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代州都督府门禁森严,堂馆庄肃,前院进进出出的人无不凛然小心,往来间连一丝一毫交头接耳的声音都听不到。尽管也曾经登过地方官府,拜过公卿权贵,但李白此时见识到这般肃穆场景,仍是不知不觉露出了郑重的表情。当他随着刘墨一路往内,进了一座格局小巧精致的院子时,他就只听得迎面那一座正房中传来了一声厉叱。

    “那许涛身为经学博士,统管州学,却已经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是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一个人,如今我上书奏免,他不思好好反省,竟然还敢给我委任署理州学的张兴使绊子?如此人品,纵使遍读经史,也不过徒有虚名,哪里称得上博士再见张兴上任之后,州学秩序凛然,学生敬服,他就想辗转求人来到我面前求情,想重新复任?做他的春秋大梦崔功曹,看在你到代州上任只有不到一年,难免周顾齐全的份上,今日你替人当说客,我就不追究了,你自己回去深思”

    这番话后不多久,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便从书斋中出来,那脸色极其不好,显然就是刚刚遭了疾言厉色训丨斥的正主儿了。刘墨认得那是功曹参军,出自博陵崔氏的崔护,在人过来时少不得恭敬地行了礼。而崔护一想到刚刚遭斥还被别人听到了,心里又羞又恼,哪里还肯多留,甚至没在李白脸上多看一眼就匆匆离去。面对这情景,刘墨便对李白轻声解释道:“这是代州功曹参军崔郎,郎主上任不久,威严却重,故而上下凛凛然。”

    李白会意地点点头,等到了书斋门口,刘墨先行叩门后便通报道:“郎主,绵州李十二郎来了”

    听到里头先是没动静,李白心中一紧,可下一刻,他就听到了咣当一声,不知道里头打翻了什么。紧跟着,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门立时三刻被人拉开了,现身的杜士仪一身绯色官袍器宇轩昂,但更显眼的还是他脸上那又惊又喜的表情。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臂膀就被人一把抓住了。

    “真是李太白阔别六年不见,想不到今朝却能重逢”

    杜士仪怎么都没想到李白竟然会不声不响跑到了代州来,上下一打量,发现相较六年前在绵州初识,把臂同游成都时的李白,现如今的李白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落拓不羁,眉宇之间大见风霜。

    见杜士仪如此激动,李白只觉得在长安一呆近一年却一无所获的郁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疏阔和喜悦:“我也是因缘巧合,在西市千宝阁前撞见了使君从者,得他言说使君惦记,又一再盛情相邀,这才厚颜到代州一访”

    “太白称呼得如此见外,岂是友人相处之道?直呼我表字君礼便好。再说,什么厚颜,代州都督府能得李十二郎莅临,可是蓬荜生辉了”杜士仪笑着打趣了李白一句,随即就诧异地问道,“我的从者?”

    刘墨见杜士仪显然不解,连忙在旁边提醒道:“是吴天启。”

    “原来是那小子,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阿爷更机灵”杜士仪哈哈大笑,当即对刘墨吩咐道,“你吩咐厨下炙肉备酒,我要待客。另外,让吴天启换一身衣裳进来,我要好好夸奖他这功臣,竟是三言两语就把李十二郎给拐来了”

    听杜士仪这口气,李白隐隐约约察觉到,之前邀约自己的少年恐怕并非寻常从者,但他一向豁达不喜算计,杜士仪将他请进书斋之后,他就把这些想头丢在了脑后。毫不讳言地说了自己在长安的窘境遭遇后,他见杜士仪若有所思,便爽直地说道:“君礼还请不要见怪,当年你予我之名帖,我一直带在身上,然而当初出蜀之后,吴六郎不幸殒命,我一时心灰意冷,无意北上求功名,就在安陆定居了多年。如今北上长安,人事已非,你之前又一度受宇文融牵连而境况艰难,我不想再节外生枝,因而就不曾拿出你的名帖来。总而言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太白,你在安陆时既然要出发前往长安,为何不先来见我?云州古城,代州古郡,雄关大漠,最是激发诗兴的地方,你若早来,我定当亲自为向导带你一游而且,长安人事复杂,你若早来见我,我至少可以告诉你该见何人,不至于走那许多弯路才是不是我夸口,如今的秘书省校书郎王少伯,也就是王昌龄,他进士及第过了关试守选的时候,也是我提醒他于谒何人,这才得以成功求得美官。至不济,你也可以去寻王夏卿王少伯等人。”

    这些话都是推心置腹的实诚话,李白在长安落魄潦倒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去求助杜士仪的几个朋友。然而,杜士仪的朋友不是自己的朋友,是否知道他姓甚名谁还在其次,倘若一言不合,不是平添烦恼?至于先访云州或是代州,他出安陆的时候,杜士仪尚任云州长史,他到长安数月一无所得之后,杜士仪便转任代州。想到杜士仪孤身一人到代州上任,恐怕千头万绪忙到死,他那时候来拜访,不是给人添乱吗?

