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缜密能忍,这是不少开国君主,以及不少名臣的素质,但作为一个阉宦,高力士也从来不缺这一点。

    从开元之初李隆基开始真正掌权,王毛仲飞黄腾达,一直到如今贵为霍国公开府仪同三司的现在,整整十八年一晃就过去了。高力士前前后后暗中和王毛仲交手何止十次八次,但却屡屡失败,上一次本以为必胜,却还折损了素来和自己交好的吏部侍郎齐潮。然而,他却相当有耐心,因为他在李隆基面前素来都以奴婢自居,恭敬小心,而王毛仲即便再得圣眷,也绝不可能像他这样日日随侍君前,所以,即便王毛仲因齐潮而疑心到他,对他仍然徒呼奈何。

    正因为如此,在王毛仲再次喜得一子,而后又大开洗三宴,大肆庆祝的时候,他代表天子亲自前去颁赏,又给了王毛仲这幼子五品文散官阶的时候,因为喝多了酒听多了奉承,脑子已经有些不清楚的王毛仲居然醉醺醺地大出狂言。他当面不露声色,回宫之后立时添油加醋对李隆基禀明。早就对王毛仲疑心渐重,不比当初的李隆基自是派人打探,从旁边人那里证实果然如此,登时大为惊怒。

    萧嵩和裴光庭两位宰相,前者险些被王毛仲算计得丢了兵部尚书之位,后者又深恨王毛仲竟然敢栽赃自己和中眷裴氏,他们的态度都由李林甫转告了高力士。眼看到了天子真的容不下王毛仲这个份上,高力士就再也不藏着后手了。在他之前压了些日子之后,太原少尹严挺之弹劾王毛仲索要北都军器监军器的奏疏,一下子被捅到了君前。这是远胜过此前王毛仲那些横行不法事的严重事态,果然,在李隆基招来萧嵩和裴光庭两位宰相集议过后,那两位自然而然同时落井下石。

    裴光庭也好,萧嵩也好,落井下石的手法都是巧妙到了极点。两人借着为王毛仲求情,婉转指出了最重要的一点。王毛仲与北门禁军中的多名将领全都往来密切,和葛福顺还是姻亲,天子需得考虑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后果,还是宽宥了王毛仲这一次的好。

    也正因为如此,当王毛仲这一日一大清早前去朝会的时候,立时就在兴庆宫门前被拿下软禁了起来。紧跟着,兴宁坊那座富丽堂皇的霍国公宅,也被禁卫团团围住。与此同时,葛福顺、唐地文、李守德、王景耀、高广济……一个个北门禁军的高级将领被宣召进宫,随即软禁,一时长安城上下震动。

    须知相比昔日得咎的姜皎,王毛仲的宠眷有过之而无不及,自李隆基开元亲政以来,十五年位至开府仪同三司这一文散官中最高阶官的,除了姚宋以及废后王氏的父亲,竟只有王毛仲一个。就在数日之前,天子尚且还在王毛仲幼子洗三的时候赐五品官,何至于突然之间大动于戈?

    然而,王毛仲做人骄横跋扈,文官之中几乎就没人看得顺眼他的,武官之中,和他交好的又全数拿下,如高力士这些中官,每一个人都对其恨之入骨,再加上王守贞当初还因柳惜明的教唆而栽赃过武惠妃,那位实际上的后宫之主对其深恶痛绝……偌大的长安城,竟是找不出一个真正为他说话的人。相形之下,当年姜皎受杖流岭南时,总归还有杜士仪仗义执言。因此,当初二妻并嫡尊荣无双的王毛仲两个妻子,被软禁在府中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等待的时间只过了一天,中书拟旨,天子批可,门下施行的制书便送到了这座曾经赫一时的豪宅。虢国夫人郭氏端着大妇的仪态强打精神拜受了制书,接过来一看就一头栽倒昏了过去。一旁的霍国夫人李氏见状吓了一大跳,但攸关自己和子女的身家性命,她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抢过来一看,一时同样呆若木鸡。见一旁年纪最大的嫡亲儿子王守道满脸惶然地看着自己,想到他好好的左监门长史也受牵连,即将远贬涪州参军,她只觉悲从心来,抱着儿子就猛然痛哭了起来。

