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些年来,大唐在出使番邦的队伍里派宦官已经成了家常便饭,然而,巡视边镇竟然只委派一个宦官为首,这却还是开天辟地第一次。牛仙童的到来,让两年多以来基本上安定祥和的鄯州一时波诡云谲,进出鄯州都督府的人,上至文武官员,下至小吏杂役,全都多了几分小心,连说话的声音都压低了几分。尽管杜士仪在牛仙童面前看似隐忍得很,但镇羌斋那边偶尔也有消息传出来,道是这位陇右节帅的心情很不好。

    这种时分,心情很好那才有鬼了牛仙童刚进湟水城,不是还当面给了杜士仪一个下马威?若非掌书记王昌龄义正词严立刻驳了回去,只怕那位钦使的态度还要更嚣张

    “阿爷,阿爷”

    “段伯父”

    正心事重重往镇羌斋走的段行琛突然听到这两个声音,回头一瞧,方才发现是段秀实和杜广元并肩回来了。两年过去,他这个幼子已经蹿高了不少,而杜广元亦是正在长个子的年纪,虽然比年纪大许多的段秀实看上去矮了一个头还多,但却英挺更多于文秀。身为杜士仪的长子,王容又素来重视其的功课,可杜广元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重武轻文,经史固然马马虎虎读两遍就能诵念,可诗赋之才却连个影子都没有,如今却已经能够骑马拉小木弓射中靶子了

    “小郎君回来了。”段行琛只是向自己的儿子微微颔首,就对杜广元问道,“这次陇右精英堂放月假,怎不见崔家二位小郎君?”

    “姑姑和姑父想他们了,早早派人来接。”杜广元赶紧解释了一句,这才上前一步拉住了段行琛的袖子,不安地问道,“段伯父,听说长安来了一位钦使,要找阿爷的茬?”

    这话却问得异常直接,以至于后进来的王胜王肜以及杜明稹杜明瑜兄弟都露出了汗颜的表情。他们的年纪都比杜广元要大,既然被长辈觉得比同龄人优秀,自然而然也就学了些小大人似的城府。故而此刻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正要上前去想办法阻止时,却只见段秀实突然伸手按住了杜广元的肩膀。

    “广元,大庭广众之下,你这么说这么问,让人听见不好。”

    杜广元连着几天在精英堂听到了太多的窃窃私语,心里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气。他本待反驳段秀实,可见段行琛的脸色疲惫而又苍老,段秀实又一个劲对自己摇头,再看看不远处那些小吏都在回避自己的视线,而王胜他们四个也都赶了上前,替他遮挡住了那些窥探的目光,他顿时垂头丧气了起来。等辞别了其他同学,回到了母亲的寝堂,他耷拉着脑袋行过礼后就一屁股坐了下来,甚至连妹妹杜仙蕙跑过来也没搭理。

    “阿兄,阿兄怎么了?”

    “广元,怎么不理妹妹?”

    “心里不痛快”瓮声瓮气答了一句,杜广元这才突然意识到,问话的不是母亲,而是父亲。他噌的一下弹了起来,快步冲到父亲身前,连珠炮似的问道:“阿爷,阿爷,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牛仙童真的是来找茬的?他想找阿爷的罪过和错处,把你拉下马对不对?阿爷你不是陇右节度吗,为什么要搭理这种家伙?精英堂的有些学生私底下说话时,仿佛阿爷就要被革职被贬黜似的,要不是秀实,我险些骂他们一顿”

    “你也说了,是有些,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杜士仪笑了笑,摩挲着儿子的脑袋,见小家伙一撅嘴,分明不相信他这轻描淡写的话,他就语重心长地说道,“记住,你是家里的长子,弟弟妹妹全都看着你,不要一有事情就沉不住气。你看看你文申师兄,当年他父亲被贬远方,而后病故,他从相国公子到罪臣之子,受了多少冷眼,多少冷遇?你已经八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如今遇到事情就耷拉脑袋无精打采,像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王容听到杜士仪竟是连什么被贬远方而后病故都说出来了,即便她知晓杜士仪事先的布置,此刻也不禁遽然色变。这节骨眼上,难道要一语成谶?

