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征战虚空 天涯 征战虚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幸福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初二。初三就是祭祖的日子,周异却始终没事人一样,似乎忘记了他先前所说的话,只是每日给父母做各种飞禽走兽的吃食。周异母亲话里话外、几次三番的暗示周异,都被周异搪塞了过去。
这几日周异也是极尽手段给家里人做了各种各样的珍馐美味,也稍许弥补一下自己心中的愧疚。
大年三十那天周异甚至溜到百里之外的武林镇,它是周异少时就读的学堂所在的小镇,也是妹妹周钰现时就读的学堂所在地。在学堂的食堂里的地下室寻到了一个小酒窖,把摆放最高的两个酒瓮里的酒水都倒了出来,促狭心一起,又用水添满,心中暗笑:“也不知道承包食堂的马胖子会不会被他当学堂校长的叔叔骂死。
大年三十的晚上,周异贼兮兮的把装酒的石瓮送给父亲,只说弄了点儿酒给老爹去寒。看着父亲稀罕八叉的样子,周异心中本有的一丝玩闹儿也都被一种心酸冲斥,只是对父亲保证“您老尽管享用,等族祭时保证给您老弄些更好的”。
周异父亲呵呵道:“够了够了,这东西喝多了伤身体”。
周异母亲罕见的没有怼这对父子,只是给周异父亲和周异的碗里都布满了肉食,对周异柔声道:“异儿,你长大了也陪你父亲少喝些许吧”。
初三的早晨一家人早早的就吃完了早饭,母亲和妹妹在厨房里洗刷盆碗,父亲凑到周异旁边悄悄的问周异:“儿子、今天就是祭祖的日子,你有什么手段就别臧着了,给爹透个底儿呗?”
“放心吧父亲,保证误不了事,等母亲和妹妹收拾完了就出发。”周异笑着安慰父亲。
这几天夜里周异并没有修持经咒,而是四处游荡,位于千里之外的宗祠所在地德州(周)自然是不可能错过。
德州不但是周氏宗祠所在,更是周氏嫡系族人的主要聚居地,尤其是族长和九位长老(族老)全部都居住在此地。只是最近百年周氏族人繁衍得厉害,所以一些小儿辈便几乎都去了相距不远的西南部的聊州(周)。
在周异去了德州的第二天的早晨,华夏五大古武家族之一的周家发生了一件重未发生的令族长、族老发狂的事情——周家的宝库失窃了!
确切的时间应该是昨天大年初二的早晨,整个德州都被折腾得鸡飞狗跳。族里族外都知道周家宝库被盗,但是具体丢失了什么却无人知晓。
今天初三周家祭祖,一大早族里却传下族长令“免去管理库房的八长老的长老位;发配东海猎妖,所得皆充入族库赔偿失窃的宝物;失窃的宝物一日追不回来一日不得回归族中。”
德州最繁华的商业城里最中心的“厚德茶楼”的二楼。周异陪着母亲还有妹妹弟弟正悠闲的喝着早茶,望着窗外流动的人群,听着茶楼里悄悄的细语,周异心道:“八长老这辈子怕是回不来了”。因为失窃的几种天材地宝早就已经被周异给父亲母亲、妹妹弟弟服用了,如今周异手中只剩下几堆黄白之物了。
看着有些局促的母亲,周异笑着说道:“老妈,儿子给您光宗耀祖后您老可千万擦亮眼睛,别像八长老似的什么人都往家里划拉,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诶呀,臭小子瞧不起老娘,你老娘又没老糊涂,有本事你光宗耀祖去,说这些大话欺负你老娘算什么本事?”周异母亲听儿子说话有些嚣张,马上一顿反怼。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人。
周异看着母亲在那撒泼,也不还嘴只是呵呵的傻笑。
早晨周异带着一家人出现在德州城里时,一家人只觉得匪夷所思,惊讶得无以复加。
父亲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自行去了族里参加族祭。其实周异心里知道,旁系支族参加族祭只能在最外围,虽然是同一个祖先,但是地位却是不一样的。
这时茶楼的侍者来到周异母亲跟前躬身低声道:“女士,请您声音小一点以免影响到其他人”。茶侍虽然躬着身姿态谦逊,但是语气中却流露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藐、不容置疑的意思。茶楼能够开在最繁华的商业城中心,并且如此大的规模自然是因为它是周氏的产业,也只能是周氏的产业,所以就连这里的侍者都有一种骨子里的骄傲。
周异看了小妹一眼连忙低下头假装喝茶,以免被母亲迁怒,周钰意会同样迅速低头吃着小茶点,只有小弟周越懵懵的看着母亲和茶侍。
母亲看着周异兄妹三人的样子不禁有些羞恼,冲着茶侍道:“影响其他人?其他人是谁?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别以为老娘看不出你眼睛长在脑袋上,滚一边去别在老娘这儿搬弄口舌,信不信老娘打折你两条腿?”