    然而,这些话心里想想就行了,李白只是大笑道:“如今君礼再放这些马后炮,却是迟了我眼下两袖清风一文不名,到代州来访你这位高权重的故友,未知你可能打发我每日三顿酒饭么?”

    “你呀你呀”杜士仪先是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在心里一合计,他突然灵机一动,当即抚掌笑道,“你要吃闲饭,却是不能的前一阵子我才因为代州州学颓败一事大动于戈,甚至奏免经学博士许涛,刚刚还一番训丨斥骂走了功曹参军崔护。虽说我才临时委任了一人署理州学,但我还答应了上下学生,自己会不时前去亲自开讲,还会延请天下名士游学代州,给他们讲学。这话才说了没多久,你就亲自送上门来,那就别想跑了”

    李白闻言险些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竟是惊诧莫名:“你让我去给州学的学生讲课?让他们学我随性意气,最容易得罪人么?”

    “诗词歌赋,君所长也,虽则科场限韵,不同于平日作诗可以不拘一格,但谈诗论文却并不妨碍。更何况,太白诗赋之中的雄浑豪气,正和代地风骨相得益彰,这是天作之合”说到这里,杜士仪故意板起脸道,“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不肯于活的人,没有闲饭可吃”

    李白在长安时拜谒过张说,可却其诗赋却并不得张说欢心,而曾经在江陵有过一面之缘的司马承祯,正在王屋山仙台观闭关清修,天子王公欲求一面尚不可得,更何况是他?至于相交的其他友人,诗赋唱和把臂同游的众多,可谁会如同杜士仪一般,甫一相见就笑眯眯给他摊派了这么一件事?

    就在他哭笑不得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一阵叩门,紧接着就是吴天启的声音:“郎主,我送茶来了。”

    “进来吧”

    吴天启推门进来,见李白那满是风尘的外衫都没换,正和杜士仪相对而坐,显然刚刚聊得正起劲,他不禁大为庆幸自己那灵机一动着实是时候。他小心翼翼地在两人之侧跪坐下来,低头用小火炉烧水烹茶,可支起耳朵也没听到半句谈话。正嘀咕时,他就听得耳畔传来了杜士仪的一声笑。

    “吴天启,你虽给我请来了太白这贵客,可我记得,你跟我时日不长,我仿佛没对你提过多少太白的事。”

    见李白闻言大讶,吴天启慌忙放下手正襟危坐,好一阵子才低着头嗫嚅道:“郎主是没提过多少,但肯定提过此人之名,既是我在千宝阁门前遇上了,想着郎主一贯是一片真心对友人,再者郎主给阿爷的信上提到过代州武风极盛,文士却没什么杰出人物,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把李十二郎请了过来。”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这么说,自己竟是被这十五六岁的小家伙给骗了?

    杜士仪见李白那一副气结的模样,他登时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才轻咳一声道:“我自绵州和太白相识,又在成都同游过多日之后,却不知道他的下落,打听也无从打听,谁知道竟是被你误打误撞,把人送到了我的面前。你这自作主张很好,日后再接再厉好了,我亲自烹茶待客,这里用不着你了。你回去好好休整休整,养精蓄锐,来日这书斋中的事少不得全都要交给你”

    吴天启登时喜出望外,诺诺连声答应之后便退出了书斋去。而李白则是哭笑不得地对杜士仪道:“这还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你竟然还让他再接再厉?

    “今日他能够误打误撞把太白送到了我面前,焉知来日不会再有其他的收获?太白既然到了代州来,这古郡雄关,三晋名城,激昂意气写豪词,岂不也是人生一大乐事?也正好为我代州平添一段佳话”

    尽管最初还有些犹豫,刚刚又得知自己应邀前来代州的真相,但品味着杜士仪这一番戏谑之言中的诚意,李白终于豪爽地应道:“我不少友人都远在荆楚之地,一封信去,还不知道何时会抵达代州。与其强求,还不如我给君礼做一回马骨,让大家领略一番,代州杜使君的礼士之风”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