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天师傅又把褚燕叫到后院,后院里陈列着几样武器,褚燕把武器把玩了一番,满生欢喜。
最后,褚燕的目光来回在斧刀之间游弋。褚燕又一次将大斧提起,在手上掂量了掂量。
云衲长老捋了捋胡须,笑笑说:“盘古印花斧,青云风来无。南北成一字,万事皆成空。众人伸颈,一人在天,匠石运斤,郢人斫垩。”
褚燕挥动大斧,以旋风扫落叶星火燎原之势上下翻飞,树叶都随之抖动掉落下来。
“这也是一把好武器,这是什么刀?”
褚燕问道。
“青龙偃月伴七星,七星映月寻青龙。雌雄双煞,千里难寻,得宝刀者可扬名天下。”
褚燕情不自禁,右手按住刀柄,左手提起刀身,只觉得肩膀有浑厚的充足感。
褚燕看那刀刃,冷光闪闪,寒气逼人,阴森森,冷嗖嗖,如冰轮当空傲霜袭人。褚燕挥动宝刀,似饱非饱,似醒非醒,似痴非痴,似醉非醉,人与刀浑然一体,只见圆不见方,只见刀光不见褚燕,云衲长老不由得啧啧陈赞。
大刀收拢,青龙归田。褚燕稍定丹田,嘘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说道:“师傅,这个更好!”
云衲长老微微笑了笑:“燕儿,二者不可得兼,只能选其一也!”
褚燕看了又看,试了又试,踌躇不决。
“师傅,这两个哪一个重?”
“盘古斧八十一,七星刀八十二!”
褚燕看了又看,掂量了又掂量,最后驻目在那把七星映月刀上。
“就用这一把吧,打不赢就拿着他砍菜!”
云衲长老笑了笑说道:“燕儿啊,汝跟着为师多少春秋啦?”
“滹沱河之水冻了又化化了又冻,迎春花已经开了十二年了!”
“云衲长老捋捋胡须,微微一笑说:“汝四岁来到吾寺,转瞬已到舞象之年,汝忍辱负重,聪颖好学,领悟很高,胜过师兄百倍,许多功夫经过为师指点一二就学会了,也该下山去了。”
褚燕一听就有些着急:“师傅莫不是要赶我下山,四海之大没有我容身之处,师傅救孩儿之命,容纳孩儿之膝,教孩儿武功,孩儿无以为报,怎么敢离开师傅呢?、
云衲长老笑了笑说:“汉祚四百年,起于高祖,终于桓灵,当年高祖斩白蛇芒砀山起义,斩杀霸王,征服群雄,取得天下。中道遇王莽篡位,光武帝骑黄牛宛城起兵,昆阳之战威名四海,后持节河北,振兴于真定,称帝与河北,斩杀王朗,征服关东,平定天下。只可惜儿孙不争气也没有办法。如今佞臣当道,宦官乱政,诸侯并起,百姓生灵涂炭,正是吾徒儿寻求明主的时候,汝可以下山去了!”
“可是,可是!”
“不要再犹豫了!汝可以先回真定,祭拜汝父,寻找至亲,体恤民情,思虑汝的人生方向,如遇坎坷,汝随时可找师傅;到时候,为师派孙轻师兄祝你一臂之力!”
褚燕感慨万千,舍不得离开,回到卧榻,一夜难眠。
这十年来,云衲长老每天让徒弟们蹲马步,拎水,更厉害点的就是木桩上站着不下来,一站就是一天。
尤其是这两三年,云衲长老加深对褚燕的惩罚。其余僧人都摇头叹息,叹息褚燕的不争气,甚至连孙轻也挤眉弄眼,侥幸自己的机警伶俐。
这原来的一切一切都是师傅历练自己,考验自己,锻炼自己的功力。
褚燕的耳畔回响着师傅的铮铮良言。
“混沌世界,浩瀚天地,万物发源于根。
汝练习武艺万不可好高骛远。松柏立于峭壁,那根须牢牢系于巉岩之下。百变功夫,功力全在于足基,脚力稳定如松柏之根基,则迎万物于手掌,游刃于彼节之间,似庖丁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 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
汝闯荡江湖万不可忘掉思想之根基,一定要根系于民,取信于民,来源于民,最后归于民生。只有这样才能有始有终,善始善终。万不能仇恨于天下,戾气发于百姓,伤及无辜百姓,为师绝不会饶恕你!
去吧,群雄并起,逐鹿中原,定有汝一席之地。汝只要牢记恩师的话,必定封妻荫子,封侯拜相,威名远扬,流芳百世,后定有人为你写书立传,颂你功德。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众人必非之。坚持自己的路,只要坦坦荡荡,就要风风火火闯荡四海,勿有所顾忌。”
褚燕一夜难眠,即不舍于这四方天地 又想展翅于天地之间,像燕子一样在自己的天空自由翱翔。
褚燕又一次想到自己的父亲,想到了自己的姐姐。褚燕对母亲已经没有多大的印象,但深深记得父亲的惨死,与姐姐的生死离别。
叶超,仿佛是身上的痦子,一想到他指甲的细胞就暴躁难安。
“叶超啊,叶超,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下山第一件事就要找到你,撕烂你,将你剁成肉酱,替我父亲报仇!”
到了第二天,褚燕提着两把朴刀告别师傅,师傅又一次叮咛万分:“切勿报仇心切,受了小人的蛊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然的法则也有人性的善恶。”
“徒弟记住了!”
褚燕口头应着,心头如波涛汹涌,激荡难安。褚燕心意已决,他先要到真定太平村祭拜父亲,然后寻找叶超报杀父之仇,只要掺杂这事的一律都要铲除,杀他个落花流水。”
褚燕走得急切,转眼间来到山下。褚燕不由自主来到杜嘤嘤家,他要看看当年的牛犊子是否长大,那告状的杜嘤嘤是否变得丑陋难堪。
褚燕心里想着,来到褚燕家里。门扉半掩,褚燕向院里张望,不见了黄牛,也不见杜嘤嘤,屋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
“保不准又去告谁家的状,弄点泥巴甩到这厮锅里!”
褚燕一阵坏笑,他不由得寻找泥巴。他下身捞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了他的姐姐。这个像自己姐姐的女孩子,受到他的报复,那一定气死了。
自己的行为,若是被姐姐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褚燕抬头望了望天空,白云无言,悠然地望着大地,似乎是父亲的灵魂。
褚燕感到心虚,他汗涔涔的走了出来。

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月光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掬并收藏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