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白衣纶巾,手不释卷,倘若推开房门乍看见这一幕,人人都会以为这只是寻寻常常的读书士子。然而,杜士仪推门进房看到这个熟悉的人影,反手掩上门后,却还不忘插上了门闩,这才快步来到依旧低头看书的王容身边,笑吟吟地挨着她坐了,手却熟门熟路地环上了她的纤腰。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到了一个嗔怒的声音。

    “每次都这样,我还没嫁给你呢”

    “也差不多该嫁了”

    杜士仪自说自话地回了一句,见她丢下书卷侧头过来,闪亮的双眸中分明也溢出了难以掩饰的想念,他就顺势在那粉颊上轻轻啄了一口,这才笑问道:“怎样?娘子出马,是不是手到擒来?”

    “哪有那么容易”王容有些没好气地把杜士仪推开了些,这才轻声说道,“幸好为了此事,我让人从西域招募了那么些人来,而田陌又对田土的事情有些特殊的天分,最后说是土地含水的问题。总之这种事我实在是不太懂,反倒是纺机之事更加要紧。崔翁他们几个和我商议过,是否于脆悬赏人改造织机,我答应了,而且把赏金从一百贯提高到五百贯。哪怕之前有人提出的改造法子只解决了一小半问题,也给付了五十贯赏金。现如今,整个江南道各地的丝织户中,不少都为了这个而殚精竭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好”

    杜士仪很清楚,中国自古以来其实从来就没有少过发明的勇士,发明的灵感,只是因为有时候并不鼓励这些行为,并没有给这些人足够的嘉奖和荣誉,而敝帚自珍的封闭意识,更是妨碍了有些好东西流传下来,因此除却那些流传千古的大发明,其他很多或小或大的发明,都并没有被受到多少重视。发明他们的工匠抑或者普通平民并没有因此受到奖赏,久而久之,自然大多数人更愿意做的事情,只是按部就班。

    “不是花你的钱,你自然说好”

    和杜士仪熟稔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种一本正经的正人君子,王容更是知之甚深。轻哼了一声之后,她终究纵容了杜士仪从后头环住了自己的腰肢,索性也后靠在了那温暖的怀里。想到这些天奔波见人,甚至还见了那位吴郡顾氏的顾三郎,尤其是那张送到自己面前的杜士仪名帖,她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当即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把名帖送给顾三郎,是想让他也在木棉之事上掺和一脚?崔澹那几个,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当初是自忖不会在蜀地久留,这才手段强硬压制他们,而今他们是想在江南打下根基,倘若还一心想着独占利益,那就太短视了吴郡顾氏尽管不如从前,但在本地还有众多族人和相当的产业,有了他们的参与,很多事情的进展就能加快许多。要知道,这天底下的利益无边无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我就知道你会如此说。”王容了然地点了点头,随即就握紧了杜士仪搭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我也是如此说的,虽则他们心中有所抵触,但总算不是一味贪利的人,尤其是李天绎也帮着相劝,如今都想通了。对了,我却忘了还有一件东西要给你看”

    王容突然使劲挣脱了杜士仪的手,站起身来到一旁角落,弯腰提起了一个看上去有些鼓鼓囊囊的包袱。等到了杜士仪面前,她优雅地跪坐下来之后,将包袱小心翼翼地解开,却只见里头赫然是一件看上去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麻布夹袄。

    然而,杜士仪却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伸手在袄子的面子上轻轻一捏,又把整件衣服拎起来展开,那种沉重厚实的手感,和里头棉絮的充实,还有那大小尺寸,和他几乎要渐渐模糊的记忆中那穿上过身的棉袄几乎重叠了。他几乎是有些怔忡地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门前,拨开门闩打开房门扬声叫道:“宝儿。

    陈宝儿正在廊房中练字,骤然听见这一声,他手腕一抖,一大滴墨汁突然掉下来,却是污了字纸。见此情景,他连忙把纸拿开到一旁,即便如此仍是污了底下另一张纸,一时让他懊恼得无以复加。只不过,相比这意外的浪费,这会儿更重要的是师长的召唤,他放下纸笔匆匆出了门去,却见杜士仪面上意味不明地站在那边正房门前,手中仿佛还拿着一件衣裳。

    作为记室,陈宝儿每天除了读书写字,还有众多的记录要做,众多的文书要整理,而薪俸则是一个月两千文,也就是两贯钱。而有了这份收入,他便坚持有些力所能及的开销由自己负担。此时此刻,他身上便是贴身穿着一件羊皮袄,却没有穿式样新颖而又轻薄保暖的丝绵小袄。

    此刻,他恭恭敬敬地行过礼后,便直起腰问道:“杜师传弟子何事?”

