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隆基确实很高兴。

    杜士仪之前封还杖姜皎并流其岭外的制书,他那时候确实恼火之极,这才险些有贬斥之举。可别说群臣和宋憬的反应,已经让他早就收回了成命,如今时过境迁,他对于当时的冲动更是后悔莫及。然则天子令出无悔,更何况姜皎已经殒命,他也没法有更多的补救。而在这节骨眼上,王守一竟那般胆大妄为,一时激得言官纷纷上书指斥其非,而杜士仪这一次的建议,更是径直打在了他的心坎上

    自立国以来,其他人的谋反也好叛乱也好,全都不曾真正触及大唐根基,唯有皇族宗室发动的政变却成功了好几次。奠定了太宗贞观之治的玄武门事变且不用说,此后有中宗得以顺利登基的神龙政变,然后有他的父亲睿宗得以登基的唐隆之变,再之后,则有他诛除太平公主和窦怀贞等党羽,迫得睿宗再不管事的那场政变。至于失败的那些皇族之乱,就更加不计其数了。

    皇族宗室之乱要严防死守,而外戚驸马,同样要严加提防

    因而,在面前封还的制书上,李隆基大笔一挥,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可字紧跟着,他便对身侧的高力士吩咐道:“赐左拾遗杜士仪绢百匹”

    杜士仪当然知道自己亲自上阵有些冲动,但他想得更加清楚,李隆基会用自己为近臣谏官,本来就是利用其清直,衬托天子的虚怀纳谏,前有探花筵时的借梅花言风骨,又有姜皎之案时的封还制书,如今再次恰逢其会,他要是没个反应,简直就对不起他的名声。至于事发之后引来的恨意,念及这宗室外戚驸马三类人中,真正有实权的几乎没有,相比这一招打下去能够打痛的人,他的收获更加可观

    在这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情势下,杜十三娘和崔俭玄固然全都瞠目结舌只有看的份,可对于杜士仪这般锋芒毕露,前者觉得担心,后者觉得解气。于是只能一个劝解兄长小心提防,一个在外头发了狠似的宣传声势至于正好在洛阳的王缙和崔颢,登门之际便开玩笑似的提到了杜士仪在外头的绰

    拼命杜十九郎

    昔日杜士仪虽往来过诸王之门,但最多的是宁王和岐王。如今岐王已经几乎等于大半个废人,宁王又谨小慎微,最不愿和百官有所瓜葛的,因而对这一道制书并没有多大反弹。至于其他宗室外戚驸马,固然有的是人对杜士仪此议直跳脚,可真正最最愤怒的,却还是本就是仇家的几号人物。奈何杜士仪身为天子近臣,屡获褒奖少有失误,平日又几乎找不出什么错处,如柳齐物这般赋闲在家的就唯有生闷气,王守一就更不用说了

    而河南府廨在顶着巨大的压力一再查证之后,最后陈奏说这些贼人是来自河西的马贼,掳劫王容是为了向王元宝勒索钱财。于是,那过所公文涉及的伊阙县,从县令到县丞主簿县尉被从上到下撸得于于净净,而幸存没死的贼人,则是悉数定了斩刑。至于如此结果是否能让人满意,只看洛阳城中官民议论纷纷的情景,就可知道无数人都早已心有定论。

    南市大刑杀人的这一天,一行人正好从定鼎门大街进了洛阳城。尽管身上还显得风尘仆仆,但为首那老者的精神却显得极好,顾盼自得的他扫了一眼这天街两侧只剩下枝条的杨柳,便笑着说道:“朔方都已经下过雪了,京城虽是萧瑟,可终究还没那么冷”

    “今冬下雪确实晚,往日第一场雪都应该已经下来了”

    随从的附和让张说欣然而笑,旋即便策马沿着定鼎门大街往北而行。待远远看见天津三桥后,那洛阳宫巍峨伫立的时候,立时便有宫城禁卫上前质询。待从者拿出了过所公验,又验过张说随身金鱼之后,方才行礼道:“张相国”

    同中书门下三品,只是有了宰相的资格,多用来酬谢在外立下战功的文官抑或武将,即便兵部尚书亦然。所以,此前因张嘉贞之故不得不在朔方节度使任上呆了将近一年地张说,在重新回到这朝堂中枢之前,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竟觉得连空气都仿佛和朔方截然不同。

    论理他应当先行回家沐浴更衣,然后再行面圣,但他上一次在幽州都督任上,就是凭着一身戎装让天子赞不绝口,如今这风尘仆仆甲胄在身的精悍模样,张说自然乐意摆在天子面前,因而这才甫一回京,哪都不去就直奔洛阳宫。此时此刻,当他大步走上宣政殿翻身拜见之际,喉头不知不觉就哽咽了下来。

    九年了,尽管他去岁一度看到了再次入主政事堂的希望,但全都不如这次

    “说之,朔方风霜,辛苦了。”李隆基这安慰听着仿佛使人如沐春风,正如他那霁和的脸色一样,“若非你之言,何来省却二十万兵卒,何来增广边区田地?若非你之言,朕何以旬日得精兵十三万,长安诸卫立时充盈?当初你赞襄东宫,朕遂得安,如今你建功回来,朕又得一臂助了”

