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既来之,则安之,尽管说是做客,实为软禁,杜士仪既然豁出去把顾虑都抛开了,先后派了三名卫士把一封信送给张说,一封奏表送给长安,一封信送给如今赋闲的宋憬,接下来也就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而昆那尔每日连连开宴请他出席,他也大大方方地露面。那些同罗部族酋的轮番敬酒,他虽酒量不出众,可旁边的王翰却是号称尝尽天下美酒的酒中豪客,来者不拒一饮而尽,醉态上来时,这一位就二话不说抢了同罗部底下那些表演歌舞的男男女女的生意,且歌且舞,豪迈不羁,让昆那尔叹为观止。

    一来二去,两边混熟了,杜士仪少不得打听起了铁勒九姓的那些陈年往事。因叔父失突干几乎是间接死在了突厥人手中,父亲亦遭了池鱼之殃,昆那尔对突厥可谓是恨之入骨,说到铁勒九姓昔日被突厥压榨,其后联合唐军围杀默啜可汗的情景,自然咬牙切齿,到最后便拍案而起道:“这么多年,突厥简直是把我铁勒九姓当成了猪狗一般使唤在其牙帐之下听令的时候,不但要每年进贡牲畜,还要自备马匹替他们打仗,可打了胜仗分战利品的时候,却从来都是最少的。而一旦我们受不了欺压反叛,他们则是赶尽杀绝,当初就在默啜之子同俄特勤死的那一年,左贤王阙特勤率兵打了铁勒整整五次”

    尽管没有这些大战,同罗部不会分裂,如今迁居大唐蔚州的同罗部这一支也不会是父亲篦伽末啜做主,但昆那尔还是气咻咻地说道:“想当初我同罗部鼎盛之时,上下凡上万帐,男女老少超过五万人,如今却只剩下了这里的数千帐可那个阿布思,他居然不顾突厥杀了我们这么多族人,居然还投效帐下供他们驱使,简直是……”

    他一下子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言辞,正卡在那儿的时候,王翰便若有所思地问道:“此前默古作乱,会不会便是这个阿布思从中穿针引线?”

    “一定是他”昆那尔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旋即恶狠狠地说道,“这个同罗部的叛徒”

    当昆那尔用一连串骂人的突厥话结束了这一日的对谈气咻咻地出了门去,杜士仪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随即若有所思地磨墨,把昆那尔所透露的事一一详细记录了下来。而王翰一连被闷在了这营地中十几日,心下不禁有些焦躁,再想想岳五娘和罗盈都还不知下落,他忍不住开口问道:“杜十九,岳娘子和那小和尚都音讯全无,你就不担心?”

    “担心,不过岳娘子为人机敏,小和尚什么事都会听她的,照理应该能全身而退。”话虽如此说,杜士仪的口气却没法确定,紧跟着方才回头苦笑道,“不过如今咱们也还没脱困,王六你还不如让诸天神佛保佑,并州张使君和朔方王大帅念在咱们身陷敌营,别又做出什么刺激人的事情来。”

    两人共患难了一场,如今已经极其熟络,故而称呼上头都随便了许多。王翰听到杜士仪这话,想想便不禁有些发愁:“张使君也就罢了,轻易不动干戈,得信之后一定会善加安抚同罗部。可朔方王大帅就说不准了,那一位……打仗是一把好手,就是手段激烈了些。”

    事到如今,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两人都是不喜欢愁眉苦脸的,虽然不能踏出同罗部营地,但每日里还能像没事人似的四处闲逛。王翰嗜酒之名早已传遍了整个同罗部上下,白天四处找他拼酒的倒是不少,至于杜士仪,他除却打听铁勒九姓如今的情形,也趁此机会去访了同罗部不少擅长各种乐器的长者,记下了众多谱子,又紧赶着请王翰教他突厥语。一晃又是数日,这天一大早,他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只听帐篷外头一阵大呼小叫。他没好气地睁开眼睛,支撑着手肘稍稍抬起了些身子,他就只见一个人影飞一般地冲了进来,却是一个留在同罗部陪着他和王翰的卫士。

    “杜郎君,同罗部都督篦伽末啜从中受降城回来了”

    “哦,终于回来了”杜士仪直接躺倒了下去,长舒了一口气道,“这下子我们能好好睡个安稳觉了”

    同样被惊醒的王翰亦是对那卫士笑道:“好了,这下不用担心那许多,你们也好好睡一觉,这几天辛苦你们熬得眼睛通红了”

    身在敌营压力非同小可,几个卫士这些日子轮番值夜,早已是身心俱疲,此刻来报信的这卫士听到这话,一愣之下便是如释重负。见王翰指了指那一条空着的牛皮席子,他犹豫片刻便坐下躺倒,顷刻之间便睡着了。尽管接下来外头越发喧闹,但这帐子里的鼾声却是一阵高似一阵,直到昆那尔带着父亲篦伽末啜闯进来时,所见便是帐中一片高卧的情形。

