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沙丘 天涯 沙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伟大只是一种暂时的经验,决不会恒定不变。它部分依赖于人类创造神秘的想像力。经历伟大感觉的人一定能意识到自己身临其中的那种神秘。他必须对投射到自己身上的那种神秘高贵有所应答,言谈举止有所表现;对冷嘲热讽有强烈的意识。这就使他远离装腔作势。冷嘲热讽是使他能我行我素的全部支柱。没有这种品质,哪怕是短暂的伟大也会毁掉一个人。</small>

    <small class="right">——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语录》</small>

    在阿拉凯恩大家族的宴会厅里,吊灯在黄昏中闪着明亮的光彩,黄色的光线映着墙上那只角上沾着血的黑牛头和老公爵那幅闪着油光的画像。

    在那群邪物的下面,洁白的台布辉映着阿特雷兹家族的银制餐具,一丝不苟地摆在长桌上。穿戴整齐的侍从随时准备提供服务。中央那古老的烛台并未点亮,吊着它的金属链掩隐着一个升降装置。

    公爵站在门口,观察一切是否安排妥当。他在考虑试毒匙及其在社会上的意义。

    公爵想:都是一种模式。你可以通过我们的语言了解我们……

    那种准确流畅的表达也许暗藏杀机。今晚有人会在饮料里下毒吗?

    或者会在食物里下毒?

    他摇摇头。

    长桌上的每个盘子旁都放着一壶水。公爵暗暗估算,长桌上的水足够阿拉凯恩一个普通家庭用一年。

    公爵站在门厅里,两边放着黄绿相间的陶瓷宽口盛水器,供洗手洗脸用,陶瓷盆边挂着毛巾。管家解释说:“客人进来时,恭敬地以手沾水,然后洒几杯水到地上,用毛巾擦手,再把毛巾扔进门外的坑里。这是当地的风俗习惯,宴会结束后,乞丐聚在门外,讨得毛巾里拧出的水。”

    公爵想:真是典型的哈可宁作风,真是穷奢极侈。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到胸中一阵愤懑。

    “这习惯到此为止!”他愤愤地说。

    他看见一个女仆正从厨房出来经过门厅,这是女管家推荐的一个老妇人。公爵向她做了一个手势。她从阴影里走出来,绕过桌子走近公爵。公爵注意到她那粗糙的皮肤和蓝色的眼睛。

    “阁下有何吩咐?”她低着头问,眼光向下。

    一他做了一个手势说:“把这些盆儿和毛巾撤了。”

    “可……尊敬的老爷……”她抬起头,不知所措。

    “我知道这习俗!”公爵叫道,“把盆儿端到大门外。我们吃饭结束前,每个来访的乞丐都可以得到一杯水,明白了吗?”

    她那苍老的脸拧到了一起:失望,愤怒……

    公爵猛然心领神会,意识到她一定是打算用毛巾拧出的水卖钱,也许这也是习惯。

    公爵脸色一沉,不满地说:“我会派一个卫兵监督执行我的命令。”

    他转身大步穿过一个过道,来到大厅,脑海里翻腾起滚滚如潮的记忆,就像一个个没牙的老太婆在唠唠叨叨地述说。他想起了宽阔的水域,起伏的波浪,碧绿的青草,而不是现在日复一日的黄沙。

    一切都过去了。

    他想:我也老啦!已经能感到末日冰凉的手,凶狠贪婪。

    在大厅里,人们站在壁炉前,杰西卡女士成了注意的中心。

    灯将斑斑点点的橘黄色光照在珠宝、花边图案和昂贵的纺织品上。

    公爵从人群中认出一位来自卡塞格的滤析服制造商、一个电子产品进口商、一位在极地有消夏别墅的贩水商、一位吉尔德银行的代表、一位香料开采设备零配件交易商,还有一位表情坚强的瘦长的妇女,她以为外星旅行者提供保卫服务而闻名,常常掩护各种走私、间谍和讹诈行动。

    大厅里的大部分妇女都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打扮入时,装饰华丽,举止奇怪而敏感。

    即使杰西卡不是女主人,她在人群中也会鹤立鸡群,公爵心想。她没戴珠宝,身穿暖色调衣服,长长的礼服差不多跟灯光的颜色一致,棕色的头发上系着一条土黄色发带。公爵意识到她在暗暗表达不满,最近他有点疏远她。杰西卡很清楚公爵喜欢她穿这种色调的服饰。

    邓肯·伊达荷穿着明亮的礼服站在附近,他看起来更像一位警卫,而不是宾客中的一员。他脸上毫无表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哈瓦特专门把他从弗雷曼人那儿召回来,给他的任务是:以保护杰西卡女士的安全为由,对她实施监视。

    公爵扫了一眼整个大厅。

    保罗被一群阿拉凯恩富家子弟围在一个角落里,显得很突出。

    其中还有三个家族卫队军官。公爵特别注意到一个女孩,似乎很适合他的爵位继承人,但保罗显得很有分寸,庄重、高贵而且不偏不倚。

    公爵的头衔对他很合适,公爵想,他一定能担此重任。公爵突然意识到这种想法很不吉利,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保罗看到父亲站在门厅处,便避过他的眼光,看着大厅里那珠光宝气、穿戴整齐、谈笑风生的客人。保罗突然对那些人产生了一种厌恶感。他们就像禁锢在腐朽思想中的廉价面具,满嘴胡言乱语。

    我的情绪太糟,他想,不知哥尼会怎么说。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情绪不好。他根本就不想参加这个宴会,但他父亲坚决不让步。“你有一个位置,应履行职责。你已经够年龄,快要成人了。”

    保罗看见父亲出现在门厅,审视着屋子,然后走向围着杰西卡的那群人。

    当公爵朝那边走时,运水商正在问:“公爵要安装气候控制系统,这是真的吗?”

