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清道夫 天涯 清道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 class="ter h3 ttop">1</h3>

    棺材内的泥土里,可以看到一个干尸化的头颅,这个头颅的下方,可以看到一个只剩半边完整的褐色颅骨。果然,在这个棺材里,有两具不同尸体现象的尸体。

    “清道夫专案”的侦破工作完全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从红褂孬子被杀害后开始的一个星期,大宝每天都会打电话给胡科长,询问专案的进展情况,而每次得到的答案都令人失望。

    专案组按照部署的侦查范围,对全市范围内的女性医生进行了排查。首先,并没有发现和模拟画像极为相似的人。其次,从作案时间上看,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能排除。对女法医的排查倒是很简单,全市从事法医工作的公安、检察、司法、法院、高校系统中,女性法医屈指可数,很快就做出了全面排除。因为侦查工作受挫,专案组试图调整侦查范围,但是却没有任何线索和指向,只有继续对那三分之一的女医生进行外围调查。

    “奇怪了,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大宝说,“我觉得应该要破了啊。”

    “我看没那么简单。”我用办公协同系统给陈总发了件信封报告,说,“就是电视剧、小说,也不会那么平铺直叙,发了案直接破案吧。何况,还是这么复杂的案件。”

    大宝说:“没有完美犯罪,再缜密的犯罪活动,也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这次不就有目击群众看到了关键线索吗?”

    “你指的是白衣长发女?”陈诗羽说,“为什么模拟画像都做了,还是找不到凶手啊?”

    我摇摇头,说:“模拟画像这个东西,只能作为排查的参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些人可能觉得画得很像,有些人就会觉得不像。更何况,画得像不像不是画像者本身的技术可以决定的,还得考虑目击者的记忆力水平和描述能力。”

    大家都沉默不语。

    我接着说:“我总有一种感觉,这次被目击,不会是案件突破的关键点。大宝说得没错,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但百密一疏的疏,不是在这里。”

    “你说会不会是排查方向的问题啊?”林涛说,“现在的侦查重点是女法医和女医生,这个群体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我觉得这个群体框定得还是有些狭隘了。”

    我皱着眉头点点头,说:“侦查方向的制定,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运气好,很小的侦查范围都能抓住凶手;但如果运气不好,你框定得再大,凶手也会是漏网之鱼。林涛说得对,如果凶手是热衷于刑侦剧的护士呢?如果是热衷于刑侦和医学的其他职业的从业者呢?这都是有可能的,但是我们总不能在全市上千万人口中逐一寻找吧?”

    “大海捞针啊,唉。”大宝叹道。

    “凶手肯定会有什么疏忽,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现。”我说,“要坚定信心,在这一轮摸排结束后,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或是什么启发。”

    “我们老师说得没错,没有最完美的犯罪,也没有最完美的侦查。我们做不到破解全部的命案,但是没破的案子永远是我们的心结。”陈诗羽托着腮,闪着大眼睛,说,“我不会在实习阶段就系上个心结吧?”

    “别那么悲观。”林涛柔声说道,“案子不破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勘查检验有漏洞,也可能是诸多不巧的因素结合在一起,让我们无法破案。我们要做的,就是杜绝出现差池,那样也就问心无……”

    林涛的话还没有落音,桌上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喂?几具?”大宝叫道,“一具?一具也要我们去?什么?考古?古墓?尸体?”

    挂了电话,大宝一脸兴奋,说:“他们说凉村考古现场发现一具尸体,考古学家说有疑点,当地法医不敢下结论,请求我们的支援。”

    “古墓?”我打了个哈哈,说,“这有意思了,收拾东西出发吧。”

    林涛没有动,刚才和陈诗羽没有说完的话也没有续上。他脸色煞白,坐在座位上,有些坐不太稳的样子。

    “你怎么了?”陈诗羽好奇地问。

    “给吓得。”大宝笑道。

    “没……没,”林涛回过神来,说,“那……那就出发吧。”

    林涛的状态显然有些异样,我知道他比较相信鬼神之说,但没有想到他会被吓成这样。我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不行,我们叫勘察二组的小赵和我们一起去?”

    林涛看了一眼陈诗羽,咽了口唾沫,说:“没事,我……我能行。”

    “啊?怕鬼?”韩亮叫了一声,吓了副驾驶座位上的陈诗羽一跳。

    “讨厌,一惊一乍的。”陈诗羽说。

    韩亮微微一笑,说:“林涛怎么会怕鬼?在我的印象中,去年的那起鬼打墙的案件,林涛不是发挥得很不错吗?”

    “那你是没看过林涛是怎么战战兢兢地看现场的。”我笑着说。

    “林涛,我和你说啊。这事儿可不能透露出去,不然严重影响你的男神形象。”韩亮说。

    “我男神?我都没谈过恋爱——哪儿像你,天天谈恋爱,谈的对象还都不一样。”林涛说完,瞄了一眼陈诗羽,接着说,“我不是怕鬼,我就是比较害怕古墓什么的。”

    “古墓?”我说,“那去年那个吊在墓碑上的女尸案,记得吧?也没见你害怕成这个样子啊。”

    “那可是古墓啊,重点在古!”林涛说,“不是那种坟堆,就是那种带坑道之类的墓穴。”

    “哦。”我想起了几天前在防空洞前时,林涛畏惧的表情。

    “为什么呢?”韩亮说,“其实我分析过所有的鬼故事,无外乎四种情况:第一,就是鬼打墙。一个人走到坟堆里什么的,然后怎么走都是在绕圈子,就是走不出去;第二,是鬼上身。一个人像是中了邪一样疯疯癫癫的;第三,是鬼压床。早上起不了床的时候,感觉有个人压在身上似的;第四就是活见鬼,自己亲眼看见了鬼。”

    “不错。”我点点头,说,“不愧是‘活百度’,总结得非常好。即使是坚信没有鬼神之说的人,一旦经历了这样的事,肯定也是心存惧怕的。所以,我们不要嘲笑林涛,要从心理根源上拯救他。”

