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秋天的童话 天涯 秋天的童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正阑时,一些客人已经就寝,另一些还逗留在棋牌室和桌球室,莉莲蹑手蹑脚地从房里出来准备去见马克斯;她悄悄穿过走廊,然后突然停住脚步,看见一个男人靠在两条宽阔走廊的交界处的墙边。男子往前一步,她随即认出那是马克斯的贴身男仆。

    “小姐,”他平静地说。“爵爷吩咐我前来为你引路。”

    “我知道该怎么走,而他也知道这点。有这见鬼的必要吗?”

    “爵爷不希望你因为没有伴从而在屋内迷路。”

    “自然咯,”她说。“我不应被某人搭讪,甚至被引诱了去。”

    显而易见,她并不是要到伯爵的房间做一次不带绮念的访问,而男仆仿佛对这样的讽刺司空见惯,转身在前面领路。

    被他的沉默寡言勾起了好奇心,莉莲忍不住问道。“那么……你经常护送未婚女士去韦斯特克里夫伯爵的卧室吗?”

    “不,小姐。”他镇定地回答。

    “那反过来呢?”

    “不,小姐。”他的声调丝毫未变,她咧嘴笑起来。

    “伯爵是个好主人吗?”

    “他是极好的主人,小姐。”

    “我猜就算他是个食人魔你也会这么说。”

    “不,小姐。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只会说他是个尚可的主人。但我说他是极好的,那我的意思就是如此。”

    “唔。”男仆的话助长了莉莲的谈兴。“他和仆人们说话吗?因为他们出色的工作而表示感谢,或诸如此类?”

    “只是适度而已,小姐。”

    “从不说(谢谢)吗?”

    “准确的说,是不经常,小姐。”

    男仆之后似乎不愿再多谈,莉莲便静静随他走向马克斯的房间。他陪她来到门口,用指尖刮擦了几下门板,然后等待里面的回音。

    “为什么你要那么做?”莉莲小声说。“那样挠门。为什么你不用敲的?”

    “伯爵夫人更喜欢这样,比较能安抚她的神经。”

    “伯爵也宁愿你挠门?”

    “我十分怀疑他会在乎用哪种方式,小姐。”

    莉莲皱眉思索,以前她也听过别的仆人刮擦他们雇<u>藏书网</u>主的房门,而那实在让她的美国耳朵有些受不了……那到更像是狗狗刨着门想要从外面进来。

    门开了,莉莲看到马克斯黝黑的脸时感到一股纯粹的兴奋。他的表情冷漠,但眼眸因热情而闪烁。“这样就行了。”他对贴身男仆说,注视着莉莲把她拉进房间。

    “是,爵爷。”男仆沉稳地退下了。

    关上门,马克斯望向莉莲,眼中的光亮越发耀眼,一个微笑浮现出嘴角。他是那么英俊,脸部严峻的线条在灯光和壁炉火焰的照耀下变得柔和,一阵甜蜜的颤抖窜过她全身。不同于平时衣冠笔挺的打扮,他没穿外套,白衬衫的领口在喉咙处敞开,露出一点光滑的褐色肌肤,她曾经吻过基部那块三角形.的凹处……她曾经让舌头在那上面穿梭……

    硬把思绪从滚烫的回忆中拉回来,莉莲让视线离开他。但她立刻感到他的指尖勾住她火热的脸颊,让她重新看回他,拇指摩挲着她的下颚。“我想了你一整天。”他柔声说。

    她的心跳得砰砰作响,嘴唇在他爱抚的指下紧张地微笑。“你才没有,晚餐的时候你一眼都没看过我。”

    “我害怕。”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只要一看你,你就会成为我的下一道菜。”

    莉莲垂下睫毛,让他把自己揽近,他的手沿着她的脊椎来回抚摩;她99lib.的胸部和上身被禁锢在束胸下,她忽然很想摆脱出来。深深地呼吸,她发现空气中有股甜而辛辣的气息。

    “那是什么?”她咕哝着,闻着那香味。“肉桂和酒……”在他臂弯中转个圈,她巡视着宽敞的卧室,从四柱床看到窗边的小桌子;桌上有个加盖的银盘,甜香味就是从那里发出的。她回头探询地看向马克斯。

