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沙丘 天涯 沙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mall>人们说雷多公爵没有注意到阿拉吉斯的危险,贸然走进了一个陷阱。也许这么说更确切:他长期身临危险,而对此次危机的不同判断有失误。或者说他故意牺牲自己,以便让儿子能找到更美好的生活?一切都显示出公爵并不是一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small>

    <small class="right">——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家事记评》</small>

    雷多·阿特雷兹公爵正靠在阿拉凯恩城外机场起落控制塔的护栏上,初夜的圆月,像一枚银币,高高地挂在南边的地平线上方。

    下边是屏蔽墙下的山崖。像一座座冰山,反射着冷光。在灰尘中显得朦朦胧胧。他左边是阿拉凯恩的灯光……黄……白……蓝,交相辉映。

    他想,整个星球上的各个主要场所都张贴着有他签名的通知:“我们圣明的帕迪沙国王已正式授权我接管这个星球,终止全部争端。”

    通知上那一本正经的格式和语气使他有一种孤独感。谁会受这愚蠢条文的蒙蔽?当然不会是弗雷曼人,也不是控制着阿拉吉斯内贸的家族们……哈可宁人居然要算计人。

    他们企图杀害我的儿子!

    他内心的愤怒难以抑制。

    他看见一辆亮着灯的车,从阿拉凯恩朝降落场开来。他希望是接保罗的卫兵。时间的推延使他心急如焚,尽管他知道哈瓦特的人正采取紧密措施,严加防范。

    他们企图杀害我的儿子!

    他摇摇头,想摆脱愤怒,回头看见自己的五架快速艇一字排开。

    谨慎的拖延总比……

    那中尉是好样的,忠诚,可靠,反应灵敏。

    “我们圣明的帕迪沙国王……”

    如果这城里的居民看见国王写给他们可敬公爵的私人便条,那后果真难想象……全是对戴着面纱的男女的极端鄙<strike></strike>视:“……可我们对野蛮人还能期待什么呢?他们惟一的梦想就是生活在没有秩序、安全和家族统治的环境中。”

    这时,公爵感到他自己的惟一梦想就是结束阶级差别,不再想到致命的秩序。他抬头望去,穿过尘烟,看见天空中明星闪烁,心想:在那些小小的星光中,有一点是我的卡拉丹……可我再也不能见到我的家乡。对卡拉丹的思念使他胸中突然发痛,这痛不是来自他的内心,而是从卡拉丹传来,直入他心灵深处。他自己很难把阿拉吉斯这片荒凉之地称为家乡,他感到自己也许永远都做不到。

    他想:我必须将感情深藏,为了儿子。如果他要有自己的家,只能是在这个星球上。我可以把阿拉吉斯当做地狱,我已濒临死亡的深渊,但他必须在这地方得到激励和鼓舞,这里一定是可用之地。

    他胸中涌起一阵惆怅,先是自悲自怜,紧接着又是鄙视不安。

    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想起哥尼·哈莱克常哼的两句诗:

    <small>我胸中品尝着时间的空气</small>

    <small>吹动纷纷扬扬的落沙……</small>

    对,哥尼在这儿会看见许多落沙。在月光笼罩的山崖以外是荒漠……寸草不生的岩石、沙丘,纷纷扬扬的沙尘,荒无人烟的干燥野地,也许有一些弗雷曼人。如果有什么东西能给阿特雷兹家族带来一线希望,也许只有这些弗雷曼人。

    条件是哈可宁人恶毒的计划还没能渗进弗雷曼人之中。

    他们企图杀害我的儿子!

    突然一阵金属轰鸣声震动了高塔,使公爵靠着的围栏颤抖起来。面前掉下一道幕帘,挡住了他的视线。

    飞船来了,是该做事的时间了。他转身走向身后的梯子,走向大会议室,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整理好表情,准备迎接来人。

    他们企图杀害我的儿子!

    公爵走进圆顶屋子时,许多人已经坐在里面。他们带着自己的太空旅行包,吵着,笑着,就像放假归来的学生。

    “嗨,下边那东西有感觉吗?那就是重力!”

    “这地方的重力有多大?掂起来很轻哪!”

    “一本书有原来的十分之九重。”

    屋子里一片嘈杂热烈的声浪。

    “你下来时仔细看过这个洞吗?这里有些什么战利品?”

    “哈可宁人都带走了!”

    “我只想冲个热水澡,还有一张舒服柔软的床!”

    “你还不知道,笨家伙?这地方没水。用沙洗你的屁股吧!”

    “喂,公爵来了!”

