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罗德的低头并没有一下子广为人知。然而,当这一年八月,杜士仪行完乡饮酒礼,送了今年成都县的解送士子进京,四大家除了早早溜之大吉的吴家家主吴琦之外全数到场,罗德甚至对杜士仪恭维备至的时候,范承明就已经知道罗德这个一度跟得自己很紧的家伙,已经有了倒戈的倾向。

    自从杜士仪兼判两税使之后,他就已经知道正面相抗绝不可取,因此哪怕对于平时决计忍不下的这一点,这次竟也硬生生忍了下来。

    大地主被杜士仪诱之以利,小民百姓又因为厘定田亩时竟然并未扰民,而且这等同于减轻了税赋,杜士仪又常常亲自下乡视察,反而交口称赞的多,至于人数更多的中层地主,则是被县学开始整肃扩招,杜士仪真真正正亲自登台授课打动,纷纷想方设法把自家子侄送进来。至于资质更好的,求杜士仪一张荐书往两京游学,抑或是前往嵩山草堂,也同时成了一种风潮。

    正因为如此,范承明只能按照张说的话,把目光从眼皮子底下放到了更远的地方,比如纷争不断的姚州,比如邻近的蓬鲁州等生羌所居之州……可如今的巴蜀也算是政通人和,州官大多勤勉,和蛮夷相安无事,他这个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固然可以在外巡视各州防务,但大多数时候都清闲得很。相比成都县廨上下常常忙得脚不沾地,这种清闲原本应该是惬意的,但他却丝毫惬意舒心不起来

    此刻手持一卷书的他,便丝毫没法把精神集中在其中内容上,到最后忍不住烦乱地将其撂在案头。因为坊间多把线装书叫成杜郎书,底下从者都生怕范承明因此及彼,四面书架上显眼的位置,全都是些传世已久的卷轴珍品,线装书往往束之高阁,此刻这一卷《齐民要术》亦然。见他撂下了书,一旁的侍婢蹑手蹑脚上来往杯中续了水,又悄悄回了原地,悄悄去拨动了一下动焚香的熏炉。可就在这时候,外间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进来吧”

    “使君,我有十万火急的大事禀告。”

    范承明立时屏退了屋中侍婢。即便如此,那进来的从者仍然没有立时开口,而是上前几步在范承明书案前单膝跪了下来,轻声说道:“郎君,我刚刚打探到一个消息,杜明府命人悄悄扣下了一行来自西域的行商。”

    “嗯?”范承明有些不明其意地眯了眯眼睛,这才哂然一笑道,“他成天忙得恨不得三头六臂,怎么又有功夫去管什么行商?莫非是有人和他支持的那家茶行争利?”

    “我原本也以为是如此,毕竟,那些行商就是因为在云山茶行里头谈了些什么,事后才突然失踪的。”那从者说着更加将声音压低了几分,甚至还看了一眼左右,“但我仔细查探下来,却发现并非如此据那些行商曾经住过的旅舍主人说,这些人脸上带着些很明显的红色,据称是常常来往吐蕃所致,也都操着一口很流利的汉语,出手大方得让人吃惊。听说他们一住进客舍之后没多久,就去让人用金子兑了一百贯钱以供日常花销。”

    “如果照你这么说,确实有些可疑。”

    范承明先头暂时放弃了和杜士仪争锋的念头,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永远放弃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他一个堂堂从三品职官的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倘若还拿不下杜士仪这个正六品上的成都县令,那么,在他今后的官路仕途上,永远都会留下一个让人瞧不起的污点。这会儿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他想想之前那一次自己也算是蓄势而发,但却因为闹过一次再闹第二次,反而让杜士仪有了准备,他便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给我先把杜士仪底下每一个人全都盯紧之前往河内本家调拨来的人早就到了,人数怎么也不会少过杜士仪的人,就算一个服侍一个也足够了就算查不清事情始末,也得确定他扣下行商的事。给我传话下去,只要有人能够查出那些行商的底细,赏金三十贯”

    “是,一定尽心竭力”

    等到那从者应命离去,范承明这才觉得一颗心不可抑制地扑通扑通直跳。尽管那从者并未断言那一拨西域行商是从哪来的,更不知道他们所为何事,但他根据本能猜测,却觉得这些应该是吐蕃人。尽管大唐吐蕃在数年前再次会盟,吐蕃也一度上书称甥,可即便如此,这两年的仗也没少打过。只要能够证死杜士仪和吐蕃人有勾连,那么不但前仇尽可得报,而且……就是京兆杜氏,此次也会一块折个大跟头

