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同样是大过年的,益州大都督府中却是显得有些冷清。这倒不是因为大都督府中人少,事实上,若是按照编制人人皆满,整个大都督府上下的属官加在一块,足足有二十一人。现如今的空额也只有一位司马和一位参军事而已,至于底下的胥吏和差役,远远比整个成都县廨多上一倍都不止。可这大过年的时节,范承明却不像杜士仪那样亲民,这也使得上上下下的人背地里很有些怨言,自然没有什么喜庆气氛。

    范承明此来成都,带了尚未应试科场的幼子范彻。他膝下三子,这个儿子是老妻晚年所出,一直视若珍宝,尽管颇有些才名,但因为此来益州关乎张说的部署,不知道要多久,他放心不下年方十八的幼子在家被妇人偏宠坏了,于脆就把人捎带了出来。此时此刻,他在书斋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张说的信,面色很是有些阴霾。偏偏这时候,范彻还沉不住气开口烦他。

    “阿爷,那杜十九在成都县廨发放赏钱,听说下头属官处也都办了丰厚的年礼,他如此笼络人心,你就不参奏他一本?”见父亲只看着手中的信不吭声,范彻不禁提高了声音,“阿爷,你上任也有两个月了,可外头百姓只知道杜十九,有几个人记得你这真正的剑南道之主?这杜十九这么久也只来拜见过阿爷你一次,甚至过年也只是派人送了年礼,其他时候连面都不露,他分明是没把你放在眼里……”

    “够了”

    范承明心烦意乱地丢下手中书信,一口喝止了儿子。见其很不服气地坐下了,他方才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就为了这么一丁点事,我一个堂堂益州长史去告麾下一个县令的刁状,你以为你阿爷就这么闲?杜十九区区一个成都令何足为惧,如今在朝中呼风唤雨隐隐已经成了气候的宇文融,那才是心腹大患

    此次圣人定下了明年封禅泰山,举荐他的源相国竭力反对,由此和张相国起了嫌隙,而他却活络得很,不但没出言反驳,而且还揽下了一应度支事宜,现如今朝中人称呼他什么?宇文户部都说他不日即将升迁户部侍郎?这可是比御史中丞更上了一个台阶,以这样的步伐,他入主政事堂只是时间问题”

    讪讪地坐下来之后,范彻忍不住嘟囔道:“那杜十九不是和宇文融相交不错?即便为了张相国,阿爷也不能眼看他继续呼风唤雨下去。短短几个月,不过是靠着一桩案子,他在成都竟是已经扎下了根基。”

    一说到这个,范承明对李天络便生出了一股难言的厌恶。要不是罗德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保证,李家和客户争地的案子是绝对合理合法,可以据此将居人和客户的矛盾上奏朝廷,然后对提出这一政策的宇文融穷追猛打,他又怎么会轻易一上任就抛头露面去张家村旁听?结果预先目的没达成,却看到杜士仪大出风头,让那些客户感激涕零的同时,又捐了钱来兴修水利,最后他暂时袖手旁观以静制动的同时,却又不防李家突然易主

    “你不用多说了。我带你来成都,不是为了要你关心成都乃至益州的政务,是要你好好读书从明天开始,每天写一千个大字,晚间入睡前,我要亲自考较你的功课没事少往外头跑,杜十九的事,我自有计较下去吧”

    把志大才疏的幼子给赶了下去,范承明这才背着手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踱着步子。

    相比地少人多的关中和河洛,整个剑南道都算是宽乡,但益州不同,成都也不同。益州乃至于成都人口稠密,已经没了可以授给客户的田土,而按照宇文融之前的制令,让客户重新登记户籍,并蠲免赋役五年,违者则远戍。这轰轰烈烈的括户固然括出了八十万人口,可五年之后这些人就要承担沉重的租庸调,那时候必定又是逃户的高峰期

    也就是说,宇文融的风光顶多不过这五年而已,可是,照宇文融如今的上升势头,谁能等五年?等其真正入了政事堂,再想要对付他,那就晚了

    关中河洛重地,不能出乱子,至于其他的地方则有的太过遥远,有的是军事重镇,只有在富庶安宁著称的蜀中,把这一重矛盾和黑幕揭出来,方才能够一锤定音,可谁能想到杜士仪第一次出为外官,竟然手法颇为老到

    想着想着,范承明就扬声叫道:“来人”

    应声而来的从者深深躬身道:“使君有何吩咐?”