    “去看看吧。”他说。

    莉莲好奇地开展调查,她抓住以亚麻餐巾包裹的把手,揭开盖子,醉人的芬芳顿时扑鼻而来。莉莲望着盘子,在瞬间的迷惑后爆发出一阵笑声。白色的瓷碟上端端正正摆放了五颗甘美的梨,因为在葡萄酒中腌渍过而闪烁着宝石红色的光泽,现在它们则浸泡在清澈的、由肉桂和蜂蜜组成的金黄色酱汁中。

    “既然我不能从瓶子里把那个梨取出来,”马克斯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那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莉莲拿起匙羹挖了一块软融的梨肉,送进嘴里品尝,温暖而透着酒香的水果入口即化,香甜的蜂蜜酱汁略微刺激地滑过她的食道。“唔……”她陶醉地眯起眼。

    马克斯有些好笑地把她转过来,视线落在她的嘴角,那里还挂着一滴蜂蜜。他猛低下头,吻住她,舔去那粘腻的酱汁,在他唇舌的爱抚下,一股崭新而愉悦的疼痛直达她的深处。“真甜。”他低喃着,吻得更用力,直到她觉得血液好像如白热的岩浆般在体内奔流。她大胆地和他分享着唇内红酒和肉桂的香味,舌头试探地伸进他的嘴里,令他更加激烈的回应;她的胳膊绕过他的颈项,让自己更贴近他,他的滋味是那么的好,嘴唇清爽又醇美,而紧靠过来的结实躯体则兴奋无比。她的肺部因颤抖灼热的呼吸而扩张,却被紧紧的束胸所限制,她气喘吁吁地结束了这个吻。

    “我不能呼吸了。”

    马克斯默默地将她转过去解开礼服长裙,露出束胸,他以一连串熟练的动作拉扯着缎带结,束胸放松了些,莉莲解脱地吞咽了一下。“为什么你的带子系得那么紧?”她听见他问。

    “因为这样衣服才不会显得太紧。还因为,根据妈妈的说法,英国人更喜欢他们的女人有副纤腰。”

    马克斯哼了一声,重又让她回身面对他。“英国人更喜欢女人有副粗些的腰,免得她们因为缺乏氧气而昏倒。我们宁可更实际点。”注视着礼服袖子滑下她白皙的肩头,他低头将嘴唇印在那圆润的曲线上,如丝般刷过她的肌肤;她颤抖起来,更加依偎进他怀中,体内涌动的感受让她好像置身于太阳晒热了的水中。她盲目地碰触他的头发,发抖的指尖摸着粗而光滑的发丝。她的心在胸腔内狂猛而奔放地跳跃,当他的吻往上来到喉咙时,她开始在他怀抱中不安的移动。

    “莉莲,”他的声音又沙哑又懊悔。“太快了。我答应过你……”他顿了顿,从她耳后柔软的凹处偷去个吻。“答应……”他顽强地继续道。“我们要商讨关于你的条款。”

    “条款?”她茫然地问,搂住他的头催促着让他重回到她的唇上。

    “是的,我——”马克斯止住她,嘴唇因压力而扭曲。她抚摩过他的脖子和脸庞,指尖掠过颧骨和下巴强硬的线条,以及颈间紧绷的肌腱;随着每次呼吸,他肌肤的气息都使她迷醉。她想紧紧拥抱他,直到两人之间再没一寸空隙,而她却忽然不能更狂野,更深长的亲吻他。

    感到她渐涨的热烈,马克斯硬是放开她,不理会她抗议的呜咽。他的呼吸在喉间急剧地冲撞,竭力要自己理清混乱的思绪。“小东西……”他温柔地在她的肩背上抚慰地画圈。“慢一点,慢一点。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的,不用着急。”

    莉莲痉挛地点点头,从未这么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各自的经验是如此不同,他可以抑制住奔腾的激情,而她却被激情彻底的淹没。他的唇拂过她火烫的前额,往下来到柳眉。“这样对你……对我们都好多了……让它持续得更长久些,”他低声说道。“我不想那么仓促地要你。”

