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唐朝制度,所谓的军镇设在各处要紧边地。设立于开元五年的天兵军,至今不过区区三年的历史,因当年铁勒五部来降,其中两部安置于朔州之北,惧其为乱,这才因张嘉贞的提请而在太原城中内外设置,兵力之众高达八万人,以并州长史兼天兵军大使。这八万人分数个营地,一部分屯驻于太原城中,一部分则驻扎于城外北面一带。

    当杜士仪随同王翰在太原城内几个营地转了一圈,虽只见井井有条,但与其说是兵营,他却觉得那种市井气息更重。等到出了太原城,一路顺着官道疾驰一阵,最终上了一处小丘时,见下头一处军营中正在操练,而附近农田中,尚可见农人弯腰耕作的时候,他不禁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些兵员是轮流操练和屯田的?”

    “眼下府兵制早已经名存实亡,征召八万府兵服役绝非易事,天兵军初设的时候,就是从本州及石州、仪州、汾州等邻近各州征调青壮,即便如此还是不够,从河北道征了一批才够用。因而张相国去任之后,上任的张使君就说了,如此兵民不分,迟早要出大事。”说到这里,王翰突然叹了口气,“张使君对张相国在并州的不少措置都有些不以为然,前几日还提起过朝中人事。你可知道,张相国这些日子来提拔了四人,中书舍人苗延嗣、吕太一,考功员外郎员嘉静、殿中侍御史崔训丨人道是令公四俊,苗、吕、崔、员。”

    苗延嗣如今是张嘉贞的第一爱将?

    杜士仪暗叹苗延嗣之子苗含液必然会水涨船高,所幸自己没窝在京城坐等选官,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突然,他福至心灵地侧头看着王翰问道:“子羽兄莫非便是为了官场繁杂,所以才一直在家躲清闲?”

    “正是如此,杜十九郎说对了”王翰抚掌大笑,突然一抖缰绳往下头军营直冲而下,那声音随风传了过来,“既然本就富比王侯,何必看人脸色?”

    王翰为人慷慨豪爽,虽为文士,但和天兵军不少军将都认得,再加上进士及第,太原世族,两任并州长史尽皆礼敬,每一点都让人不敢小觑。有他带路,两日下来,杜士仪一路顺顺当当,天兵军中的那些军将不少都是世代将门出身,有的是勋官释褐转授武官,身上还有折冲校尉府的名头,少数则是武举及第,对他这个状元郎好奇得很,在他问及边防事务的时候,他们更是无所顾忌张口便说。尽管如此,杜士仪仍是从中分辨出了最重要的一点。

    大唐文武不分家,文官兼武职,武官有文资,这一直都是极其稀松平常的事。进士及第乃至于明经及第的士子,却因为抱负志向而转为武官,这在从前是很常见的。然而现如今,天兵军中便没有一个这样的武将,这便说明,天兵军并没有那么要紧

    至少王翰便是满不在乎地说道:“天后年间突厥吐蕃等等都不老实,这些年来算是好多了,默啜一死,突厥内乱,铁勒五部也是散的散,内附的内附,就连东北一贯不老实的契丹和奚族也消停了不少。可正因为如此,那些蕃王简直就是牛皮糖。势力强盛就来侵扰,实力不足就求内附,动不动就请婚公主,请赐财帛,实在贪得无厌好在并州一带,多年没什么战事了,降户也都一贯老老实实,天兵军设在此,防患于未然的成分更大些。”

    尽管王翰在大都督府之中并未任职,杜士仪也尚未释褐授官,但这一天晚上,天兵军司马秦逸仍然召集军将款待了这两位此地难得一见的才俊。因杜士仪强烈要求一切从简,故而只是猎了十几只山鸡野兔之类,又将养着的羊杀了一口,却是令厨子当面炙烤,只撒少许盐粒,就这么佐以烈酒待客。对这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宴请方式,性子豪迈的王翰自然甘之如饴,而杜士仪亦放开了大吃大嚼。只有作为随从隔着甚远的岳五娘看着那满满当当的肉有些发怵,再一看身旁的小和尚,看着那酒肉荤腥,竟是就差没有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了