    除却交接诸王诸妃,再没有比勾连外邦更犯忌讳了

    尽管杜士仪的隐藏工作做得很好,尽管跟踪的事情极其不顺利,更不要说打探那些所谓西域行商的底细,但范承明既然能下死力从河内范氏本家悄悄调来了众多部曲,又隐忍不动足足将近半年,现如今不动则已,一动自然惊人。十数日之内,各种各样的细枝末节汇总到他这里,又由他和几个幕僚仔仔细细地剖析,最终他总算是得到了一个答案。

    这一行西域商人名为行商,实为吐蕃马贼,这确凿无疑

    “使君,看到杜明府又悄悄带着人出去了。不是走的前门,而是走的后门,穿得犹如寻常随从。我眼看着他进了关着那些行商的所在,这才留着老四在那儿监视,自己先回来向使君报信”

    “很好。”听到这最新一条禀报,范承明忍不住站起身来,捋须微笑道,“这杜十九是想要钱想疯了,竟然打算与虎谋皮竟然会打这一拨吐蕃马贼的主意,他一个成都令不要脸面节操,我这个益州长史却不能坐视不理来人,与我点齐了大都督府内护军,就说我今日要校阅”

    范承明这个益州长史和当初的张嘉贞一样,领剑南道支度营田、松、当、姚、菖州防御处置兵马经略使,大都督府内尚有百余护军。而他既然曾经花了两个月泡在和六诏毗邻的姚州,自然也曾经狠狠操练过这些护军。尽管他不像杜士仪那样财大气粗,可大都督府每年能够过手的钱更多,放不放公廨本钱只在主官一念之间,他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下属照例找了捉钱人放债,因此这些护军也没少得钱。

    现如今一个个站得笔直犹如钉子似的护军们往范承明面前一站,一股彪悍之气扑面而来。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便恶狠狠地说道:“今日我接得禀报,城中混入了吐蕃密谍,尔等可有胆量随我前去捉拿?”

    这声音不大,但听在众人耳中却犹如惊雷一般。吐蕃染指安西四镇和陇右河西之心已久,但由于剑南道位于西南,和吐蕃接壤之处多雪山峻岭,所以鲜少受到侵扰,尤其是成都更有世外桃源之称。众人在心中悚然的同时,又听到范承明许诺以重赏,一时之间心思自然被撩动了起来。随着一声有胆量的厉喝,一时应者云集,这也让范承明神情更加振奋。

    “那就出发”

    召集护军之前,他就早已派心腹人等看住了大都督府中的所有出入口,尤其是和杜士仪交好的韦礼,他更是直接派人将其软禁了,此刻自然不虞有人走漏消息。当百余人分成三拨,分别从大都督府中疾驰而出时,大街上行人躲避之余无不好奇的好奇,嘀咕的嘀咕。

    这位消停了许久的范使君,这是又要于什么了?

    等到范承明带着一众人等直接围住了那座位于荒僻里坊的寻常民宅时,却发现门前半个守卫也没有。他才一皱眉头,一旁暗巷中便有人现出身形,快步走上前拱手行礼道:“使君,人都在里头不曾离开过。”

    他的人早就探查过,那是寻常民居,杜士仪到成都城总共只有一年,应该决不至于在这种地方掘出密道逃脱既然如此,此次杜士仪谅是插翅难飞

    范承明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眯眼睛,旋即沉声喝道:“左右,给我破门”

    随着大门轰然崩塌,两边不高的围墙上亦是有护军爬墙跃入,不消一会儿,小小的院子里就已经挤满了人。直到这时候,范承明方才在人簇拥下进了门,眼看居中正房大门紧闭,他便沉声喝道:“内中的吐蕃密谍听着,十息之内纳降免死,否则休怪我动用弓弩”

    “益州富庶安宁之地,范使君身为大都督府长史,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动用弓弩,这真是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范承明心头大定。果然,看到大门被人徐徐打开,露出了杜士仪那张仿佛波澜不惊的脸,他皱了皱眉便冷笑道:“我得人通传吐蕃密谍潜入此间,因而带兵围捕,没想到竟然杜明府也在此间,这其中缘故,我倒要问你才是”

    “吐蕃密谍?我怎么不知道?”杜士仪讶异地瞪大了眼睛,见范承明瞳孔猛地一阵收缩,左右立时有人抢了出来,仿佛准备闯入他背后的屋子里,他便似笑非笑地说,“看来范使君是真的盯我盯得走火入魔了杨大将军还请现身吧,否则范使君恐怕就要误伤无辜了”

    杨大将军?哪个杨大将军?

    范承明只觉得整个人猛然一懵,然而,当看到那个虎背熊腰,眉角赫然有一条深深疤痕,双鬓已经一片花白的老者大步出来时,他顿时失态得后退了一步,怎么都没料到如此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那赫然是才刚加封为辅国大将军,天子金口玉言,俸禄仆役一概如二品礼的杨思勖即便只是一介宦官,却不能抹杀其身为一员虎将的事实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