    她的鼻头用力地孥着他的脸和手掌,就像只急需爱抚的小猫咪。

    一只手滑进礼服后背的开口处,他探索着束胸上方边缘的肌肤,因感受到绒毛般的柔软而逸出了一声叹息。“还不行。”他沙哑地耳语,不知道是和她说还是在对自己说。另一只强壮的大手围住她脖子脆弱的曲线,然后抚过分开的唇瓣,下巴,接着是喉咙处。“你是那么甜蜜。”他粗嘎地说。

    就算还沉浸在渴望中,她还是忍不住咧嘴笑起来。“我是吗?”

    马克斯又一次饥渴地搜寻着她的唇。“非常甜蜜。”他哑声强调。“尽管,如果我是个较弱的男人,你现在都已经把我的头给扭下来了。”

    这话惹得她呵呵笑起来。“现在我明白我们之间的吸引力了。除了彼此,我们对别人都是个威胁,就像一对坏脾气的刺猬。”她停下来,想到某些事,便推开他。“说到吸引力……”腿有些发颤,她走到床边的脚凳旁,背靠着厚重的雕花床柱,轻声说。“我有些事得坦白……”

    马克斯跟着她,火光刻画出他身体庄重壮健的线条。他的长裤是时髦的宽松样式,只是轻微勾勒出躯体的形状,但依然无法掩饰其下肌肉的力量。“那应该吓不到我。”他抬起一手撑在她头顶上方的床柱上,姿态轻松。“但我该不该喜欢这坦白呢?”

    “我不知道。”她伸手从裙摆深处的暗袋里掏出那瓶香水。“给。”

    “这是什么?”接过瓶子,马克斯打开盖子闻了一下。“香水。”他说,询问地看回莉莲。

    “这不是普通的香水。”莉莲忧心忡忡地说。“这就是你会迷上我的原因。”

    他又闻了一下。“哦?”

    “我从伦敦一个老香水商那买来的。这是瓶媚药。”

    一阵突然的笑意在他眼中闪烁。“你从哪学来的词?”

    “安娜贝尔说的。可这是真的。”莉莲认真地告诉他。“它真的是。香水商说这里面有种特殊的成分能迷住别人。”

    “什么特殊的成分?”

    “他不肯告诉我,但它很有用。别笑,它真的管用了!我们玩跑柱式棒球那天,我注意到它影响到你了,你在树篱后吻了我,还记得吗?”

    马克斯似乎被这说法逗得很乐,但明显不相信他会被一瓶香水蛊惑了。他再次把它凑到鼻端,咕哝道:“我记得这个味道,可是远在那天之前,我就因为许多别的原因被你吸引了。”

    “骗人。”她指控道。“你恨我。”

    他摇摇头。“我从不恨你。我被你折磨得很烦扰苦恼,但那不是一回事。”

    “香水起作用了。”她坚持道。“不只你对它有反应,安娜贝尔也在她丈夫身上试了——她发誓说试验的结果就是他让她一夜都没睡。”

    “甜心。”马克斯挖苦地说。“自从他们第一天相遇,亨特就像只发情的野猪一样围着安娜贝尔打转。这是他典型的行为,只要涉及到她。”

    “但这可不是你典型的行为!在我没擦这个香水之前,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而等你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岔进来,双眸像是黑色的丝绒。“我对别的擦着这香水的女人也会有类似的举动?”

    莉莲张嘴想回答,又突兀地合上,因为她突然想起别的壁花用香水的时候,他没有表示出任何兴趣。“没有。”她承认。“但是对我好像真有些不同。”

    他的唇线慢慢弯起来。“莉莲,从我第一次把你抱进怀里开始,我每时每刻都想要你,这跟你那该死的香水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他最后闻了一次,然后盖上瓶塞。“——我知道那个秘密成分是什么了。”

    莉莲双眼圆睁地瞪着他。“不可能!”