    公爵站在那人身后回答说:“先生,我们还没有考虑过这事。”

    那人转过身,是一张乏味的圆脸,被太阳晒得黝黑。他说:“啊,公爵,我们正等您呢。”

    雷多瞟了一眼杰西卡,说:“刚才有点事要做。”然后转向运水商,说了刚才处理门厅里那些水的事。“对我来说,那些陋习到此为止了。”

    “阁下,这算是一项公爵令吗?”他问。

    公爵说:“我让你们自己凭良心判断。”他转过身,注意到凯因斯向这边走来。

    有一位女客人说:“我以为这是个慷慨的举动……把水分给……”有人制止了她。

    公爵看着凯因斯,发现这位行星学家身着一套老式黑棕色制服,佩着皇室文职人员的肩章,衣领上坠着金质官衔标志。

    运水商以愤愤不平的语气问:“公爵是在对我们的习俗进行批评吗?”

    “这习俗已经改变。”雷多一边向凯因斯点头,一边回答运水商,注意到杰西卡的眉头皱了起来,心想:她皱一下眉头关系不大,但这可能会引发我们俩关系不融洽的谣言。

    “如果公爵不反对,”运水商继续说,“我想问几个有关习惯的问题。”

    公爵听出这声调有点圆滑,注意到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大厅里的人都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这边。

    “是不是该就餐了?”杰西卡问。

    “可咱们的客人还有问题。”雷多看着运水<samp>九九藏书</samp>商说。这张圆脸上有一对大眼睛,厚嘴唇,使公爵想起了哈瓦特的备忘录。“……这个运水商值得注意……林加。布特,记住这名字。哈可宁人利用过他,但却没能完全控制住他。”

    “水风俗很有意思,”布特说,脸上挂着微笑,“我想知道您怎么处理这所房子的温室,打算继续向人们夸耀吗,阁下?”

    雷多压抑住愤怒,瞪着这个人,脑子里思绪万千。在自己的城堡里要向这么一个人挑战还真需要勇气,尤其是这个人已与我们签了合作协议。采取行动的人一定了解自己的威力。在此地水就是力量。比如说,如果给供水设施装上地雷,发个信号就能将其摧毁……这个人看来是做这种事的人。摧毁供水设施就等于摧毁了阿拉吉斯。这完全可能就是这个布特举在哈可宁人头上的大棒。

    “公爵阁下,温室的事我已有一个计划。”杰西卡笑着对雷多说,“我们打算保留它,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只把它作为对阿拉吉斯人民信任的象征。我们的理想是将来阿拉吉斯的气候会变得美好,任何地方都能种上、看到这些植物。”

    雷多想:多亏了她!让我们的运水商去想想这番话吧!

    “很明显,你对水和气候很感兴趣,”公爵说,“我建议你经营点别的东西。将来有一天,在阿拉吉斯,水将不再是昂贵的商品。”

    而公爵在想:哈瓦特应该加倍努力,渗透到这位布特的机构中去。我们必须马上着手建立备用供水设施,决不能让人把大棒举到我的头上!

    布特点着头,脸上仍挂着笑,说:“一个可敬可贺的梦想,阁下。”他退了一步。

    凯因斯脸上的表情引起了雷多的注意。这人盯着杰西卡,他好像着了魔……就像一个陷入爱河的男人……或者是被宗教的力量所震撼的人。

    凯因斯的思想终于被预言中的话所征服。“他们与你们共有那个最珍贵的梦想。”他直接问杰西卡:“你们有方法缩短实现它的时间吗?”

    “啊,凯因斯博士,”运水商说,“您常在弗雷曼人的护卫下四处行走,今天也来到这个地方,真不容易。难得!”

    凯因斯朝布特扫了一眼,目光神秘。他说:“据说,在沙漠中拥有大量的水可能使人产生致命的疏忽大意和漫不经心。”

    “他们在沙漠里有许多奇怪说法。”布特说,但语气中表现出极大的不安。

    杰西卡走到雷多身边,把手伸进他的臂弯,借这个时候使自己镇静下来。凯因斯刚才说过:“……缩短实现它的时间。”这句话在古语中的意思就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别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行星学家所提问题的奇怪之处。现在他正倾身听着一位夫人的轻声细语,卖弄风情。

    杰西卡想:科维扎基·哈得那奇,难道我们的护使团这儿也留下了那个传说?这想法唤起了她对保罗的希望,希望保罗就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他很可能就是。

    吉尔德银行代表与运水商聊了起来。布特提高声音,大家都听到他说:“许多人都想要改变阿拉吉斯。”

    公爵注意到这些话对凯因斯刺激不小,他直起身,离开了那位献媚的夫人。

    整个大厅突然安静下来,一位家兵在雷多身后轻轻咳了一声,说:“阁下,宴席准备好了。”

    公爵向杰西卡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

    “这儿的习惯是男女主人在客人后入席,”她笑着说,“阁下,这个习惯咱们也改了它?”

