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韦氏几乎是一大早夜禁刚刚解除就带着儿子杜望之来了。

    自从杜孚跟着赵含章回到了洛阳,她和杜望之一同回来,很快就发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蓟州刺史卢涛显见是对赵含章恨之入骨,从人证到物证全都收集了一个齐全,在奉旨勘问的御史中丞裴宽第一次审过之后,赵含章就下了御史台大牢,尽管暂时并未牵连到杜孚,可禁止探视,忧惧之下杜孚立刻就病了。而她本就只是京兆韦氏旁支女,即便裴宽的妻子也出自韦氏,可她平日里在韦氏女眷当中走动少,与其说不上半句话,只能指望杜士仪能够说两句话。

    所以,杜士仪昨日一回京,她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夜禁,故而起了个大早赶过来,谁知道竟得知杜士仪昨夜根本就没有宿在家中,而是住在永丰里崔宅。想到杜孚是杜士仪名正言顺的嫡亲叔父,可杜士仪回来之后却只是派人送了个信,而崔家却是亲自上门,这亲疏远近的分别,让她恨得牙都疼了。

    此时此刻,她脸色阴沉地坐在那儿,见儿子杜望之不停地扭动着屁股,一脸坐立不安的样子,一贯宠爱儿子的她,竟是破天荒疾言厉色地呵斥道:“你阿爷正病重躺在家里,一切事情都是因你而起,你给我打起精神来”

    杜望之张了张嘴正想反驳,可见阿娘的眼眸中闪动着令人惧怕的光芒,他不禁闭上了嘴,心中却暗自腹诽。

    不是你自己听说我看中的是蓟州刺史卢涛的女儿,一时喜形于色,说动了阿爷出面提亲,事情不果之后,又去求的幽州长史赵含章?出了事却怪我

    “郎主回来了”

    听到外头传来的这声音,韦氏立刻坐直了身子,又以目示意杜望之,果见杜望之立时站起身来。前时母子俩到幽州时,杜士仪左右就是一个拖字诀,借着身负要务就是不和他们见面,因而,母子俩竟是时隔五六年后,第一次见到杜士仪。当初杜孚赋闲在家时,杜士仪已经在朝官居右补阙,名副其实的天子近臣,少有的几次登门时,那种气度和魄力都会让韦氏和杜望之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而这一次,两人的这种感受就更加强烈了。

    杜孚如今因为赵含章的牵连,再一次赋闲在家,而且不但起复遥遥无期,很可能还会因为赵含章的缘故而废置终身,而杜士仪从代州长史任上回朝高升中书舍人,竟是再次扶摇直上

    “我昨日才刚刚回来,夜晚因故留宿永丰里崔宅,今日白天又去了景龙观,遇见陛下后便入了宫,至此方归,让叔母久等了。”杜士仪不卑不亢地拱了拱手,又看了面色局促的杜望之一眼,“望之也来了?听说你从前气走了叔父给你请的三位师长,可是真的?”

    杜望之原本预备凡事都推给母亲,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可没想到杜士仪只在寒暄了一句之后,立时把话头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而且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本待含含糊糊蒙混过去,谁知道还不等他开口,杜士仪的态度倏然竟是更加严厉。

    “而且,听说之前叔父起意向蓟州卢使君提亲,就是因为你在半道上看见了卢家小娘子的美貌,因为宠爱你的缘故,方才会出面求亲?你知不知道,蓟州卢使君是怎么说的?他那时候在我面前明明白白地说,杜望之要想娶他的女儿,今生今世休想就算他死了,长兄如父,他的儿子也绝不会答应”

    韦氏完全没料到杜士仪刚一进门,就把矛头直指自己的儿子,而听到这番话,本来就性情不好的她登时再也忍不住了。她霍然站起身,厉声嚷嚷道:“我儿有什么不好,卢家小娘子能够嫁给她是天大的福气,卢涛那老匹夫凭什么如此指摘望之?”

    “叔母这话,可敢到外头对人去说?”杜士仪不闪不避地直接盯着韦氏,目光透出了平日足以震慑无数下属的凌厉锋芒,“望之若是好,卢使君凭什么不肯许嫁,又凭什么为此违逆赵大帅,甚至于最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甚至举告赵大帅贪赃?你倒是给我一个答案?事到如今,叔母不好好想想如何反省,如何好好教导儿子,反而还一味护着他,难道就不知道慈母多败儿的道理?

    “你……你……”

    韦氏被噎得喉头发堵面色发白,而杜望之尽管同样愤怒,可却在杜士仪那冷冽的目光下,一个字都不敢说。

    得理不饶人,杜士仪根本没有给他们母子缓过神的机会,再次直截了当地说道:“而且,赵大帅只因为一心替信赖的静塞军杜司马之子提亲,事情不果便怒而生恨,故而打压蓟州卢使君,这件事已经被裴中丞给问了出来,也已经禀奏了陛下,叔母可知道今日我在景龙观正好和陛下相遇,继而随其入宫时,陛下问起此事时,是个什么态度?”

