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阴阳冥差 天涯 阴阳冥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会!要知道,一个人的债不是一辈子就能还完的!一个灵魂的罪不是下到十八层地狱呆上个几百年。就能赎完的!冥冥中皆有定数。”二叔说道。
有的人犯的罪,不是一辈子可以还完的。那我应该就是这样的人,这几天来我从未有过如此之多的负罪感。对此,我也只能低声叹息。
二叔见我颓然低语一句:“人月无常,自古皆然!”
“小子,明天陪我把水库的破洞填上,再闹出僵尸可就不好了。”
见二叔打算起身回屋,我连忙问出自己最想问的问题:“五弊三缺无法可破吗?”
“五弊三缺?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您的那道元神说我有五弊三缺,我就是想要问问?”
刚要起身的二叔身子一颤停顿下来,嘴角往外一撇,脸色并不好看。
我心中疑惑随口问道:“怎么了?”
二叔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发出一声冷哼,口中喃喃道:“什么元神,连到残魂都算不上!”
这两个二叔是敌是友,我还是分得清楚,可让我想不通的是就这么一句五弊三缺,二叔就快要跟他翻脸。
不等我在次疑问,二叔起身就向外走去连外套都没穿。我看着近一切,感觉很是让人莫名其妙。
当我追出院子,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远处灯光都是飘荡人影,一想到他们估计都不是人,也不敢再往远走,只得自己回去。
这一个月事情发生的太过戏剧化,对我来说为实有些吃不消,躺到自己床上感到少有的踏实。本来只打算眯一会等二叔回来的我,没一会便便死死睡去。
……
炽热火焰!周围的一切都被火焰吞噬,成为一片火海。身上披着的消防大衣已经被汗水浸湿。
我呆滞地扫视着周围,一条条火蛇卷着滚滚黑烟覆盖头顶,四周墙壁物体火草烈烈。
感官逐渐变得敏感起来,高温灼烧的刺痛感席卷四肢百骸。
我脑袋昏沉,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甚至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楚。
浓烟呛着我喘不上气,连忙是咳嗽几声。这么一咳嗽,整个人精神都清醒了许多,眼前可不是思考人生的好时候,还是先逃命要紧。
咳…!咳…!我用袖子捂住口鼻,四处摸索,寻找出路。只见右壁上方有一个安全通道指示灯,虽然已经被烧的焦黑,辛好箭头的方向还依稀可以辨别。
“救…命!救救我!”
没等我走出几步,便停顿下来。就在刚刚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小男孩的呼救声,但夹杂着呼呼火焰燃烧之声有些听不清楚,不敢确定。
“咳…!救 咳咳!”
我仔细聆听,果然真得有呼救声,而且只有一墙之隔。同时瞟到自己胸口上御A消防的字样,立马明白过来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应该是御A市的一名消防员,来这里救人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沿着那堵墙倒退了几步,便找到了一扇门,门的背后就是小男孩被控的位置。这门应该是由特殊纤维构成,并没有起火,也大大方便了救人。
我刚触碰到铁制门把手就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指尖发出刺啦一声迅速被高温烫起脓包。把手掌缩回袖筒,再次握了上去,不过这次还好并没有再被烫伤,侧身对着门板又是狠狠的一撞,门也轻而易举的被我撞了开。
里面空间很小是个杂物间。因为有房门的隔离,大火并没有蔓延到这里,但仍是烟雾弥漫!我搜寻一下,发现墙埋头蹲坐着一个小男孩。
“小朋友!咳…”
男孩没有回答,确切的说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心中莫名有些急切同时又有一种不祥。怕他出什么事情,我赶紧伸手去抱他。
当手伸出去的那一刻,心中的不祥越发沉重,急切竟然变成了恐惧。我脑子嗡的一下,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害怕这小男孩出什么事情,而是真正的怕他。
我想要收手,但为时已晚。男孩突然猛的抬头露出一副空洞洞的眼洞。
“嗟嗟嗟…哥哥,你拿了我的眼睛,是时候该还回来了!”
我脑里一声惊雷,想起了白无常跟我说过的话“这双眼睛有大秘密,能不能被你掌控全看你的造化。 如果被它夺了回去,你就瞎一辈子吧!”三秒多钟,我足足问候白无常祖宗十八代一百二十多遍!
小男孩不等我反应,双手向我的眼睛猛地抓来。这一下吓得我是吱哇乱叫。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小男孩面前我竟掀不起一丝抵抗的意识,只有恐惧霸占了我的全部,只能眼睁睁看他朝我扑来。
“我的眼睛 嘻嘻!我的眼睛!”