    “陛下知遇之恩,臣铭感五内”

    杜士仪今日正好和源乾曜奉召在此,刚刚张说进来丝毫没注意到他们就拜伏行礼哽咽失声,而天子亦是动情至深地说出了这番话,他却只觉得鸡皮疙瘩一时爬了满身对于这番君臣做作,源乾曜仿佛是习惯了,此刻微微动容轻轻叹息,他也只得做感动状,腹中却是暗自冷笑。

    双双都是顶级大唐影帝

    至于另一个在场的宰相张嘉贞,心里对此则是腻味透顶。然而,他即使再有轻蔑不屑,也不敢在这种场合表露出来,因而只能勉强露出了欣悦之色。直到李隆基和张说又是好一段君臣相得的戏演完,他方才于咳说道:“陛下,说之远道归来,风尘仆仆,不若给假数日,让他养精蓄锐之后,再行…

    还不等张嘉贞这话说完,张说便义正词严地说道:“陛下,臣一路疾行回京,如今仍是精神奕奕,用不着休假倘若陛下此刻要议事,不介意臣这尘土满身,请容臣留下旁听。”

    见张嘉贞又再次吃瘪,杜士仪不禁心情极好,对于张说的随机应变不禁有了更深的认识。然而,他最最奇怪的,还是此刻有三个宰相在,他一个微不足道的左拾遗杵在这里要多突兀有多突兀。

    正当他思量此中有什么蹊跷的时候,就只听宝座上的李隆基笑着允了张说留下,随即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有人首告广州都督裴柚先此前任岭南按察使时,安南贼犯,其临战征讨而失期。其为裴炎从子,因而虽则入京下狱,然嘉贞以为应行杖刑,诸卿以为该定何罪?”

    杜士仪这才明白今天为何自己区区左拾遗竟然能站在这里。果然,天子话音刚落,他就只见张嘉贞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显然,李隆基此刻提出,无非是对张嘉贞所言有所异议。

    下一刻,张说就想都不想地朗声说道:“臣此前巡视北地,闻听因妄谈休咎,杖姜皎六十,流配岭南。姜皎身为楚国公,勋贵之尊,正如左拾遗杜士仪此前封还制书所言,有罪当死则处死,当流则流配,何用杖责廷辱大臣?更何况勋贵在八议之中,本可减等如今裴柚先固然失期,然其伯父裴炎有功于国却遭冤死,其当年亦是杖责之后贬窜恶地多年。倘若如今再动杖刑,焉知不会引来朝野议论?如今姜皎事已过去,再论无益,可裴柚先之罪,按律流配即可,不该再动杖刑”

    听到张说驳斥自己的话,都要先把自己提溜出来作为论据之一,杜士仪越发觉得这位宰相老奸巨猾。果然,御座上的天子立刻转向了自己,竟是和颜悦色地问道:“杜十九郎,你身为谏官,再任不到一年,已经屡次上封制书,此案你觉得如何?”

    “陛下,按照永徽律疏,临军征讨而稽期者,流三千里。三日者,斩。如今安南乱事已平,若失期不及三日,自当按律流三千里。若超过三日,按律当斩,然可因功因荫加以减免。洗马裴氏几代忠良,若因坐累而身受笞辱,恐失人心,望陛下明鉴”

    如果不是源乾曜张说全都在此,张嘉贞非得在御前和杜士仪这个黄口小儿辩一个水落石出不可,奈何此刻张说已经驳了他,杜士仪第二个,源乾曜又老神在在地说臣附议,他这三比一的格局已定,更何况天子分明心有定见,他只能咬牙切齿吞下了这口气。因而,等李隆基首肯了就地流配岭南之后,众人从宣政殿中辞出,他下了最后一级台阶后,便用冷冽的目光看着身侧那二老一少。

    “说之这是一回来,就要翻旧账?”

    话是冲着张说一个人说的,但源乾曜和杜士仪全都扫了进去。此时此刻,张说微微一笑便淡定从容地说道:“宰相谁为,简在帝心。若是今天能杖责一个裴柚先,焉知日后我们不会同样因坐累受杖受辱?因人及己,难道我不该多为日后想想?”

    张嘉贞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待见张说拱拱手便施施然走了,他便脸色不善地瞪着杜士仪道:“陛下虽召你入见,你也该凛凛然心存敬畏,莫非以为真可与宰相同列?”

    杜士仪心知肚明自己和张嘉贞势不两立,面对这诘难,他便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多承张相国训丨诫。陛下垂询,不敢不以实言相告今后若再有幸和宰相一同面圣,圣人再行垂询,我当以张相国今日此言相告”

    “你……”

    张嘉贞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竟是眼睁睁看着源乾曜打了个哈哈向自己一颔首,就像长辈提携晚辈似的,笑眯眯地携了杜士仪去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