    韩亮哈哈一笑,说:“我看过一些文献,对这四种情况都进行了解释。鬼打墙咱不说了,通过去年鬼打墙的案子,大家都能从科学层面解释这种客观存在的现象了。”

    “我不知道啊,说说看。”陈诗羽盯着韩亮说。

    韩亮扭头看了一眼陈诗羽,又转过头去开车,说:“想听啊?什么时候请我吃牛排,我私底下告诉你。”

    “哼。”林涛嗤之以鼻,“就知道蒙女孩子。小羽毛,我不仅请你吃牛排,而且还私下告诉你。”

    韩亮接着说:“鬼压床嘛,堂兄你来从法医学角度解释一下。”

    我说:“那是一种病,睡眠障碍。就是在睡眠中,意识恢复清醒,但是肌张力仍然很低的情况。这种睡眠瘫痪症,可以让人想动不能动,像是被人压住了一样。一般人出现这种情况,都会非常恐惧,从而就有了鬼压床之说。”

    韩亮点点头,说:“至于鬼上身嘛,通常都是一些精神方面的疾病,或者是一些人在装神弄鬼罢了。就活见鬼最有技术含量了。我看过许多活见鬼的报道,但归根结底,要么就是看见的东西因为光学或者其他各种原因的作用,发生了变形;要么就是见鬼的人产生了幻觉。”

    “对。”我说,“其实并不是只有精神病患者才会有幻觉的。如果相信鬼神学说或者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人也会出现幻觉。”

    “我觉得我就是你说的这种情况。”林涛说,“我们老家那边,有一些清朝时候的古墓,后来被盗了,留下了一个很黑的坑洞。我们小的时候不像现在的小孩有这么多可以玩的东西,就天天在外面混。后来就有几个小伙伴非要拉我去坑道里玩。我小时候就挺怕黑的,但是碍于面子,就跟他们去‘探险’。开始点着蜡烛走,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怕的。后来进了墓穴,有一个不小的平台,我们就看见墓穴的中央,停着一口棺材。突然,棺材的那一面,冒出来一个白色的影子,看不清形状,但确实是一个人形。所有的小伙伴都吓得往外跑,我也就从那一次开始,看到坑道这样的地方就害怕。可能这算是一个心理阴影吧。”

    陈诗羽一脸兴奋,说:“真的吗?有这样的地方?带我去看看啊。”

    林涛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那地方早就变成高楼大厦了。”

    “既然所有的小伙伴都看到了,肯定不会是幻觉了。”韩亮分析道,“说不定是你们的蜡烛在墓穴里产生了光学作用,生成了一个阴影罢了。或者,根本就是有人在里面装神弄鬼。”

    “可能是吧。”林涛耸了耸肩膀。

    我说:“小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可以理解,但是细想一下,在一个地下墓穴探险还是很有风险的。如果墓穴里二氧化碳滞留,很容易导致你们窒息死亡的。”

    “你真是三句不离本行。”大宝挖着鼻孔,说,“在说鬼故事呢,你来做法医学科普,还能愉快地聊天不?”

    我哈哈一笑,说:“我有一次值班,碰见了一个奇葩。大概深夜两点半的时候,一个电话把我闹醒了,我还以为有现场呢,结果是一个人来报案,说是自己楼上住着一只鬼,让我们去抓。我当时也好奇,就问她怎么知道自己楼上有鬼。她说每天晚上两点半的时候,都能听见楼上有鬼在敲地板,咚咚咚的。然后我就笑了,我觉得自己得尽自己所能为老百姓释疑啊,就告诉她,那肯定是她家楼上的人走路的脚步声。然后她就说,她住在六楼,她那栋楼只有六楼。我当时就晕了,既然住顶楼,那怎么还有楼上之说啊?然后我就说,肯定是屋顶上有老鼠什么的。她就说不可能是老鼠,哪有老鼠会哭啊?”

    “哭?”陈诗羽干脆将整个身子都扭转过来,趴在副驾驶的椅背上,问道。

    我点点头,说:“那人就说了,鬼不仅敲楼板,而且还整晚地哭。她还分析,肯定是有个人冤死在楼顶了,没人帮他伸冤,只有找她了。我当时很无语,就不知道该怎么答了。那人然后还学那‘鬼’哭的声音,呜呜呜呜的。把我着实吓了一跳。”

    “你心理真强大。”陈诗羽笑得前仰后合,说,“大白天都说得人发毛,别说你一个人在漆黑的值班室里听见这一通电话的感觉了。”

    我接着说:“挂断了电话,我就琢磨了,这不会真有什么冤情吧。于是,我就转移了值班室的电话,去了那报案人所在的那一栋楼。废了半天劲儿,爬上了六楼的楼顶。”

    “啊?不会真有冤魂吧?”陈诗羽的眼睛瞪得老大。

    我笑了笑,说:“房顶上,除了太阳能热水器,什么都没有。”

    “哼……”陈诗羽转回身去,说,“那你还弄得神秘兮兮的。”

    “现实,哪有小说、电视里那么刺激。”我笑着说。

    “我能不能和陈总申请一下,不参加值夜班?”林涛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你都快三十了。”我笑着说,“总不能以后结了婚,还怕黑吧?我上次和一个心理治疗师聊天,提到过鬼神恐惧症的人群。大部分人都有这毛病,但是严重的不多。林涛你就算是比较严重了。治疗这毛病,就得解开你的心结。”

    “解开心结?”林涛说,“怎么解开?”

