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张牛角从来没有见过大贤良师如此生气,他吓得不敢抬头看张角。
“汝速速把褚燕传唤过来,这厮好大的胆子,竟敢以下犯上,我非得处死他不可!”
张牛角只得弓着身子后退,他心急火燎,恨不得一口吞了唐州,怒火中烧将要爆炸一般。
唐州是什么人,张牛角心里最清楚。一个完全靠趋炎附势向上爬的小人,贪财好色,见利忘义,只要能讨好大贤良师,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张牛角有点诧异:这么一个见风使舵的主怎么就赢得张角的喜欢。但是张牛角清楚,大师张角派唐州跟随自己,名曰帮助,实际就是监视自己。张角对张牛角每天的事情一目了然。
因此,张牛角每天就是稀里糊涂过日子,不问东西不管南北,只要大师下达的命令一律执行,有违于大师的行为一律不做。
张牛角对唐州甚是客气,称兄道弟拉拢唐州,对唐州的事情一律不管,任意他胡来。
“唐州又闯了祸,打伤了村子里的老伯,大哥你说怎么办?”
杜当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找张牛角理论商量。”
“唉,没办法!你派人多带些礼物钱财什么的,去慰问慰问老伯,找一个大夫把老伯的病看好。”
张牛角一声叹息。
“大哥,不好了!那唐州到山下发展教徒,见色忘义,竟然把一新入会的女子糟蹋了!”
杜当急匆匆跑来找张牛角,惊慌失措语无伦次。
“什么?”张牛角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奶奶的唐州,老子非杀了……”
张牛角说了半截话,又强压怒火,双腿发抖地说:“可恨的色鬼,怎么能办出这样的事情。那女子怎么样了,这可如何是好?”
“那女子不堪**,已经跳河自杀了!”
“造孽啊,造孽!这样的教徒还不如死了呢!”
张牛角豁出去了,他抱起一坛子酒喝了一半,然后咣当把坛子丢在地上,任酒水肆意横流。张牛角找到大贤良师,告了唐州一状。
那张角一听勃然大怒:”好你个唐州,竟敢奸**女,行邪恶之事,来人呀,把唐州拽出去杖死!”
唐州吓得双腿发抖、四肢发软,他噗通一声跪在张角的脚下,像鸡啄米似的不停磕头。
“良师饶命,小人错了,那女子勾引我,我一时糊涂没有控制住自己,才酿下了大祸……”
“那为什么她会自杀?”
“她讹我强迫我,非要嫁给奴才,我哪能冒犯教会,所以不同意,那女子就假装跳水,结果真死了!”
“可恨呀,可恨!”
张角把教杖戳到地上,差点戳个窟窿:“罚你,一定要罚你,跪上三天绝食三天!”
“良师,论教规应当处死,以儆效尤啊!”
张角没有说话,扭头转向内屋去了。张牛角望着张角远去的背影,绝望伤心地发呆。
张牛角哪里知道,唐州私下里给大贤良师觅了几个如花似玉的女会员,张角与那几个妙龄女子如胶似漆的亲密,其中一个爱妃还与他诞下儿子。
张角揣度着,以后自己建了国家,也弄一个三宫六院,享受享受皇帝的生活。
张牛角有些灰心,他在黑山占山为王,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谨谨慎慎,生怕堕入万丈深渊里摔个粉身碎骨。
正当张牛角发愁的时候,突然半路杀出一个褚燕,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把唐州暴揍一顿,还割了他的耳朵,张牛角暗自高兴,一看多了一个英雄好汉,就与褚燕拜了弟兄。
张牛角敬佩褚燕的胆量,竟能在自己开教会的功夫,大闹黑山,火并唐州,把唐州的信徒杀得七零八落,看着唐州的狼狈样,张牛角心里高兴。
张牛角觉得褚燕这个后生确实可畏,敢想敢做,敢闯敢拼,又为人狭义,没有后顾之忧,比自己强百倍。以后定会大有作为。
“可是眼前这个坎子怎么迈过去?”
从良师府出来,张牛角忧心忡忡。他立即想到自己的好友张曼成。
张曼成与自己同一年加入教会,一年张曼成差点饿死,张牛角从地主家偷来点干粮,给张曼成充饥,为此,张牛角还挨了一顿毒打。只到现在后背上还有深深的伤痕。
张曼成看张牛角急匆匆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张曼成深使一礼:“不知大哥莅临寒舍,小弟有失远迎!”
张牛角也拱手道:“弟弟,我有一急事需要你帮忙,你要替我想想办法!”
张牛角就把唐州抢劫杜嘤嘤,褚燕割掉唐州耳朵,后来又大闹黑山,唐州到大师面前告状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曼成听了这番话,知道哥哥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为兄弟两肋插刀,他连忙说:“我现在就去找良师说情,良师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大贤,能容忍所有人犯下错误,等褚燕来了,让他给良师跪下忏悔,这事就好办了!”
张牛角还是着急,他知道褚燕嫉恶如仇,让他跪下忏悔之事恐怕不好劝。他对曼成说:”弟弟对唐州有恩,你向唐州说说情,让他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事就好办了!”
“我试试吧!”
张曼成信心满满。张曼成对唐州有恩,救过唐州一命。昔日唐州在济南投了一家大户的钱财,那大户把唐州打得奄奄一息,丢到一个壕沟里为狗。
幸亏张曼成从那路过,把唐州从沟里背出来。为他洗去身上的蛆虫,上了最好的创伤药,买了一身像样的衣服让他穿,唐州才从黄倩路上折返回来。
莫说野狗横行,莫说老鹰横空,单是那一层层蛆虫也能把唐州的肉吃干。所以唐州对张曼成敬之又敬。
唐州之所以不敢正面顶撞张牛角,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唐州敢说其他方长的坏话,唯独不说张曼成。
果然,张牛角回到黑山,对褚燕说了此事。
褚燕甩了甩袖子,发着脾气说:“倘若是为了别的,我能给大师跪下,但是若为了这事,为了唐州这不要脸的家伙,死了我都不跪下!”
张牛角急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褚燕的生死看来真不好说。

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月光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掬并收藏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