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一夜,杜士仪和崔俭玄郎舅二人在镇羌斋长谈至深夜,直到实在撑不住了方才抵足而眠。

    而王容和杜十三娘姑嫂俩睡在同一张床上,也是说丈夫说孩子说自己,到最后全无半点睡意看着彼此。

    突然,杜十三娘轻声说道:“嫂子,阿兄待你很好,十一郎也待我很好。比起别的女子来,我们真的是太得天独厚了。我这次回长安时,听阿姊说过,九娘那样刚强执拗的人,嫁的是夏卿这样才华横溢名满两京的名士,又给他生下了儿女,到头来夏卿也还是免不了蓄有宠婢。我们临走前,九娘还气得撵走发卖了一个,还是夏卿的兄长摩诘出面,劝和了他们俩。”

    王容见过崔九娘多次,对其印象深刻。那美艳的姿容在两京贵女之中,也是佼佼者。若非崔九娘先后因为祖母和父亲的丧事而耽误了婚事,决计轮不到王缙抱得美人归。她因为幼年家中贫寒,见惯了各种嘴脸,虽说王缙是王维一母同胞的嫡亲弟弟,和杜士仪也很亲近,可她隐隐约约觉得,相比于王维,王缙为人处事多几分功利,而且当初因缘巧合在上元夜被崔俭玄救下,王缙到崔宅走动就开始频繁了,最后成功赢得了崔九娘的芳心。

    “这事情你阿娘怎么说?”

    杜十三娘嘴角一挑,淡淡地说:“还能怎么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因几个婢女玩物和夫君过不去,阿娘和阿姊总不能为了这个和夏卿置气的,顶多不轻不重提醒夏卿两句。我也不是偏帮九娘,倘若他们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盲婚哑嫁也就罢了,可是,夏卿好不容易以才学人品打动了九娘,又让阿娘和阿姊认可,就连十一郎的阿兄阿弟,也都对他很是期许,这才许了婚事,崔家也不计较夏卿最初迟迟没有出仕,一直都下大力气帮忙。

    他们从相识到相知相得相守,一路走过这么多年了,却及不上几个后来的婢女。我临走的前一天,九娘对我说,倘若是夏卿身边跟了多年的婢女,她兴许就容下了,毕竟那是旧情,可是……”

    感觉到王容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杜十三娘顿了一顿,这才挪了挪,靠近了嫂子那温暖的怀抱:“可那只不过是别人为了巴结而送给夏卿的婢女,他甚至都没告诉她一声,就放在别宅中养着我和九娘相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掉眼泪,她说,当年看到过父亲身边有过一二宠婢,阿娘也容下了,她也不是不能容,可她最伤心的是他竟然防贼那样防她嫂子可知道,后来摩诘出面规劝他们的时候,用的就是他那亡妻的故事。摩诘说,因为之前和玉真贵主一段孽缘,由是对亡妻疏淡多年,如今空余后悔,却已经生死两隔。”

    次日一大早,当王容起床梳妆的时候,就只见铜镜中自己的双眼微微红肿,好似在睡梦之中哭过。她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还在梦中的杜十三娘,破天荒多用了些粉,遮去了那太过显眼的痕迹。她还记得杜十三娘最后转述的王维那一句话。

    “与其朝秦暮楚,不若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这四个字,历来都是男人要求女人的,可那时候王维却如此说,足可见情伤对于其来说是多么惨痛的经历。王容捏紧了手中的梳篦,好一会儿方才三两下绾了个髻。自从到鄯州后,那些高髻云髻她就很少再梳,一则省事,二则杜士仪更爱天然,再加上鄯州常有北面吹来的风沙,一来二去她就一直选择最简单的发式,抱起儿女时也不怕那些发簪花钿扎了孩子。束了罗裙披上外衫出了门后,她问过婢女,得知杜士仪升堂过后回了镇羌斋,便悄然寻了过去。

    才到门口,她就听到里头传来了崔俭玄和杜士仪说话的声音。

    “所以说,鄯城令之位,若无丝毫兵权,则难以节制西面几座军城的骄兵悍将,甚至没办法慑服当地群居的军属。我说我的杜大帅,我真不是张口就要权,要鄯城长治久安,没有其他办法,就算我不能兼个什么军使,你至少得给我一个信得过的人。”

    “一州刺史方才能兼任军使,就比如临洮军使是我兼,莫门军使是洮州刺史安思顺兼,而廓州刺史姚峰如今兼任积石军使,河州刺史苗晋卿兼任镇西军使,这是朝廷制度,我帮不了你。但是,你说的我也清楚,所以,倘若有事,振武军使李昕是可以信赖的人。他和王忠嗣有旧,又是宗室,为人雄毅肃穆,智勇兼备。至于河源军的正副将,都是稳重的人,并不跋扈,还算好打交道。