    他冷冷地答道:“这个习惯挺好,现在还不用改。”

    他想:我必须保持怀疑她是内奸的假象。他看着从身边走过的客人。暗问:你们中间谁相信这个谎言?

    杰西卡感觉到他的疏远,像过去一周来一样。她心里很纳闷:他好像在跟自己斗争。是因为我安排这个宴会太早了?可他知道让我们的官兵与当地社会各阶层人士认识熟悉非常重要。我们是他们的父母官,没有什么能比组织社交活动更能充分地表达这个意义。

    雷多看着从身边走过的人群,想起了萨菲·哈瓦特对这个宴会的态度:“先生,必须制止!”

    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出现在公爵的嘴角,多么壮观的景象!当他坚持要出席这个宴会时,哈瓦特摇着头说:“阁下,我觉得这么做很糟糕。阿拉吉斯的一切进展太快。这不像哈可宁人的作风,一点都不像。”

    保罗伴着一个比他高半个头的年轻妇女从公爵身边走过。他不满地看了父亲一眼,那女的说了句话,他点点头。

    “她的父亲制造滤析服,”杰西卡介绍道,“我听说穿了他的服装,只有笨蛋才会被困在沙漠。”

    “走在保罗前边、脸上有伤疤的人是谁?”公爵问,“我没认出来。”

    “客人名单上最后加上去的一个,”杰西卡低声说,“哥尼安排的,是走私者。”

    “哥尼安排的?”

    “我让他做的。哈瓦特也知道,我想他对此大概有点不愿意。海盗名叫吐克,埃斯马·吐克。他在走私者中力量不小。这儿的人都知道他。他出席过许多大家族的宴会。”

    “为什么邀请他?”

    “到这儿的人都会问这个问题,”她回答,“吐克的出现会引起猜疑。他可以向人们表明你准备强化反贿赂的法令,甚至不惜得到走私者的合作。这一点哈瓦特也很喜欢。”

    “我不敢肯定是否喜欢这个安排。”他朝从身边走过的一对点点头,看到剩下的客人已不多。“你为什么没邀请一些弗雷曼人?”

    “凯因斯不就是吗?”她说。

    “对,凯因斯来了,”他说,“你还给我安排了别的小意外吗?”他挽着杰西卡走进了进餐的队列。

    “其他安排都是按惯例进行的。”她说。

    杰西卡心里在想:亲爱的,你难道不明白这个走私者手里有快速远航飞船吗?可以买通他。我们必须留有后路。当形势坏到难以挽回时,我们还有一扇离开阿拉吉斯的门。

    他们走进餐厅后,杰西卡拿出雷多挽着的手,让雷多领她入座。雷多大步走到桌子的前端,一个男仆给他扶着椅子。随着一阵衣饰、椅子的响声,其他人全部就坐,但公爵仍站着。他举举手,围着桌子、穿着仆人衣服的家兵退到后边,全神贯注地站着。

    屋子里不安的宁静弥漫开来。

    杰西卡看着长桌的另一端,发现雷多的嘴角在微微颤动,脸上有愠怒的表情。她暗想:是什么激怒了他?肯定不是因为我邀请了走私者。

    “有人对我改变用水的习俗提出了质询,”公爵说,“这是我的方式,告诉大家许多事都会改变。”

    餐桌上一片尴尬的安静。

    杰西卡想:别人会以为他醉了。

    雷多举起水杯,吊灯的光线从杯子上反射向四周。他说:“我以皇家贵族的身份向大家敬水。”

    大家都拿起水杯,看着公爵,在短暂的宁静中,从厨房过道吹来一阵微风,摇动吊灯,阴影在公爵鹰一般的面颊上舞动。

    “我到了这儿,将在此地住下去!”他大声吼道。

    大家把杯子举向嘴边,但公爵却一动不动,其他人也停住。公爵继续说:“我的祝福代表着我们对那些崇高原则的衷心敬仰,‘商贸促进进步!财富通达四方’!”

    他啜了一口水。

    其他人也跟着喝了,互相交换着疑问的眼神。

    “哥尼!”公爵叫道。

    从公爵身后的小屋里传来哈莱克的声音:“到,阁下。”

    “给咱们唱支哥,哥尼!”

    小屋里传出了九弦巴喱斯的琴声。公爵做了一个手势,仆人开始上菜……烧烤沙兔,什锦色拉,烩炒山珍,油闷大虾,咖啡,红酒,香料拌菜……

    公爵仍然站着。

    客人们等着,面前香喷喷的佳肴和站着的公爵使他们有点不知所措。雷多说:“在古代,主人的职责是用他的才智款待客人。”他紧紧捏着水杯,指头发白:“我不会吟唱,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哥尼唱的歌词。请再饮一杯……这一杯祭奠我们的英烈,他们让我们平安到站。”

    餐桌上一片不安的骚动。

    杰西卡低眼看着她周围的人……有圆脸的供水商和他的夫人;表情严肃、皮肤白皙的吉尔德银行代表(他盯着雷多的样子就像一个稻草人);模样凶狠、脸上有伤疤的吐克,他那纯蓝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

