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司马承祯并不是那种一本正经的道门高人,在论道谈玄之外,更多的时候他都是以游戏风尘示人。因而,宫中上清观那一番戏言,随着玉真公主和金仙公主的有意传扬,须臾就在整个洛阳城上下流传了开来。正如同想当初杜士仪因命中克贵妻为由回绝了尚主,而后达官显贵也都不敢许之以女,如今司马承祯说是要补偿杜士仪这些年孑然一身的孤寂,打算给他挑个合心的女郎,一时也不知道牵动了多少芳心。

    “杜十九郎如今二十有四了,不过二十出头便已经官居殿中侍御史,这简直是异数”

    “也不知道司马宗主看中了哪家女郎?这要是真的他悄悄在民间转悠……

    “倘若挑中我家闺女就好了”

    如是议论在洛阳城上下传得沸沸扬扬,以至于当杜士仪到安国女道士观拜访玉真公主的时候,忍不住苦笑道:“二位观主这造势造得着实令人叹为观止,就连杜氏族人,也有不少悄悄向我打探是否真有其事,更不要说在御史台了,一个个同僚看我的眼神都是古古怪怪的”

    “又想抱得佳人归,又不想被人多言,哪有这么好的事?”玉真公主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直到杜士仪苦笑着拱手求恳,她方才笑眯眯地说道,“放心,这是我和阿姊早就商量好的,会掌握分寸。至于司马宗主,难道你还担心他会在这种大事上和你开玩笑?倒是你,我还没和你算账”

    玉真公主突然双手叉腰,露出了嗔怒之态:“你把玉曜一拐走就是三年不说,而且还隔三两个月方才有音信传回来,你知不知道阿姊有多担心?”

    面对这样的责难,杜士仪不得不举手投降。他讷讷解释了生怕信函太过频繁,被人看出端倪之后,玉真公主虽仍是面露嗔怒,但终归只是轻哼了一声。当杜士仪问到这婚事具体将如何安排之后,她便得意地说道:“你放心,自然不会让司马宗主轻轻巧巧对别人说,王元宝之女方才是良配,否则阿兄岂是好轻易糊弄的?玉曜却也是好福气,你慧眼识珠,让她得展所才,将来你们若是能够成婚,届时珠联璧合,真真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

    “那也是二位观主玉成。”杜士仪笑了笑之后,想到王缙之前所托,他沉吟片刻便开口说道,“今日是今科草泽自举制科开考的日子,观主可知道,王十三郎的弟弟夏卿今科也有应试。”

    “就是九娘的如意郎君吧,我见过他。九娘把人带来给我看的时候,满脸的欢欣,听说,她如今也已经身怀六甲了。”

    玉真公主想起那一次看见王缙和崔九娘夫妻并立跟前的情形,神情忍不住怔忡了片刻,继而便微微笑道:“时隔多年,你也不用担心我还有什么想不通的。王十五郎亦是文采名噪两京,你特意提及此事,莫非是他这一科还有什么问题不成?”

    “以夏卿的本事,脱颖而出应该并无问题,但此次应试者,在职的官员乃至于品子柱国子众多,如若阅卷时再有什么偏向,那就难以担保了。”说到这里,杜士仪顿了一顿,却是若无其事地说道,“就比如我当年应省试的时候,考功员外郎李纳还不是因为别人嘱托,险些将我置于末第?”

    玉真公主本不在意,可听杜士仪这么一说,她不禁若有所思地沉吟了起来。好一会儿,她才哂然一笑道:“若是别科制举也就罢了,今科是草泽自举科。阿兄的本意,是唯恐草泽遗才,故而方开此科,如今竟是畿尉以及其他官员与之争进,到时候我自会吩咐人在阿兄身边提点一声。王十五郎但使策论真的为上上之选,定然能够放之高第。倒是你,不要一味为别人操心,自己的婚事不妨想想该如何操办,另外呢,我也有一件事要问你。”

    当杜士仪从安国女道士观出来时,脑海中还转着玉真公主的提议。事实上,出京三年,那种天高皇帝远的舒快活日子,和在两京与人勾心斗角相比,他自然更倾向于后者。然而,倘使出为外官真的是想去何处便去何处,他前一次求为县令时就不用那么伤脑筋了。

    除了刚到洛阳的第一天晚上,因为崔宅夜宴实在是持续到太晚,因而就宿在了那儿,但这几天杜士仪都是住在自己当初在观德坊中先赁后买的那处私宅。对于殿中侍御史这样的天子侧近来说,日日上朝,自然住在离洛阳宫越近越好。而他的假只剩下今天这最后一日,此刻回程路上,想起之前在御史台中尚未和郭荃碰过头,心中不免有些记挂,到自家杜宅门口下马的时候,还念念不忘问了一句,结果想找的人并无音讯,不想找的人却不请自来。