    而杜广元就没像母亲想那么多了,他被父亲三言两语一刺激,立刻站直身挺起胸膛:“阿爷,我知道了,回头去精英堂,我一定会打起精神让他们看看。不过是陛下派钦使来巡边,身正不怕影子斜,没什么好怕的”

    “好”杜士仪笑着一点头,见杜仙蕙还眼巴巴地看着兄长,他就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天天要去精英堂习练文武,也没多少时间陪你妹妹,现在难得回来,带她出去散散心。也叫上秀实和你那几个堂表兄弟一块,免得人人都以为这鄯州都督府内是何等愁云惨雾”

    杜广元听到自己还有任务,立刻眼睛放光,拉着杜仙蕙一溜烟就跑出去了。等到儿女离开,王容刚刚的担心不禁消解了少许,但仍是起身上前嗔道:“好好的拿宇文融打比方于什么?他当初被裴光庭坑得可不轻,萧嵩又袖手旁观乐见其成。而如今别看朝中政事堂的三位宰相里头,看似人人都和你有关联,但未必他们就愿意看着你继续飞黄腾达,异日回去和他们争位子”

    “幼娘,你想得太多了。”杜士仪洒脱地一摊手,上前按着她的肩膀让其坐下,这才挨着她身侧坐了,“朝中也好,鄯州也好,我本来就是做了两手预备。而且,之前后路已经留了,真到了那一步,大不了死遁脱身,那个时候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王容这还是第一次从杜士仪口中听到死遁二字。她轻轻吸了一口气,随即情不自禁地拥紧了杜士仪:“不管你去哪,我都会跟着你的。上天入地,永不分离”

    杜士仪被妻子这斩钉截铁的话说得心头大热,随即笑着拍了拍她的背:“有你这一句话,我这辈子就了无遗憾了好了,且看牛仙童从何出招吧”

    次日一大清早,杜士仪就得到了驿馆那边眼线的消息,牛仙童连个招呼都不打,带着人呼啸出城,据说是要去鄯州湟水城西边的鄯城县河源军视察,此外还要去安人军。知道城门口肯定拦不住牛仙童,他早在此人来时就在四面城门打了招呼,看到那一行就立刻放行,免得尽忠职守却反而挨骂甚至挨打。只是,对于牛仙童突然离开是否真的是往西边去了,这就不好说了。

    赤毕一走,刘墨和白姜全力为王容打理茶行的事,杜士仪身边最贴心的人便是吴天启了。他乃是浑身消息一点就动的角色,这会儿拍着胸脯保证道,“郎主,我一早就下令布在鄯城以及河州廓州洮州的人都留意过境人等,不论这牛仙童去了哪儿,一定都会有消息的。”

    “他是把所有随从和护卫兵马都带出去了?”

    得到吴天启肯定的回复,他又问道:“那牛仙童召见的湟水城文武之中,初步打探下来,诸人应对如何?”

    “临洮军中从王将军南将军以下,自然都是尽力说大帅的好话,当然,马杰和陈晃按照大帅的吩咐,安排了几个人指斥大帅的一些疏失,但都是鸡毛蒜皮不痛不痒的,故而牛仙童有些按捺不住,前天还发过一次大脾气。”

    自己如同梳篦一样把整个临洮军整整梳理了不止一遍,就连郭建都汰换到河州镇西军去了,杜士仪自信不会在比较高的官职上留下钉子,至于低位的人去求见牛仙童想要对他不利,他也不会禁绝,但至少这数日以来还没有。不论是真的湟水城上下再无杂音,还是某些人也很聪明,这就还得等待接下来的进一步消息。

    午后时分,第二个消息便报到了杜士仪跟前。果然正如同他预料的几种可能性一般,牛仙童带着随从折往河州去了

    “他可别心急太切,不带向导要知道我前时去河州,来去走的都是行军便道,那路上可不太好走,而且因为太过靠近吐蕃,万一他们失心疯了攻过来,那就不是小事了”

    听到这话,前来报信的吴天启连忙答道:“回禀郎主,刚刚才打探到,牛仙童带了向导,而且还足足请了十个人”

    杜士仪登时错愕难当:“十个?就算是他初来乍到不识路途,用两三个也绝对足够了,用得着请那么多?”

    思来想去不得要领,杜士仪见王忠嗣眉头紧紧蹙起,他便开口问道:“忠嗣是想到了什么?”

    “我在想,大帅上一次巡视赤岭界碑时,曾经以身涉险,将吐蕃主战派的穆火罗钓了出来,同时也将郭知礼等人一网打尽,一举立威。这牛仙童故意去他并不熟悉的河州,会不会也想故技重施?只不过他所计划的可能和大帅当初所做的相反,那就是用自己被人攻击的假象,到了河州气急败坏矫天子诏,令河州镇西军出击如此有功劳就是他的,打败了仗就算在大帅头上。须知镇西军正将郭建为人太过喜好揣摩,不敢担责,可能上当再加上苗延嗣素来和大帅不和……”

    杜士仪登时霍然起身。这种胆大包天风险极高的可能性,并不在他的预案之中在他看来,牛仙童一直都是凭着天子宠信在两京作威作福,怎至于在边地这样肆意胡为?而且,这种事需要有识途老马引导提点,方才可能成功,牛仙童身边有这样的人?

    他和王忠嗣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郭英又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