    人们看到公爵,马上安静下来。

    哥尼·哈莱克大步走过人群边缘。他一边肩上挂着包,另一边挂着九弦巴喱斯。他的手指特长,拇指大,可以灵活地运动,在弦上拨出美妙的音乐。

    公爵观察着哈莱克,欣赏着他那丑陋巨大的身躯。那双玻<mark>九九藏书</mark>璃片一样的眼睛透着凶狠、机敏。这人曾经生活得狂放不羁,只按自己的原则行事。保罗曾叫他什么来着?“哥尼,凶猛者。”

    哥尼头上一束束亚麻色的头发盖着脑袋上的光秃处;一张大嘴咧着,显露出愉快和嘲讽,那一道伤疤似乎是他生命的一部分,配合着他的一举一动。整个人显得随便,毫不拘谨。他走到公爵面前,弯腰行礼。

    “哥尼。”公爵说。

    “阁下,”他用巴喱斯指着屋里的人说,“这是最后一批。我本来打算跟第一批人来的,可是……”

    “还有一些哈可宁人要你对付,”公爵说,“哥尼,跟我来,咱们找个地方谈谈。”

    “谨听尊命,阁下。”

    他们走到一架供水机旁,大屋里的人们又吵闹喧哗起来。哈莱克放下包,但仍然拿着他的九弦巴喱斯。

    “你能交给哈瓦特多少人?”公爵问。

    “萨菲那儿有麻烦吗,先生?”

    “他只损失了两<cite>99lib?</cite>名主力,而他的先锋在对付哈可宁人的防线上取得了可喜的进展。如果我们能更迅速地行动,就能获得更大的安全保障,取得我们的生存空间。你能提供多少人,他都需要,那种在肉搏战中不会退缩的男子汉。”

    “我可以给他三百名最棒的勇士,”哈莱克说,“我该把他们派到什么地方?”

    “去大门,哈瓦特有一名手下在那儿接应。”

    “我马上去安排吗?”

    “等一会儿,还有一件事。野战队员将控制这儿的宇航船到天明。送我们到<var></var>这儿的吉尔德H级宇航船将有新的生意,宇航船将与一艘装有衰微香料的货船取得联系。”

    “是我们的香料吗,阁下?”

    “对。但宇航船还将运走一些香料开采工,他们是旧王朝的人。由于统治者变换,他们准备离开,而且已得到应变法官的批准。他们是宝贵的开采工,哥尼。大约有八百人。宇航船离开前,你必须想办法说服部分工人留下,跟我们干。”

    “什么是最有力的理由?”

    “我想要他们心甘情愿地合作,哥尼。我们需要那些人的技术和经验。他们要离开说明他们不属于哈可宁阵营。在宇航船离开前,你必须说服一部分人留下为我们工作。哈瓦特认为他们有人可能是潜伏的敌人,而且到处都有暗杀的阴影。”

    “哈瓦特已经发现了不少危险的阴影,阁下。”

    “但也有他没有发现的东西。我想哈可宁人真是充满想象,居然在这些从事野外工作的人中埋伏暗探。”

    “很有可能。这些人在什么地方?”

    “就在下面的接待室里。我建议你下去为他们弹一两首曲子,让他们安神静心,然后再施加压力。你可以向那些有能力的人许诺权力和高薪,他们可以得到比哈可宁时期高20%的工资。”

    “就这些吗?我知道哈可宁人是记件付酬的。这些人口袋里装着完成合同后的大把钞票,心里想着愉快的旅途……20%许诺对他们恐怕<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0d.html" target="_blank">不</a>会是太大的诱惑。”

    雷多有点不耐烦地说:“那么发挥你的想象,在特殊情况下运用灵活性。但必须记住财富不是无底洞。只要可能,别超过20%。我们特别需要开采工、气象员、沙象员……任何对沙漠变化有经验的人。”

    “懂了,先生。‘他们将迎着狂暴而来,面色像东风般沉静,聚集神力,征服风沙。’”

    “很有感染力,”公爵说,“把你的工作交给一名中尉,让他简短地说明一下用水纪律,然后安排这些人睡觉。起落场的人将会照顾他们。别忘了给哈瓦特增派人<samp></samp>手。”

    “三百名最棒的勇士,”他拿起旅行包,问,“我完成任务后在哪儿向您报到?”

    “在这上面,我有一间会议室。在那儿将有一个作战会议。我想安排一次新的星球清查行动,先动用装甲部队。”

    哈莱克正准备转身离开,发觉雷多的眼神奇特,便问:“您预计会发生哪种麻烦?我想应变法官还在这儿。”

    “公开和秘密的战斗都会发生,”公爵答道,“我们站稳脚跟前将会有大量的流血牺牲。”

    “您从河中取出的水将变成干枯土地上的血流。”哈莱克说。

    公爵叹了一口气:“快去快回,哥尼。”

    “是,阁下,”他笑起来,刀疤抽动了一下,“看,我是沙漠中的野驴,义无反顾地向前。”哥尼转身大步走到屋中央,发布命令,然后穿过人群离去。

    雷多看着哥尼远去的背影,摇摇头。哈莱克常使人吃惊、振奋……满脑子的歌、引言和鲜花般的词句……而当面对哈可宁人时,又是一名无情的杀手。

    在阿拉凯恩起降场的入口处,粗糙地刻着几个字:摩亚迪。似乎是用很简单的工具刻画上去的,反复出现在好几个地方。他在阿拉吉斯的第一晚就看见了这几个字。现在,他被送到公爵的指挥部,参加父亲召开的第一次全体军事会议。那些刻字是对离开阿拉吉斯的人的控诉。但对于这个刚刚逃脱死亡的男孩却有着深不可测的含义。

百度搜索 沙丘 天涯 沙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沙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弗兰克·赫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兰克·赫伯特并收藏沙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