    “明日一早,去罗家和吴家知会一声。”踌躇片刻,范承明又接着说道,“明日正旦,成都令来拜会时,我会邀他同登散花楼。”

    杜士仪和宇文融就算有些私交,利害当前,想必也会有所取舍,他不妨借此试探试探他的真实心意

    而长安城中永兴坊的宇文融宅,在这除夕之夜恰是一片热闹。短短数年,宇文融从富平县主簿升监察御史,其后从殿中侍御史、侍御史、兵部员外郎而御史中丞,一路扶摇直上,此等升官速度古今罕见。因而,除夕家宴时,除却自家子侄兄弟之外,他的表弟韦孚韦济及其家眷亦在受邀之列。觥筹交错之后,他便将族弟宇文琬和韦济请到了自己的书斋。

    “过了正月,封禅之事就要开始了。届时我会充任封禅副使,多半那时候,户部侍郎的任命也该下来了。”

    韦济是宇文融之母韦氏之弟韦嗣立的幼子,尽管韦嗣立在一度官居中书令之后,贬斥地方郁郁而终,可韦氏一族杰出子弟频出,他亦是因文辞雅丽而享誉两京,开元初年出为县令时,在李隆基当场考较二百余县令安人策时,他脱颖而出位列第一,在外官声亦是极佳。如今官居库部员外郎的他,赫然是郎官之中极得人望者。而宇文琬四十出头,却始终不曾仕进,一直以来都和宇文融走得极近。此刻听到宇文融这话,两人同时眼睛一亮。

    “怪不得人人都称表兄宇文户部,看来这称呼不久之后就要名副其实了

    “恭喜族兄终于得以掌财计”

    尽管户部尚书才是真正的户部之主,但宇文融此前在和户部侍郎杨瑭一番斗智斗勇,不但将这位旨意自己括田括户大政方针的户部侍郎给赶出京城任华州刺史,而且也成功地让户部其他人为之息声。

    听到这宇文户部的称呼,宇文融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方才正色道:“我年近三十方才入仕,蹉跎多年方才至如今的地步,较之那些只会空谈的词臣胜过何止一筹,却被他们压制多年。若非圣人识人之明,哪有我的今天济表弟,如今恒表弟官居砀山令,就在山东。圣人封禅泰山,山东各州县首当其冲,只要这一次他能够展现大才,何愁不能擢升”

    韦恒就是韦济的二兄,兄弟俩年岁相差不大,关系也比和长兄韦孚更加亲近。宇文融既是把话说到了这么明白的地步,韦济自是心领神会连声答应。而这时候,宇文琬方才斟酌着语句说道:“对了,蜀中如今多了个范承明,族兄对此可有预备?”

    “张说之心路人皆知,我又怎会不知情?”宇文融自信满满地捋了捋胡须,面上露出了几许嘲弄之色。

    “范承明新官上任便急不可耐想去抓杜十九郎的短处,结果却成全人家大大出彩,这脸面也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要说杜十九郎还真是好样的,这一桩案子办得痛快,事后又募捐以兴水利,既得客户之心,又不损居人之利,竟是两全之美。只好笑那个自以为出自名门的琅琊王氏子弟,辞官还想回京吏部集选?做梦就凭他敢撂挑子,回去候个十几二十年吧”

    以宇文融如今的权位,这么一句话无疑判定了前任成都尉王铭接下来悲惨的仕途之路。事不关己,那王铭就算出自名门,此前也不过小小的县尉,因而韦济和宇文琬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韦济更关心的,反而是另一桩人事。

    “那韦十四郎出为益州大都督府司户参军事,此事表兄可知情?”

    尽管并非出自同支,京兆韦氏各支之间,也并不是真的关系那般紧密,可韦礼此前进士及第,这亦是韦氏数年来少有的才俊,故而听说韦礼放着好好的正字不做,却要出外,韦济自是极其意外。别看正字不过从九品,而益州大都督府的司户参军事足有正七品下,可出去容易,回来可就难了

    “是韦拯托你来问的吧?”

    宇文融知道韦拯去岁年底已经万年令任满,已经出为蒲州刺史,再加上其兄韦抗之前被张嘉贞临下台前还坑了一把,视作为下一辈中流砥柱的韦礼要出外,韦拯难免心怀芥蒂。因此,韦济不吭声算是默认了,他就嘿然笑了下哦。

    “杜十九给韦十四写过信,所以韦十四这出外,总和杜十九脱不开于系。你别以为益州的官职是那么容易到手的,此事我也出了点力。张说把范承明而不是裴璀派去益州,除了裴璀在中枢还能盯着点源相国,无非是因为裴璀和杜十九有旧,生怕他到时候施展不开手脚。韦十四与其在两京按部就班熬资格,还不如到蜀中去,兴许等他回来,便是稳稳当当六部郎官到手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