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黄州、光州、舒州、蕲州、寿州,这五州乃是淮南道的产茶五州。然而,由于开元之后,饮茶之风才开始真正流传开来,相比西南这茶叶原产地,淮南之地这五州的茶叶产量要低得多,茶园数量也颇为有限。考虑到这种实际情况,在设立茶引司的时候,杜士仪自然考虑到了在茶引茶由这两种数量不同的凭证之外,再推出长引和短引,在路途远近上给予淮南茶商一定的优惠。

    毕竟,相比可以贩茶前往河西吐蕃的西南之地,淮南的茶叶种植还只是刚刚起步,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摧毁性的掠夺。就连茶引茶由的价格,相比西南之地,他也调低了四成。当他先在黄州宣布了这个消息之后,茶商奔走相告。尽管所请茶引茶由均不能贩卖到吐蕃奚族契丹和突厥等地,但这种长距离运输本来就不是寻常小商贩能负担得起的,他们更看重的是付出代价的多寡。

    抵达庐州之后,杜士仪却在去了庐州刺史署拜访出来时,在大门口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碰了个正着,却是鲜于仲通。也许是这一路鞍马劳顿,鲜于仲通看上去风尘仆仆颇有几分疲惫,但一见到杜士仪,他却又惊又喜,行过礼后便连声说道:“汉州绵州两地事毕,我便去了成都大茶引司复命,因得知明公径直往南去了,我正打算游历江南,想了想便出蜀东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巧,能够在庐州遇上明公”

    尽管杜士仪已经卸任成都令,但毕竟在任上一年半多,鲜于仲通这一口一个明公,却也让他颇觉得亲切。尽管这所谓巧合遇上他并不太相信,可想到对方奔波千里的辛苦,他自然不会点破此事,当即颔首笑道:“仲通辛苦了。随我回客舍说话吧”

    鲜于仲通也是得知杜士仪出蜀的消息后,立刻从渝州雇船沿江东下,转了陆路后又一路马不停蹄地往前赶。由于事前做好了功课,知道江南淮南之地哪里产茶,所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追上了杜士仪。此时此刻见杜士仪语气温煦,他心头大为高兴,想着自己临行时对弟弟鲜于叔明的吩咐,他心中更是多了几分豪情壮志。

    “三弟,渔阳鲜于氏虽不是无名士族,但这么多年下来,却几乎没有长留青史的人物,说到底,便是底蕴不足,更没有足够的机会如今我之才学,科场题名也许能够,但要一鸣惊人,却没有足够的人提携绵州那位李十二郎还曾经是献诗得过苏尚书称赞的,可结果如何,不得解送,只能周游天下另觅良机,如今杜侍御奉旨主理茶政,我不求展文华之才,只要让他觉得我是精于勤恳的人,一道举荐便能让我起步更高。你在家好好读书,待阿兄先拼一拼,为你将来开一条道”

    淮南道之事几乎已毕,而有裴宁在,事先更是通过王容提前在此地打下的根基,掌握了一些可用的人物,或征辟或笼络,淮南道茶引司并各州茶引分司几乎都已经安设妥当了,因而,杜士仪预备下一个动身去的,就是后世茶叶生产的大本营,将西南这一茶叶原生地压得几乎黯淡无光的地方——江南。相比世家大族稀少的光州等地,那里盘踞着众多江左老牌士族。即便在朝堂上,这些吴地士族无法和关陇士族山东士族争雄,但在本地却非同小可。

    所以,鲜于仲通主动送上门来,即便知道带着功利之心,他也很欢迎。回到客舍之后,他把鲜于仲通叫了进屋说话。

    鲜于仲通本以为顶多只有裴宁留下,却没想到陈宝儿依旧侍立在侧不说,还多了两个自己相当陌生的年轻人。其中一个面貌姣好容颜俊秀,另一个肤色微黑,审视他的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好奇。几乎一瞬间,他就猜测到了两人的身

    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觉得茶政之事风险与机遇并存,别的也自然会有聪明人

    “这是雅州卢都督之子,这是雅州杨司马的侄儿。卢都督和杨司马暂托我照应他们俩。”王容接下来一路还要跟着,杜士仪自然得对鲜于仲通稍微交个底,旋即就抬手示意他们都坐下来说话,“汉州和绵州之事,仲通你且说来我听。”

    具体事宜鲜于仲通固然已经草拟了一份翔实的奏报,送到了成都大茶引司,但是,杜士仪既然行踪不定,他知道不可能指望那边及时将其送到杜士仪手中,此刻早有预备的他欠了欠身,立时有条有理地禀报了前往那两地的进展。

