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世界之天问传记 天涯 我的世界之天问传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大早,我就被零值拉了起来。唉~什么年头啊,在游戏里还要起个大早!使劲揉揉惺忪的睡眼,穿上我那身西服,背着一把大保健(手动滑稽)就走出了房门。
要说之前的“同床共寝”,虽然是“共寝”了,但没“同床”啊!原因就是零值家房子大,自己一个人也就买了一张小床,挤不下两个人,所以呢,我只好委屈一下,打了一个晚上的地铺。我这脖子和腰,都快给僵了!要不是屋子里面有个壁炉点着,否则落枕也说不定!
清晨的微风吹在脸上,睡意也就立马消减了。太阳才刚刚爬出地平线,大街上也没几个人,可见这起来的是真的早!零值拍拍我的肩膀,说道:“老兄,今天早上我陪你练练!知道你剑术好,熟悉熟悉手感,打得肯定比任何人都好!”
我连打几个哈欠,点头道:“好吧!既然我的修为有待提高,那么你也手下留情啊!”说完,定了定神,把手往背后一撇,握起那把“玩具附魔钻石剑”,摆开迎战的架势。
“爽快!那么开始吧!”零值把手一挥,抽出腰间附魔钻石剑。霎时间我感到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阵冷汗不禁冒出,心里暗自想到:看来零值那把剑也差不到哪里去。
片刻,零值举剑便冲了上来,速度之快超乎我的想象。没有时间迎击了,我赶紧一个侧跳,险险躲开。不料,对方顺势一个旋转,宝剑泛着寒光便朝我的前胸杀来。下意识地拿剑一挡,只听一声金属交鸣,我的身形立刻倒飞出去五六米远。要不是没吃早饭,体重轻,不还得摔个四仰八叉?提剑起身,一招横扫千军,直朝零值冲去。按理来说,零值的老套路是后跃,这样就有了充足的时间给他致命一击,但就当我挥剑时,对方的身形轻轻跃起,脚尖在我的剑刃上一点即走,同时前空翻。我顿时觉得后背一凉,随即一股巨力在背脊正中炸开,让我和石砖地面来了个亲切拥抱……等等!石砖?
起身抹了抹鼻子——不错,是流血了。这时,零值收剑关怀道:“没事吧?刚才忘了控制力度!真是惭愧!”
看了看消失的两点红心,我眉头一紧:“没事,小伤!”不练练不行了啊,现在这服务器里的人个个比我厉害,我那剑王风范呢?好歹也是个剑术大师,一直这样让着也不行!对,刚才就是让着!待会儿就给零值点颜色看看!
就位后,我与零值四目相对,径直冲向对方。经过对零值动作的观察,看来他是想来一招披星戴月,攻击的目标就是我的腰部。瞅准时机,当宝剑就要击中我的腰际时,立马一个旋身,手中宝剑顺势回扫,把毫无防备的对方甩出三米开外。就是这种状态,找到手感了!趁零值身形未稳,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起两米有余,力劈华山,正冲零值的憨大头。虽然没有及时运力,但零值还是挺剑一挡,不可避免地仰面倒在地上。大喜之余,本以为零值就要败下阵,突然觉得胯下一凉,一只大臭脚丫子直直地踹向我的命根子。情急之下,赶紧侧身跳开,好险!要不是反应快,否则我这二十年单身狗就真要断子绝孙了!
后来我才知道,零值为了炫耀新学来的战斗技术,根本就没留情。难怪揍人这么狠,打法也这么猥琐。就好比想踹我那一脚吧,可是运了他十二成修为,想想就后怕!不过既然是踢空了,运了这么大的力也好受不到哪里去。等了好一阵子,还是不见零值起来,看来是真伤到了。
“这么奇葩的打法,跟谁学的啊?”我心里暗自好笑。
零值抱着头,疼得哇哇叫唤:“我这腿多半是脱臼了,帮我叫个医生行吗?”
“医生?”我冷笑一声,“要是这一脚真踢中了,是谁看医生啊?”
“兄弟,我错了还不行吗?”零值还在叫唤,听上去可真令人汗颜!真希望街上的人再多一点,让他们看看服务器第一大会员黑暗君主零值受了点小伤,就疼得嗷嗷叫。
“现在这医生不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既然你卖药水,那你就磕两瓶药歇着呗!”
“也好!那么现在先把我扶进屋里去行吗?”
“行!”我答应一声,架起他的胳膊,生拉硬拽(总之我是这样感觉的)把他拖进了屋。
躺在床上,缓了好一阵子,零值才清醒了些:“今天没练尽兴,对吧?我在下界有个邻居,叫做‘春秋五爸’,也是个剑术高手。正好你需要下界刷怪笼涨涨修为,顺便找他练练呗!”
我从床头橱上拿起一瓶生命恢复药水,一口便灌了下去。待药效完全发挥,我方才说道:“过一会儿我就去会会他!”?

百度搜索 我的世界之天问传记 天涯 我的世界之天问传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世界之天问传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牛仔阿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仔阿克并收藏我的世界之天问传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