    公爵吟诵到最后一句,让自己的声音拖长,渐渐结束。他举杯喝了一大口水,啪的一声用力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水从杯子边溅了出来。

    其他人一言不发,尴尬地跟着饮了一口公爵又举起杯,将里边剩下的水全部倒在地上,他知道,别人也都必须这么做。

    杰西卡第一个重复了公爵的动作。

    大家发了一会呆,跟着也将杯里的水泼在地上。杰西卡看见坐在他父亲身边的保罗正在观察每个人的反应。她自己也被客人们不同的表现所吸引……尤其是女人们。这是纯净的、可以带走的水,跟扔掉的毛巾上的水不一样。拿水杯的手在颤抖、犹豫,神经质的笑声……都说明他们很不情愿,但又必须这么做。一位夫人把水杯掉到地上,她的男伴给她捡水杯时,这位夫人的眼光故意看着别处。

    然而,特别引起她注意的是凯因斯,他非常犹豫,最后把水倒进了衣服下的一个容器里。他发现杰西卡在注意自己,便对着她微笑,向她举举空杯,表示祝酒。一点也看不出他有任何尴尬的表情。

    哈莱克的音乐仍在房子里萦绕,但现在已不那么柔和,而是变得轻松跳跃,好像他要活跃餐桌上的气氛。

    “宴会开始。”公爵宣布,坐回椅子里。

    杰西卡想:他易怒,情绪变化无常。损失那台采矿机车对他打击比想象的要大。一定不仅仅是损失一座工厂。他就像被置之绝境,必须不顾一切似的。她举起叉子,希望掩饰自己的怨恨。为什么不?他简直是发了疯。

    渐渐地,餐桌上恢复了活力,晚宴开始活跃起来。滤析服制造商赞扬了杰西卡的厨师和美酒。

    “这两样都是我们从卡拉丹带来的。”她说。

    “真妙!”他尝了一样菜,赞扬说,“真是太可口了!没有一点混合香料的踪影。什么东西都离不开香料,真让人厌烦了。”

    吉尔德银行代表看着对面的凯因斯,说:“凯因斯博士,我理解,又有一台香料开采车被沙蜥吞掉了。”

    “消息传得真快啊!”公爵说。

    “那么,这消息是真的?”银行家转头问雷多公爵。

    “当然,确有其事!”公爵不高兴地回答,“该死的运载器消失了。这么大的东西,是不可能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当沙蜥出现时,没有运载器去转移采矿机车。”凯因斯说。

    “这不可能。”公爵继续说。

    “没人看见它离开?”银行家问。

    凯因斯说:“观察机站的人一般只注意沙漠上的情况。他们主要监视沙蜥踪迹。运载器上一般配备有四个工作人员……两个飞行员,两个助手。如果一个……甚至两个机组人员被公爵的敌人买通……那么……”

    “哦,我明白了,”银行家说,“你,作为应变法官,对这其中的奥妙有什么看法吗?”

    “我将从我的角度认真考虑此事,”凯因斯说,“当然这事不便在此讨论。”凯因斯暗想;这个白痴骷髅!他知道我受命对此事不能插手。

    银行家笑了,继续吃东西。

    杰西卡想起了在比·吉斯特学校学到的知识,课程有间谍与反间谍,授课老师是一位胖乎乎、满脸乐观的圣母。她那愉快的嗓音与课程内容形成了奇特的反差。

    任何间谍与反间谍学校的毕业生都具有相似的反应模式,这一点值得注意。任何封闭的纪律和约束都会在学生身上打上烙印,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只要认真分析研究,这种模式和烙印是容易发现的。

    “现在,差不多所有间谍人员身上的动机模式几乎相似。也就是说:不同学校、不同目的的间谍人员,其动机方式中,有些非常近似。你们将学习怎么将这些因素通过分析找出来……首先通过询问找出被问者的内在倾向,其次是对被研究人员的语言思维倾向进行详细研究。你们将发现,要确定被测者的基本语言形式并不困难,当然,要通过语态词尾变化和言语模式来确认。”

    现在,杰西卡与儿子、公爵和其他客人坐在餐桌上,听着这个吉尔德银行代表说话,她突然打了一个寒战,意识到:这人是哈可宁间谍。他用的是吉·普莱门言语模式……被巧妙地掩饰起来,但逃不过杰西卡那受过专门训练的分析观察力。他就像是在对她说着自己的身份。

    杰西卡问自己:这是否意味着吉尔德本身已站到了公爵的对立面?这个想法使她震惊。她又叫人添菜,以掩饰自己的情绪,同时仔细听着那人的每句话,希望能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他会改变话题,说一些不关痛痒的事,但却会暗藏机锋。杰西卡对自己说:这就是他的模式。

    银行家把吃的东西咽下去,啜了一口水,他旁边的女人说了句什么,他笑起来。他似乎在听公爵身旁的一个人解释说,阿拉凯恩土生土长的植物没有刺。

    “我喜欢观看阿拉吉斯天空中鸟儿的飞翔,”银行家说,他的注意力对着杰西卡,“当然,所有的鸟都吃腐肉,许多不用水就能生存,因为它们都是吸血动物。”

    在桌子另一端,坐在保罗和她父亲之间的滤析服制造商的女儿,皱着眉说:“噢,苏……苏,你说的真让人恶心。”

    银行家笑着说:“他们叫我苏……苏,因为我是水零售协会的财务顾问。”杰西卡仍然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他又接着说:“因为水贩们吆喝:‘苏……苏……籁卡!’”他学得惟妙惟肖,大家都笑起来。

    杰西卡听出他的话里透着夸耀,也注意到那年轻女孩用暗示的方式交谈。她给银行家铺了一个台阶。她扫了一眼林加。布特,他正全神贯注地吃着东西。杰西卡似乎听到银行家在说:“我也控制着阿拉吉斯至高无上的权力之源……水!”