    好在上头都在应付那两位名声赫赫的郎君,他们这些随从少人理会。可是,席上本是侍立杜士仪身侧的赤毕这会儿却悄然回来,竟是先到罗盈面前站了一站,轻咳一声吐出了一句话来。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这话险些没让罗盈把眼珠子瞪出来,可还是没勇气说自己只要白饭,舔了舔嘴唇后,他终究小心翼翼地撕了一块羊肉塞进了嘴里,入口那从未有过的焦香鲜美的感觉让他为之一呆,忍不住又尝了第二口第三口。可当他把一大块羊排完全啃干净了之后,旁边却是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来,竟是拦住了满手都是油的他继续吃肉的动作。侧头一看,他发现正是岳五娘,顿时就愣住了。

    “你这么多年第一次开荤,小心吃坏了肚子”

    尽管只是区区一句话,但在罗盈听来却只觉得是无上仙乐,几乎想都不想便慌忙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而当杜士仪从回转来的赤毕口中得知这么一回事的时候,他顿时哭笑不得,暗想自己生怕小和尚白饿肚子,于是随口告诫他一句,是不是把这么个小家伙带坏了。眼看王翰已经狂劲上来,挑唆了几个军将带着酒劲下场舞剑,随即自己看着哈哈大笑了一阵子,索性抄着羊腿下场且歌且舞,他想想也就懒得再操那闲心,饶有兴致地观赏起了这天下少有的王翰舞羊腿。如是一闹就到了大半夜,当他回到营帐中时,本还想记下今日见闻,可最终却是脑袋昏昏沉沉,不得不倒头就睡。

    三天之内在天兵军各营转了一圈,尽管远远没有统计到所有兵员,但按照所得样本,杜士仪大略计算下来,对于这天兵军整整八万人中实际可上阵人员的比例做了个粗略统计,最终得出了一个让他沉默的结论。所谓的八万,是指并州以北各军所有名义上隶属于天兵军的兵力加在一块计算,这其中足有三万是铁勒内附诸部抽出兵力编成的兵马。而剩下的五万兵员之中,绝对不超过两万是能够上阵的兵卒。这其中若是再刨除太老的和太小的,每年逃亡的,剩下的数字可想而知而从王翰口中,他也得知了张说的打算。

    那就是不再征召府兵,而是以蠲免徭役税赋等等优厚条件,招募丁男为兵,世代相袭,驻扎在各处边防要地防戍府兵制的败坏已成定局,杜士仪也知道精兵强将的募兵制乃是不可避免的大势所趋。从国朝之初尚军功的府兵制,到如今勋官满地走品子不如狗的时代,要激励百姓上阵拼杀,已经必须拿出更实质性的好处了。只要能避免臣强主弱边强京弱的格局,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边镇非但能够减轻担子,而且更有利于局势稳定。

    他虽则奉旨观风,可也没打算真的一个个营地把天兵军所有营地都走个遍。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各种信息,这一日便打算回程。王翰大约是难得带着个对军旅感兴趣的友人出来,上了马后却还打趣道:“杜十九郎,回头可要我带你去朔州和蔚州好好看看?相比并州,那里胡汉杂居,或者说胡人的数量远胜过汉人,动辄便有大小乱子,你可有胆量否?”

    “子羽兄敢带路,我就敢去”

    “这可是你说的”王翰一面说一面扫了后头充作随从,这三日没露出过丝毫破绽的岳五娘和罗盈,不禁也佩服他们俩的自制力。待要一并打趣他们两句,他突然就只见营门处几骑人飞驰而来。为首的人到面前一跃下马后,便气急败坏地对送了众人出来的兵曹参军事叫道:“朔州和蔚州那边来消息了,说是拔曳固和同罗这两大铁勒降部似乎在整顿兵马”

