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早晨天色依旧晦暗之际,随着第一声报晓鼓隆隆响起,洛阳城中一座座鼓楼上的鼓渐次敲响,紧跟着则是寺院中的钟鸣,一时间,整座东都仿佛从沉沉睡梦中被唤醒,一座座坊门渐次打开的同时,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城门也逐渐开启,迎接这隆冬中的新一天。

    建春门的守卒才一开门,就看到了门外那零零星星进城卖菜卖柴炭的寻常乡民之外,还有五六匹打着响鼻正喷着白气的马。见马上几个骑手都是裹着厚厚的皮袍,带着风帽,即便如此,额前的头发上还挂着白霜,一看就知道竟是赶了夜路到城门口等着开门,几个守卒不禁都愣了一愣。别说冬日时节夜路最不好走,就是夏天,也没几个人赶在大晚上赶路,万一遇到山贼盗匪之流,死无全尸就倒大霉了。为首的守卒例行上前盘查,见前头一人拿出崔家字样的符信,他立刻侧身一步让出了路途来。待到一行人二话不说急忙驰马过去,后头两个守卒方才上了前来。

    “是哪家的人这么不要命?”

    “是永丰里崔家的人……听说,崔家太夫人快不行了……”

    崔俭玄尽管一直讨厌两京城中不许打马飞奔的条规,但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痛恨这条规矩。若不是进城之后杜士仪就不由分说策马上前按住了他的缰绳,他恨不得立时风驰电掣赶回家去。当心急火燎的他终于拐入了永丰里自家乌头门之际,便再也顾不得其他,一夹马腹飞也似地疾驰到了正门,滚鞍下马后就径直闯了进去。因他头上还戴着风帽,守门的门丁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人从身旁掠过,这才大急嚷嚷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闯……”

    “别喊了,那是崔十一郎!”

    杜士仪慢了一步,见崔俭玄已经跑得连影子都没了,想到自己毕竟是客人,不能像崔俭玄这样胡来,他便索性停步提醒了那门丁一句。那门丁立时恍然大悟,这时候,后头崔家信使从者和田陌也赶了过来,那信使见杜士仪踌躇止步,便急忙开口说道:“杜郎君不是外人,还请随某入内。”

    知道崔家眼下恐怕正在忙乱,恐怕没人顾得上自己这个陪着崔俭玄回来的人,杜士仪本打算随便找个旅舍暂居,可这信使既如此说,他便点点头把缰绳丢给了田陌。绕过正堂到了二门,他前时见过的那傅媪已经带着两个婢女迎了出来,一见着他便面露激动之色,随即慌忙裣衽施礼道:“多谢杜郎君相陪十一郎君不顾日夜赶了回来。如今十一郎君赶去见太夫人了,十三娘子也在那儿,杜郎君请随我来。”

    见傅媪脸色蜡黄面容憔悴,显见是熬了许久,眼睛更仿佛有哭过的红肿,杜士仪顿时明白,齐国太夫人杜德的情形恐怕已经极其糟糕了。然而,他没想到这种时候,傅媪仍然要带自己去见太夫人,心中虽有些不解,但还是点点头紧跟上了他。上一次来时,他每每发现有婢女悄悄打量自己,可这一次,却只见来来往往的人全都是低着头脚步匆匆,退避道旁行礼之际,还有人在悄悄拭泪。

    “太夫人待下宽和,纵使婢仆犯下大错,也鲜少严责,因而如今她病势沉重,家中上下都悲切不已。”到了太夫人寝堂门口,傅媪对杜士仪低低言语了一声,随即眼睛便红了。许久,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打起了那一层厚厚毛毡门帘,随即轻声说道,“杜郎君请进去吧。太夫人母族虽盛,但这些年来往不多,同辈姊妹兄弟更是都已经过世。此次骤然旧疾复发,长安那边还没有人赶过来,杜姓之人,杜郎君还是第一个到的。就连二位郎主都尚未来得及归来。”

    杜士仪这才明白傅媪为何见到自己时,竟然那般激动。进屋之后,他解下身上大氅风帽交给婢女,又就着铜盆洁面净手,这才往东边屋里走去。还未来得及踏入其间,他便听到里头传来了一阵哭泣声,眼见得一旁的傅媪一时面色惨白,他顾不得想那许多,慌忙疾步进去,却只见崔俭玄背对着他跪在一张矮足长榻前,在他身侧是一个少女,正伏在榻上之人身上哀声痛哭,一旁侍立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个个都是面露戚容,杜十三娘也在其中。

    莫非真的来晚了一步?

    就在他心中叹息的时候,突然只听得一旁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厉叱:“九娘,别嚎了!祖母女中豪杰,于多少风风雨雨中一手撑持起了崔家,休说如今尚未有事,便是有事,也无需你做这等悲态!”