    由于绵州和汉州并不在此前剑南道最初诏设茶引司的范畴之内,他主动请缨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果然,绵州赵刺史即便与他相识,仍旧很不好打交道,而汉州那位陆刺史就更加了。作为尚未取得功名的白身人,他在与这两位均已服绯的刺史软磨硬泡时,可谓绞尽脑汁机关算尽,此刻将那些艰难一一说来,自己都觉得有些心力交瘁。尤其是当提到其中一地,茶商一度在茶市闹事的情形时,他更是心有余悸。

    “幸好赵使君最后还是被我所言说动了。农人辛劳一年,不过勉强果腹,商人不事生产,年终却得巨利,前者叹赋役重,可原,后者怒茶引高,却只是所得少,根本不曾伤及根本即便逃避赋役的农人,朝廷此前括田括户虽则安抚,但倘若再有逃者,定然不会一再姑息,于此等茶商就更不用说了……”

    鲜于仲通事无巨细的禀报,杜士仪听得同样仔细。在这个人口有限,发展农业远比发展商业更重要的年代,时人对农商之间的差别看待才是正理,他并没有去纠正的打算,即便他未婚的妻子便是出自首富之家。于是,对于鲜于仲通这好不容易方才取得的成绩,他自然表示了一番赞赏,随即又问道:“接下来我便要前往江南之地,仲通可有相熟的亲长在此?”

    江左豪族,既有原本的吴地世家,也有晋室南渡之后跟着过来的北方豪右。然而,北魏崛起时就有不少南朝士族投奔了过去,等到隋朝一统天下,继而又是大唐崛起,那些一度南迁的士族,自然更多的纷纷把本家迁了回去,比如裴宁所属的南来吴裴,便是在南迁北投之间辗转多次,隋唐之际方才再度显贵。尽管如今在襄阳的裴氏子弟已经很少了,但在江左一带却还有一些裴氏子弟定居。

    鲜于仲通早料到杜士仪要问到这个问题,当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鲜于氏分支颇多,又因为读书仕宦生存,离散多时,纵使真有鲜于氏子弟,我也不太相熟,怕是于此帮不上明公多少忙。”

    卢聪见杜士仪看向自己,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江南之地我没怎么来过,范阳卢氏子弟众多,但我随阿爷在雅州多年,认得的人不多。”

    出身小乡村的陈宝儿,杜士仪自然不会去指望,而当他看向王容时,这位俏郎君却微微一笑道:“杜侍御忘了,蜀郡原已经有开路先锋到此?常州湖州杭州宣州越州,每个州应该都有人买地置产。另外,我记得杜侍御同年张参军,便是出自宣城张氏,此行应会路过宣城,即便宣州并不产茶,可不如拜访一

    杜士仪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不用你提醒,这等大事我怎么会忘了?倒是张简张六郎出身的宣城张氏……对他素来并没有多少重视,至于见不见,到宣城再论。”

    所谓蜀郡四大家中的三大家,都因为王容一通关于木棉的号召而到了江南买田试种棉花,甚至连田陌都早早过来作为种植技术指导人的事,就连裴宁都尚不知情,更不要说听得一头雾水的鲜于仲通和卢聪了。前者和杨家颇有些交往,对于杨玄琰这么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侄儿只是微微有些狐疑;而后者一想到明明提醒过裴宁,可杜士仪和这位杨郎君分明仍然颇有默契,他这心情甭提多难受了。

    于是,当杜士仪踌躇之后,只留着裴宁和王容在屋中商谈,由陈宝儿笔录,卢聪和鲜于仲通一出来,前者就被后者叫住了。

    “卢郎君,这位杨郎君是雅州杨司马的侄儿,你可知道其来历否?”问出这话的时候,鲜于仲通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不知道。”卢聪有些硬梆梆地顶了一句,见鲜于仲通有些尴尬,他知道自己的态度确实不太好,这才勉强缓和了几分脸色,用告诫的语气说道,“总之那是杜侍御爱重的人,你少理会”

    当杜士仪这一行人抵达宣城,他与了鲜于仲通手书,令其前往润州时,他此前派遣的快马信使,也终于抵达了洛阳宇文融的宅邸之前。

    须臾,那个封口严实的铜筒就送到了宇文融面前。作为如今身兼户部侍郎和御史中丞,麾下所司统辖判官几十名的天子信臣,宇文融已经赫然是起居八座一呼百诺,在书斋中见属下的他由从者口中得知是这么一回事,当即令众人暂候,出去先取了信。然而,展开那一卷纸才一目十行看了一小半,他就骤然大怒,竟是劈手将这一卷信丢在地上。

    “可恶”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