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宇文融为人雷厉风行,既然杜士仪答应与其结盟互惠互利,而其所透露的王守一之事亦是可资利用,于是,他很快便在御史台选中了一个刚刚上任雄心勃勃的监察御史,授意一个心腹令史透了点消息过去。那位一心要当直臣名臣的监察御史立刻闻风而动上书举发,其中言辞之凌厉而恳切,就连门下省杜士仪和左拾遗中的那些同僚传看之际,也有多人惊叹不已。

    纵使皇后无子,满朝文武大多数都觉得不宜废后,可对于那些外戚,官员当中却多半没有好感,王守一这样的后兄竟然连王元宝那遁入道观的女儿都不放过,不是谋人财产是什么?

    “幸好圣人圣明,特意下了明旨,凡僧尼道士有度牒者,听其自便,虽家人不得骤加凌迫。”

    杜士仪听到窦先如此大发感慨,不禁微微一笑,等这一通议论在众人七嘴八舌之下暂时告一段落,他方才朗声说道:“说起来,张相国可是又打了一个胜仗。河曲六州的胡人悉数迁于都畿道和河东道各地,朔方为之一空。如今又奏请减免边地二十万兵卒,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大刀阔斧。”

    “从前还看不出来,可张相国从幽州到并州,再到朔方,前后数次带兵,威势赫赫,可真的是文武双全。”一个年纪不小的左拾遗如是感慨了一句,继而就目光微妙地说道,“兵贵精而不贵多,张相国奏请还是有道理的。只不过这个胜仗下来,张相国应不至于还留在朔方吧?”

    张说不留在朔方,那便只有回朝,届时政事堂中张嘉贞和源乾曜并立的势力格局,又会变成之前的三方制衡,这是张嘉贞年初想尽办法把张说弄出朝堂任朔方节度大使时,无论如何料想不到的。

    而且,张说在朔方再次平叛成功,所奏请减免二十万兵卒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亦是为天子首肯。相形之下,张嘉贞固然按照王守一的话,成功把姜皎斩于马下,可却没能动源乾曜分毫,派了王怡去长安去却闹得灰头土脸。而王守一近日更是连遭霉运,想娶个家财万贯的儿媳,都被人指着鼻子痛斥逐利。此消彼长,张说回朝他还能拿什么遏制于他?

    长安城中四处流传张说平叛经过的同时,却不知道打哪儿流传起了张嘉贞昔日奏请立天兵军,以及从前在兵部侍郎任上的种种政绩。乍一看那些政绩仿佛颇为斐然可观,然而在这等时候开始流传,有心人都能辨别出内中的名堂来。就如同不用看张嘉贞脸色,又和张说交好的黄门侍郎裴璀,就在一次饮宴上公然说出了一番话。

    “此刻张相炫昔日政绩,无非为了他日说之回朝时,能有抗衡之机。张相为中书令,却惧说之深矣”

    饮宴上在场的达官显贵本就不计其数,这话的传播速度简直可以媲美光速。再加上这世上有的是推波助澜的人,当张嘉贞从苗延嗣口中得知这消息的时候,气得险些吐血。可如今他在官场传闻中本就成了刚愎自用心胸狭隘的人,更不敢在这节骨眼上打压裴璀,只能硬生生把这口气咽下了。

    即便是宇文融和李林甫,在又一次见到杜士仪的时候,前者也忍不住轻蔑地说道:“张说之自负文坛名宿,元老重臣,却没想到也会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和张嘉贞交锋竟然让人赞颂张嘉贞的政绩,这下子,张嘉贞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不过,张嘉贞的名声原本就败得差不多了,任用私人刚愎自用,否则换了别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杜士仪很乐意旁人把这种事栽在张说和张嘉贞的头上。没有人会想到,他这毫不相于的人,竟然会通过王容,一面帮张说造势,一面给张嘉贞吹捧,让两面彼此针锋相对。横竖在他看来,张嘉贞本就是仇人,这次肯定占下风,若能罢相他自然拍手称快;至于张说,若是就此入主中书省,对他也无甚影响,可若是因此反而遭了天子厌弃,那也和他无于。张说当初和王毛仲暗通款曲,硬是对他赶鸭子上架,可算不上对他有什么旧情

    朝中纷争层出不穷,但左拾遗的公务却并不繁忙,杜士仪难得有空,遂就之前黄花小笺的基础上,又闲来无事地调制了描金笺和红花笺,都是八寸长五寸宽的小笺,因是命人送去给金仙公主和玉真公主最先试用,答和宫中,甚至于和往来门下的文人雅士互赠诗文时使用,一时间在京城蔚为流传。刘胶东闻风而动,立时登门相求,好说歹说,让杜士仪将次一等的红花笺放在了千宝阁名下的雅斋之中,以吸引各方士子。

    这一天下午,许久不登二公主之门的他终于登门造访了道德坊的景龙女道士观。正在金仙公主处的玉真公主闻言又惊又喜,当即笑道:“好啊,杜十九郎自从官拜左拾遗,几乎就连个影子都没了,今天总算肯再登门你倒说说,要拿什么来补偿我和阿姊?”

