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赵与义万万没想到,自己中了叶超的毒箭,已经昏迷不醒。
那叶超的百发毒肠箭是用眼镜蛇的毒液浸泡而成,一共浸泡七七四十九天,那箭头都是黑色的了。
只要被百发毒肠箭射中的,几乎都在三天之内死去,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解救。
当晚,叶超苦于没有攻城之策略,独自在城墙下徘徊,夏侯用他们也不去理睬,再说没有理睬的能力呀,他们三个人都打不住叶超一个人,出城就等于送死。
叶超勒马在护城河外孤独地彳亍,他苦于没有功课城池的方略。叶超鬼使神差地过了西门,来到了北城门,他骑在高头大马上溜达。
叶超突然看见一辆马车向远处驶去,没有马铃,只有慌张的赶马车的吆喝声。那车辙的痕迹七扭八歪,深深浅浅向远处延伸着,车上似乎还有孩子哭的声音。
赵子鱼早吓得魂飞魄散,禁不住大哭起来,还不如一周岁的赵子龙,他双手抱着母亲,对赵子鱼说着:“哥哥别哭,要坚强些!”
赵与义从沉睡中醒来,他挺了挺僵硬的身子,想站起来但是无能为力。
“快……快……把我放下去……他们要的是我!”
“老爷,您就行好吧,有我们在也是不会丢下你的!”
其中一个家丁说道。
“我们……不会……都下你的……”
赵子龙稚声稚气地还有点斩钉截铁,他把“丢”说成了“都”。
赵与义神情凝重的看着后方,那叶超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 ,甚至能听到叶超的叫喊声。
“贼兵休走,还不快快留下姓名 !”
那赵光一听,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他挥动马鞭,“啪”的抽在马屁股上 ,那那疼得咆哮一声,向前跑去 。
赵店、赵饭赶忙折了回去。
原来,赵与义被毒箭射伤,昏昏沉沉的 ,没有一点儿力气,他觉得头重脚轻 ,那胳膊肿得像小树似的 。
赵与义独自躺下后,赵光与张夫人商量:“看了这么多郎中,依旧不显好,我们还是去太行山云翳寺寻云衲长老吧,华佗或许能看好老爷的病!”
张夫人应允了。
赵光把家眷找来,吩咐事宜。那赵家在真定是个大户,直到现在,姓赵的都非常多。
赵与义虽然简约,不喜欢铺陈张扬,可也有十几个家丁,七八个女仆。
赵光把家眷找来,吩咐着:”老爷受了箭伤,今晚就要去太行山寻医问药,我们赵家就此解散了,家里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大伙缺什么就拿什么,都走吧!”
“我们不走,都跟着老爷!”
一群人说着。
“这若是放在平日,你们都在家待着伺候太太,只我一个随老爷看病,可如今不比往日,叶超在外面把守了那么多的士兵,你们都去这不添乱子了吗 ,不但老爷的病看不成 ,我们都得被叶超抓了去!”
赵光的这番话说得大伙哑口无言。
“大兄,就让我们去吧,路上有什么豺狼虎豹的,我们又是练家,在路上好有一个帮手。”
其中赵店、赵饭说。
赵光觉得在理,就把两人留下来,其余全部解散 。那家卷非常情理,什么都不要 。张夫人只好把家里的金银散尽,首饰什么的都给了女仆,其余人哭着勉强接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赵光把门掩上,深情的环顾了几眼,忍不住流下两行热泪 。
赵光驾车,带上张夫人及两个孩子,赵店、赵饭骑着马,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守护着赵与义。
几个人一同出了北门,守卫的士兵认识赵与义,没有通报夏侯用就直接放行了。
其实夏侯用早已经料到,他特意嘱咐了守卫士兵,只要赵与义出城,就特行独立不用汇报。
夏侯用了解赵与义的为人,倘若到赵府探望,恐怕他死都不会走!
赵家很顺利地出了城门,果然北门叶超的士兵很少,他们很快就出了敌军的包围圈。
一帮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什么人,竟敢深更半夜出城?”
那声音犹如晴天里来了一个霹雳 ,又如狼吟虎啸猫头鹰的嚎叫,几个吃草的麋鹿都吓得四散开来 ,那树上的睡鸟噗嗤嗤飞向了远方。
这比老虎出没都令人胆寒万分,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一行人听见有人大断喝着,都吓得魂飞魄散,连那马都打了几个激灵。
赵光不认识叶超,但知道不是好事,那肯定不是夏侯用,也不是张彪,即使是什么打劫的,也够他们喝一壶。
车里还有赵与义的一家子老少。
赵与义把马鞭抡圆了,连在马屁股后面挥了几鞭:“太太,坐好了,别把少爷颠簸下来了。”
那马一个劲的向前窜去,动物也有灵性,它也怕死啊!赵光就觉得耳畔呼呼生风,那屁股就快颠下来了,好几次他都拽了拽马尾巴。
“你带着老爷先走,我们断后!”
赵店、赵饭两个人拨马回身,拦在叶超的马前。
“你们什么人,竟敢深更半夜出城门?”
叶超横刀立马,气势逼人。
“我们是做生意的,中山国人氏,家中有事,所以只好夜里赶车,你是何人,拦我们马车何甚?”
赵店急中生智道。
“爷爷叶超是也!”
叶超愣了一下,把刀收回来,他有意放他们一马,但又立即问道:“不对,这肯定有诈,否则你们跑什么,说,是不是赵与义出门看病?”
“什么什么呀,我们就是做生意的!”
“我不管,下来盘查一下,快快停车!”
叶超放开他俩拨马去追,那赵店、赵饭不放,挺刀枪挡住叶超的去路。
叶超大怒,挥动苍龙游月刀只劈赵店面门,赵店抬头一看,还没有缓过神来,那大刀已经过来,把赵店劈于马下。
“啊,赵店!”
赵饭惊呼一声,他本能的向前一挺,辉枪便刺,被叶超一把抓住,就势一拨,那赵饭摔下马去,赵饭的身子挺了挺,没了呼吸。
可怜赵店、赵饭没有打上一个回合,就死在叶超的手下。
“赵与义,哪里走!”
叶超已经明白,前面的马车八成就是赵与义。
叶超的马很快赶到,他要活劈赵与义,活捉赵子龙。

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月光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掬并收藏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