    我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你不是在古墓里看见了‘鬼’吗?那我们就得再进一次古墓,告诉你并没有鬼神的存在。”

    “今天这个现场,就是为你准备的。”大宝说,“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古墓,据说是汉代的哦。”

    <h3 class="ter h3">2</h3>

    一个月前,考古队在我省边界的森原市发现了成片的汉代古墓,连央视都参与了初期勘测。经过勘测得知,这一片古墓均已被盗过。全国考古界都为这片稀世珍宝遭人践踏而扼腕叹息。根据初步勘测得出的结论,盗墓行为应该就发生在几年之内,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的侵财案件侦查科也介入了调查。可惜时间久远,此次专案行动毫无头绪可言,经过一个月的摸排,丝毫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国家文物局经过讨论研究,决定依旧对这片古墓进行挖掘,以期找到被盗墓贼遗弃或者盗墓贼无法偷盗搬运的珍贵文物。

    当我们驱车抵达考古现场的时候,惊讶和失落参半。

    惊讶的是,考古行动比我们酷多了,几亩地的范围内,多层警戒带围绕,外围武警荷枪实弹,中心的考古专家们身着白大褂忙忙碌碌。失落的是,这里原来没有什么坑道,这让我们对这次出勘现场工作臆想出来的神秘感瞬间消散,同时,我们想借此培养林涛胆量,让林涛克服心理阴影的计划也随即泡汤。

    从高处看,这一小片古墓的地下雏形已经被挖掘出来,盗墓贼可能遗留下来的坑道荡然无存。林涛长舒了一口气,说:“谢天谢地,挖得好啊。”

    他的话音还没落,我们就被两名武警挡住了去路。我拿出手提包翻来翻去找警官证的时候,森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肖剑支队长“呼哧呼哧”地跑了过来,说:“欸,欸,自己人,自己人。”

    我微微一笑,和肖支队长简单寒暄之后,几人越过警戒线,走到了这一片被挖掘过的古墓之前。

    “我的天,好深。”大宝伸头看了看眼前的“悬崖峭壁”,缩回了身子,说。

    “这位是国家文物局的赵巡视员,这几位是我们省公安厅的法医、痕检专家。”肖支队长这一说话,我们才注意到他的身后有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儿。老头儿友好地一笑,主动伸出手来,说:“我们考古,和你们法医有相通的地方,比如人类学,我们都是要涉足的。”

    我赶紧放下勘查箱,双手握了过去,说:“我很喜欢看关于考古探秘的小说和纪录片,你们比我们还刺激。”

    “但你们对社会更有贡献。”这个一看上去就学识渊博的前辈,很是谦虚。

    寒暄过后,赵巡视员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帐篷,说:“我们在工作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被盗过的汉代棺材,可是里面有两具尸体。”

    “呃,那需要我们做什么呢?”我问道。这个情况和我预估的不太一样,一个在考古工作中发现的情况,需要我们法医来解决什么呢?

    赵巡视员说:“我觉得有疑点,就请相关部门通知了公安机关前来协助,森原市的王法医和我的认知相同,所以请你们前来协助。”

    “疑点?”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

    赵巡视员娓娓道来:“如果我把整个汉代的殡葬制度慢慢跟你们解释一遍,不知道你们有兴趣听吗?”

    “没。”陈诗羽说道。

    我没有惊讶她的没大没小,以微笑缓解气氛的尴尬,说:“赵老师不如直接和我们说说疑点吧,您要是说起考古理论,我们这些大老粗还真听不懂。”

    “我可不是大老粗,我也听不懂。”陈诗羽可能有些着急。

    赵巡视员没有生气,哈哈一笑,说:“简单说吧,依照我的经验,这种普通的平民墓,虽有夫妻同葬一穴的可能,但没见过两人合葬一棺的情况,更没见过两个女性合葬一棺的先例。这就是我的疑点。”

    “这,几千年前的事情,不能依据经验来判断吧?”我一时仍找不到重点,不知道赵巡视员的疑点究竟是什么。

    “当然,我们考古的也学过一点点法医学。”赵巡视员说,“我看棺中的两具尸体,尸体现象完全不同:下面的一具白骨化,而上面的一具是木乃伊。白骨化的尸体骨质变脆,经过上面尸体的压力作用,很多部位已经粉化。”

    赵巡视员说到了重点,而且说到了法医学术语,我顿时亲切感油然而生。考古学中经常说的木乃伊,在法医学中称之为干尸。尸体在干燥的环境中,体内水分迅速丧失,从而终止腐败活动的发生,最终软组织干缩形成的晚期尸体现象,称之为干尸。

    我点点头,说:“那王法医又有什么疑点呢?”

    赵巡视员指了指正在帐篷边的王峰,说:“我们对这个盖板破碎的棺材进行了外包装的保护,王法医在帐篷边等你们呢。”

    我一脸羡慕,心想如果我们也装备了这种帐篷,对于野外现场,就不用担心雨水破坏而拼了命地抓紧时间勘查了。

    跟随着赵巡视员,我们顺着小路走到帐篷旁边,王峰开门见山,说:“秦科长,你看看里面的两具尸体,肯定有问题。”

    我进入帐篷,探头进棺材内,看到里面尽是泥土。棺材的盖板已经被取下了,放在一旁。盖板大面积缺失,可能是年代久远腐朽而成,加之盗墓贼人为破坏,几乎只剩下了一个长方形的边框。

    棺材内的泥土里,可以看到一个干尸化的头颅,这个头颅的下方,可以看到一个只剩半边完整的褐色颅骨。果然,在这个棺材里,有两具不同尸体现象的尸体。

    “除非是盗墓贼在这里自杀,不然肯定是一起命案。”王峰说。

    我说:“为何这么肯定?因为赵老师的学术研究吗?”

    王峰微微一笑,说:“不。”

    说完,他把手伸进棺材,拿起干尸的一只手掌,指着干尸的手指说:“你看看就明白了。”

    我顺着王峰的指尖看去,只见那一只灰黄色的皱巴巴的手掌上的五个蜷曲指头末端,是五个惨白色背景的指甲,指甲上有一些星星点点的红色。

    “哦,果真死了没多久啊。”我恍然大悟。

    “啊?为什么?”大宝一脸茫然。

    “你傻啊。”我笑着拍了一下大宝的后脑勺,说,“汉代,怎么会有美甲?”

    “嘿!你手套都没摘!”大宝瞪着我说,“别弄脏我的脑袋!”

    我哈哈笑道:“我还没碰尸体呢,手套是干净的。”

    我钻出帐篷,对赵巡视员说:“赵老师,我们看了,您的感觉非常对。如果这不是一起自杀事件,就应该是一起命案了。感谢您为公安机关提供了这一线索,让我们发现了一桩案件。”

    “应该的。”赵巡视员一脸自豪,说,“最好别是命案,如果是命案,也希望你们能在我停留森原的这几天内破案,让我也在有生之年感受一下破案的快乐。”

    “一定!”我说道。说完,我回头看见靠在帐篷壁上的林涛,脸色惨白。

    “你没事吧?”我关心地问道,“你不进去看看痕迹物证?”