    “观主明鉴,日日早起上朝,晨治公务,午理私务,再加上吃饭睡觉,我哪里有闲工夫?而利用这仅有的闲工夫制成的好墨好笺,可从来都是二位观主最先用的”

    “哦?那我怎么听说,吴道子因为得了你新制的漆烟墨,高兴得四处炫耀这一年都是他专用,也不知道多少人牙痒痒的,这墨却不曾送到我这儿来吧?”见杜士仪为之哑然,玉真公主方才笑吟吟地说道,“不过你回头记得好好宰上他一笔,阿兄如今常常召他入宫作画,洛阳寺观请他作画的润笔何止加了一倍。要不是当初天宫寺三绝,他也不会声动天听,得感谢你才是”

    “不敢不敢……”杜士仪无奈苦笑,随即就对金仙公主拱手讨饶道,“金仙观主,还请帮小生说两句话,玉真观主再这么打趣下去,我可是吃不消了”

    金仙公主只见过玉真公主在自己面前这般言笑无忌,此刻见她在杜士仪面前亦是如此,面上不知不觉就尽是欣悦之色。此刻,她见杜士仪竟自称小生,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旋即就板着脸说道:“谁让你不来见我姊妹二人,自然该罚今日你既是自己送上门来,元元说你几句还不行?要我说这还轻了些,如今草木凋零,你不是最善探花么?罚你去外头采摘一支名花来,我们这才放过你”

    杜士仪今日本是冲着王容来的,哪曾料到佳人没见着,这两位金枝玉叶竟如此难缠。如今虽尚未到寒冬腊月,却也已经是十月末的天气,哪里还有什么名花?就当他苦笑连连打算求个情的时候,外间突然一个侍婢匆匆而入。

    “贵主,不好了,玉曜娘子的婢女白姜浑身是血地骑马回来……”

    这话还没说完,金仙公主就勃然色变站起身来,玉真公主亦然。而杜士仪亦是心中大骇,竟是只觉浑身一下子僵硬了下来。这时候,就只听金仙公主厉声喝道:“人呢?立时与我带进来”

    当白姜被两个侍婢一左一右搀扶进来的时候,从前见过她多次的杜士仪不禁心头咯噔一下。只见她身上血迹斑斑,脸上满是失血过多的苍白,当侍婢松手的时候,她甚至几乎瘫坐在地,随即便声音沙哑地叫道:“观主,娘子……有人劫持了娘子的马车……”

    玉真公主登时又惊又怒:“到底怎么回事”

    “娘子本要回家,结果在路上遇到家翁的亲信家人,说是家翁在城外别业,诳了娘子出城,结果出了定鼎门之后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强人劫车……”

    即便是在巨大的惊吓和不轻的伤势之下,白姜依旧口齿还清楚,此刻不禁拼尽最后的力气重重磕头道:“那家人跟了家翁十余年,最是亲信,最初娘子并无怀疑,可在路途上觉察出端倪,本待借口有事先行返程,可不想回程途中,那些人还是冒了出来。幸好婢子之前就得娘子授意出牛车上马随行,在那些随从护卫的掩护下逃了出来,否则恐怕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娘子走的是靠伊水边的那条道,恳请观主能派人搜寻”

    见白姜磕头说完这些,便完全伏倒在地,竟是昏了过去,金仙公主只觉得脑袋发胀怒不可遏。吩咐把人带下去尽快延请医士调治,她便厉声说道:“光天化日,东都天子脚下,竟然会有这等骇人听闻的事,简直胆大包天去河南府廨,还有洛阳县廨,立时令他们派人追缉……”

    话未完,杜士仪便站起身说道:“等官府搜寻,恐怕已经为时太晚。二位贵主可有精于卫士否?我外间从者都是东都土生土长的人,于此间地理全都了若指掌。倘若立刻赶过去,应该还能查到蛛丝马迹玉曜娘子乃是金仙观主的心爱徒儿,若在贼人手中耽搁了……”

    这话他是不敢再往下想,更不用说往下说,而金仙公主以为杜士仪是不忍再说,当即一咬牙说道:“就依你,立时报官,我观中卫士拨给你五十”

    玉真公主亦是不假思索地说道:“随我来的三十卫士,也都先给你”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