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自古英雄出少年,燕赵自古多英雄。
颜良、文丑、张郃、高览,一个个侠肝义胆名震天下,常山赵子龙更是威震八方美名远扬。然而,在赵子龙的故乡,有一个改写东汉历史的草莽豪杰褚燕,在赵子龙英雄埋名苦寻明主的时候,早已经声名鹊起。
褚燕就是张燕,黄巾军起义领袖。张角、张宝、张梁、张燕、张牛角、张曼成,历史上响当当的黄巾六张。
黄巾起义动摇了东汉的根基,诸侯争霸天下,互相兼并,进而形成精彩的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三国演义。
黄巾起义精彩的一瞬,草莽英雄也如美丽的昙花一现。然而褚燕凭借他的卓绝才能,在纷乱的战争年代如赵云一样常胜不败,封侯拜相,封妻荫子,令人惊叹。
褚燕为什么改名张燕,黄巾起义后又追随了谁,为什么《三国演义》之中出现的少,他的传奇故事还得从昏君汉桓帝开始。
夕日斜挂在老栎树树冠上,将整个天空染得血紫,那么刺眼,那老栎树默默注视着,注视着这宫闱的故事,不带一丝微笑。
东出苍龙,西啸白虎,北走玄武,南竞朱雀,那殿高三丈陛高一丈的德阳殿与天相连,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汉桓帝刘志身在黄贵之中并不感到幸福,他觉得整个皇宫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那一道道锋利奸诈诡异和婉的目光令他感到窒息。
餐几、卧榻、朝堂、甚至苑囿之内都不得安生,嫔妃、宫女、太监,甚至高墙脚卧着的猫都散发着诡异的目光。
汉桓帝觉得自己好像赤条条的没穿什么衣服,没有丝毫的隐私可言。
假如那鼠洞无限扩大,或者自己有缩身之功,定会钻进树洞不出来,做个老鼠也比做什么天子好。
什么陛下,什么无上荣耀,什么至高无上,那都是史书上写的屁话,自己就是一个傀儡,不如一个蚂蚁自由。
刘志不由得想起过去的童年生活。
冀州蠡吾国蠡吾侯的那段日子实在自由,像风像云像洒脱的野马驹子,可以尽情在原野嗅嗅花的芬芳。
可以在小河旁边躺着听鱼儿嬉戏的声音,可以坐着梳理自己的发髻。那河水清晰得可比铜镜,自己嘴角的痣就能看得清。
可以高声阔论,可以阔步徜徉,可以吃着蜜桃吧嗒吧嗒嘴巴,也可以随侍从于山花之间寻觅蝴蝶。
山林之中多蝴蝶,还有会唱歌的小鸟,这里没有老虎呼啸,没有熊出没,有的是洒脱和随性。
而且,身边总跟着自己的侍从刘安,那是他的远辈叔叔,虽然比他大二十来岁,但是他的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叔父,我以后做了皇帝,一定封你一个大大的官爵!”
这时,刘安会呆呆地盯着他,又凝望着远方的天空不说话,那汉质帝的兄长很多,有本事有能力的又不少,怎么会轮到刘志呢?
再说天子才九岁,与刘志同龄,离薨还远着呢!
“我是说假如,假如有一天的话,我要封你一个大大的官!”
刘安吓得不再说话,这做皇帝哪是你说了算,让质帝听见了,那不得死路一条。
再说,梁与刘共天下,这天下姓梁的说了算。
顺帝不顺,三十岁驾崩;冲帝真冲,三岁不明不白就死了;质帝就是人质,那主完全就是梁家做了。
万万没有想到,忽有一日质帝薨,传说是吃了梁冀的毒饼。
梁冀为什么弑君,传说是质帝说了他的坏话,说他是跋扈将军,那梁冀就在饼里下毒。
那梁冀真是罄竹难书。
这天子的宝座到底花落谁家呢?
刘志对刘安说:”我又不想当皇帝了,谁当了天子谁倒霉!”
梁冀也拿不出注意。
又忽有一日,曹腾突然拜访乖氏侯。
那曹腾与梁冀商量,说什么清河王刘蒜为人严明,如立其为帝,恐难保平安,但立刘志,则可以长保富贵,这不明摆着欺负自己年幼吗?