    杜士仪这才看到身穿藕荷色衣裙,发间身上别无半件配饰的崔五娘。见她一声叱喝之后,跪在崔俭玄身侧的崔五娘果然竭力忍住了悲声,但仍然能听见那低低的抽噎声,他只觉得自己这个外人着实有些多余。可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却发现崔五娘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随即她面上又惊又喜,蹲下身来便在榻上太夫人耳畔低语了起来。

    “杜……是杜十九郎到了?”

    在除了崔九娘的抽噎之外,满室皆静的情况下,这微弱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杜士仪再也没犹豫,慌忙快步上前,到了长榻边上,见崔俭玄往右边挪动了一二,让了个位子给自己,他便就势跪坐了下来,却只见榻上的齐国太夫人杜德和前时见到相比,面色苍白没有血色,胸口更是剧烈起伏,那竭力睁开的眼睛里已经黯淡无光。他唤了一声太夫人,习惯性地伸手搭了搭其腕脉,见脉象微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他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还能看到杜家人。”杜德那原本已经极其微弱的眼中神光突然又明亮了起来。她若有所思地盯着杜士仪,许久方才轻轻吁了一口气,“想当年我离家出嫁的时候,十二郎也是你这年纪……真像……真像……”

    尽管杜德口中说着真像,又说自己是杜家人,但杜士仪看着她那微微有些涣散的眼神,知道她必然在怀念旧时亲人——刚刚傅媪已经说过,这位地位尊贵的齐国太夫人,已经没有任何同辈的兄弟姊妹在世——于是,他并没有出声打断杜德的思绪,直到她又声音低沉地开始说话。

    “当初高宗皇帝病弱,则天皇后秉政,世家大族动辄得咎,十二郎才是刚刚入仕不久,却因年轻气盛骤出惊人之言,卷入了那样一场滔天大祸之中,杜家一再设法,也仅仅是保住了他一条性命长流岭南,这辈子便再也没有回来,再也没能见上一面……”

    仿佛是念及伤心旧事,杜德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十二郎必然怪过我这个当姊姊的不曾出力,但崔家也正在风雨飘摇之际,我生下了泰之和庆之,谔之正在腹中,纵使四郎几乎忍不住要联同同僚上书建言,我也死死拦住了他……则天皇后疑心重,倘若疑世家朋党,不知道有多少人家会被连根拔起……后来我再派人去找他,他却再不肯理会,没等四郎设法为他求赦免,他就早早去了……兄弟姊妹中,只有我活得长,因为我能忍……”

    听着这种外人绝不该听的陈年旧事,杜士仪不禁心中沉重。他瞥了一眼一旁的崔俭玄和崔九娘,见这一双兄妹竟也同样是掩不住的震惊,他就知道竟连他们也是头一回得闻,迅速瞥一眼周遭男女,竟也大多同样是如此表情。只有崔五娘低垂眼睑,脸上丝毫看不出喜怒。然而下一刻,就只见崔五娘打了个手势,傅媪便上前恭恭敬敬请人暂退,不多时,除了崔俭玄和崔九娘之外,屋子里其他的崔家人便只剩下了崔五娘和崔承训崔錡,杜十三娘却留在了原地,瞥了他一眼就垂下了头。

    “朝局多变,世事难料,四郎始终隐忍,因而深得信赖,一度任中书令,可永淳三年却突然撒手去了。后来便是则天皇后称帝,二张横行,泰之身为兵部职方司郎中,位卑职小,我原本以为这一辈子还要继续忍下去,可没想到泰之却报知于我,道是要与张柬之桓彦范等一同锄奸,我知道时机一闪即逝,便默许了他,结果侥幸一举功成。我一个几十年胆小怕事的妇人,便因长子的功勋,进封清河郡太夫人。

    可我根本没想到,不过是短短数年,韦庶人乱政,泰之虽功臣,却仍一路贬谪为资州司马,可那时任商州司马的谔之竟是比他大哥更胆大,他先从商州潜回洛阳,于我造膝密陈说,今欲远追子房报韩之仇,力行包胥存楚之策……就这样,胆子最小的我竟然答应了他。王陵之母尚可舍身,更何况我?便是因为那时决断,谔之带心腹潜回长安,助先帝和当今陛下平韦庶人之乱,功封赵国公,我又因此进封齐国太夫人……只是当初欠杜家的,我只能让泰之谔之替我多多照应杜家人……”

    这长长的忆往昔之后,杜德停顿了许久,等到缓过气来,她方才徐徐开口说道:“你们都记住,事若急,不可躁,躁则易冲动,冲动则生变。事不可为,则不可强求,但若势不可违,则虽艰险,必往矣!”

    一字一句吐出了这些训诫,她艰难地转头看着杜士仪,良久方才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士仪就只听她低声呢喃道:“五娘,你阿爷和四伯父,还没有回来吗?”

    崔五娘连忙摇了摇头,却是柔声又劝慰了两句,眸子里却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不安。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