    见那兵曹参军事一时面色凝重,立时召人入内详谈,杜士仪自然知道此刻不宜自己这外人多留,连忙拉着王翰告辞。可回程路上,他想起这几日的所见所闻,又记起了王翰对自己说过,铁勒诸部时叛时降,数年前突厥大乱,铁勒五部内附,就有两部安置在朔州以北的大同军,以及蔚州横野军一带。

    想到这里,他顿时勒住了马:“子羽兄,虽则待会儿天兵军亦会派人报信,但我们不妨速回大都督府看看情形铁勒这两部在朔州蔚州落户已经有多年,若一朝不稳,需要出兵镇压,转眼间这并州以北就要燃起烽烟”

    王翰本就在思量打仗的可能性,闻言立时应道:“好,那便快马加鞭去大都督府”

    然而,当王翰和杜士仪等人进了太原城,赶到了大都督府之外,素来在此通行无阻的王翰却第一次被人拦在了外头,门前守卫面对这满脸恼怒的王郎君,只是满脸为难地解释说是张使君刚刚颁下严令,严禁出入,任何人都不例外。在这等僵持时刻,杜士仪正思量是否和此前在天兵军得到的消息是否有关联,突然只听后头似有车轱辘响声,扭头一看,却见几骑人护着一辆牛车在门前停了下来。那车帘一打,却是一个熟悉的少女探出头来。

    “怎么回事”

    门前守卫谁不知道这是张说吩咐留在后头官舍的王容,犹豫片刻便解释道:“王娘子,因紧急军情,使君吩咐官廨内外严禁出入,不许擅自通报。故而某不敢放王郎君和杜郎君入内,也不敢造次通报。”

    杜士仪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遇到王容,当着别人的面,他不好打手势,只能想了想便不为人知地冲着其微微颔首。然而,也不知道她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只是回以笑容便进了大都督府。尽管一度打算对门口守卫假借自己身负圣命观风北地为名求见,可想起杜思温都说过强龙不压地头蛇,杜士仪最后还是硬生生压了下来。

    进了大都督府,王容立时收起了刚刚那从容。从二门一个老仆妇口中得知,张说确实正在半月堂召集了属官议事,她思忖片刻便径直往见张说妻室元夫人,略一解释了自己上午去飞龙阁之事,便仿佛无意透露道:“我回大都督府时,见门上有些争执,一位王郎君被挡在了门口,和守卫理论了起来,旁边的那位我当初在长安城中却是见过,正是今科状元郎杜郎君,看那风尘仆仆的焦躁形色,仿佛是从哪儿赶回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元夫人和张说结发夫妻,深知王翰乃是丈夫颇为器重的年轻才俊,至于杜士仪的名字,更是听张说提过好几次,还道是王翰带杜士仪去天兵军了。待到王容告退,吃了一惊的她思量许久,最终还是命人去找了张说的心腹从者,令其将王翰和杜士仪被拦在大都督府门外的事情禀报与张说知晓。

    大都督府之外,被堵在门口的王翰一直在来来回回踱着步子,杜士仪则是心不在焉站在那儿出神。就在这时候,就只见大都督府之内突然一个人疾步出来,拱了拱手便说道:“王郎君,杜郎君,使君请二位入内”

    张嘉贞当初任并州长史的时候,喜欢在东边的东海阁起居,而张说走马上任,却对那张嘉贞那地方不以为然,独将这三间屋子改成了书斋,名曰半月堂,但凡非正式地召集属官也好,见各地官署来人也罢,就连理事也全都是在此地。此时此刻,坐在主位上的他面沉如水,而下首侍立的两个并州兵曹参军刚刚已经把自己该说的意见都说了,这会儿都默然不做声。

    “使君,王郎君和杜郎君来了”

    尽管张说上任不过数月,王翰虽受其礼敬,但真要说如何熟络也谈不上。可性子豪迈的他一进门连行礼都顾不上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张使君,我和杜十九郎刚从天兵军营地回来,临走前正好遇着有人报信,道是朔州蔚州一带的铁勒降户仿佛不稳,竟有整顿兵马的迹象”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