    “我知道。”他洋洋得意地说。

    “真是个万事通。”莉莲大声说道,气恼地笑起来。“你可能是猜出来的,但我保证,如果连我都不能辨别出来,你就更不用——”

    “我非常确定那是什么。”他强调说。

    “那就告诉我。”

    “不。我认为该让你自己去发现。”

    “告诉我!”她急切地突袭,拳头重重地击中他的胸膛。大多数男人都会被这结实的一拳打得后退,但他只是笑着,稳稳地站在地上。“韦斯特克里夫,如果你不立刻告诉我,我就——”

    “拷打我?抱歉,那不管用。现在我可太习惯了。”轻易将她举起,他就像扔一袋土豆一样把她扔到了床上,在她开始挣扎前就压上她,当她奋力和他纠缠时开心地低沉大笑。

    “我会让你投降的!”她抬起一条腿勾住他,猛推他的左肩,孩提时和爱闹的兄长打架教会了她几个诡计。但是,马克斯轻易地算计到了每个移动,他敏捷的身体满是坚硬而弹性的肌肉,出乎意料的沉重。“你根本就没有胜算,”他戏弄着她,暂时让她占到上风,可一等到她要扣牢他,他就立即翻身又将她压制住。“别说这就是你最厉害的招数了?”

    “自大的讨厌鬼。”莉莲嘀咕,重新振作精神。“我会赢的……要不是我穿着礼服长裙……”

    “你的要求将予以批准。”他回答说,在她身下微笑。过了一会儿,他又把她压在床垫上,小心不要在嬉戏中伤到她。“够了。”他说。“你都累了。我们算平局。”

    “才不要呢。”她喘着气,仍然坚决地想要胜过他。

    “看在上帝的分上,你这小野人。”他愉快地说。“放弃吧。”

    “决不!”她狂野地紧靠着他,疲倦的胳膊开始颤抖。

    “放轻松,”他爱抚地低喃着。在感觉到两腿间他的硬度时她睁大了双眼,喘着气,渐渐停止了挣扎。“慢一点,现在……”把她的礼服往下拉,暂时困住她的胳膊。“放松。”他耳语道。

    莉莲安静下来,仰望着他,浑身的血液像被抽空了一样。壁炉的火光照不到这边,一痕阴影笼罩在床上;马克斯黝黑的身躯悬在她上方,双手忙碌地将她的礼服长裙褪下,接着又解开了束胸。莉莲一下子呼吸得又猛又急,他手掌在身上的滑动只是让她更加激动不安。

    她变得特别敏感,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像是要着火一样,浑身刺麻疼痛。他剥掉她的内衣,长袜和衬裤,她开始颤抖,而他指节不经意的轻柔碰触更是让她惊跳起来。

    马克斯站在床边,专注地凝望着她,缓慢又从容不迫地脱下自己的衣物;现在她越来越熟悉那如雕塑般优雅的身躯了,一股疼痛的兴奋感彻底刺穿了柔软的身体。他躺上床,将她揽进毛茸茸的温暖怀抱,她不由得呻吟了一下。察觉到她不停的颤抖,他伸手抚过她白皙的背部,罩住紧绷的俏臀。而被他碰触过的每一处,在强烈的宽慰后竟又是一波波更深切更欢愉的痛楚。

    他缓慢而深深地吻她,舔舐着嘴唇如丝的内壁,直到她愉悦的叹息;朝下移到她的乳房,他轻柔地半吻住,舌头短暂地卷过乳头。他不急不徐地诱哄并取悦着她,仿佛她还没有因渴望而全身晕红战栗,也还没有呜咽着恳求他解救她疼痛的需要。她的乳房肿胀,乳头收缩成硬硬的小点,终于他含住一颗蓓蕾开始稳固地吸吮,而手掌则置于她的小腹上。

    紧绷感一直在她体内盘桓不去,积聚的渴望快让她疯狂;她激烈震颤的手抓住他的,将之带到两腿间潮湿纠缠的毛发上。他靠在她的胸前笑起来,移向另一边乳头,把它含进湿润有如丝绒的口内。时间仿佛停止了,她感到他的手指微妙地搜寻着,分开了蓬松的毛发,掠过那藏匿其中水润的小核。啊……他带着坚持的爱抚如薄纱般轻乎飘渺,先是浅浅地戏弄,然后满足她一下,然后又是戏弄……直到她的臀部痉挛地抵住他的手,在无助的释放中哭喊出来。

