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和并州大都督府一样,益州大都督府的大都督之职素来都是皇族遥领,并不上任,因而长史便形同于大都督府的最高长官。兼且益州是剑南道的首府,位置异常重要,益州长史凌驾于诸州刺史之上,唯一缺少的也就是真正的管辖权。于是成都城内这座大都督府自营造以来年年修缮,百多年间前后经过四五次大修扩修,几乎占去了西城明俭坊将近一半的土地。而门前守卒林立,朱门铜环石狮子,看上去大有气势。

    当杜士仪带着从者在门前一跃下马之际,却发现这么一座可称得上是益州乃至于剑南道最重要的官廨,眼下却是冷冷清清,很少有进出的属官和吏员,也不见别的官廨那样谒者如云。而看到他这位来客,门前一个守卒迎上前之后便施礼说道:“张使君吩咐,非公务不会外客,敢问这位郎君所来何为”

    “下官成都令杜士仪,上任伊始,前来拜会张使君。”

    此话一出,门前几个守卒顿时全都看了过来。尽管杜士仪和张嘉贞之间的私人恩怨兴许并不为大众所知,可成都令换人的事,而且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杜三头,这成都地界上至富家大户,下至平民百姓,大多数人都听说了。

    这会儿有人打量杜士仪形状,有人彼此窃窃私语,而那迎上前来的守卒却不禁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不是某不为明公通报,实在是张使君规矩大制度严,不喜欢下官拜谒,就连前时各州使君前来…

    杜士仪又不是真想见张嘉贞,只是不想落人口实,说是自己履新之际竟然不去拜见同在本地的上司。于是见那守卒吞吞吐吐不敢继续往下说,他便从善如流地说道:“既如此,我也不难为你了。到时候你只要对张使君从者禀报一声,说是我来过即可。你们职责所在,也辛苦了。”

    这一句辛苦了顿时让几个守卒心中暖洋洋的。这来来往往的官员多,大人物也多,不颐指气使就不错了,哪能够得人和颜悦色慰问一声?于是,刚刚那迎候杜士仪的年轻守卒诚惶诚恐连道不敢,等送了杜士仪出去几步,他眼望着人上马带了随从离去,这才转身回到门前,却是满脸殷羡地对同伴说道:“杜明府一点儿也不倨傲,之前那些担心他初来乍到便急功近利的,简直是白操心

    “谁知道呢……不过确实真和气。”

    “只望张使君也知道我们辛苦就好。这大半年所有谒见者几乎全都挡驾,咱们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听说有人都说我们是益州大都督府的门神了。”

    “你们在议论什么”

    几个守卒一时难以抑制众说纷纭的时候,突然只听得背后传来了一声疾喝。回头见是张嘉贞身边的一个心腹从者张允,他们慌忙闭嘴再不敢言。可刚刚张允已经听到了这些人议论张嘉贞吩咐挡驾所有谒见者的事,此刻登时面色阴沉:“竟敢在背后非议张使君,尔等好大的胆子”

    尽管已经罢相左迁,但张嘉贞显然并没有被一贬到底。也正因为如此,他更痛恨被人轻视小瞧,于是,他对于那些到益州公于时来见自己的刺史一概都相当冷淡,而忖度其他谒见者不是求官求名,就是求关说人情,他更是完全不见,所以张允等从者自然明白主人的微妙心思。

    此刻他这声色俱厉一喝,果然就有人受不得这逼问,结结巴巴地说道:“张大兄,真的不是我等贸然背后非议。是刚刚杜明府前来拜谒,因为张使君吩咐过非要紧公务来见的益州官员一概挡驾,所以我等就让他回去了……”

    话还没说完,张允便急忙问道:“哪个杜明府?是新任成都令杜十九郎?

    “正是。”

    这时候,张允顿时气得倒仰。自从罢相之后,张嘉贞就一直怏怏不乐,之前听说杜士仪从左拾遗出为成都令,还为此大笑了三声,显见心中痛快。如今杜士仪上任伊始来拜见上官,正好让张嘉贞一出心头之气,可谁曾想竟被这些愚蠢的家伙给把人赶走了事到如今,难不成他还能去追了杜士仪回来?