    保罗注意到身旁这女人说话声中的伪装成分,看到他母亲用比·吉斯特的高度注意力听着人们的谈话。他突然心血来潮,决定也说几句话,揭开谜底。他对银行家说:“先生,你是说这些鸟是自相残杀的动物吗?”

    “小主人,这问题问得有点怪,”银行家说,“我只说这些鸟要吸血,这并不一定是说它们要吸同类的血,对吗?”

    “这问题并不奇怪。”保罗说。杰西卡注意到他声音里有受过专门训练的尖锐的刺探语气。“大部分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任何新生的有机体所面临的最残酷的竞争都来自同类,”他故意从邻座的盘子里叉了一块肉,放进自己嘴里,“他们在同一只锅里吃饭,有着同样的基本需求。”

    银行家身体一震,对公爵皱了一下眉。

    “别错把我的儿子当小孩。”公爵笑着说。

    杰西卡扫了一眼桌子周围的人,发现布特很兴奋,凯因斯和走私者吐克正咧着嘴笑。

    “这是一个生态法则,”凯因斯说,“小主人对此似乎有深刻理解。生命因子之间的斗争是争夺系统中自由能量的斗争。血是一种变效能源。”

    银行家把叉子往盘子里一搁,愤怒地说:“听说弗雷曼贱人就喝死人血。”

    凯因斯摇摇头,用教训的语气说:“不是血,先生。但一个人身上的血完全属于他的人民……他的部落。如果你生活在沙漠深处的大平原,这是必然的,水在那儿非常珍贵。而人身体中的70%是水分。死人当然不需要这些水。”

    银行家把双手放在盘子的两边,杰西卡以为他会拂袖而去。

    凯因斯看着杰西卡说:“对不起,阁下。在餐桌上不应该谈论这么恶心的话题,但有人散布谬误,理应得到澄清。”

    “你跟弗雷曼人交往太久,已丧失理性。”银行家粗鲁地说。

    凯因斯冷静地看着他,他面色苍白,抖动着。

    “你是在向我挑战吗,先生?”

    银行家一惊,咽了一口气,生硬地说:“当然不。我不愿伤害主人。”

    杰西卡从这人的声音、表情和呼吸中感觉到了恐惧,他前额青筋暴露。这个人害怕凯因斯。

    “我们的主人自己能够判断是否受到了侮辱,”凯因斯说,“他们是勇敢的人,知道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们现在在这个地方……阿拉吉斯,准备在这儿住下去,这就显示出他们具有令我们佩服的勇气。”

    杰西卡注意到雷多非常欣赏这几句话。其他人却不以为然。坐在桌子边的人都准备逃跑,手已经放到桌子下面。有两个人明显地例外,一个是布特,看着银行家的窘态,乐不可支;另一个是走私者吐克,他似乎在等着凯因斯的暗示。杰西卡还看见保罗正敬佩不已地看着凯因斯。

    “怎么样?”凯因斯说。

    “我没有恶意,”银行家喃喃地说,“如果有不礼貌的地方,请接受我的道歉。”

    “冤家宜解不宜结。”凯因斯边说边对着杰西卡笑了一下,继续吃东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杰西卡看到走私者也松了一口气。她注意到:这人是随时准备一跃而起,全力帮助凯因斯的。他和凯因斯之间存在着某种默契。

    雷多把玩着一把叉子,欣赏地看着凯因斯。行星学家的行为表明他对阿特雷兹家族的看法已有所改变。当他们在沙漠上飞行时,凯因斯的态度似乎很冷淡。

    杰西卡挥了一下手,又上来一道菜和饮料,仆人们呈上了红酒和浇汁发酵蘑菇。

    渐渐地,人们又开始谈论起来,但杰西卡听出有一种焦虑和担心。银行家阴着脸,大口地吃着东西。她想:凯因斯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她也意识到凯因斯对杀人似乎毫不在乎,他是一个漫不经心的杀手。她想这大概是弗雷曼人的风格吧。

    杰西卡对左边的滤析服制造商说:“水在阿拉吉斯如此重要,常常使我惊奇。”

    “非常重要,”他同意道,“这是什么菜?真好吃!”

    “用特殊调料制作的兔舌,”她说,“一个古老的配方。”

    “我必须把这个配方抄下来。”他说。

    她点点头:“我会让人给你送去。”

    凯因斯看着杰西卡说:“新来阿拉吉斯的人常常低估水的重要性。你瞧,咱们现在涉及的是最低量法则。”

    她听出凯因斯的试探语气,说:“由于需求的最低量现实,限制了增长,因此增长率也被限制在最低程度,达不到满意的最低效果。”

    “大家族成员中很少有人意识到行星生态问题,”凯因斯说,“水是阿拉吉斯生命最不利的因素。请注意生长本身如果不严加控制也会产生不利条件。”

    杰西卡察觉凯因斯的话里有话,但又不清楚那深层的含意。她说:“生长,你的意思是说阿拉吉斯可以有一种更规范的水循环机制在更有利的条件下维持人类的生命?”

