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四月,同中书门下三品张说兼知朔方节度使。

    当大人物们都在琢磨这么一个任命的意义,可在下头小字辈中,却正刮着另外一股不同寻常的旋风。崔家十一郎崔俭玄打头拉了一支马球队,正在洛阳城中四处挑战,因为姜皎之子姜度和窦希攉之子窦锷全都兴致勃勃插了一脚,不但自己都亲自上场,还拉了姜家窦家子弟上阵。

    如此一来,其他世家子弟固然要迎战,也不能只从家奴部曲之中挑选人,而得找身份相当的,一时打得如火如荼。七八场较量下来,常常交战的三四队人又定出了各式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联赛规则,一时间,几支马球队端的是名声大噪,最后这风声都传到宫里去了。

    李隆基音律造诣固然顶尖,马球的本事昔日也同样少人能比,还曾经和兄弟们搭档,击败过来自吐蕃的马球队。当了天子之后,因顾虑到臣子的谏诤,他方才稍稍收敛,但在宫中举行马球赛也是常有的事。这一天从武惠妃口中听到外头那些公卿外戚的小字辈们竟然如此拉起了队伍对战,据说还定出了什么循环赛淘汰赛之类的规则,他上了步辇时不禁有些悠然神往。

    要是时光倒转一二十年,他兴许也会和这些小家伙们胡闹一场

    “大家,皇后殿下来了。”

    正在沉思的李隆基听到这一声轻轻的提醒,他几乎立刻回过神来。抬头一看,见是盛装的王皇后正由宫女宦官们簇拥着径直往自己这边而来,躲是躲不开了,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吩咐停下步辇。果然,待到近前,王皇后用冰冷的眼神令前头的人让出了一条通路,继而就径直来到了他的步辇前,随即就这么屈膝行礼。

    “陛下。”

    “皇后这是专为朕来的?”李隆基见自己这一行人不得不停在了大道上,远近的宫女宦官退避的退避,张望的张望,他不禁心头异常恼怒,好容易才让口气显得和颜悦色一些,“有什么事不能等朕回了寝殿再说。”

    “陛下回了寝殿,妾就未必见得着了。”王皇后这才款款起身,讥诮的目光扫了一眼左右那些不敢抬头的内侍宫婢,这才词锋犀利地说道,“臣听说,陛下令人收了蓝田县主私占的两万余亩地?蓝田县主就算有应得之罪,然所谓私占两万余亩,检括时未免逼人太甚,难道就都是无可挑剔的证据?陛下素来待宗室礼敬优容,那王更是章怀太子唯一的血脉,如今待他的女儿如此苛严,传扬出去有损于陛下的名声”

    倘若说刚刚只是暗自恼怒,那此时此刻,李隆基便货真价实是满脸严霜。见王皇后寸步不让地站在那儿,他强捺痛斥其短视的冲动,淡淡地说道:“皇后所谏,朕知道了。”

    见李隆基是如此一个不置可否的态度,王皇后知道刚刚那些话他根本没有听进去,心头一时又是失望又是悲哀,咬了咬嘴唇便把心一横,又抬起头来说道:“再者,开元之初,陛下崇尚节俭,因而宫中固然鲜少华衣美饰,宫外百官亦是不敢恣意铺张。然而,如今坊间世家公卿子弟,呼朋唤友跑马遛狗不务正业,甚至于赌戏马球为乐,更有坊间闲汉以此博戏取乐,长此以往,焉知不是颓靡之风再次盛行?”

    “够了”

    尽管皇帝已经喝止,但王皇后今日铁了心要把该说的话都说完,索性再次屈膝下拜道:“妾知道那些世家公卿子弟的父辈甚至祖辈,都是陛下宠信爱重的亲朋,然则陛下如今是君临天下的天子,倘若他们这些人恃宠而骄,不能为表率,反而让陛下失却人心,如此岂不是辜负了陛下厚爱”

    说完这些话后,王皇后方才深深行礼后站起身来,礼数周全地再次肃容颔首,继而转身离去。他这么一走,天子左右的宦官宫婢觑着步辇上那位至尊的脸色,谁都不敢吭气。就连高力士咀嚼着刚刚王皇后那一通谏言,也不禁暗自咂舌。

    从前长孙皇后固然是在太宗皇帝面前每每正容谏劝,但那是因为长孙皇后有三个嫡子傍身,底气十足,更有长孙无忌深得圣眷,可如今王皇后没有嫡子,兄长也并非御前得宠的人,还要学这一套无异于玩火。更何况,这种能够清楚辨别出指向性,实则私心十足的所谓谏言,天子怎么会听不出来?