    篦伽末啜一把拦住了要去叫醒人的昆那尔,若有所思地转身出了帐子,等到儿子跟了出来,他才开口说道:“把这些天他们对你说过的话,一句不漏都说给我听。”

    这一句不漏虽说是要求,可昆那尔就是记性再好,也只能说个大概。只是,对于杜士仪的某些话,他印象实在太深,尤其是杜士仪派出过三个信使的事,他丝毫没有遗漏。篦伽末啜最后又询问了默古作乱的各种细节,甚至那个离奇的阿史那莫儿公主,等到昆那尔把这些一一说完,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阿大,那个自称特使的杜十九郎实在太年轻了,他的话不能完全相信。”

    “你知道朔方大使王竣为何会这么快放了我回来?”篦伽末啜却仿佛没有听见儿子的话,而是径直反问了一句。见昆那尔纳闷地摇了摇头,他便说道,“是因为你派的那些将默古等人脑袋送去的部属,对王竣禀报说,并州张说派的使节已经到了同罗部,是京兆杜十九郎。而王竣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没有耽误太久就把我放了回来。那些唐军护送我回来的时候,我曾经探问过,有人告诉我,这杜十九郎是大唐今年的状元,曾经受到过当今大唐皇帝陛下的称赞和嘉奖,所以他虽然年轻,却不能小看。而且,他的有些话并不是没有道理。这样,吩咐今夜设宴,我要亲自款待这位特使”

    杜士仪这真正放下所有忧心的一觉,一直睡到了这一天傍晚,肚子受不得提出抗议的时候。睁开眼睛听着外头那些欢呼雀跃的声音,以及隐隐传来的各种乐器声响,他意识到这一关应当算是过去了,忍不住再次长长舒了一口气。帐篷中已经备好了新鲜的清水,他三两下洗过脸整理了一下仪容,又换了一身衣裳,见王翰和那另一个卫士睡得正熟,也没有去吵醒他们,自己挑起门帘弯腰出了帐篷。

    “杜郎君”

    见几个铁勒小孩子笑着在路上追打,杜士仪正发愣,等听到这个声音,他抬头看去,就只见昆那尔带着一个年约四十许的中年男子朝自己走了过来。知道这多半就是同罗都督篦伽末啜,他少不得迎了上前。

    “杜郎君这一觉好睡今夜族中上下为我回来大开庆祝之宴,我能够回来,全因为杜郎君对昆那尔的建议,所以,还请杜郎君坐上宾之席”

    “哪里哪里,同罗部上下既然忠心臣服于陛下,又铲除了奸人,都督平安归来,那是必然的事。”

    和篦伽末啜谦逊几句之后,杜士仪想起同罗部那喝酒如喝水一般的态势,他当即借口要去知会同伴,回到帐篷中把王翰死活拖了起来,又叫醒那卫士,让其去通知其他人一块好好吃喝一顿。等到叫了王翰一同来到同罗部中那顶最大的帐篷前,他就只见四处篝火处处,牛羊飘香,各处席上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人入座,而火堆旁边,竟有三四铁勒女子跳起了舞。

    “杜郎君,王郎君,快上座”

    这几天赴宴不计其数,杜士仪当即笑着和王翰一块到了主位左手第一席坐下了。尽管主人篦伽末啜尚未到来,可还是有人给他和王翰斟满了酒。见王翰满不在乎一饮而尽,他正要不动声色把自己杯中美酒往他那儿一倒了事,就只见篦伽末啜已经和昆那尔一前一后走了出来。随着下头众人的阵阵欢呼,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些天从昆那尔那儿套来的话货真价实。

    篦伽末啜在同罗部这内附的一支中,确实威望极高,否则默古留在营中的势力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连根拔起

    来到主位的篦伽末啜高高举了举双手,随着那些欢呼呐喊渐渐停止了下来,四周除了篝火燃烧的哔哔啵啵声,再没有其他声响,他方才高声说道:“仆固都督勺磨被朔方王大帅诛杀,这是他勾结突厥,自找死路,和同罗部无关因为突厥人的围杀,我们同罗部死了多少兄弟姊妹,死了多少辛苦放牧的牲畜,这才得以从独洛河边迁徙到了这里,怎么还会和凶暴的突厥有什么勾结?我们的兄弟姊妹,我们的牛羊牧场,已经都被突厥人占去了,我们和他们的仇恨,就是用一整条独洛河水来清洗,也洗不干净”

    同罗部大开宴席的这天傍晚,一行风尘仆仆的人却是抵达了营地之外。当内中那一阵阵呐喊呼喝传来的时候,腿伤还没好的钱林顿时紧张了起来,策马靠近张说便低声说道:“使君,会不会情形有变?”

    “王竣若是没有把握,不会轻易把篦伽末啜放回来,更何况,杜十九郎的信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眼下拔曳固部都安稳了,同罗部难道独个闹腾?”张说斜睨了面色讪讪的钱林一眼,一马当先上前了两步,对着那些围上前来的同罗部骑兵沉声说道,“并州长史兼天平军节度大使张说,前来见同罗篦伽末啜都督”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