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突厥牙帐的这一场纷争,对于云州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对于大唐来说,也同样值得额手相庆。

    尽管毗伽可汗在即位之初,曾经打得铁勒诸部不得不依附大唐苟延残喘,可后来依照国师暾欲谷的建议,他还是力求和大唐修好,就在去世之前,李隆基还几乎就要破天荒答应以公主和蕃突厥,谁知道突然就出了这样一件事。那位被选中的宗女固然要烧高香私底下庆祝自己逃脱虎口,就连朝中文武也是一片轻松的气氛。毕竟,自从默啜崛起,曾经衰势尽显的突厥重新崛起,大唐的北部边疆就没消停过,如今突厥看上去有四分五裂的势头,他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朝中派了使节前往突厥牙帐,剩下的便是命朔方、河东节度使信安王李炜严加防范。而从突厥远道传来的各种消息,哪怕其中涉及到乌弥之女这种神乎其神的传奇,可因为岳五娘素来慧黠,故意让人散布各种各样的传闻,反而将她最初自称阿史那王女的事给盖下去了。尽管大唐曾经有过女主当政,但突厥从来就没出过女可汗,谁也没有将这个获赐都播故地的乌弥之女放在心上。反倒是立时就要回东都定居的固安公主,却引来了众所瞩目。

    和蕃公主历来是命比纸薄。无论真正出身李唐宗室的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还是出自宗室女所出的东光公主和燕郡公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全都是一样的。

    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至少还享有吐蕃王妃的名义,但东光公主和燕郡公主看似运气不好,她们的丈夫奚王李鲁苏和契丹王李邵固被可突于逼得只身逃到大唐,尽管如今可突于已经被杀,可故地也回不去了,她们却反而能够安安稳稳在大唐生活,不必担心回去过朝不保夕的日子。这样的公主,在两京这等达官显贵云集的地方,着实是连尊荣都没有多少,更不要说权力了。

    而固安公主却不然。当年在奚王牙帐时,她杀了塞默羯,力退三部兵马,由是得到了天子封赏;而后虽然嫡母蓝田县主不忿她得了荣宠,一再申诉,以至于她和李鲁苏离婚,可这反而遂了她心愿,迁居云州后,她更是让云州从一座河东最北面的废城,一举成为河东重镇之一,繁华富庶商贾云集,每年屯田所得皆能自给自足。经由她门下狼卫出来的将卒,如今多是云州军中的中坚。故而她这一归来,天子固然赞许,甚至连最苛刻的言官,对于长安所建公主府也无有异议。

    不论如何,固安公主都是于国有功之人

    如今已经是三月时分,洛阳满城牡丹已经竞相绽放,路上的行人无不换上了轻薄的春衫。踏青时节马蹄飘香,最是轻薄少年郎的最爱,但逢仕女踏青时,总有一二贵幸子弟会去凑个热闹。可这一日午后时分,洛阳城北的官道上,不但行旅,就连踏青赏玩的士人贵介,也都被隔绝在外。就只见旌旗招展,侍卫如林,恰是一副异常庄肃的氛围。终于,围观人群中有人瞧见一群人簇拥着一骑人从洛阳北门而出,马上青年容貌俊秀神采飞扬,有认得的顿时惊呼了一

    “是寿王”

    寿王李清这一年已经十八岁了。尽管并非皇太子,可母亲武惠妃正当盛宠,得天独厚的他在众人眼中最得天子喜爱,自然显得自信而又俊朗。当他勒马停下之后,旁人更加打听起了今日这大阵仗的缘由,当得知是迎接从云州归来的固安公主,顿时不免有人咂舌。

    “固安公主昔日和蕃奚王,离婚之后又在云州独居了那许久,如今陛下能够允她回来便已经是天大的恩典,怎生还要如此兴师动众,令寿王亲迎?”

    “你懂什么,固安公主虽早就不是奚王妃了,可却在奚族诸部之中颇有威望,而且,若非她早早迁居云州,在那儿招揽流民,而后如今的陇右杜大帅镇守云州时,怎会那样得心应手,不多时便造就了一座坚城?听说如今云州互市,每月从最初只开三天到现在开十天,去那里做生意的商人无不赚得盆满钵满。更不要说云州所出的石炭,让幽州那边直呼便利,这水运行船就不曾断过。

    好事的人在那儿吹嘘固安公主的事迹,而寿王坐在马上远眺,心里却在想着母亲对自己的嘱咐。要论辈分,固安公主乃是那王守礼的外孙女,比自己还要小一辈,要论身份,自己是皇子亲王,固安公主坐实了只是蓝田县主的庶女,远远不及,但今日自己来,母亲固然是为了迎合父亲,但也看中了固安公主身后那雄厚的财力,以及在云州根深蒂固的人脉据说,固安公主从云州出发时,随行财货就带了十几车,看似不多,可路上拉车的马就累死了好几匹。

