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各州刺史齐集鄯州的第二天,杜士仪方才正式升堂,接见了陇右节度麾下的这诸位刺史。

    大堂上相见的那一刻,杜士仪的目光自然而然便落在了罗群和安思顺上。洮州刺史罗群身材矮小,无论行礼还是说话,全都透出了一种高人一等的傲慢。尤其是当他身后的廓州刺史安思顺上前行礼拜见的时候,他非但不退到自己的位置让路,反而还挑衅似的瞪了对方一眼。

    杜士仪在经过仔细详查之后,就已经明白,为什么别人会说,当初的陇右节度范承佳为何尤其不待见安思顺。这位似乎和安禄山沾亲带故的胡将这一年将近四十,当年其人不到三十便以军功官至洮州刺史,统辖莫门军五千五百人,到如今虽然改任廓州刺史,可兼的却是宁塞军使,须知宁塞军只有区区五百人,这种巨大的落差足可见安思顺这十几年官越当越差了。此人无论言行举止,全都透出了一股如同石头似的硬梆梆感觉,尤其是针刺似的目光,足以⊥一般人生出敌意。

    至于其他刺史中,但态度就和煦多了。这等一年一度的诸刺史齐聚鄯州,与其说是真正为了商讨什么事,还不如说是一个彰显陇右节度使权威的形式,话语权仿佛也是以将兵多寡来分的。如兰州这样占地更广,人口亦不少的大州,刺史的话语权便远远不及小小的洮州。当说到此次大唐和吐蕃和议,又依金城公主之请立界碑的时候,兰州刺史郑怀章只说了两句颂圣的话,就被洮州刺史罗群把话头抢了过去,而前者竟只是张了张嘴,最终选择了沉默。

    “吐蕃人素来狡猾,所谓立界碑只不过做个样子,日后必来犯边,与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免得日后他们发兵时,我们又遭其害”

    洮州和鄯州之间还隔着一个河州,因此罗群对于杜士仪行事也只是道听途说,今次廷参时见其不过是一年轻书生,自恃为宿将的他登时对其平添轻视,这会儿说到兴起,竟是站起身来提高了嗓门:“再说,之前金城公主还曾经有过东归之意,足可见吐蕃赞普根本不敬我大唐公主。这赞普不是上书说自己当初年少,不能节制大将吗?现如今我们攻其无备,然后再指斥是他们先行进袭,只要有尸体,难道还愁朝中有人说三道四?说到底,这是军功”

    见罗群竟是说得肆无忌惮,杜士仪想到今日布置,索性出言斥道:“罗洮州还请慎言。立界碑乃是金城公主上书,陛下下旨,约为友好。而如今吐蕃使臣尚在长安朝贡未归,你就大放厥词说什么栽赃先攻,也太过狂妄了”

    “杜大帅此言差矣,就是因为左一个谨慎,右一个谨慎,我大唐才每次都失却先机”罗群冷笑一声,环视众人一眼后,趾高气昂地说道,“战阵之上,拼的是实力,可不是讲什么仁义礼智信的地方”

    “够了”杜士仪见此人越说越离谱,忍不住一拍扶手喝了一声,然而,还不等他继续呵斥,突然便听得一个若洪钟一般的声音。

    “仁义礼智信,乃是人立身之本,罗使君身为洮州之主,竟然当众说什么战场上便可不讲仁义礼智信,难道是想说进攻时可以背弃和约,战败时也可以丢下麾下军民?吐蕃求和朝贡,陛下已经允准,这是上命,我等身为臣子边将,岂有当面遵从背后非议的道理”

    见说这话的竟然是安思顺,罗群顿时暴跳如雷:“你一介胡奴,敢说什么仁义礼智信”

    杜士仪看到罗群竟是说着便挥拳冲安思顺而去,登时为之一凛。待看见罗群竟然真的是当着自己的面一拳将安思顺打了个趔趄,他就更加愠怒了。然而,安思顺虽说挨了最初那一下,可随即仿佛刚刚反应过来似的立刻还击,两个堂堂刺史竟然当着他的面打成了一团眼见这大打出手的一幕让下头的其他刺史目瞪口呆,他当机立断对身旁的张兴道:“奇骏,把两边人分开。”

    而在这句话之后,他还压低声音加了一句:“制住罗群”