    “没啥痕迹。”王峰说,“我们的技术员已经看了,目前根据调查情况,这里只有一条坑道,说明尸体是从这个盗墓坑道里进入墓穴和棺材的。因为挖掘工作,整个坑道不复存在,也就没有什<dfn>?99lib.</dfn>么痕迹可言了。”

    刚被我一句话吓了一跳的林涛,此时又平静下来。

    我笑了笑,对赵巡视员说:“赵老师,因为涉及排查死者是否中毒的问题,我们必须提取干尸的尸体以及尸体下方的部分泥土,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中毒的尸体,随着尸体的腐败或者风干,一些性质稳定的有毒成分就会沉降到尸体下方的泥土里。所以,对于疑似中毒的尸体,尤其是已经腐败或风干的尸体,必须要提取尸体下方的泥土进行毒物化验以确定或排除。

    赵巡视员点点头,说:“这个墓穴已经完全被掏空了,前期我们都看过了,除了还比较完整的棺材,已经被压碎一半的尸骨,其他就没啥有价值的东西了。泥土不值钱,你们尽管提。”

    “泥土里还有不少毛发。”王峰一边往物证袋里扒拉泥土,一边说。

    我说:“毛发都一起提取,我们回去看看是否有用得着的地方。”

    重新走回挖掘现场的边缘,我环顾了四周,看了看现场环境,说:“走,去殡仪馆吧。”

    肖支队长探过头来,说:“啊?现在去啊?现在都十二点了,你们不吃饭啊<dfn>.?</dfn>?”

    因为森原市在我省边界地区,所以我们驱车赶来,就花了整整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当头而照。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也行,我们找个牛肉面馆随便吃一点儿,就抓紧干活。”

    “今天咱们去土菜馆吃个土菜吧。”肖支队长笑道。

    “不不不。”我摆摆手,说,“一来太浪费时间,二来浪费纳税人的钱。”

    “我自己私人请客。”肖支队长说,“我请了别的客人,也是你们同行,说不定你们还认识,所以你们帮我撑撑面子吧。”

    肖支队长请的客人是龙番市汉明司法鉴定所的两名法医。

    根据人大决议,从2005年开始,全国各地社会司法鉴定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这些司法鉴定机构的管辖范围,是一些涉及民事诉讼的鉴定,包括法医学鉴定、痕迹检验鉴定、文件检验鉴定等。因为涉及民事诉讼,这些社会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会向被鉴定人收取费用,有了原始资本积累,就吸引了大批退休公安技术人员加入。在退休后,去司法鉴定所打打工,赚些小钱,也不至于退休后心情失落,实在是公安技术人员的一个福音。

    肖支队长的弟弟前几天被一辆醉酒人驾驶的豪车撞倒,导致脑部受伤,按照程序,应该由社会司法鉴定机构对伤者的伤残等级进行评定。这份伤残等级鉴定书,就是法院判定赔偿数额的一个重要依据。

    因为森原市没有社会司法鉴定机构,交警部门委托省城最大的司法鉴定机构——汉明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汉明派出的两名法医,领头的齐升是龙番市公安局的退休老法医、老前辈,于公于私肖支队长都必须请吃一顿了。

    我当初在龙番市实习的时候,齐老师还没有退休,所以,看到数年没见的前辈,我显得很兴奋。

    齐老师看到我们也很兴奋,愉快地喝了几杯白酒。齐老师指着身边的助手,说:“他叫步兵,是我的徒弟,去年底应聘来我们所工作的。皖南医学院法医学院的研究生。”

    这个叫作步兵的男人个子不高,瘦瘦的,白白净净,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啊哈哈哈,还有姓步的啊?我叫炮兵,幸会幸会。”大宝大笑,说,“不过,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去社会司法鉴定机构啊?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

    “什么话啊!”我瞪了一眼大宝,说,“行行出状元,司法鉴定所的法医也很重要。”

    “他说得对。”步兵淡淡地说,“我也觉得在司法鉴定所里当法医太浪费青春了,还是你们公安带劲儿。”

    我见步兵有些不快,连忙打圆场,说:“也不是,至少你比我们有钱多了。”

    “钱有什么用?”步兵夹了口菜,说,“钱比理想还重要?”

    “那你怎么不考公务员呢?”我问道。

    步兵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我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冒失,人家说不定有难言之隐,于是赶紧转移了话题,对齐老师说:“齐老师,我们来是为了一桩案子,现在尸体还没有检验,我先把前期情况和你说说呗?你帮我们指导指导。”

    齐老师点点头,兴致盎然地说:“好啊!好几年没碰命案了,手确实很痒。”

    于是,我把现场发现和前期勘查的情况介绍了一遍,说:“我觉得这个案子很难。尸体已经完全干尸化了,死亡原因、死亡时间、案件性质、尸源寻找、因果排查、凶手刻画都是大难题,我现在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齐老师喝得有些高了,他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眯着眼睛说:“听你说了这么多,我脑子也乱了,看来长时间不用,真的生锈了。我指点不了你什么,但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死者为什么是全身裸体?”

    <h3 class="ter h3">3</h3>

    坐在赶往殡仪馆的车上,齐老师的话在我脑中萦绕。是啊,在古墓中勘查现场,让我有了先入为主的思维,这种思维支配着我,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一明显的异常。因为年代久远,大多数古墓中尸体的衣着都因为腐败风干而消失殆尽。但是这一具死亡时间应该不是很长的尸体,应该有衣着啊!为什么她是裸着的呢?