    “这不可能!”那位贩水大王说。

    杰西卡转<bdo>九九藏书</bdo>身对着布特说:“不可能吗?”

    “在阿拉吉斯不可能,”他说,“别信这个梦想家的,所有的实验证据都跟他说的相反。”

    凯因斯看着布特,杰西卡发现别人全都停止了交谈。转过头,注视着他们这边的讨论。

    “实验室证据常常蒙蔽我们,使我们忽略最简单的事实,”凯因斯说,“事实是这样的,我们在这儿讨论的问题源于野外正常生存着的植物和动物。”

    “正常!”布特讥讽道,“在阿拉吉斯不存在什么正常的东西。”

    “恰恰相反,”凯因斯说,“沿着自养带可以建立起某种平衡和和谐。你只需懂得这个星球的局限和上边的压力。”

    “这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布特说。

    公爵突然明白凯因斯的态度为什么会转变,那是因为杰西卡说要为阿拉吉斯而保留那些温室植物。

    “凯因斯博士,怎样才能建立起这种自养系统?”

    “如果我们能在阿拉吉斯得到百分之三的绿色植物,从而能形成碳水化合物合成食品,这样循环系统就起步了。”凯因斯说。

    “水是惟一的问题吗?”公爵问。他察觉到凯因斯很兴奋,自己也深受感染。

    “水也使其他问题变得复杂,”凯因斯说,“这个星球上有大量不含相伴成分的氧……广泛分布的植物生命和由于像火山这样的自然现象造成了巨大的自由二氧化碳源。在这个星球广阔的表面发生着不同寻常的化学交流过程。”

    “你有试验计划吗?”公爵问。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建立并实施一个塔斯里效应的项目……在业余实验的基础上进行一系列小单位试验,从中我的科学可以得到工作依据和事实。”凯因斯说。

    “没有足够的水,”布特说,“就是水不够。”

    “布特先生是水方面的专家。”凯因斯说,笑着开始进餐。

    公爵右手猛向下一挥,叫道:“不!我想要得到答案!有足够的水吗,凯因斯博士?”

    凯因斯盯着自己的盘子。

    杰西卡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心想:他很会掩饰自己。但她现在已对凯因斯进行了记录,知道他正后悔刚才说的话。

    “有足够的水吗?”公爵继续问。

    “也许……有吧。”凯因斯不情愿地回答。

    他在假装没有把握!杰西卡想。

    保罗的测谎意识也告诉他凯因斯另有隐情,他必须应用全部受训时获得的知识才能判断出凯因斯暗藏的动机,识破他的伪装一定有足够的水!但凯因斯不愿让人知道。

    “我们的行星生态学家有许多吸引人的梦想,”布特说,“他与弗雷曼人一起幻想……沉缅于预言和传说中。”

    桌子周围传来几声奇怪的笑声,杰西卡注意到笑出声的人,他们是走私者吐克、滤析服制造商的女儿、邓肯·伊达荷和那个带着神秘保镖的女人。

    杰西卡想:今晚很奇怪,紧张的气氛一直存在。太多的事逃过了我的注意。我必须发展新的情报来源。

    公爵的眼光从凯因斯转向布特,再移向杰西卡。他感到莫名其妙地窝火,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瞒着他。“也许吧。”他自言自语。

    凯因斯速度很快地说:“阁下,也许我们应该另选时间讨论这个问题。有许多……”

    这时,一个身着军服的阿特雷兹军人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打断了行星学家的话。他走到公爵身边,低声对着公爵耳语。

    杰西卡从帽饰上认出他是哈瓦特的部下,她压住内心的不安,转身对滤析服制造商的女伴说话,这女人身材小巧,一头黑发,长着一张洋娃娃脸。

    “你的饭菜都没怎么动啊,亲爱的,”杰西卡说,“我可以为你叫点别的什么吗?”

    这女人先看了一眼服装制造商,然后回答:“我不饿。”

    突然,公爵站了起来,沙哑着嗓子说:“大家坐着别动。请原谅我,有一件事非得我亲自去处理。”他退到旁边。“保罗,请代我尽尽地主之谊。”

    保罗站起来,想问父亲为什么要离开,但他知道自己必须振作精神,担此重任。他走到父亲的座位前坐下。

    公爵转身对哥尼说:“哥尼,请坐到保罗的位置上去,宴席上不能有单数。我也许会让你把保罗送到C.P.区来。等我的呼叫。”

    哈莱克从小房里走出来,穿着制服。他巨大的身躯和丑陋的长相,看起来与珠光宝气的环境很不相符。他把九弦巴喱斯靠在墙上,坐到保罗的位置上。

    “没有必要发警报,”公爵说,“但我必须强调,卫兵没通知大家一切安全之前,谁也别离开。你们呆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我们一定会迅速清除这点小麻烦。”