    说时迟那时快,侍立在他身侧的张兴闻言一个箭步抢上前去,一把捏住了罗群的手腕。而且,不等其反应过来,他顺势一扭其手肘,顺着其左肩一用力,竟是直接把罗群给摁倒在地。倒是安思顺在互殴之中一拳落空,发现张兴已然制住罗群,立刻退后一步回归自己的位置,甚至还不动声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冠服。面对这发生在一瞬间的一幕,大多数刺史都没反应过来,反而是整理完衣冠之后的安思顺讶异地盯着张兴看了一眼,随即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好身手”

    而罗群直到这一刻方才明白自己的遭遇。他本能地想要翻身坐起,可张兴恼其出言不逊,再加上杜士仪都对自己微微颔首,分明默许了他的行动,他便有恃无恐地继续使力将其摁在地上。这来来回回一角力,四十出头的罗群顿时怒声喝道:“杜大帅这是何意?”

    “何意?若罗洮州仅仅是出言不逊,甚至于同僚之间有所不和而后动手,那不过小龃龉小纷争,我自然不会小题大做。然而,正如安廓州所言,你当众质疑和议,甚至肆无忌惮挑唆背约动兵,这简直是置陛下金口玉言于不顾安廓州好言相劝,让你不要背后非议陛下决断,你却还恼羞成怒动手,我倒要问问,你是何等居心”

    这是要给自己扣帽子?

    罗群顿时又惊又怒。可还不等他有所辩解,杜士仪陡然之间提高了声音,声色俱厉地斥道:“我上任以来,翻看旧日卷宗,洮州莫门军三年报请军功者,竟然多达百人,百人之中又有十余人乃是你之家奴。当初太原郡公,安西副都护郭大帅曾经报请家奴八人为游击将军,彼时为宰辅参奏,如今时隔二十年,却又有罗洮州重施故技,你是自觉有太原郡公的战功,还是自觉有他的赫赫威名?”

    赶走郭英又,是杜士仪和李俭合奏;取范承佳而代之,这利用的是李隆基对自己的信任,对范承佳的不满,以及他和萧嵩以及韩休两位宰相的良好关系;至于对郭家进行分化,一面笼络,一面打压,看上去仿佛是颜真卿访得当年郭知运身边老卒的悲惨遭遇,而后他恰逢其会,但说到底,其实是赤毕早就发现了那些郭家子弟的肆无忌惮,在他微服寻访的那一天,暗中不露痕迹地挑拨了那些人一把。

    而今天此时此刻,杜士仪同样早就得到了洮州刺史罗群在洮州诸多不法事的证据,罗群竟然当众发难,甚至想要挥拳击打安思顺,他在微微意外的同时,就决定由暗转明,于脆明着动手。因为据郭淮所说,从前范承佳节度陇右的时候,这位洮州刺史也是如此嚣张跋扈,大堂上说打就打,说走就走,而那会儿吐蕃和河陇两镇之间的摩擦仍是时有发生,范承佳又是谨慎绵软,不敢得罪这些河陇宿将,因而助长了此人的这种作风。

    至于其以家奴军功奏请官职,则是他上任这几个月来,张兴鲜于仲通杜甫颜真卿泡在案牍文堆里头泡了不知多少时间找出来的。

    于是今天,当罗群再次表现出跋扈这一面的时候,杜士仪当然绝对不会客气。他固然比范承佳更年轻,资历看似更浅,但一任一任的履历却不无含金量,若今日还拿不下这个罗群,他在鄯州这数月以来下的功夫就完全白费了

    而被张兴死死扭住的罗群,这会儿终于从刚刚的暴怒之中清醒了几分。诸军精锐齐聚鄯州湟水城中大校场大比之日,他和几位刺史一样,因故未来,只听说过杜士仪提拔的陇右节度掌书记张兴大展神威,让本来想给其颜色瞧的临洮军旅帅大失颜面。可耳听为虚,一贯自负的他并不十分相信。再加上莫门军和临洮军兵力相差不大,平日别苗头的时候居多,因此他反而对临洮军中那些将校嗤之以鼻。

    然而,眼下这会儿他拼命挣扎了好一阵子,却自始至终不能摆脱钳制,他不得不强压怒火,先服一服软:“杜大帅怎能凭道听途说便信以为真?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一时意气,再加上激愤我陇右节镇兵马和吐蕃人生死相搏,死伤不计其数,现如今却又要讲和,并非不敬陛下……”

    “若是你只在我面前如此大放厥词也就罢了,但今日是陇右节度麾下诸刺史齐集鄯州,大堂议事的时候。你不但信口开河,更试图当众殴安廓州,这是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至于你报家奴军功而妄请军职,陇右节度使府自有相应文书在,我可不曾诬了你我身为陇右节度,既然察觉此事,又岂能容你恣意放肆”