    殡仪馆里,一具干尸被放置在解剖台上。

    这具干尸就像是穿了一件格子状的衣服,整个身体都呈现出规则的细树条交叉状。我们知道,这是“人体织布”。尸体在迅速丢失水分的时候,软组织失水萎缩,尤其是在尸体皮肤变得很薄的时候,肌纤维细化,从而形成了尸体表面像织布一样的外观。

    林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体织布,居然戴上手套摸了摸,说:“这个有意思啊。我看咱们刚开始没注意到尸体是全裸的,这个人体织布鱼目混珠也是有原因的,这也太像是穿了一件粗布衣服了。”

    我没吱声,开始了尸体检验。干尸是一种有利于法医工作的尸体现象,它不像腐败巨人观那样恶臭难忍,也不像白骨化那样毫无依据可寻。干尸的尸体,因为自然风干,所以一切线索和证据都被固定了下来。

    死者的全身,除了一枚铜质的戒指,以及那十枚很长却阴森森的红点白底指甲,几乎没有再发现任何随身物品。死者的全身,也没有看到明显的伤痕。

    我们依照解剖顺序打开了死者的胸腹腔、颅腔和后背。死者的内脏已经因为失水而萎缩,因为自溶而只剩下一层包膜。检查完这一具人形的躯壳,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致其死亡的损伤,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死者的口鼻部和颈部。

    肌肉的萎缩,使之变薄,但是依旧无法隐藏血迹浸染后的颜色。我们在尸体的颈部肌肉发现了几处小片状的出血痕迹。我连忙分离出死者的舌骨和甲状软骨,果然,甲状软骨的右侧上角骨折了。

    “甲状软骨右侧上角骨折,符合行凶者右利手,用右手拇指掐扼形成。”我说,“致伤方式都分析出来了,死因也就迎刃而解。”

    “是啊。”大宝掏出了死者完全液化的脑组织,剥离开颅底的硬脑膜,说,“颞骨岩部出血,窒息征象是存在的。”

    “你们是说,死者是被掐扼颈部,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林涛说。

    我点了点头,说:“刚才我在拔死者指甲的时候,看见她的甲床也是发黑的,而不是干尸表面的灰黄色。这也是一项窒息征象,我们的依据应该很充足。”

    “你拔她指甲做什么?”陈诗羽一惊一乍,“好变态。”

    我一脸黑线,说:“怎……怎么是变态?这是常规工作好吧!”

    “啊……”陈诗羽说,“想想心里都发毛。”

    “看来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连我们无所不能的小羽毛,也是这样。”韩亮靠在解剖室的通道门口说。

    “死因和致伤方式明确了。”我说,“那么死亡时间怎么判断?你们看见的干尸也不多吧?根据这种干尸化的程度来判断死亡时间也太不靠谱了。”

    “我觉得,我们法医能判断多少就判断多少吧。”王峰在一旁说道,“至少我们明确了她的死亡原因,肯定不是什么服毒自杀了,这是一起他杀案件,杀后移尸。”

    “那看来你们提取回来的泥土是没什么用了。”林涛说。

    我突然抬起头,说:“呀!你不说我都把那堆泥土忘记了!怎么会没用?泥土在哪里?在哪里?”

    韩亮走进解剖室说:“喏,在我车里,我刚才拿下来了。”

    “大宝你看看死者的后背和四肢,有没有什么损伤。王法医你取死者的牙齿和耻骨联合,判断一下尸源信息。”我一边微笑着安排工作,一边打开装满泥土的物证袋,细细地看了起来。

    韩亮蹲在我旁边,说:“泥巴,有啥好看的?汉代的泥巴也值钱吗?”

    我嘿嘿一笑,从泥巴中挑出几缕头发,说:“可不要小看这堆泥巴,关键这里面有重要的东西啊!”

    “头发?头发怎么了?”韩亮问。

    我说:“头发是角质蛋白,不易腐败,当然汉代保存到今天还能有如此柔韧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这些头发应该都是这名死者的。你看,我们可以根据死者的头发来推测她的发型、发色,从而找到她的尸源啊。软组织干尸化了,DNA也比较难做,但是头发下面有毛囊,做起来也很容易,同样,DNA也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她的尸源。”

    韩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过,”我把手套上的泥土掸掉,捻起一缕头发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的头发有些奇怪啊,都是一缕一缕的,不会散开?”

    “这是因为尸体干尸化,头发自然脱落的,对吧?”韩亮问。

    我点点头。

    韩亮接着说:“我觉得啊,头发一缕一缕成形,很有可能是因为她接过头发。”

    说完,他戴上一副手套,把一缕头发慢慢分开,果真,在一缕头发的中央,他解下了一根极细小的皮筋。

    “这你也懂!”我惊讶道,拿过皮筋细细地看着。

    “后背和四肢关节处均没有发现损伤。”大宝说,“这耻骨联合也不用煮了,软组织一剥即脱,入口即化。”

    “你会不会用成语啊?”陈诗羽说,“太恶心了。”

    “死者的年龄,你们看大约是多少?”我仍看着皮筋,头也没回地说。

    大宝说:“嗯,估计也就二十出头,骨化结节还在嘛。”

    “可惜了,一个爱美的姑娘,英年早逝。”我说。

    “不知道死了几年了。”王峰说,“死的时候是二十出头,如果死了二十年,那么她活到现在也是个妇女了。”

    “二十年倒是不至于,但我们只知道她死的时候二十出头,如果不能大体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那么她的出生年份我们也就估算不出来,那么依旧不能为尸源查找提供线索。”大宝说。

    我点点头,说:“死者有接头发、美甲,这是很好的尸源查找方向,可惜不知道年份的话,侦查员也没办法查啊。”

    “那,能 4e0d." >不能从这枚戒指入手呢?”韩亮戴着手套,摆弄着刚刚从尸体上取下来的铜质戒指,说道。

    “什么意思?”我眼睛一亮。

    韩亮笑着说:“你看,这戒指很劣质,一看就是地摊货。就是那种非主流小姑娘喜欢戴的大个儿戒指。不过这戒指的造型很眼熟啊。”

    “阿凡达!”陈诗羽和林涛异口同声地叫道。

    林涛脸颊一红,而陈诗羽则看了一眼韩亮说:“你厉害。”

    “这电影什么时候上映的?”我忙问道。

    “2010年1月在中国上映的。”“活百度”韩亮说,“离现在两年多了。”