刘志的谮语成真,糊里糊涂就上了架,刘志感到惊恐不已,他恐怕又成了下一个冲帝,下一个质帝。
以往的以往像洛河的水那么清晰,但回不去了,时光那么的无情,那么的身不由己。
“母亲,我不想当皇帝,这里多好啊!”
“不许乱说,汝有天子之相,乃真龙转世,怎能随性而为!”母亲睥睨了他一眼。
“我真得不想当皇帝,当皇帝有什么好玩的,又不能捉蝴蝶!”
“天子,天子,天之骄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还谈什么蝴蝶?”
“那皇宫有蝴蝶吗?”天真的刘志问。
母亲莞尔一笑:“有,皇宫的蝴蝶多着呢!”
刘志脸上的清韵迅速铺展,红云荡开,他忽地笑了。
登基大典开始,母亲却没有跟随,跟着他的是皇太后梁妠。
刘志一点都不喜欢,名为妠,实际上是女人的内裤,那脸色阴沉,耷拉地像破尿布,大权还不是在哥哥梁伯卓手里。
梳洗打扮,龙袍加身,冕旒戴上,朱、白、苍、黄、玄,五彩的缫编制的旒在眼前晃来晃去,玉珠摩擦他的脸,使他数不清殿前的台阶。
龙椅刚刚坐下,气喘未定,左右侍女把雉羽宫扇轻轻一合,就像蝴蝶的两个翅膀。
刘志想抬头望望,玉珠轻微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有点童年的味道,刘志有触摸珠子的想法。
刘志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偌大的蝴蝶,那大扇子就像一双翅膀,万一掉下来还得砸自己的头。
“姐……”
刘志斜看一旁的侍女,想给人家说话。侍女的云鬓两边微倾,也如蝴蝶振振欲飞。
旁边的梁皇后睥睨了他一下,把他的尿快逼了出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内排山倒海,声势如宏,把刘志吓了一跳,腿都战栗起来,他不敢看台下的大臣,黑压压的,吓得差点哭出来。
这种阵势他从来没有见过。
“众……爱卿平……身……”
梁太后红唇烈焰,微微启动。
刘志也想把太后吩咐的话重复一遍,就听见一个大汉在台下高呼:“陛下,该封赏了!”
那大汉身高八尺有余,鸢肩豺目。说白了就是:岔开胳膊就像老鹰振翅,双目圆睁就像豺狼猎物。
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怪兽,这想必就是梁冀。
“叔父,叔父……”刘志张望着寻找刘安的影子。
那梁冀撇着的大腿来回晃动,胡子拉碴,如豪猪的刺;目光如炬,仿佛能把他的龙椅点燃,惊得刘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不敢看他的眼。
“该论功封赏了,陛下!”
“史书上不是说大臣不能正视皇帝吗,你这是谮越,是犯上,我想杀了你,我长大了……”
“陛下!”
“大将军……大将军……说了算……”
那乖氏侯梁冀撇撇嘴,对大汉天子的话有点不屑,他看都不看汉桓帝一眼。
桓帝刘志看了看梁太后,梁太后咳了一声,然后说道:“梁冀有功,封大将军,世袭乖氏侯,食邑五千户……
封梁不疑为颍阴侯,封梁蒙为西平侯,梁胤为襄邑侯……
封曹腾为河内亭侯……”
刘志的喉咙就快吐了出来,他看看梁太后,封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没有自己的叔父刘安呢?”
“刘安护驾有功,封监冶谒者,往冀州中山国任职!”
刘志几乎眩晕,这哪里是升迁,这不明摆着远谪吗?
“叔父啊叔父!”刘志这才觉得自己就是上架的鸭子不由自己。
这哪里是自己当皇帝。
自己还得学乖点,桓帝突然想起了质帝的结局,他吓得不敢吃饼子。
好死不如赖活着,明哲保身,不如把权力全给了你,如你的愿望!
刘志又赋予梁冀更多的特权。
入朝不必趋行,允许佩剑着履,觐见时不必自称姓名;十天进宫一次,处理、评议尚书所奏的事务。
这天下就是梁家的了。

百度搜索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月光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掬并收藏褚家飞燕纷飞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