    “饭桶”

    撂下这句话之后,他就恼火地转身便走,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众人是个什么表情。等到见了张嘉贞,他小心翼翼提到了刚刚杜士仪前来拜见,结果却被挡驾的消息,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张嘉贞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多少怒气,而是淡淡地说:“以前如何现在还是如何,除非他杜十九有什么要紧的公务事求见,否则我却也犯不着在他面前抖上官的威风”

    王守一的死讯他是前一阵子就收到了,而就在今天,他得知了废后王氏郁郁而终的消息。一想到曾经与天子伉俪情深的王皇后就这么死于非命,而赫一时的国舅王守一不但赐死,家产更是被查抄出了不下百万贯,一时长安上下还有百姓拍手称快,他就心里堵得慌。

    他和王守一的关系不是秘密,张说又是睚眦必报的人,焉知不会借此让他进一步被贬?想当初姚崇排挤张说时,用得可就是一贬再贬这一招,所幸张说比刘幽求韧性足,竟是挺住了

    张允敏锐地察觉到了张嘉贞的不安,忍不住开口叫道:“使君……”

    “什么都不用说”张嘉贞冷笑一声,站起身来背手说道,“我可不是那等遭挫之后便只会忧愤的人。不为良相,便为良将,就算这一关难过,将来圣人迟早都还会记得我张嘉贞,我须不是那等无能之辈年初回朝之际,我还捶得张说落荒而逃,这次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杜士仪当然不知道,张嘉贞没有居高临下见自己,最大的缘由便是因为这位旧日宰相生出了自危之心,根本顾不上他。

    而他从益州大都督府好端端地回来了,由于从者都得了吩咐,并不隐瞒吃了个闭门羹之事,因而县廨上下的属官自是心情各异。既是初来乍到,已经吩咐了一切从旧例,杜士仪便表现得悠闲自在,去拜见张嘉贞不果的这天下午,他就命人执帖去了李白和吴指南投宿的旅舍,得知两人去了张仪楼,他便索性带人找了过去。

    锦城名胜,东有散花楼,西有张仪楼,尽管杜士仪带的都是家中随从,没有到过蜀中的人,但随便拦一个路人一问,他便立时知道了,这所谓的张仪楼,便在成都西门。

    相传此地乃是当年秦灭蜀国,而后张仪筑城时,用来定方位的地方,后来此地便建起了这座张仪楼作为西门城楼。因楼高百尺,因而又得名曰百尺楼。这座百尺张仪楼重檐飞字,巍峨壮丽,尽管邻近城门重地,但如今太平盛世,每日上午下午各有一个半时辰,容百姓登楼观赏。

    说是百姓,但多数都是有闲情逸致的读书人。这会儿杜士仪带着两个从者一上去,就发现四下里最多的便是一身白衫的士子,此外便是三两衣着华丽的富商大贾,竟是借着这宝地谈生意的。他转了一小半,就找到了李白和吴指南,可见他们那边仿佛还有三四个人在,他就没有凑过去,而是到城楼四面转悠了一圈,极目远眺,却只见山水宛然入目,让人心旷神怡。

    “这张仪楼西瞻蜿蜒岷山,观大江之水千里奔腾归来脚下,南俯二江迥涛东渐双流入于大海,北眺远岫林端绝域春色,东临少城街巷纷错百族肆居,可谓是成都第一楼,较之散花楼更胜何止一筹届时若是宇文中丞到了成都,自然该由这西门而入”

    “一口一个宇文中丞,你只不过是寄籍成都,可不是地地道道的成都人。这位宇文中丞一路括田括户,又是查讼案清田亩,到时候若是知道仁兄家中人口众多,却是从江淮远迁到此的衣冠户,却是从来不服赋役,那时候可就有得你好看了”

    杜士仪突然捕捉到了这有些针锋相对的一问一答,不由得眉头一挑。尽管他昨日方才上任,可县廨之中那几个属官,却是从未提到过宇文融即将抵达成都的消息

    如今宇文融身兼数个使职,驿游天下,劝农、覆囚、括田、括户、勾当租庸调地税、廉察天下百官,几乎就没什么管不着的,活脱脱一个口称天宪的钦差大臣。此时此刻,他沉思片刻,便对身边一个从者吩咐了几句。等到他又前行时,那从者便笑容可掬地向那两个说话的书生凑了过去。

    然而,等到杜士仪一个圈子转下来,又看到了李白和吴指南时,却只见吴指南脸上涨得通红,竟是与人激烈争执了起来。听到刚刚和他们说话的几个士子左一个客户,右一个外乡人,讥刺反讽不断,其中赶人之意溢于言表,他顿时眉头大皱,当即大步走上前去。

    “不意李十二郎也在此地,倒是赶巧了。”

    吴指南知道李白不喜欢与人口舌相争,再加上刚刚对方出言不逊,他心中激愤,此刻已然争得面红耳赤。听到这话,他本能地循声望去,等认出是杜士仪,他一时大喜过望,连忙快步迎上前道:“杜郎君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不是刚刚上任,正当忙碌之时……”

    “劝农劝桑,兴水利造舟桥,明礼法察学校这些都是一县之主的职责。不过,新官上任固然千头万绪,可更重要的是先在成都城内好好走一走看一看,也好瞧瞧这蜀郡名城是何等风土人情。”杜士仪见那几个士子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他方才微笑道,“却不想才刚登上这赫赫有名的千年古楼,便听到有人在张仪楼上相争,指摘什么外乡人和客户。”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