    事到如今,韦氏如今仅有的凭借,也就是杜士仪是杜孚的侄儿,至不济可以利用长辈的优势,来强压杜士仪出面为赵含章说情,又或者是把杜孚给摘出来,可杜士仪直接把李隆基搬了出来,从来就没有那个机会直面天子的她一想到自己的家事竟然捅了天,脸色立刻就更白了。

    “陛下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说是因为一顽劣之子,竟是让臣属生隙,因而交相论告,简直是荒唐”尽管李隆基不是这么说的,可杜孚也好,韦氏杜望之也好,谁还能去向天子求告?因此,看到杜望之双股打颤惶然无措,而韦氏也是哆嗦着嘴唇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他这才丢下了最后的杀手锏。

    “而且,事到如今,谁知道赵大帅就没有后悔,当初不过是因为下属的区区家事,就以至于蓟州卢使君直接告了他贪赃,把事情捅到了御前?如今身在御史台大牢,赵大帅思量往昔,将来若有起复的机会,他又会如何?”

    韦氏完全色变,她踉跄后退了几步,因站立不稳而伸手去抓杜望之。然而,后者本就是银样枪头,面对杜士仪的诘问,惶惧甚至比母亲更甚,这会儿母子俩竟是齐齐站不稳跌坐了下来。这时候,杜士仪缓缓上前几步,用手扶起了韦氏,随即用没有半点温度的声音对杜望之道:“陛下若是知道你的好处,那么必然会不拘一格用人。可若是陛下知道了你的坏处,那么,倘若你不能扭转这种认识,就是王侯公卿统统为你说好话也没用望之,回去好好想想明白

    当杜士仪把失魂落魄的母子送出了门外之后,刚刚在厅堂门口直接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张兴不禁叹为观止。等到杜士仪转身回来,他登时语带敬服地说道:“使君一番话,连消带打,让他们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惶然离去,实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狐假虎威罢了。”杜士仪耸了耸肩,随即似笑非笑地对张兴说道,“日后你也可以尝试着用用这一招。对了,我已经不是代州长史,你这使君两个字虽叫得顺口,我听得顺耳,但最好收起来,两京不比其他地方,挑理的御史要多少有多少。”

    张兴立时醒悟了过来,连忙行礼应道:“是,我明白了”

    “对了,昨日在崔家藏书楼,你收获如何?我已经禀明了赵国夫人,你可以随时去藏书楼中阅览抄录。”

    尽管今日离开的时候,已经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但张兴还是忍不住大喜。拜谢之后,他又关切地问道:“不知道使……中书何日开始正式履职?”

    “明日。同僚恰是以秘书少监,集贤殿副知院学士知制诰的张九龄。”杜士仪口中这么说,心里却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和这种千古名臣,而且还是别人眼中和自己有仇的千古名臣搭档,还真的是压力山大啊

    张兴却有些两眼放光。他使劲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地探问道:“听说中书从前也在丽正书院修书,如今丽正书院成了集贤殿,满朝文官皆以挂集贤殿学士为荣,未知陛下有意让中书兼集贤殿学士否?”

    杜士仪敏锐地觉察到了张兴这试探的言外之意,不禁打趣道:“怎么,你想让我到里头去抄录几本外头找不到更看不到的珍本书?”

    “中书的宏愿是一方安宁,在两京这种达官显贵遍地走的地方和人勾心斗角,还不如在集贤殿中修书抄书,难道中书不是这么想的?”张兴直言不讳地问道。

    “你说的没错,只可惜,我已经进了丽正书院修过一年半载的书,这次奉旨知制诰,就算日后能挂一个集贤殿学士之衔,怕也是不会这么清闲的。”

    叹了一口气后,他随即看着这个从代州跟着自己回来的黑大个,想了想就吩咐道:“从前我的弟子陈季珍,曾经跟着我为记室,而我的从弟杜黯之也曾经做过此职。只不过如今他们一个在云州主持培英堂,一个在江南,你这个昔日的河东节度掌书记虽说大材小用,但我书斋中的一应事务,就此交给你了。

    尽管只跟了杜士仪两年多,可此刻面对这样的信赖,张兴只是长揖行礼道:“在下必定不负信赖”

    杜士仪欣然点了点头,心中却轻叹了一声。其他的东西他都不怕被张兴看见,唯有宇文融当初留给他的那张名单,那张已经深深镌刻在了心中的名单,他除了赤毕之外,暂时不会交托给任何人。

    话说回来,他这一回京,宇文融长子宇文审他怕是推都推不掉,不得不将其收入门下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