“啊!”
锵啷一声金铁交呜之音,男孩被狠狠甩到后面的墙上。眼前随之替代的是一把明晃晃的绣春刀,又是那身飞鱼服,正是那位在地府中救我的锦衣卫。他刀锋一竖狠狠劈在男孩脖颈。
扑哧一声,他的脑袋就如同那个鬼差般被一刀劈落。滴溜滴溜两下滚到了我的又脚边,男孩的两个空洞洞的眼眶,正好跟我对上了眼,他嘴巴动了动阴笑一声缓缓开口说道:“该回家吃饭了,下次一定要回眼睛!”
我一个趔趄瘫软在地,周围的火场像一块镜子一点点粉碎一点点破裂直到无。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醒来简直是痛苦,眼前血红,模糊不定时不时还伴随着阵阵剧痛。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都快要瞎了,想要挣扎却发现只要一动弹全身就会像是被火烧一样。想象一下痛的想动动不了,想叫叫不出会是多么的难受,而我现在就是这么个状态!
二叔坐在床旁见我醒来脸上那种紧张表情中多了份舒缓他喃喃几句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说罢一直戳住我的眉心,眉见噗嗤一声射出几点黑血。全身疼痛很快就舒缓下来,血红消失眼睛舒服了许多。
我想抬手揉揉眼睛去也看不到指尖水包,我心中震惊没想到梦中的伤害都在现实中应验,如果昨晚真被那个小孩掏了眼睛那就真要瞎了。
我喘出几口粗气,定了定神。这才看到半张纸伞横在我的面前,正是我从地府带回来的那把。我想起身却被二叔制止。
“小子,先给我躺好。你这是恶灵入梦,本因全看造化,却莫名破解。”
这么说来让我想起了那个两次救我的锦衣卫,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跟我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我每次生命之危时跑来救我。
说实话,我这个人真的很懒。既然明知道这事情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顺其自然就好。
“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儿。你在床上多躺一会儿鬼气还没有彻底散去。”
我点头嗯了一声,不再多动乖乖躺在床上。看着遮住半个天花板的纸伞感觉很是碍眼。于是下意识的就要用手挑开。
二叔见此一把伸手就擒往了我的手捥。他看我有些意外嘴角勾起一个和蔼的微笑跟我解释道:“白骨遮阴伞可是好东西,如果没有他,就靠你这个小身板要散这些鬼气得大病一场。
白骨遮阴伞?没想到这破伞还有名字。听二叔叫出它的名字我立马来了兴趣。
“您知道这纸伞啊?”
“此乃阳间阴物,用十八层地狱受刑鬼魂的留骨残皮制成,阳间遮阴,阴间遮阳。”
我思索了一下二叔说的这句话。感觉纸伞也就一般,我还以为有多牛比呢。
又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等到身上不是彻底消失这才起床。
叔侄俩收拾收拾了东西,带上了两把铁锹。借上隔墙家的拖拉机到了村子西边儿的荒地,先挖了一车斗子的黄土才去水库填土。
再来水库,我心中五味杂陈,一切都发源于这里,是最近所有事的开头。
填土的小插曲过后我并没有回去而是去了小敏家,原本一家四口,现在只剩父子俩相依为命。
走进小敏家大门就看到李振华正在压井打水。他见我进门,手中的活也停了下来。
“小何!”
“嗯,李哥。”我也应了一声。
“何老弟,你等一下啊。”然后又赶忙朝着屋内喊道:”爸,和慕容来了。”
话音刚落李向东便笑盈盈地走出屋子说道:“小何,吃饭了没有?我家饭快熟了,进来一起吃吧。”
我没有拒绝跟着两人进了堂屋。
“振华,你去供销社买几瓶汾酒去,今天要跟小何好好喝一顿。”
李振华听到父亲吩咐立马就跑出去买酒。本来误会消除我还是挺高兴,但不小心瞟到了旁边柜子上的两张遗照,整个人瞬间就没了心情。一张李敏慧,一张是她的母亲。我心如刀割,感觉对他们有很大的愧疚。
李向东看到我的眼神和表情,脸也跟着暗淡下来。
气氛瞬间沉默。但李向东却一扫晦暗,笑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害,走吧,进里屋。”
我咬住下嘴唇,目光在小敏的遗像上多停留几秒。向里屋走去,我奢望再见到小敏,就算是鬼也好。

百度搜索 阴阳冥差 天涯 阴阳冥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阴阳冥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缘风亲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风亲源并收藏阴阳冥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