    “差不多,差不多。”我说,“一般电影上映后几个月内,会有相应的周边产品出来,这个时间段也是电影人物造型最流行的时候。我看,尸体干尸化程度比较厉害了,至少已经死亡一年半以上了。这样,时间差不多就卡死了。”

    “你的意思是说死者是2010年死亡的?”大宝说。

    我点点头,说:“具体在哪个季节,因为死者没有衣服,所以我们也不好判断,但是大体死亡时间判断出来了,给予侦查一道重要的曙光。韩亮,你立大功了。”

    这是我走进专案组时,心里最没有底的一次。虽然这次工作有很多发现,但同样也有很多疑惑。

    我忐忑地坐在专案组会议桌的一角,说:“钱局长,我们经过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有一些发现,但是下一步工作还是需要依托侦查部门来进行。”

    “没关系,你说。”钱立业局长看透了我的不安,柔声说道。

    我点点头,整理了一下思路,说:“根据我们的尸体检验,可以肯定死者是被一个右利手的凶手掐压颈部,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死亡时间是2010年左右,具体时间不太好判断。”

    “这一整年,确实不太好排查。”钱局长说。

    我继续说:“死者全身赤裸,只有一枚劣质戒指。可以看出死者并非有钱人,所以这不太像是劫财杀人。”

    “全裸?”钱局长说,“你的意思是性侵?”

    “也不像。”我说,“第一,死者的后背部和四肢没有约束性或者挤压性损伤,只有颈部有掐痕。因此,我觉得凶手是突然掐压死者颈部导致其死亡的,犯罪动作非常简单,不像是有性侵的目的。第二,如果是性侵后抛尸,没必要把死者的衣服脱得这么干净吧?连袜子都没留。第三,死者呈现干尸状,如果有损伤可以保留外伤痕迹,但死者的会阴部完全没有发现损伤。所以,我们不能根据死者有没有衣服来判断案件性质。”

    “那她为什么会全裸?”肖支队长说,“衣服呢?”

    我摇摇头,说:“这个我也没有想明白。”

    大家凝思了一会儿,钱局长说:“秦科长你接着说。”

    我点点头,说:“死者有着明确的身份特征,我觉得查找尸源并不难。第一,死者的年龄大约二十岁,身高一米六六,既然形成干尸,皮下脂肪应该不厚,所以我判断死者偏瘦。第二,死者有一个特征性的阿凡达戒指。第三,死者接过头发、染过指甲,照片我这里都有,你们可以根据皮筋和美甲的特征来进行排查。在2010年失踪的女性,具备上述特征,就可以找她的父母来进行DNA比对。”

    “不管怎么样,先找尸源吧。”钱局长说,“线索不少了,大家抓紧时间。”

    “那我们回宾馆了?”我问道。

    钱局长点点头,说:“不过,我希望等到破案之后你们再回去,等找到尸源,还不知道能不能有相关证据来破案呢,到时候还需要你们的指导。”

    我点头应允。

    钱局长接着说:“对了,你们回宾馆后,别忘记去6019房间,找一下赵巡视员,他对法医专业的好奇好像已经超过了本职的考古工作。”

    我哈哈一笑,答应了下来。

    我们一行几人简单地吃了晚饭,回到宾馆后,直奔赵巡视员的房间。

    “怎么样?破案了吗?”赵巡视员好奇道。

    我摇摇头,笑着说:“破案哪有那么快,早得很呢。”

    “你说,凶手会不会是盗墓贼呢?”赵巡视员问道。

    原来如此。赵巡视员关心的并不是这起单纯的命案,而是希望我们能从破一起命案的基础上,找出盗墓贼,从而追回国家的损失。

    不过,赵巡视员的话倒是提醒了我。

    “对啊。”我叫了一声,说,“现场发现的盗墓坑道有几条?”

    赵巡视员说:“一条。”

    “那么进入墓穴,必须走这条道吗?”我问。

    赵巡视员点点头。

    我拍了下大腿,说:“我都没有想到!如果不是盗墓贼,怎么会知道这条隐蔽的坑道?”

    “有道理啊。”大宝说,“那我们有没有必要让总队侵财案件科派员协助调查?”

    我摇摇头,说:“别急,等我们抓住了这个杀人凶手,再说。”

    “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赵巡视员说,“这一大片墓穴,其实分两个区,我们这些天挖掘的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一个区,也有一条盗墓坑道。”

    我仍在思考赵巡视员刚才给我的提示,听他这么一说,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沉默了一会儿,我说:“啊?还有没挖掘的?那您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赵巡视员眯起眼睛,说:“那个区有武警把守,能不能进,我还得请示一下领导。这么麻烦,你们觉得有必要吗?”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我说。

    “好。”赵巡视员说完走进卫生间打起电话。

    “真的……要去吗?”林涛颤抖着问道。

    我笑着点头,说:“主要目的是去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关联现场,次要目的是去长长见识,看看盗墓坑道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你还有个最主要的目的。”韩亮笑着说,“就是要兑现你的诺言,帮助林涛克服心理阴影。”

    话音刚落,赵巡视员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说:“瞧我这三寸不烂之舌,领导同意了!”

    <h3 class="ter h3">4</h3>

    “这批盗墓贼应该是有组织的,而且是老手了。”赵巡视员拿着灯走在前面,“这一条坑道,直接进入椁室,然后贯穿了区域内这几个墓穴。从之前我们挖掘的那个古墓看,小件古董几乎全部被拿走了。”

    我在赵巡视员身后扶住林涛,慢慢地沿着陡峭的坑道往下移动。

    “这个坑道应该打到了地下四五米的距离。”赵巡视员洪亮的声音等于是在帮我们壮胆。

    “看到没,前面就是棺材了,哪里有什么鬼怪?”我大声说道。

    黑暗中,看不清林涛的表情,但是从他瑟瑟发抖的上臂来看,我知道他正在和自己的恐惧做斗争。

    “这是什么?”大宝叫道。

    几束灯光同时指向了大宝的脚边。

    “衣服!”林涛居然可以说出话来。

    光束的照射下,我们看到了几件被灰尘和泥土覆盖的布质物体,从正反射着灯光的纽扣来看,这果真是几件衣服。

    “别动,别动,我看看附近有没有足迹。”林涛仿佛完全忘记了恐惧。他的表现告诉我们,如果你热爱你的职业,便可以用专心致志来克服任何恐惧。

    林涛戴起鞋套,用足迹灯照射坑道的地面,一点点地接近那堆衣物。

    “可惜,看来是时间太久了,地面都是灰土,完全看不出足迹了。”林涛弓着腰,慢慢地走到了衣物的旁边,说,“一双旅游鞋,一件丝质的短袖上衣,牛仔裤,袜子,嗯,还有文胸,内裤。”