    占有地环抱住她,马克斯爱抚过她颤抖的四肢;他靠着她半张的唇钟爱地呢喃,说着爱慕和诱惑的话语,双手在躯体上虔诚地游移。莉莲昏沉沉地没有发现他的碰触由抚慰变成了需索,但渐渐感到他层层累积的热情;她的心重又开始急促地跳动,并在他身下不安地扭动。他分开她的大腿,把膝盖推高一点,慢慢地进入了她。她因这亲密的入侵而造成的痛苦畏缩了一下,他是那么坚硬,在她上面,也在她里面,她的肌肉本能地紧绷,但什么也不能阻止他粗大沉重的占有。他让推进变得从容而深入,以全然的温柔插到她紧张的内里。很快她就放松下来,疼痛减到几不可辨,每一次移动都像是为她身躯的深处带来了战栗的愉悦,她浑身火烫,兴奋又狂热,感到了另一波高潮的逼近;而这时他却突然抽出。

    “马克斯,”她哀叫着。“哦,天啊,别停下来,求你——”

    吻去她的呜咽,他小心地把她翻转成趴俯的姿势。她又迷惑又颤抖,发现他拖来一个枕头垫在她腰下,然后再垫了一个,使她的臀部高高抬起并敞开来;他跪在她的腿间,指尖延展爱抚过性感的皱褶,然后再次进入了她。她无助地转过头去,脸庞埋进床垫,呻吟开始失控;他的手牢牢握住她翘起的臀瓣,插入得比之前更深,以规律的冲刺和爱抚取悦了她……却故意将她推向濒临疯狂的边缘。她乞求,哭泣,呻吟,甚至诅咒起来,然后听见他轻柔的取笑,接着便令她跌入了支离破碎的爆发的狂喜中。她悸动的收缩紧紧绞住他的欲望,他从喉间迸出嘶声低吼,喷射出高潮。

    喘着气,马克斯倒覆在她身上,嘴唇拂过她的颈背,仍然埋在她的体内。

    莉莲舔舔肿胀的唇,柔顺地在他身下静止不动,咕哝着说:“居然说我是野人。”他吃吃笑起来,胸部的毛发如同粗面的天鹅绒一样<u></u>扫过她的后背。

    尽管莉莲因做爱而疲倦,但她并不想睡觉。充满了惊奇,她发现自己开始了解这个一度被她视作枯燥乏味,结果却完全相反的男人。她发现了马克斯那很少有人得以窥见温柔的一面,同时也感到他在意她;尽管她很害怕这样推测,因为那在她心底深处激起的感觉变得惊人的强烈。

    马克斯用一条凉爽的湿毛巾擦过她汗涔涔的身体,替她穿上丢在一旁他的衬衫,那上面还沾染着他的体息;然后递来一盘碾成果泥的梨和一杯甜酒,甚至允许她喂他吃了几勺丝滑软融的果肉。莉莲填饱了肚子,将空碟和匙羹放到一边,转身依偎向他;他抬起半边眉毛低头看她,手指懒懒地梳过她的头发。

    “你会后悔我没让圣文森特拥有你吗?”

    她迷惑不解的冲他微笑。“为什么这么问?显然你并不是良心不安。”

    马克斯摇摇头。“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没有任何遗憾。”

    对他需要安心的保证又惊讶又感动,莉莲把玩着他黑色卷曲的胸毛。“没有。”她坦诚地说。“他很有魅力,我也很喜欢他……但我却不想要他。”

    “但你也考虑过要嫁给他。”

    “哦。”她承认道。“我的确想过要做个公爵夫人——但只是为了气你。”

    微笑闪过脸庞,他报复地捏了一把她的乳房,让她痛呼出声。“我不能忍受那个,”他也承认。“看着你嫁给别人。”

    “我不认为圣文森特要再找一个符合他打算的新娘会有多难。”

    “也许。但没几个女人能比得上你的财富……还有你的美。”

    因这赞美而微笑,莉莲爬上他的身体,一条腿钩缠住他的。“再说点别的。我想听你的甜言蜜语。”