    事到如今,罗群倘若再不知道今日是被杜士仪抓到了痛脚,倘若再不抗争,兴许就连命都没了。他几乎不假思索地扯开嗓门大叫道:“来人,快来……

    这声音几乎是在一瞬间戛然而止。只有几个眼尖的刺史看清了张兴在罗群嘴里塞了一团破布,而后又三下五除二将其双手关节给卸了,一时竟是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曾经和杜士仪相识的河州刺史苗晋卿,面对这一幕更暗自头皮发麻,暗道杜士仪果然是够狠够大胆。而下一刻,他便听到杜士仪再次开了口。

    “我听说,安廓州昔年曾经为洮州刺史,兼莫门军使,一任四年?”

    安思顺和罗群不对付已经不是一两天了。然而,罗群自恃汉人,又为河陇将门出身,连上官都往往不敢动他,从来不把他放在眼里。两人在这鄯州都督府也就是陇右节度使府互殴,甚至都不是第一次了。尽管他武艺精熟,从来都没真正吃过苦头,可心头的怒火早已郁积了不止一天。今天故意挨了罗群一下,也是他想看看,如今的新任陇右节度究竟敢不敢做这个主。

    于是,杜士仪骤然拿罗群开刀,他只觉得心头快意十分,此刻竟是没注意到这问话,还是旁边一个刺史看不过去咳嗽一声提醒了他一句,他这才回过神

    而这一次,他的态度不再是最初那单纯硬梆梆的。他躬了躬身,这才沉声答道:“杜大帅所记无差,某确实曾经一任洮州四年。”

    “很好,我命你署理洮州刺史,莫门军使一职,立时前往洮州接管上下。我给你十日,你可敢接下此职,十日之内,一举安定洮州军民?”

    安思顺登时凛然一惊。他霍然抬起了头,见杜士仪面色郑重,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虽然一任接一任都是刺史,可所部兵马却越来越少的他只觉得心头一热,来不及细想便朗声答道:“大帅既然托付众人,某有何不敢?”

    “很好仲通,立时手书盖节度使印,交由安思顺,即刻启程”

    其余一应刺史只觉得目不暇接。眼看着鲜于仲通须臾便草拟了手令盖上大印交给安思顺,而安思顺接过手令躬身一揖后便转身大步离去,直到这时候,兰州刺史郑怀章方才不安地出言说道:“大帅,兹事体大,如此是不是太草率了?”

    “草率?”杜士仪环视一眼在场的所有刺史,微微一笑后,这才用右手拿起案头一沓东西,将其放在左手拍了拍后,似笑非笑地说道,“各位也许会以为我年轻,故而会行事冲动,不够稳妥。可我入仕十三年,为前进士时就奉旨观风河东河北,在奚王牙帐助固安公主退三部兵马,而后制科高第为万年尉,又迁左拾遗,出为成都令,超迁殿中侍御史,右补阙,又出为云州长史,代州长史兼河东节度副使,再入为中书舍人,如今我检校鄯州都督,节度陇右,已然是第九任,从朝中到地方,须知我不是第一次任一方主官我手中有洮州军民泣血请命的万民书,言罗群草菅人命,掠民为奴,驱民为佃农,纵奴伤人等等,全都令人发指”

    杜士仪重重将这一沓东西丢在案头,随即才对身边的鲜于仲通说道:“仲通,把这些子美在洮州访求所得,传给各位使君好好看看”

    鲜于仲通答应一声,立刻拿着东西下去,首先便是递给苗晋卿。尽管担任河州刺史不过数月,从前对于河陇也没有太多了解,但苗晋卿年岁资历无一不丰富,对于这些乱象自然并没有多少意外,唯一担心的就是杜士仪是否有控制局势的能力。

    然而,眼看杜士仪雷霆万钧拿下罗群,继而又派了曾经任过洮州刺史的安思顺去洮州稳定局面,最后丢出了这些东西,他就知道此事应该有不小的把握。唯一可虑的就是,罗群到鄯州来应该带着亲卫随行,如果不能尽快把这些人一体处置好,只怕……

    这会儿,好几位刺史都已经传看了这些书信,不管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每个人都露出了惊诧或愤怒的表情。而就在罗群手足被制,嘴里又被堵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报”

    “进来”

    随着杜士仪这个喝声,一前一后两人推门而入。前头的那低矮军官在刺史们看来,大多陌生得很,等人报名方才知道,这便是鄯州都督府中统管府卫的旅帅马杰。而后头的那个人,大多数人就完全不会陌生了——那赫然是临洮军副将郭建

