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江南西道,永州。

    永州隋时曰零陵郡,隋唐之交时,占据这里的乃是赫赫有名雄踞整个南方的萧铣。尽管从魏晋南北朝到隋唐之交,那些激烈的战事大多都是在北方,但南方在保持着一定程度安定的同时,广大百姓仍然要承担深重的徭役和兵役,也正因为如此,贞观年间统计人口的时候,永州不过两万余口,而现如今整个永州的在籍人口超过十六万,这还是在不计算逃户以及隐户的基础上。因此,永州州治零陵县城也算是江南西道首屈一指的大城之一,时值正月更是热热闹闹。

    然而,四处的欢声笑语之中,旅舍中来不及归家的旅人们自然大多愁肠百结。其中,一座已经被一队官兵包下长达十余日的旅舍中,从上到下的心情更是如此。大过年的却要人在异乡为异客,为首的军官很是不满,这会儿用脚狠狠踢翻了一张矮座榻,他便恼火地说道:“这三千多里路就走了快一个月,接下来还有将近一半的路没走,竟然在这种地方装病,简直可恶”

    “可大夫说霍国公确实是病了……”

    旁边这个弱弱的声音才刚出口,立时就被那队正一口啐了回去:“那是养尊处优惯了,所以才走了这一丁点路就吃不消。要说又不是他一个人赶路,我们可不比他更加辛苦?白天赶路夜里还要轮班值守。这一耽误就是十几天,若是到了地头被人怪罪下来,我们这一趟辛苦还要遭斥责处分,简直倒霉透顶

    听到这抱怨,其他人也不禁感同身受。一时大堂里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断,最后竟是传到了那间屋子里。因为一路被催着急行,颠簸之中两股严重磨破,而后又因为南方的湿冷天气而以至于后背生了疖子的王毛仲登时怒形于色,可一想到自己的处境,他又立刻为之颓然。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被一撸到底,临行前甚至根本没能面见天子一面。他往日自负骄奢,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现如今他远贬出京,还不知道多少人要落井下石。就好比眼下那些在外头埋怨诅咒他的人,换做从前,谁敢让他听到半句这等不敬之语?

    “咳,咳咳”

    喉头一痒,一阵突如其来的咳嗽冲动,让他不得不打断了这些杂乱的思绪。从前只要他稍有动静就会有人前来服侍,可这会儿纵使他咳得胸口生疼,却也没人来看上一眼。当他勉强伸出手去拿旁边的粥碗时,可那冰冷得碜人的温度却让他收回了手,心里满是苦涩。

    只要有钱,只要有人,那么他还能想想办法,可他被软禁在宫中后就直接一道制书远贬出京,身无分文,又没有半个仆役随行,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被这些怨气冲天的军卒们折腾死在路上就连数日前的除夕之夜,他们都敢拿冷冰冰的肥肉过来敷衍,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来……来人”

    即便知道叫了也兴许不会有人来,王毛仲还是不得不叫了一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推开门探了探脑袋。认出这是一群军卒当中,最最年少而且性子腼腆而温和的那个,他心头一松,随即用最为温和的语气叫道:“能不能送点热水来?”

    少年军卒犹豫了片刻,撂下一句你等着便掩上门出去了,不一会儿,他就拿着一个粗瓷茶壶和一个茶碗进来。到了王毛仲身前,他放下茶碗咕嘟咕嘟注满了水,随即一手拿给了王毛仲。面对这些天难得冒热气的东西送到眼前,王毛仲只觉得喉头更加于渴,颤抖着接过之后,却也不怕烫似的凑到嘴边,骤然喝了一大口。尽管烫得他龇牙咧嘴,可仿佛深入骨髓的阴冷却仿佛被驱赶了好些,以至于他须臾就把这一碗水喝了个于净。

    “多谢小哥。”若是换成以往,王毛仲哪里会对区区一个军卒这等客气,但此刻却说得真心实意。

    少年军卒腼腆地笑了笑,收拾了东西正要出去,却只听得外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还有大呼小叫。他一愣之下,什么都顾不得了,连忙丢下东西快步出去,而王毛仲也一下子提起了精神,竖起耳朵倾听着动静。隐隐约约听得长安、制书以及自己的名字,他登时双眸流露出了一丝异彩,可随着屋子的门被人猛地一下子推开,紧跟着进来一个他怎么也不可能忘记的人时,他的脸色才登时再没了一丝血色。

    “王大将军,久违了”

    杨思勖咧嘴一笑,露出了虽一大把年纪却依旧保养极好的牙齿。只是这会儿在屋子里虽白昼却依旧点着的昏黄灯光下,那一口牙却显得白森森得令人可怖。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一个人敢跟进屋子,甚至连房门也被重新掩好了。无论怎样倾听,外头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筛子筛去了。

    王毛仲死死盯着杨思勖,好一阵子方才声音沙哑地突出了几个字:“圣人要杀我?”