    我从身后递过几个物证袋,说:“我预感,这案子要破了。”

    森原市公安局物证室里,我一边把衣物逐件摊在物证台上,一边说:“林涛,我觉得你的心理阴影可能被克服了。”

    林涛摇摇头说:“谁知道呢?不过至少我现在是没那么怕坑洞之类的东西了。”

    “显然,这是夏天的衣物。”我话锋一转,说,“给这些衣物打个侧光。”

    因为有两年的时间了,衣服的表面几乎被泥土覆盖满了。我们寄希望于在这些衣服上找到一些生物检材,所以没敢对衣服进行清理。侧光可以帮助我们看到衣服上的可疑斑迹,事实上,通过侧光检验,我们在死者的蓝色牛仔裤上,发现了一处血痕。

    “血痕!”大宝叫道,“擦拭状血痕!这不会是死者自己的吧?”

    “第一,我们没有在死者的体表发现开放性损伤;第二,这是死者的外衣,即便她体表有伤,也很难在外衣上留下血痕;第三,这是擦拭状血痕,不是滴落状的,所以也不会是死者口鼻受伤后滴落的血痕。”我说。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凶手的血痕?”林涛问。

    我点点头,说:“很有可能,这件裤子整体提取,送到DNA室抓紧检验。”

    “没想到这次‘探险’,还给你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信息。”赵巡视员摸着下巴,眯着眼睛说道。

    “是啊。”我说,“这个意外的发现太重要了。”

    “你们怎么知道这些衣服肯定是死者的?”陈诗羽歪着头问道。

    我说:“死者全裸,这里有全套衣物,两者都是在墓穴中发现的。这种极端的巧合,就不再是巧合了,他们之间肯定有必然的联系。”

    “如果有了DNA,我们的破案工作就会顺利许多。”林涛压抑着兴奋的声音。

    “这次发现,意义不仅限于此。”我说,“DNA当然是最重要的东西,另外,通过目前的衣着情况,我们可以判断死者是死于2010年夏天。这一下就把全年的排查范围缩小到了几个月,侦查部门的调查工作就更有针对性了。还有,死者的衣物,也是寻找尸源身份的重要信息,有了这些,尸源的查找工作就更简单了。最后,我还在考虑,既然凶手把尸体和衣物分开藏匿,那么这种行为就体现出他的习惯,他知道古墓是极其隐蔽的地方,知道古墓的两个盗墓坑道的所在,那么他就肯定不会是误打误撞找到古墓的,他极有可能就是盗墓贼的团伙的一员。反过来推断,凶手知道古尸的衣物都会<tt>..t>风化消失。他脱去死者的衣服,就是想混淆视听,想一旦发案,考古人员肯定会以为死者是一具古尸,即便发现衣物,也不会和古尸结合起来,毕竟这些场所看到一些废旧衣物也很正常。”

    “真是费尽心机,不过他的美梦完全破灭了。”林涛说,“我们离找到他,已经不远了。”

    电话向专案组汇报了最新进展后,我们回到宾馆美美地睡了一觉。本想一早就可以得到好消息,可是事实证明我们有些异想天开。

    失踪人口很多很复杂,失踪人口的DNA信息一般都是以生身父母的DNA作为比对依据,数据库不能准确比对,必须人工比对。死者的随身物品和衣物信息也需要时间核查,所以寻找尸源的工作,经过了一夜的时间仍没有进展。

    齐老师和步兵的鉴定检验工作已经完成,我们中午又和他们在一起吃了一顿午饭。在目送他们驾车驶离的时候,我接到了专案组的电话。

    “尸源找到了!”钱局长见我们走进会议室,忙说道,“死者是彬源市的一个个体经营户,高林花,1989年出生,高中文化。”

    “哦?这么快?”我高兴道,“怎么找到她的身份的?”

    “最先是死者的衣服给了指向。”钱局长说,“我们发现她的上衣是彬源市的一个自主品牌,2010年创立的时候,主要销售渠道在本市。所以,我们把侦查视线从森原转移到了彬源。在彬源警方的协助下,很快找到了一家美容美甲店。据店老板供述,你们发现的接头发的手法和皮筋,以及死者的指甲图案,都出自他手。”

    “他告知的死者身份?”我问。

    钱局长摇摇头,说:“我们把死者衣物给他出示后,他并不记得有这样穿着的女孩在他们的店里美发。毕竟两年多了嘛。后来还是今天上午在那家美容美发店周边进行走访的时候,一个卖戒指的人认出那枚阿凡达戒指是他所售。很巧合,这个店主认识死者高林花。”

    钱局长顿了顿,说:“死者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她高中毕业一直到2010年,一直是一个人生活。2010年8月份左右,她突然消失,她的几个朋友都以为她跟她的男朋友离开了彬源,居然没有一个人报警,就连和她合伙做服装生意的‘闺密’都没有报警。”

    “看来她的闺密像是一个人吞了生意,这世道,唉。”我说。

    钱局长说:“虽然没有生身父母的DNA确认,但是从衣着和颅相复原的照片来看,死者就是高林花无疑。”

    “孤儿,朋友都漠不关心,那么下一步怎么查?”我问。

    钱局长摇摇头,说:“目前还没法往下查。死者的男朋友杨威是我们森原市人,开始我们怀疑这个人就是凶手,不过经查,他在2010年7月份就因为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了。后来被法院判决有期徒刑三年,现在还在服刑。他没有作案时间。”

    “7月刑拘,死者8月失踪。”我说,“这个有些太巧合了吧。”