    王家一下子乱成一团的时候,被软禁在宫中一天一夜的王毛仲也终于在不安之中,等来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尽管高力士依旧客客气气,笑容可掬,但却本能地嗅到了一股深重的危机。因此,他对于远贬嚷州员外别驾,甚至连职司等等什么都没有并没有只言片语,只是凶狠地嘶吼道:“我要见陛下什么怨望,我从来都不曾有过”

    “这话王大将军说得晚了”高力士嘿然一笑,缓缓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倘若你没用手段向陛下索要兵部尚书一职,倘若我代表陛下去给令郎颁赐五品文散官的时候,你没有醉醺醺地说你儿子哪里做不得三品官……又或者,倘若你没有逼得萧相国不得不请辞兵部尚书,逼得裴相国不得不壮士断腕,逼死自己的族人,否则就要背上谋害命官的罪名,你兴许不会到今天”

    前头那几条虽然听着惊怒,但最后一条王毛仲却陡然一惊。他几乎本能地伸出手想朝高力士抓去,可一天一夜粒米滴水未进,他竟是力气全无,抓了一个空。他只能用愤恨的眼神盯着高力士,沙哑着喉咙质问道:“什么谋害朝廷命官?”

    “我忘了王大将军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想当初杜君礼从洛阳回长安赴京兆府试的时候,令郎不就曾经与河东柳氏那个柳惜明一块,导演了一场好戏?你也不用不承认,那些羽林卫的将士都死了,也赖不到你身上。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这次竟然又任由儿子派人去代州给杜君礼捣乱,甚至还和当地某些贪得无厌的人沆瀣一气,意图再次谋害杜君礼。亏得此事,裴相国大发雷霆,再加上萧相国,你这是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

    王毛仲陡然之间只觉得脑际轰然巨响,甚至连骂孽子的力气都没了,甚至没察觉到高力士得意洋洋地离去。即便知道自己走到这一步,这件事并不是最关键的,可萧嵩的态度,裴光庭的态度,无疑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贯强硬的他不由自主拿头往墙壁上猛撞,一时又恨又悔,可谁曾想旁边的窗户又传来了高力士的声音。

    “对了,好教王大将军得知,陛下有命,挑选亲府亲卫驰驿护送你前往赴任,下午启程。你也不用自残身体,否则那些亲卫迫于圣命,就是把你绑在马背上,也会让你赶紧离开长安的”

    高力士见了王毛仲回南薰殿复命之际,却发现李隆基正负手站在宝座前,呆呆地看着后头屏风上那一幅雕刻。高力士不看也知道,那是开元之初李隆基真正秉政之后,亲自提笔,巧匠操刀雕刻而成的一幅文武群英图。如今,刘幽求王琚姜皎王守一等人早就作古了,而张说这样深得天子之心的宰臣,也已经赋闲在家养老,据说身体情况每况愈下。而开元之初的那些宰相,除却宋憬源乾曜,余者几乎都去世了。想到这里,他对于该如何复命,心里就有了个数目

    “王毛仲怎么说?”

    “回禀陛下,王大将军泪流满面叩头谢罪,道是不该辜负圣恩。”见李隆基面色怅惘,高力士便低头说道,“王大将军还说,愿意为军中马前卒,以身赎罪,望陛下允准。”

    听到前头说王毛仲知罪,李隆基本来已经微微动了恻隐之心,可是,听到后头又说王毛仲想去军前效命,他登时神色一紧。姜皎得咎,是因为他想要废后地事情被人提前侦知,宣扬得满世界都是,他下不来台,又要保全名声,于是不得不拿姜皎顶罪。可这一次他拿下王毛仲,却是因为北门禁军眼看就要姓王了,而太原少尹严挺之所奏的王毛仲索要甲仗,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

    因此,他立时硬起了心肠,冷冷说道:“传令下去,让亲卫护送王毛仲立时启程。每日驰驿一百六十里,不许少过此数”

    被卫士团团看住,出不了门也不知道外间消息的王毛仲家眷甚至还没来得及见上王毛仲一面,就得知了王毛仲已经被人护送前往嚷州的消息,而与此同时被贬的王毛仲四个儿子也被催着上路。抱着长子王守贞和次子王守廉的虢国夫人郭氏即便再哭天抢地,也没法拦住两人被立时三刻带走的现实。而同样看着自己的儿子王守道被带走,霍国夫人李氏的心里却生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慌。

    要说只是贬官,而不是流放,可天子如此亟不可待地把人押走,看上去怎么比流放更加严厉?