    “郎君,郭御史并没有来过,但乐成坊郎君叔父家中却让人送了帖子来,请郎君闲时过去一会。”

    杜十三娘没有提,他自己也险些忘了,竟然还有那么一个叔父身在洛阳

    杜士仪心头有些厌烦,但杜孚即便并非同居的亲长,可占了一个叔父的名头,终究不能完全无视。因此用过午饭,他随意挑了几样江南带回来的土产,只带了赤毕一个从者出了门。乐成坊的杜孚私宅,他还是第一次造访,所幸有一个坊中武侯带路这才顺利找到。洛阳和长安一样,物价腾贵,房价更高,杜孚又不是什么高品官员,宅院看上去丝毫不起眼,门前仆役自然也没有什么整肃气象,只有一个倚门打瞌睡的老仆。

    直到赤毕提高声音喊了第三次,此人才睁开眼睛。老仆虽然有些耳背,却是认识杜士仪的,慌忙拔腿就到里头通报,不一会儿就用和年龄以及耳力完全不相称的矫健步伐迎了出来,毕恭毕敬地把杜士仪引了进去。此前杜十三娘来,杜孚大多数是避而不见,只由韦氏见客,但今天杜士仪登门,他就不能再如同从前那样矫情了,竟是亲自在仪门处接了人。

    “七年不见,十九郎已经是独当一面了。”仗着叔父的身份,杜孚自然能说些这种居高临下的话,但却也不敢一味摆着架子,随即轻轻巧巧就把话题拐到了另一个方面,“如今御史台人员多变,你乍一回京,要小心才是。李朝隐此人,每逢御史大夫缺员,人人都是属意于他,奈何此前圣心独运,一直没有他上位的机会,这次正好让他代了崔隐甫,他难免要拿人当成靶子……”

    这些分析朝堂形势的话似是而非,杜士仪听着就知道是杜孚如今不得志,所以闲着无聊瞎分析。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少不得含含糊糊敷衍了过去,等到随着杜孚又去见过韦氏,在寝堂中坐下,见婢女送上来的饮料恰是一杯清茶,他不禁眉角微微一挑。

    竟然还知道他的喜好。

    而身为主妇的韦氏端详着杜士仪,见其身量比从前更高,容貌俊朗,一袭寻寻常常的白衫穿在身上,却和那些普通白衫士子看上去截然不同,显见是入仕之后历练出来的气度。一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杜望之还是个顽劣的孩童,庶长子杜黯之反而在杜士仪的提携之下明经及第,丈夫杜孚则是仕途多桀,至今在京候选,她只觉得心中那股妒火烧得越来越旺,竟没注意到杜孚和杜士仪叔侄俩在说些什么,突然把心一横,迸出了一句话来。

    “十九郎,听说司马宗主要为你解命局?我娘家有个侄女,正当妙龄……

    她这话还没说完,杜孚便禁不住厉声斥道:“胡言乱语什么,什么人都敢拿出来拉郎配,你糊涂了不成”

    “我怎么糊涂了?十九郎说是命中克贵女,一拖就拖到现在,如今趁着司马宗主的东风,不尽早把婚事定下来,难道还要继续拖下去不成?我那侄女有什么不好,虽说家里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嫡系亲长,可终究也是京兆韦氏,又不是那等千金贵女难不成我一个做婶娘的给侄儿保媒,还不被人待见?”

    见韦氏说着说着便已经柳眉倒竖,仿佛自己越来越有理,本就无心多呆的杜士仪不禁更加大倒胃口,他重重咳嗽了一声,却是站起身道:“叔父,我还有些事情要去一趟景龙女道士观,这就告辞了。”

    杜孚今日把杜士仪请来,原本是打算借着刚刚得到的消息拉近拉近关系,却不想韦氏如此不懂事,三言两语竟是把人怄得刚坐下就要告辞,他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偏偏韦氏不知好歹,见杜士仪拱了拱手就要往外走,竟还伸手使劲一捶坐榻,气咻咻地说:“十九郎如今官做得大,翅膀硬了,不把我这长辈放在眼里了是不是?一言不合就要走,你这脸色摆给谁看?”

    “够了”杜孚终于再也难以忍受妻子的愚蠢言语,开口怒喝了一句后,更是对左右婢女吩咐道,“扶着娘子去里头安歇,成日里胡思乱想,回头找个大夫来瞧瞧望之年纪渐长,却不知道好好教诲,如今竟是越俎代庖管起十九郎的事情来了十九郎,到我书斋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杜士仪本来对杜孚的邀请兴趣缺缺,可却不想杜孚怒喝了自己的妻子撂下这话后,却有些强硬地把他拽了出去,到门外方才低声说道:“二位贵主使人捎信给我,说是有司马宗主做主,十九郎你的婚事不日就会有眉目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