    “大帅,洮州罗使君所带一百二十人亲卫,已经全数拿下。”说这话的时候,郭建没有露出任何得意的表情。事实上他也完全没什么好得意的,他的所部兵马完全只是为了虚张声势,而真正动手的是马杰所领的府卫。这区区二百号人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罗群那些精锐护卫,让他大吃一惊。事到如今,湟水城暂时关闭,只放了安思顺一行人前往洮州。如果那位在河陇颇有名声的胡将能够一举成功,这次的行动就完全顺遂了。

    眼看杜士仪先是拿下了自己,而后让安思顺前往洮州接替,然后又拿下了自己的随身护卫,罗群只觉得整个人都快气炸了。在几次挣扎未果后,战场上凶神恶煞的他只能死命瞪着满是凶光的眼睛,仿佛如此便可以把杜士仪吞下去。一直守在其身边生怕人挣脱束缚的张兴不禁抬头看了杜士仪一眼,见对方微微颔首,他就让了一步,对马杰吩咐道:“将此人押下去,多派人手严加看守。如有闪失,唯你是问”

    马杰深知刚刚能够一举成功,与其说自己这些府卫精锐,还不如说是以有心算无心。真正的硬点子反而是罗群带入都督府中的十个护卫,可这十个护卫因为进了鄯州都督府便解刀,猝不及防之下不得不束手就擒。尽管有些胜之不武,但他又怎会忘记此次行动之前,杜士仪对他和陈晃说的话。

    “罗群在洮州作威作福不是一两年的事了,为防走漏风声,以及事情闹大,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处置。至于究竟如何拿下他麾下那些护卫,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眼见得内外双管齐下,全都收拾得整整齐齐,杜士仪方才露出了笑容。随着罗群被带了下去,他环视了神情各异的诸刺史一眼,复又疾言厉色地说道:“我此来鄯州,奉陛下旨意出镇陇右,为的是安定军心民意,剪除害群之马。如罗群此辈,视民如奴婢,视军如皂隶,驱策左右,甚至最令人发指的,他竟敢杖责朝廷命官洮州司马段行琛,甚至软禁其父子意欲加害,这简直是骇人听闻我遣幕宾子美,及节度奏记薛怀杰前往洮州,最终竟是遭人追杀,九死一生回返”

    听到这里,即便起初还有点兔死狐悲之心的几个军中出身的刺史,这会儿亦是面色大变。出身卒伍的人总难免会有点脾气,可有脾气也不意味着就真的能把州下治所当成自己的一言堂。更何况,鞭笞命官这种事,弄得不好就可能把自己完全搭进去,更何况罗群竟为了生怕走漏风声,而把人给软禁了

    于是,苗晋卿当下第一个长揖说道:“大帅明察秋毫”

    这是一句很简单的话,但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是和杜士仪同一时间到的鄯州,如今就任河州刺史,尽管没有军中背景,但稳妥的行事却让他在河州一步一个脚印站稳了脚跟。再加上之前廓州刺史安思顺已经领命前去安抚洮州,其他几个刺史你眼望我眼,兰州刺史郑怀章当即也跟着表示了对杜士仪拿下罗群的拥护和遵从——横竖他对于骄横跋扈的罗群一丁点好感都没有

    这一天,当杜士仪结束了大堂上那些冠冕堂皇的议事俗套,接下来在镇羌斋一个一个单独接见了所有刺史,安抚许诺用尽无数手段,最终送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他尚无法确定,自己的这一招是否会触动其他人敏锐的神经,但选择了罗群开刀出了因为其人劣迹斑斑之外,也是因为其人太过跋扈,人缘最差,至于时机,则是因为有郭英又以及郭家子弟横行湟水城的例子在前。

    而他不是用自己人,而是用在河陇素有威名的胡将安思顺去洮州安抚坐镇,也同样是出自这个考虑。

    “大帅。”叩门而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兴。他笑着行过礼后,便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罗群所属的亲卫,我已经和仲通清臣一块筛选甄别过了。除却有些冥顽不灵的,已经有人表示,愿意出首检举罗群的那些不法事。”

    这算不得什么一等一的好消息,也在杜士仪意料之中。想到罗群能够腾出来的那个位子,他便笑道:“很好,接下来立刻悄悄整备,把罗群送回长安去

    现如今,只希望王忠嗣能够尽快从长安城那场官司中脱身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