    “回贞观殿。”

    本来心情不错的李隆基被王皇后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拦步辇陈情谏劝,面子上极其拉不下来,阴沉着脸回到了贞观殿之后,他既无心看奏疏,也无心于其他的,心烦意乱捱了两刻钟,他终于指着高力士道:“去,把那三个惹是生非的小子给朕召入宫来”

    所谓三个惹是生非的小家伙说的是谁,高力士不用问也知道,当即答应一声立刻往外走。可出了贞观殿,他却并未立时三刻去找人,而是先支使自己的一个养子先去打探,待得知崔俭玄姜度窦锷带着人正在毕国公窦宅和另一拨公卿子弟打马球,他方才亲自带人赶了过去。

    尽管从前宦官最为微贱,但从武后中宗睿宗之后,常常随侍天子身侧的近身宦官渐渐地位不同,就如同高力士进出公卿贵第,固然有宋憬这样的宰臣不假辞色,有王毛仲这样的武臣叱喝如婢仆,但像毕国公窦希攉这样的外戚却素来客气三分。这会儿窦希攉不在,不敢惊扰了少主人的窦宅管事,引高力士入内时便连番赔不是。

    而即便见惯了宫中那些精彩纷呈的马球赛事,这会儿到了窦宅后院马球场边,见场中红蓝两队纵马挥杆,打得精彩纷呈如火如荼,高力士也不禁看住了。他叫住了那原本要上前通报的管事,抱手在旁边看了片刻,直到这一轮五筹被红蓝两方以四比一的悬殊得分一举拿下,场边的本场计分分别为八比而胜负已明,他方才授意那管事上前去。果然,随着人高声嚷嚷了天子传召,本来乱哄哄的场内场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窦十郎窦锷那胡腾舞的绝佳身手,便是以坚实的马术作为支撑,此刻他头一个纵马到了场边一跃而下,见高力士笑眯眯站在那儿,他便也顾不得手中还有马鞭,一抱拳笑问道:“怎么是高将军亲自来?未知传召的是谁?”

    “陛下听说外头诸位郎君把这马球打到了城中口耳相传沸沸扬扬的地步,故而好奇得很,令我宣召窦十郎姜四郎,还有崔十一郎进宫。”

    落后一步的姜度和崔俭玄恰好此刻赶了过来,听到这话之后,不禁彼此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三个之所以会厮混在一起,却并非因为他们都是从小在东都长大的人,而是杜士仪从中牵线搭桥。打从一开始,杜士仪就对崔俭玄和姜度暗示过有如此情形的可能性。这其中崔俭玄是深信不疑,姜度是无可不可,而窦锷却是丝毫没想到。此刻听闻此言的他,尽管算是李隆基嫡亲的表弟,可却是最最意外的那一个。

    就算天子从前是最好马球的人,怎会真的如此就惊动了天子,还宣召他们三个一块进宫?

    正因为如此,进宫的路上,窦锷自然是想方设法从高力士嘴里套话。奈何他固然巧妙,却不比高力士老奸巨猾,一来二去什么都没问出来。而稍稍落后两步的姜度却不禁大大咧咧地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崔俭玄,低声说道:“接下来要是圣人问话,千万别让窦十郎顶在前面。”

    崔俭玄知道杜士仪这一招更多是为了自己,有福同享有难自己当才是正理,因而想当然地说道:“要是陛下发火就我上,要是陛下高兴,大家都有份。”

    “要是好事,高力士会不给我们通气卖好?多半是有人告状。”姜度却想得透彻,嗤笑一声,音调压得更低了,“惠妃之前就几次对阿娘问过马球赛的事,阿娘肯定添油加醋吹得天花乱坠。惠妃要对圣人吹个枕边风说我们的好话,可那样的声势,别人本就嫉恨,还能不趁机告状?窦十郎这人油滑得很,要是他没说清楚就先把杜十九郎卖了,你到时候就等着哭吧”

    这进宫的时候旁人都是凛凛然小心翼翼,可高力士往后看了一眼,见姜度和崔俭玄勾肩搭背,嘀咕个没完,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姜家四郎是游手好闲的德行,他早就听说过;至于崔家十一郎……因为连着守丧,崔泰之又病过一场,崔家已经淡出朝堂有一阵子了,他对崔俭玄没多大印象,只知道人仿佛曾经在嵩山卢鸿门下求过学。此时此刻一行人到了贞观殿外,早有得了信的人通报了进去,这会儿便在白玉阶梯下含笑躬身道:“圣人宣见。”

    “好嘛,朕的马球三杰来了。”

    乍一入贞观殿,三人拜伏行礼之后,上头就传来了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姜度的父亲姜皎虽然得宠,但他自己却并不是经常入宫的,这会儿只低头不吭声。窦锷因父亲是天子舅父,再加上跳得好胡腾,倒是入宫最多的一个,此刻听出李隆基口气仿佛不好,他不禁打了个激灵不敢吭声。而从来不曾见过天子的崔俭玄,却是胆子最大的一个,他不但抬头扫了一眼御座上的天子方才低下了头,而且还第一个开口说了话。

    “陛下谬赞,臣等不敢。”崔俭玄想都不想地把这种话里藏刀的责备说成谬赞,随即方才坦然说道,“当年陛下与诸位大王大胜吐蕃人的马球队,一时扬大唐之威,然则这些年来,世家子弟多热衷于吟诗作赋,马球之风是看得多,下场得少。可文风要紧,武风也要紧,但使人人能够纵马如风,挥杆如电,他日沙场上阵之时岂非人人勇士,个个英豪?”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