茶楼本就是环境优雅静谧、意境安逸幽远之地,尤其“厚德茶楼”乃周氏的名下产业,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来往的客人除了豪商富甲、社会名流、就是身份尊贵之人,茶侍哪里见过如周母般泼辣豪横之人。原本在那儿有些装腔作势的茶侍只唬得差点儿屁滚尿流,一溜烟跑得没了踪影。
周异看茶侍跑得没了影子,再也忍不住笑。周异母亲照着周异的脑袋拍了一巴掌笑骂道:“混账东西、就知道吃,没看见你老娘被人欺负?”。
周异掏出一块金锭随手捏成金饼抛在桌子上道:“走吧母亲,您老不是要给小妹小弟买很多东西吗?”
周异母亲盯着桌子上的金饼问道:“儿子,这里的东西这么贵的么?”
“当然,这是咱们周氏最高档的茶楼,东西自然不能便宜了,否则别人还以为咱们周氏没什么好茶”周异说完马上闪到一边。
果然母亲一巴掌拍了过来,口中骂道:“你个败家子,要喝茶老娘回家泡给你喝就是,何苦来这里祸祸钱财?”
茶楼里都是一米多高的花卉、树木等盆景装饰隔断,不少客人都透过盆景看着这一家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一家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或有什么身份的人,都奇怪为什么来这里喝茶?要知这里的消费可不是什么一般家庭能够承受得起的。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茶楼,而是各方势力、各界人物和周氏沟通、传递、探听消息的重要场所。
只是当有人注意到周异的时候,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颤抖、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所以才没有人为周氏的茶侍出头,来这里的人哪个不是手眼通天、八面玲珑的人?当然其中不乏有人起了坐看热闹的心思。
却说周异只是垂手听着母亲教训絮叨,偶尔看一眼母亲和小妹小弟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丢人。
等到母亲教训完,周异连忙笑道:“母亲、我有礼物送给您和父亲,去晚了怕是买不到咱们走吧”。
一家人刚刚起身离开,对面楼梯口涌上来十数个身着唐装的大汉。先时溜走的茶侍对为首的大汉叫道:“就是她们在楼里闹事”。
周异盯了大汉和茶侍一眼,两人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大恐怖,身不由己的避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待得周异一家人离去,大汉和茶侍对视了一眼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茶侍更是一屁股坐倒在地。大汉心中暗道:“哪里来的这般厉害人物?得赶紧禀报七长老”。
一家人离了茶楼遛遛哒哒的逛了十几家店铺,给母亲和妹妹买了一些首饰。
这些年因为家境并不富裕,所以母亲和小妹也没什么饰品,仅有的几件也还都是父亲母亲当年成婚的时候购买的。
看着母亲和小妹一边走一边讨论着相互的首饰,脸上都洋溢着止不住的笑意,周异的心中出奇的宁静。
又过了两家店铺,周异领着母亲和妹妹弟弟走进了一家米铺。铺子的玻璃窗户上贴着一块不大的红纸,上面写着“店铺出售”。
一个戴眼镜穿长衫的中年人问道:“小哥可是要买米?”
周异指了指写着“店铺出售”的红纸也不说什么话。
中年人微愣,打量了一下周异和家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上楼取了一个檀木盒子下来。此时中年人的态度已经变得非常恭敬。把木盒打开双手递给周异道:“店契、地契都在这里,另外八爷给出具的手续也都在其中,您只要添上名讳便可生效”。
周异看也不看就盖上盒子,随手收入紫金钵中。又取出两箱黄金也不避讳中年人,微一运转法力做成两块各一百斤的大金砖抛在地上。然后对中年人道:“把这送给你家八爷,告诉你家八爷以后用人长长眼睛,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招。”
中年人连忙点头应是,招呼了两声,后门进来两个青年伙计各扛了一块金砖。周异又扔给中年人一块金饼子示意他们分了,然后打发几人离去。

百度搜索 征战虚空 天涯 征战虚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征战虚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酒救烤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酒救烤鹅并收藏征战虚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