    “来了,大王,来了”

    耳畔这提醒让寿王李清回过了神。他极目远眺,就只见远处烟尘滚滚,很快,一行人便越来越近。只见这一队大约百多人,并未打出什么旗号,一眼看去,那风尘仆仆的队伍仿佛也没什么出奇。等到人越来越近,继而能看清那些随从护卫的面目,见过宫中健锐的李清就赫然发现,这一批沉默行进的大汉个个魁梧壮健。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拨马迎上前,果就听得队伍中一声叱喝,紧跟着分开队伍,让出了一条道。而由此上前的,并不是他预料中的马车,而是一人单骑。

    他还以为是固安公主托大,自己不出面却派从者来,却不料那人上前之后,随手摘下头上斗笠,因笑道:“妾身何幸,竟敢劳大王相迎”

    即便男髻胡服,不施脂粉,可寿王李清还是立刻意识到,那便是固安公主了。尽管从前固安公主也有进京朝觐的时候,可那会儿他还年少,早已经记不清对方形貌了,此刻细细打量,他就发现,固安公主并非相貌极美的人,而且因为年岁已经不小,眼角眉间已经有细纹,可那种从容不迫的神采,却迥异于等闲宗室贵女。他只是迟疑片刻,就在马上拱手道:“贵主远道从云州归来,圣人和朝堂文武百官无不欢欣,小王来迎接一程,怎足以酬贵主功劳苦劳?”

    两人彼此寒暄客气了几句,寿王李清就让开马头,请固安公主当先入洛阳城。可这时候,固安公主却摇摇头道:“一路马车颠簸,坐得我着实头昏脑涨,这才换了胡服骑马。如今若是这幅光景入城,叫人看见必要鄙薄,又怎敢当大王之先?”

    如是一来,寿王李清推却不过,也就一马当先入城,固安公主却从上来的侍女张耀手中接过帷帽,紧随其后。如今风气较之当年武后时期更加开放,那会儿都有太平公主男装面圣,如今满大街仕女乘马司空见惯,如帷帽幂离之类遮蔽面目的东西,反而不怎么常见了。可今日毕竟寿王李清这样大张旗鼓地迎接固安公主,她就不得不谨慎一些了。待到进了洛阳宫,便有内侍先引了她前去沐浴梳洗更衣。

    半个时辰后,装束一新的固安公主便从那座偏殿中出来了。她身穿窄袖绣罗襦衫,外罩一件红罗半臂,搭着一条泥金帔子,曳地的郁金裙上,尽是用金丝银线勾勒出精致的花边,恰将脚上一双缀满了金玉的小头履给完全遮住了。这样的打扮和她平日为了方便的胡服男装截然不同,走起路来也要格外小心一些,以至于路程才过半,她便忍不住对身旁的张耀低声抱怨道:“若日后次次进宫都要如此,那我可再吃不消了”

    话虽如此,在真正面见君王的时候,她还是显示出了当年为了远嫁奚王牙帐而习练礼仪年余后,那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仪容举止尽是无可挑剔。

    上一次固安公主进京的时候,宫中还是王皇后当权,武惠妃不过只是见过她几次,如今伴着天子以实质上后宫之主的身份再见这位和蕃公主,她心里也不知道闪过了多少念头。两人论辈数相差两辈,年纪却是相仿,可相比身居宫中养尊处优的武惠妃,固安公主在云州时内外兼顾,风吹日晒之下,面庞自然不若武惠妃白皙,也不若武惠妃丰腴。

    “元娘这么多年在外漂泊,如今终于得以回来,朕总算可聊感欣慰了。”李隆基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话里话外将固安公主当成自家女儿似的有什么问题,反而更加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多年孤苦,荣归之后若是有看中的俊杰,也不妨尽管提。”

    我已经年近四十,年老色衰,还愿意迎娶我的人,不是看上我的财,便是看中我的势,那种男人要来何用?

    固安公主心中哂然,面上却恭恭敬敬地说道:“陛下厚恩,妾感激不尽。然则心如死水,再无涟漪。只求能够富足安乐地过完余生,那便足矣。”

    “你还在盛年,哪里就是这般心境了?听说你随行皆虎狼之师,又一手缔造了如今的云州,若是娶了你,岂不是虎狼为从,大城为妆?”武惠妃微微一笑竟是起身拉着固安公主的手,见其连声谦逊,她就又继续说道,“听说元娘回来,九妹已经早就对陛下言说过了,请你到安国女道士观暂居,她也好有个伴。”

    固安公主一时大喜,却还诚惶诚恐谦辞好一阵子方才答应了下来。

    不愧玉真公主,果真深知她心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