    保罗从他父亲的话里辨别出密码……卫兵,安全,迅速解决。

    麻烦是来自安全保卫领域,而不是暴力。他看见母亲也辨别出了密码,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公爵迅速点点头,猛地转身,大步朝门外走去,身后跟着他的士兵。

    保罗说:“请大家继续用餐。我想凯因斯博士正在说有关水的事。”

    “咱们可以下次讨论这事吗?”凯因斯问。

    “当然可以。”保罗说。

    杰西卡看着儿子镇定自若、成熟老练,感到很自豪。

    银行家拿起水杯,对布特举起来。“咱们这儿没人能在用词华丽方面超过林加。布特先生。有人差不多认为他就要取得大家族的地位。来吧,布特先生,领我们干一杯。你一定为这位小大人准备了不少甜言蜜语。”

    杰西卡的手在桌子下捏成了拳头,她注意到哈莱克传了一个手势给伊达荷,房子里靠墙站着的卫兵全都各就各位。

    布特狠狠地瞪了一眼银行家。

    保罗看了一眼哈莱克,看到卫兵已各就各位。保罗注视着银行家直到他放下水杯。保罗说:“有一次,在卡拉丹,我看见一具打捞起来的渔人尸体,他……”

    “淹死的?”滤析服制造商的女儿说。

    保罗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是的,被沉到水里直到淹死。”

    “这种死法真有意思。”她轻声说。

    保罗的微笑变得难看,凝成了冷冰冰的表情,他转头对着银行家继续说:“有意思的是这人肩上有伤……是其他渔民的爪靴造成的。这个渔民是沉船上的船员之一。另一个获救的船员说他已不止一次在失事船员身上看到这种瓜靴伤痕,这意味着另外一个被淹渔民为了逃到水面而踩在这个可怜家伙的身上,以便获得呼吸。”

    “这为什么有趣?”银行家问。

    “是因为我父亲由此而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说为了救自己而爬上你肩头的被淹者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客厅里发生这种事就要例外了。”保罗犹豫了一会儿,让银行家有时间明白意思,然后接着说,“而我要说,除非你在餐桌上碰到这种事。”

    屋子里突然一下沉静下来。

    杰西卡想:这太鲁莽,银行家可能有足够高的身份向我儿子挑战。她注意到伊达荷已高度戒备,准备行动。家族卫兵也做好了准备。哥尼·哈莱克不动声色地盯着对面的那个人。

    “哈……哈……哈……”这是走私者吐克,笑得前仰后合,毫无顾忌。

    桌子周围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神经质的笑容。

    布特咧嘴笑着。

    银行家已把椅子向后推,愤怒地盯着保罗。

    凯因斯说:“谁要跟阿特雷兹人玩花样,都是自讨没趣。”

    “羞辱客人是阿特雷兹人的习惯吗?”银行家问道。

    保罗还没来得及回答,杰西卡倾身向前说:“先生!”她一边心里想:我们必须弄清这个哈可宁畜牲到底要玩什么把戏。他是到这儿来对付保罗的吗?他还有帮手吗?

    “我儿子展示了一件普通外衣,你想对号入座吗?”杰西卡问,“真是出色的表演。”她把手滑到绑在腿部的啸刃刀刀柄上。

    银行家转身怒气冲冲地瞪着杰西卡。她看着银行家离开了桌子,准备动手。保罗全神贯注于那密码词:外衣……准备应付暴力。

    凯因斯向杰西卡投去一个探询的目光,给吐克做了一个不显眼的手势。

    走私者一下站起身,举起水杯说:“我要敬你一杯,为年轻的保罗·阿特雷兹,一个貌似年轻,却有男子汉作风的人。”

    他们为什么要插进来?杰西卡问自己。

    银行家现在看着凯因斯,杰西卡注意到他脸上又露出了胆怯。

    杰西卡想:凯因斯到哪儿,人们便跟到哪儿。他在告诉我们他站在保罗<cite>藏书网</cite>一边。他那神秘的力量源于何处?不可能是因为他那应变法官的身份,那只是临时的。当然也不会因为他是皇家文职官员。

    她放开自己握着刀柄的手,向凯因斯举起水杯,凯因斯也举了举自己的水杯。

    只有保罗和银行家空着手。(苏……苏!真是个愚蠢透顶的绰号。杰西卡想。)

    保罗想:我做得对,可他们为什么要介入?他暗暗看了一眼坐得离自己最近的男性客人。准备应付暴力?从哪来的暴力?当然不会是位什么银行家。

    哈莱克动了动,好像不是要跟某个特定的人说话,注意力对着人们头顶以外的地方。他说:“在我们的社会里,人们不应该大敏感,这常常意味着自杀。”他看着滤析服制造商的女儿问:“您以为如何,小姐?”

    “哦,是的,不错,确实如此,”她答道,“太多暴力,我感到恶心。许多时侯并不存在什么恶意,可却有人丧命。这毫无道理。”

    “确实没有道理。”哈莱克说。

    杰西卡注意到这女孩毫无漏洞的应答,意识到:这个不动脑筋的女人并不是一个头脑空虚的小女人,她注意到威胁出现的方式,知道哈莱克也发现了这个事实。他们计划用女色引诱保罗。杰西卡松了一口气。她的儿子也许是第一次目睹它……他的训练却没有忽略这种明显的阴谋。

    凯因斯对银行家说:“是否再道一次歉?”