    “军中有人,那就好办多了。对了,之前我路过秦州,灾情极其严重,而且听说重建以及赈济灾民事宜,是从陇右统筹的钱款?此事耗费非同一般,你得小心下头军将因为少了军费而心有不满有所异动郭知礼的事引起轩然大波,现如今郭英又还在缉拿,虽则是郭氏势力大不如前,你又重用了那个郭建,可万一有人拿着这种事作为由头在下头兴风作浪,那可就不好办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说来说去,还是得从吐蕃人身上想办法。”

    听到里头郎舅二人在说正事,王容想了想便没有贸然闯入。而是在院子里驻足片刻,又等了一会儿听到里头没什么说话声音了,这才前去叩门。等到她一出声,大门立刻被人拉开了来,露出的却是崔俭玄那张满脸堆笑的面孔。

    “啊,嫂子你起来了?这么说,十三娘也该起了?我去看看她”

    这一声极其殷勤的嫂子,却没法掩盖崔俭玄的真实目的,更何况,他撂下这句话就立刻开溜了。此时此刻,王容索性也就不去提醒杜十三娘因为路上劳顿,昨晚上又说了大半宿的悄悄话,这会儿还在睡梦中,笑吟吟地看着崔俭玄步履匆匆走后,她就踏进了镇羌斋。

    “崔十一这家伙,看着他年纪不小了,有时候说话做事还颇有见地,可谁曾想有些地方还是老样子。”杜士仪哑然失笑摇了摇头,突然注意到王容脸上仿佛有些不对劲,目光须臾就落在了她的双眼上。意识到很可能是她从杜十三娘那儿得到了什么消息,他连忙起身迎上前,又低声问道,“难道是岳父那儿,或是朱坡老叔公那儿有什么变故?”

    “你就别瞎猜了”王容本待遮掩过去,可没想到杜士仪直接就伸出手来碰触到了自己的眼睛。知道那微肿的眼睛瞒不过素来极其仔细的丈夫,她便低声把昨晚杜十三娘对自己的话言简意赅告诉了他。果然,就只见杜士仪瞬间沉默了下来。

    “原来是九娘和夏卿的事。”

    杜士仪对于性格太过刁钻的崔九娘,当年是敬谢不敏,那会儿还曾经很疑惑王缙竟然能够消受如此美人,如今王容在转述时不知不觉带出了某些倾向,他自然不会听不出来。正如同张兴娶了宇文融的女儿宇文沫,很可能就会得到某些支持一样,王缙娶了崔九娘这样出身清河崔氏的千金,自然而然,自称太原王氏这一点也就没什么人会当面指摘了。而且,崔氏对于王缙这些年来在仕途上的助益,不可谓不大。

    他不想深谈王缙和崔九娘的事,反而对于王维那句发自肺腑的话感慨良多。扶着妻子坐下之后,他犹如一直以来那样抱了她在怀中,轻声说道:“摩诘这话说的是,倘若时光倒流,他做不到不负二人,可至少能够做到不负其中一人。如今两人全都负了,怪不得我上次见他时,就发现他的性子越发淡泊,禅意越发出尘,他家中妻子一去,兴许他的那颗心都已经死了。十三娘对你说这些,大概也是因为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一面觉得得天独厚,一面又难免有些郁结。”

    “杜郎……”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杜士仪随口吟了一句,随即就蹭着妻子的肩头,低声说道,“如今我们有了广元和蕙娘,算得上是儿女双全了。可广元现在又想再多一个弟弟了,我们要不要再努力一把?”

    “说正事的时候,你又偏来胡闹”王容嗔了一句,在杜士仪额头上轻轻戳了戳,冷不防其突然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指尖。她不由得哎哟了一声,可指尖上那轻轻的噬咬,让她不禁生出了又麻又痒的感觉,最后不禁软倒在了丈夫的怀中。

    “有些事情别去想这么多。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而不是被人逼的。以崔十一那脾气,要真的夏卿狠狠对不起九娘,他才不会管什么朝官的体面,十有八九去找夏卿狠狠打一架了”杜士仪微妙地岔开了一下话题,这才说道,“对了,崔十一说,已经接任了中书侍郎的张子寿显见很器重摩诘,有意举荐其为右拾遗。遥想当日摩诘一曲郁轮袍名动京华之时,一晃已经十四年了。”

    而如果再回溯到开元四年,他初到这个时代的时候,整整已经十八年了十八年过去,他已经娶妻生子,节度一方,比起当初和杜十三娘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他已经亲朋故旧满朝堂,广结羽翼立根基

    “杜郎,明日崔十一郎和十三娘一块前往鄯城,你会亲自送一程吗?”

    “不用”杜士仪想都不想地摇了摇头,随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既然是我的妹夫,自然不容人小觑了不用我撑腰,他也自会让人刮目相看”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