    “是啊。”钱局长说,“所以我们暂时也摸不清情况,一方面正在指令派出所对当年这起轻伤害案件进行卷宗翻阅,另一方面DNA检验部门正在对杨威的DNA进行确认。”

    在专案会议室里苦等到晚上,DNA室主任赵琪终于推门走了进来。

    大家一起用期盼的目光盯着她。

    赵琪说:“DNA排除了,死者衣物上的血迹不是杨威的。”

    大家又一起失望地垂下了脑袋。

    赵琪接着说:“不过我留了个心眼。经过男性家系染色体的分析,我们认为杨威和这个血迹的主人,存在父系关系。”

    “什么意思?”大家又重新燃起希望,翘首以待。

    赵琪被我们逗乐了,掩口笑了笑,说:“也就是说,凶手说不定是杨威的堂兄堂弟、叔叔伯伯什么的。”

    话音刚落,派出所的所长也快步走进了会议室,喘着粗气说:“报告钱局长,我们翻看了那起伤害案件的卷宗。2010年7月18日,杨威因为琐事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发生口角继而厮打,导致对方胫腓骨骨折,法医鉴定为轻伤。7月底,杨威被我们刑事拘留。因为轻伤可以调解嘛,所以一开始我们是主张调解的。结果伤者狮子大开口,问杨威要二十万,杨威当时还是个在校大学生,父母又早逝,一直是自己一边打工一边赚钱来养活自己。哦,可能他的女朋友也在资助他,所以他拿不出那么多钱。我们只有依法移交检察院进行公诉。因为杨威的态度强硬、恶劣,所以被判了三年,学籍也没了,挺惨的。”

    “他有亲戚吗?”钱局长连忙问道。

    “啊?”所长显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连忙拿出卷宗翻阅了一会儿,说,“有一个叔叔,两个姑姑,还有两个姨娘,不过这些人即使看到杨威有难,也都没帮助过他。”

    “马上对他的叔叔和他的堂兄弟进行采血检验!”钱局长兴奋地命令道。这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我瞪着两只红肿的眼睛再次走进专案组会议室的时候,省厅刑警总队侵财案件科的同志倾巢出动,他们已经抵达了森原市。

    其实我这无眠的一夜发生了许多事情。

    杨解放,杨威的叔叔。一个性格软弱、胆小怕事的盗墓贼。

    DNA结果认定后,杨解放从自家的床上被揪了起来。带进刑警队一个小时后,就交代了他盗墓的犯罪事实,两个小时后,就交代了他杀人的事实。

    杨解放和他们村里的其他几个人就是对这片汉代平民墓地实施盗墓行为的罪魁祸首。2008年,他们盗取了各类文物四十七件,并低价卖给了文物贩子。

    在省厅侵财案件科的主持下,侦查人员顺藤摸瓜,很快侦破了这一起盗卖文物案,被盗的四十七件文物追回大半,余下的也正进行追查。这一起命案牵出了盗墓贼,为国家挽回了损失,这是后话。

    在听完杨威和高林花的故事后,破案后的高兴情绪被深深的惋惜掩盖了。

    杨威的父母在杨威十二岁的时候就双双因车祸去世了,杨威曾到自己的亲戚家里去求助,可是几个狠心的亲戚居然都将他赶出门外。十二岁的杨威就开始一边在黑煤窑里打工,一边上学。

    2009年,考上大学的杨威在一次QQ聊天中,认识了高林花。同是孤儿,他们惺惺相惜,无话不说,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杨威一边上学一边勤工俭学,而高林花则拼命赚钱资助杨威。

    2010年7月,杨威在暑假期间打工,因为琐事和一个客户发生了纠纷,继而厮打,把对方打成轻伤。这个客户不顾派出所的调解,毅然决然要价二十万赔偿费。高林花得知此事后,东借西凑,准备了十五万元准备调解此事。可是这个被打的客户知道杨威是大学生,一旦判刑学籍肯定就保不住了,所以坚持少一分钱都拒绝调解。

    走投无路的高林花想起杨威曾经告诉她,他的叔叔是个盗墓贼,应该存有大量现金。于是,高林花只身一人来到杨解放家,请求杨解放借给她五万块钱,解救杨威。

    杨解放性格懦弱,怕老婆。因为杨解放的老婆坚决反对,所以任凭高林花磕头央求、哭闹打滚,杨解放依旧坚持拒绝借钱给高林花。

    眼看调解的期限将到,高林花只有以告发杨解放盗墓为要挟,逼杨解放借钱。盗卖文物是大罪,杨解放和自己的老婆商量后,决定杀掉高林花灭口。

    2010年8月初,杨解放以同意借钱为借口,邀高林花来到森原,在其不备的情况下,掐死了她。为了把高林花的尸体伪装成古尸,></a>杨解放脱光了高林花的衣服,把尸体运进了他曾经盗过的一个古墓里,从破损的棺材盖板上把尸体塞进了棺材。另一边,杨解放的老婆把高林花的衣物藏进了另一处古墓。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杨解放的老婆并没有按照既定计划,在古墓里焚烧掉衣物。她在走到一半坑道的时候,因为听见异常响声,吓得丢下衣服落荒而逃。

    “这两个年轻人太可惜了。”大宝坐在返程的车上一脸惆怅,“怪谁?怪杨威太年轻气盛?怪那个得理不饶人的客户?怪杨威的叔叔冷漠无情?”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我叹道。

    “你们说,杨解放的老婆在坑道里听见的响声是什么?”林涛颤声问道。

    我哈哈一笑,说:“她才是真的活见鬼了。”

    话音刚落,我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真是活见鬼了。”钱立业局长的声音,“你们上高速了吧?那麻烦你们在下一个出口掉头回来吧。我们这里居然又发了一起命案!”

    “啊?不会吧?这么倒霉?”我说,“案子复杂吗?需要我们介入吗?”

    钱局长叹了口气,说:“你们肯定会感兴趣的。现场留下了三个血字,‘清道夫’。”

百度搜索 清道夫 天涯 清道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清道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法医秦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法医秦明并收藏清道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