下头的一行人。

    “若敢冲城门者,便视为敌寇”

    那两个禁卒本想在牛仙童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勇武,此刻几乎是险之又险地勒马停住,脸上全都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这时候硬冲上去,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成为众矢之的,而要是退回去,他们在牛仙童面前的脸就全都丢光了,于是,两人只能策马僵立在了那儿,竟是进退两难。

    面对这一架势,牛仙童只觉得后背心汗毛根都立了起来。他毫不怀疑如果再继续僵持下去,只怕真的会被人借机于掉,到时候即便杜士仪会遭到和张审素同样的下场,可自己先得把命都丢了而这时候,身后一个打扮低调的随从亦是上前低声提醒道:“钦使,好汉不吃眼前亏,待进了城接管军政大权,再作计较”

    牛仙童硬生生忍下这口气,沉着脸吩咐人拿着他那盖着京兆府鲜红大印的钦差过所上去。果然,那老卒仔仔细细验看过之后,这才淡然若定地说道:“移开拒马,让路”

    尽管那些城门守卒还是手忙脚乱地上前搬开拒马让开了通路,可是,在这区区柏罕城门就泄了锐气,牛仙童仍是不免心头震怒,因而,在被簇拥着入城的时候,他突然策马停住,冷冷盯着那老卒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沉声问道:“很好,本钦使到鄯州湟水城时,连杜大帅都要亲自迎接,敬礼备至,却没想到在这河州柏罕城,身负紧急军情,竟是被一个区区小卒拦在外头尔可敢报上名来?”

    老卒咧嘴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这才用和刚刚差不多的平稳声线说道:“河州镇西军,队正廖登科,钦使还请记住了”

    牛仙童竭力遏制住往其脸上甩一鞭子的冲动,冷哼一声拨马便走。等到这浩浩荡荡几十骑人进城,刚刚心惊胆战躲到一边去的其他士卒方才聚拢到了那老卒身边,一个中年老成的便有些焦躁地说道:“老廖,你怎的这般胆大?他既说是钦使,放他入城就罢了,于什么……”

    还不等他说完,廖登科便恼火地说道:“他说是钦使便是钦使?你说得简单,若是不查验却放他入城,回头若有三长两短,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明明知道陇右地处隔断羌胡之要,却非得摆臭架子,早些把过所公验拿出来,我会非得死拦着不放?我们这些人在前头拿着性命与吐蕃相拼,这等阉奴却在宫中什么都不于,就能享受锦衣玉食,如今还人模狗样地出来当什么钦使,简直是狗屁”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怒急说粗话了,其他人面面相觑的同时,却也有不少佩服他的胆量。刚刚开口相劝的中年士卒知道他的脾气,也不生气,但还是低声叹道:“如今咱们镇西军换了郭将军,老廖你又在这钦使面前报了名,万一郭将军扛不住要治你的罪,那岂不是冤枉?你这脾气真的得改改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自己家里的妻儿老小想一想,你又不是光棍一个人”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和廖登科交好的也少不得劝解了几句,其中颇有人劝说其到牛仙童面前去负荆请罪。然而,廖登科却耿着脖子不屑一顾地说:“大不了就是掉了脑袋。哼,我一切都是依军规行事,若是郭将军抵不住要为了那一个阉奴杀了我,河州上下有的是明眼人,到那时候将卒军民离心,他一心想要的锦绣前程也不免泡汤我行得正坐得直,用得着什么负荆请罪,你们都不用啰嗦了,本性难移,我这人就这倔脾气”

    尽管城门守卒们因为廖登科得罪了钦使而一时惶惶不安,但对于河州柏罕城内的苗延嗣和郭建,却因为这一个缓冲,少许有了些准备。尤其是郭建,得知牛仙童气势汹汹带人入城之后,立刻去了刺史署见苗延嗣,他登时生出了不妙之感。

    他是杜士仪的亲信,前时杜士仪从他这儿带走了一批军官,分到河源军安人军绥戎城等地,腾出了好些位子,然后他再次从临洮军中拉出了一些心腹来塞到镇西军,这连月以来刚刚感到能够如臂使指,却不料牛仙童就突然作为钦使驾临了,而且还是先去见他的死对头,也是杜士仪的死对头苗延嗣。这是想于什么?

    “将军,将军”

    见一个心腹裨将推门快步进来,郭建顿时心烦意乱地问道:“还有什么坏消息?”

    知道自家将军已经有所预备,那裨将很想笑一笑,但最终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将军,苗使君派人来,说是钦使宣将军入见。”

    “宣我入见?”郭建挑了挑眉,心中顿时怒气上涌。

    不过是一个阉奴,竟敢宣自己入见,简直是欺人太甚当今天子是怎么想的,大唐立国百多年来,何曾有过宦官巡边的咄咄怪事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