    银行家对杰西卡勉强地笑了一下,说:“女士,恐怕我喝的酒太多了一点。您提供的酒后劲太大,我有点不习惯。”

    杰<dfn>99lib?</dfn>西卡听出他语气里饱含恶意,便甜甜地说:“陌生人相聚,应该充分容忍风俗习惯的差异。”

    “谢谢您,阁下。”他说。

    滤析服制造商那长着一头黑发的女伴欠身问杰西卡:“公爵说在这儿很安全,我真希望别打仗,不会有更多的冲突吧?”

    杰西卡想:她受命这样抛出话题。

    杰西卡说:“也许根本就没什么大麻烦。但最近有好多事都需要公爵亲自过问。只要阿特雷兹和哈可宁之间存在敌意,我们就必须万事小心。当然,公爵也曾发誓,坚决消灭阿拉吉斯的全部哈可宁间谍。”她瞟了一眼吉尔德银行代表,接着说:“宪法自然也支持他这么做。”她转身对着凯因斯说:“是这样吗,凯因斯博士?”

    “确实如此。”凯因斯答道。

    滤析服制造商轻轻地拉了一下女伴。她看着他说:“我想我现在确实要吃点东西。我想要你们刚才上的那种鸟肉。”

    杰西卡给一个仆人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对银行家说:“先生,你刚才说到鸟和它们的习性。我发现阿拉吉斯有许多有趣的事。告诉我,什么地方能找到衰微香料?香料开采者要进入沙漠深处吗?”

    “哦,不,女士,”他说,“我对沙漠深处所知极少,对南部地区也几乎一无所知。”

    “有一个传说,认为在南方有巨大的香料田矿源,”凯因斯说,“但我怀疑这纯粹是一种想象,只是为了一首歌。有些胆大的香料勘探者确实经常深入到中心带的边缘,但那尤其危险……导航设备不稳定,经常出现大风暴。离屏蔽墙越远,伤亡率越高。也许如果我们有了气象卫星……”

    布特抬起头,满嘴食物,他说:“据说弗雷曼人可以去那儿,他们什么地方都能去,还在南纬区找到了泛水区和吸井区。”

    “泛水区和吸井区?”杰西卡问。

    凯因斯迅速说:“不着边际的谣传,阁下。其他星球上可能会有,但阿拉吉斯绝不会有。一个泛水区是指水渗到地面或可以根据某些特征掘出水来的地方,吸井区也是泛水区的一种,在那儿人们可以用麦管吸水……这就是传说。”

    杰西卡想:他话里有假。

    保罗也奇怪:他为什么撒谎?

    “多么有趣的传说,”杰西卡边想边说,“据说……”这儿的人有着非常奇特的言语方式。他们还不知道这已暴露出他们对迷信的依赖。

    “我听人讲你们有一个说法,”保罗说,“即:城市滋生华丽,沙漠造就智慧。”

    凯因斯说:“沙漠上有许多谚语。”

    杰西卡正准备问另外一个问题,一个仆人递给她一张纸条。她打开纸条,是公爵的字迹,用密码写的,杰西卡扫了一眼。

    她告诉大家:“有一个好消息,公爵说麻烦已全部解决。丢失的运载器找到了。飞行员中有一个哈可宁间谍将飞船劫持到了一个走私基地,希望卖掉它。现在人和机器都回到了我们手里。”她朝吐克点点头。

    走私者也点头回应。

    杰西卡卷起纸条,塞进了衣袖。

    “我很高兴这没有引起战争,”银行家说,“人民满怀希望,希望阿特雷兹能带来和平和繁荣。”

    “尤其是繁荣。”布特说。

    “咱们现在上甜点吧。”杰西卡说,“我让厨师准备了一卡拉丹甜食,甜酱糯米糕。”

    “听起来非常吸引人,”滤析服制造商说,“可以得到<bdo></bdo>配方吗?”

    “你想要的配方我都给。”杰西卡说,一边把这人记录在脑子里,以后再告诉哈瓦特。他是一个可怕的野心家,可以收买。

    大家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聊起来:“这布料质地不错……”“他的衣着与戴的珠宝很相配……”“下一季我们要努力增加产量……”

    杰西卡低头看着自己的盘子,心里想着雷多字条上的密码:哈可宁人试图运进一批激光炮。我们抓住了他们。但这意味着他们已运进了几批激光武器。这说明他们并没有过多指望屏蔽,请采取相应措施。

    杰西卡想着激光炮,觉得很纳闷。那种白热高温光束可以切开任何物质,但屏蔽除外。事实是屏蔽的反馈聚变会使激光武器和屏蔽一起毁灭,似乎哈可宁人对此并不担心,为什么?激光……屏蔽爆炸能引起异常危险的聚变反应,其威力比原子弹还要巨大,会杀死开炮人和穿屏蔽的人。

    找不出答案使她感到极度不安。

    保罗说:“我从不怀疑我们会找到运载器。只要我父亲着手解决问题,麻烦就会迎刃而解。哈可宁人也开始知道这是事实。”

    杰西卡想:他在说大话,他不应该说大话。任何人都无权夸夸其谈,如果他晚上要睡在地下深处以防备激光炮的话。

百度搜索 沙丘 天涯 沙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沙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弗兰克·赫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兰克·赫伯特并收藏沙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