    “来,进屋试试看这件新衣。”

    陈宝儿的习性王容看在眼里,心里自也有数,因而在崔澹他们那里,她就用自己目测的尺寸给陈宝儿试做了一件大袄。

    此时此刻,陈宝儿进屋之后,有些拘束地想自己行礼问过好之后,这才脱去了外头的白袍,里头的羊皮袄却按照杜士仪的话没有除下,直接穿上了杜士仪手中那件大袄,他只觉得厚实而沉重,但那种暖烘烘的感觉却从心里一直散发到了外头。

    “合身倒是合身,就是里头的棉絮大概填得太厚实了些,宝儿看着有点臃肿。”

    听到杜士仪这么说,陈宝儿只觉得脸上更红了:“杜师,这袄子很暖和,可羊皮袄是去年你才给我的……”

    “那是因为你不肯穿丝绵小袄,所以那时候我才不得已给你硝了这么一块皮子,可终究还是太单薄了。江南湿冷不逊蜀地,能穿暖和些还是暖和些,再说,这不是丝绵,是木棉,真要是将来推广开来,论价格还不足丝绵的十分之一。别啰嗦了,再啰嗦下次于脆给你换一件丝绵的。再说,这是你师娘送给你的,你去谢你师娘。”

    师娘?

    陈宝儿一下子愣住了。可等到杜士仪转头去看王容时,他一下子陡然醒悟了过来。想到玉奴曾经一次不小心露出口风,提过什么神仙师娘,而后虽一口咬定是他听错了,而杜士仪这一路和这位杨郎君常常同进同出,状似亲密,甚至于卢聪都来向他打探过,他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杨郎君不是男儿身,原来那是他未来的师娘

    他福至心灵地快步上前,对王容深深一躬道:“弟子多谢师娘厚赐”

    王容没想到杜士仪突然对弟子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一时有些措手不及,连忙伸手虚扶道:“快起来快起来,别这么见外。都要过年了,原本应该给你添置几身新衣裳,可你杜师说,你性子执拗,不爱这些虚华,正好我去的地方在试着用木棉絮袄子,所以就给你也捎来了一件。不值什么钱,你若是觉得上身还暖和,那就行了。”

    “很好,很暖和。”

    即便谈不上学识渊博,如今的陈宝儿也远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可这会儿却只能笨嘴笨舌地吐出了这么几个字。见杜士仪笑了笑,招手叫了他到跟前,又勉励了几句别的话,他不禁眼圈微微有些发红,等退出门之后甚至还悄悄用手擦了擦眼睛。

    恩师对他一直都很好,而他没想到这位对他向来温和的杨郎君便是师娘,更没想到她也对他这么关切爱护

    “你这个得意弟子若是能够遇到好机会,一定能够大放异彩。”

    听到王容在陈宝儿走后这么说,杜士仪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微微笑容,但旋即轻叹道:“希望吧。他的出身实在是太寒微了,那些所谓的寒素,祖上总有一两位出仕过的先辈,更不用提读书人,宝儿却是张家村唯一的读书人,祖上世世代代都是农人。如今的门第出身虽则不如魏晋,可仍然是时人最重视的。无论选官也好,婚配也好,尽皆如此。治世重门第,重资序,而乱世方才出英豪。”

    杜士仪这一句有感而发,让王容心中怦然而动。这种话寒素子弟说出来毫不奇怪,而杜士仪即便曾经家道中落,却也是关中大姓京兆杜氏的子弟,相交者大多出自名门,他能够这么说,怪不得就从来不曾在乎过,她亦是商家女

    “杜郎……”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杜士仪几乎顺理成章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旋即才突然哑然失笑道,“愤青了,幼娘勿怪。这是我一个神交已久的同姓说过的一句话,我记得清清楚楚。而他还有一句更加让人心折的诗,那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只可惜,他看到的那些不平事,无能为力做不了什么,只有写写诗义愤填膺发发感慨。”

    王容咀嚼着这些愤世嫉俗的诗句,不知不觉地问道:“那你呢?”

    “我?”杜士仪挑了挑眉,笑眯眯地说道,“说易行难,我之所愿,妻贤子孝,亲友融融,目之所及的不平事先管好了。若是这些都做到了,再费神去想治国平天下的大事吧不过,现在与其想那么深远,还是先做好眼前的事,娘子可知道如今的吴郡第一世家是哪家?”

    王容若有所思地说道:“是陆氏无疑。”

    “不错,袁使君暗示我去见见陆家人。虽则我这些天已经大略摸清了这苏州吴郡各家的情形,但这父子二相,兄弟同朝的陆家,门却不好进啊”

    “纵使陆氏父子二相,兄弟同朝,可杜郎一样名满天下,京兆杜氏亦为关中豪门,怎会怵了他们?”王容顽皮地挤了挤眼睛,这才若有所思地问道,“杜郎是怕陆氏不在乎茶政,反而更在意蜀人迁南?须知我们避开了吴郡,而是主攻会稽,应不会触碰其鳞才是”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