    杨思勖微微一笑,带着深深的恶意嘿然笑道:“你倒是明白得很。我还以为,你觉得是圣人回心转意,要召你回京呢。”

    “哼”王毛仲素来瞧不起这些宫中阉奴。哪怕杨思勖是在中宗年间太子李重俊的兵变时力斩大将,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又几次三番平叛,功勋彪炳,他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此时此刻被自己最看不上的人冷嘲热讽,他只觉得心口生疼,却仍是不愿意露出半点软弱之态,只是冷冷地说道,“倘若你想看我的笑话,那就不必了我王毛仲虽不是什么英雄,却也不会摇尾乞怜”

    “王大将军一直自诩为汉子,我哪敢看你的笑话?”杨思勖好整以暇地缓步走到王毛仲床榻,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也不和你拖泥带水,你深负圣恩,陛下吩咐我前来监刑缢杀。你死了之后,你那曾经双双获封国夫人,十指不沾阳春水,呼奴使婢惯了的一双夫人,自然也就得尝尝什么是人间苦楚。至于你那些仗了你的势,横行无忌的儿子们,也自然会知道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王毛仲,你区区一高丽奴,不比别人高贵多少,却还瞧不起我们,你自己是什么玩意”

    杨思勖尽管凶名卓著,但无论在宫中还是在人前,总会尽力以温和的一面示人,可他这会儿真正露出了凶神恶煞的一面,就连王毛仲也忍不住牙齿打颤。然而,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已经再无翻身地机会,逞口舌之利也是枉然,当下只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直到杨思勖开口吩咐了一声,外间两个大汉推门进来,手中赫然拿着一条白色绢帛的时候,他才陡然之间瞳孔猛然一收缩,却只是抓紧了身下的被褥。

    一圈,两圈,三圈,柔滑轻软的绢帛须臾便围绕在了他的脖子上,紧跟着开始渐渐加力,即便不如杨思勖杀人如麻,但王毛仲也曾经杀过人,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去死是那样恐怖的事,每一丝痛苦,每一丝恐惧,仿佛都在一瞬间放大了无数倍,让他简直要发狂。可他的喉头却不能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身上也没有一丝一毫挣扎的力气。当他猛然间看到那个给自己送过水的少年军卒突然闯了进来的时候,他更是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仿佛对方是来救他的。

    “是远安啊。”杨思勖温和地向对方轻轻点了点头,见少年军卒慌忙行礼,他这才扭头看着满脸不可思议的王毛仲,似笑非笑地说道,“王大将军,你应该早就不认得他了。他是从前劫杀过杜十九郎的左羽林卫肖乐的儿子,我找到他之后就一直把他当成儿子似的养在身边,而且告诉他,他父亲固然犯大罪该死,可更该死的却是让他动手,而后又杀人灭口的王家父子如今你先走一步,到时候他自然会取了你那孽子王守贞的命,送他下九泉去和你见面。”

    见那个无论是刚刚,还是一路上都对自己最为关照的少年军卒憨厚地笑了笑,但那笑容中分明流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狠色,王毛仲顿时失去了最后一丁点力气。他甚至听到自己脖子上的软骨完全断裂时的声响,就这么在急怒之中断了最后一口气。直到左右行刑的汉子禀报了,杨思勖方才盯着那个自己一贯最痛恨的死敌一眼,长长舒了一口气。

    “义父……”肖远安躬了躬身后,轻声叫出了这两个字。

    “你自己去施州吧,左右王守贞也未必能在施州司户参军的位子上坐几天。完了私仇就立时回长安,不要再想更多了。”

    “是。”肖远安深深低下了头,旋即转身大步出了门。

    而看着他的背影,杨思勖掐了掐手指算了算,若有所思地沉吟了起来。

    杜士仪在年前给他和高力士都送来了重礼,请他们设法让天子宽赦宇文融。尽管他和高力士并不是真正穿一条裤子的,可商量此事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赞叹得友若杜君礼,确实是人生一大幸事。如今他离开长安料理王毛仲,宽赦之事就只能交给高力士了,料想那位绝不会因为昔年旧情就任由裴光庭李林甫等人为所欲为。再说,杜士仪要保的又不是宇文融官位,只是保住其性命,仅此而已。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