    调整为坐姿,马克斯轻松地举起她,让她惊喘地跨骑在他身上。他的一只手指抚过她暴露在衬衫V形开口之外的白皙肌肤。“我从不会说甜言蜜语。”他说。“马斯登家的人并不够诗意。不过……”他顿了顿,爱恋的目光掠过四肢修长的年轻女孩,她跨坐在上面,长发披散在腰间如同缠绵的缎带。“至少我能说,你像个异教徒的公主,有着乱乱的黑发和明亮的黑眼睛。”

    “还有呢?”莉莲怂恿道,胳膊松松地缠上他的脖子。

    他的双手滑过她的纤腰,往下握住她弹性圆滑的大腿。“还有在每个春梦里,我都这样抚摩着你的美腿,就像真的一样。”

    “你梦到我的腿?”莉莲蠕动起来,感到他的手掌懒洋洋地溜到了大腿内侧逗弄着。

    “哦,是的。”他的手消失在下垂的衬衫下摆里。“缠着我,”他喃喃地说,音调低沉下来。“骑在我上面,紧紧地夹住我……”

    莉莲的双眼睁大,察觉到他的拇指正爱抚过她外部娇嫩的皱褶。“什么?”她虚软地问,在他温柔地抚摩着分开她时猛抽了口气;他的手指在衬衫的掩护下狡猾地移动,正在做着邪恶的事。他的两只手都在把玩着她,一些手指填满了她,另一些则巧妙地弹动那敏感的小核;她颤抖着望向他专注的脸,因为他的碰触而浑身燃烧。“但是女人不……”她昏乱地喘息着说。“不能这样的。至少……噢……啊……我从没听说过……”

    “有时是可以这样的。”他低声细语,逗弄得她娇吟起来。“我卤莽的亲亲……我觉得应该示范给你看看。”

    她纯洁的认知并不能领会,直到他又将她举起来,然后放下,带领她坐上他已然唤起的坚硬饱满,完全刺穿了她。震撼得没了言语,莉莲照着他低沉的声音指示和放在臀边的手的引领,试探地动了几下,不久她就找到了节奏。“对。”马克斯说,现在他的声音有些喘不过气了。“就是这样……”再次把手伸进衬衫中,他找到她藏在皱褶下疼痛的小核,拇指兴奋地配合她向下吞吐的旋律绕着它转圈,那轻微的压力送上全新的热力,舞过她的神经。他坚定的眼神撅住她的,享受着她陶醉的表情;意识到他倾注于自己身上的专注,莉莲颤抖的狂喜达到顶峰,一阵痉挛地深深绞住了他,她的身体,她的脑海和她的心,满满的都是他。紧握住她的腰,马克斯抬起身躯,体液倾泄而出奔涌进她的体内。

    觉得轻飘飘的全身无力,莉莲倒进他的怀里,头靠在他胸膛的正中央。在她耳下,他的心跳隆隆作响如雷鸣一般,过了好长时间才慢慢平复下来。“我的天啊。”他咕哝着,胳膊环住她,接着又垂下去好像耗尽了太多的力气。“莉莲,莉莲。”

    “唔?”她昏沉沉地眨眼,开始渴睡了。

    “关于谈判的事,我改主意了。你可以拥有一切,任何条件,任何你想要而我又力所能及的,只要让我安心,说你愿意做我的妻子。”

    莉莲费力地抬起头看进他半阖的眼里。“如果这就是你讨价还价的能力,”她说。“那我真该替你的事业担心。我希望你不会如此轻易地向你生意伙伴的要求屈服。”

    “不,我又不用和他们睡觉。”

    她咧开嘴,慢慢展露笑颜。如果马克斯愿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也不会落后。“那你可以安心了,韦斯特克里夫……好,我会做你的妻子。但是我要警告你……等你呆会知道我的条件,你可能会后悔没有谈判。我也许会要求一个在肥皂公司的董事席位,比如……”

    “上帝助我。”他嘟囔着,满足地深深叹了口气,沉睡过去。

百度搜索 秋天的童话 天涯 秋天的童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秋天的童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莉莎·克莱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莎·克莱佩并收藏秋天的童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