    仓促之下,被贬施州司户的王守贞只带了一个随从肖光,甚至连随身衣物都来不及整理,就被人如同押送似的带出了王宅。然而,一出长安明德门上了官道,浑浑噩噩的他就终于醒悟了过来,一时勒马停住对着左右厉声喝道:“我是贬官,不是流放,尔等这是把我当成犯人么?”

    “若是流放,犯人骑马的话,只需日行七十里,现如今你虽是贬官,但圣人下令,每日行程不得少于一百六十里,我等对王公子已经算得上是宽松的了”那为首的军官皮笑肉不笑地迸出了这么一句话,见王守贞陡然大怒,竟是提起马鞭就朝自己打来,他只哂然一笑,侧头一让后,抓紧自己的马鞭猛然一记凌厉地挥下,竟是直中王守贞的手腕,见其惨嚎一声再也捏不住马鞭,整个人也险些跌下马来,他这才冷冷一笑。

    “死到临头了,还敢耍横?”

    见少主人竟然如此不智,肖光一时暗自叫苦。可眼下什么都没有把自己摘出去更加重要,他一时眼珠子急转拼命地想要找个借口离开这一行人,岂料那军官突然目光转向了他。

    “鞭笞禁卫,罪在不恕看在圣人明令的份上,饶你一次来人,将他这随行奴仆拖下马,鞭四十,以示惩戒”

    眼见得两个虎背熊腰的护卫把自己拽下马来,继而拖到了树丛后,又看到那鞭子高高扬起,肖光一时魂不附体,岂料这时候耳畔传来了一个提醒。

    “还不赶紧求饶?”

    肖光一下子懵了,直到那呼啸鞭声响起,打的却是旁边的树丛,他才陡然之间醒悟了过来,慌忙又是求饶又是呼痛,等到一番做戏之后,刚刚那执鞭的卫士就冲着他笑了笑,随即竟是和另一个人扬长而去。隔着树丛,他就只听得那执鞭卫士满不在乎地复命道:“这贱奴的双股和脊背都打烂了,上不得路,让他在这儿自生自灭吧”

    王守贞没想到不过是一时气不过挥鞭泄愤,竟是不但让自己挨了一鞭,还让自己带出来这唯一的奴仆被打得死活不知。等到众人再次簇拥起他前行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的他已经没办法去思考将来会如何了。

    身无分文,甚至连一件换洗衣服都没有,一个跟着的奴仆都没有,他该怎么办?

    而肖光踉踉跄跄从树丛中钻出来的时候,那远远一行人早就不见踪影了。尽管他并不是太明白,缘何这几个根本不把王守贞放在眼里的禁卫会放过自己,可现如今什么都没有赶紧找个好地方藏身重要。须知这次事情来得紧急,他又被困在王宅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倘若不是王守贞完全失却方寸,天天拉着他在身边,他这次得以跟着出来,恐怕还被困在里头动弹不得。要说他又不是王家的家生奴婢,也不是官赐的,是王守贞买来的,至于怎么站稳了脚跟得了宠信

    那自是得人吩咐,他拼着捱些苦,家里人却能够过上好日子

    这条官道原本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但因为王守贞这一行风驰电掣太过碍眼,旁人无不是刻意放慢速度免得招惹麻烦。于是,当肖光怀着忐忑的心情,拖着沉重的脚步,折返往返回长安的方向行去,还没过多久,他就只见几骑人往这边驰来,他低着头正要侧开身子让路,突然只听得头顶传来了一个声音。

    “肖光”

    “咦?”肖光猛然间抬起头,发觉面前赫然是一张依稀有些熟悉的脸,他顿时好一阵诧异,紧跟着等到后头另一个从者模样的大汉牵来一匹空着的坐骑,他立时醒悟过来,赶紧上前爬上马背。待到细细再审视那为首的人时,他一下子便醒悟到,那就是为自己养活母亲和妹妹,把他送进了王宅的恩人

    “好小子,若非我盯得紧,你就得跟着去施州吃苦头了你家阿娘和妹妹,我已经安置在了华州渭南县,你早些去和她们团聚吧”

    说到这里,吴九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自己这算不算是做到了杜士仪吩咐的,凡事不能过河拆桥?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