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笔花六照 天涯 笔花六照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打破禁忌 大胆创新</h3>

    “归心马”是象棋“禁忌”之一。

    南方有句棋谚:“马归心必死。”北方的棋谚则是:“马走窝心,老将发昏。”

    自古以来,无分南北,学象棋的人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观念——“归心马”是走不得的。

    今年(一九七五)的全国象棋比赛却推翻了这个千百年来的“禁忌”,牢不可破的观念似乎也必须破了。

    预赛阶段,就有新闻报道,说是今年的局法丰富多采,其中就有运用“归心马”来作攻击手段的开局法。(有许多棋友看了这段新闻,曾经问我“有冇搞错”?)

    决赛阶段,胡荣华再碰陈孝堃,陈孝堃是在预赛阶段唯一胜过胡荣华一局的人,两雄相遇,胡荣华抱必胜之心,陈孝堃也有再撼胡荣华之志,搏斗得十分激烈。陈孝堃开局未已,就计划用“归心马”的战术诱胡荣华上当,结果虽未得如所愿,其战术的新颖,已足令人拍案叫绝!

    这正是:“谁说马归心必死,如今腐朽化神奇!”

    其实,“归心马”战术并不是今年才有的,据我所知,中国棋手对“归心马”战术的研究,最少有十八年的历史(王嘉良是着力最深的一人,一九五七年开始研究,一九五九年他和李德林联合编著的《象棋后卫》就有五局“归心马”开局法)。若再推远一些,从周德裕开始用“弃马陷车局”到杨官磷在《弈林精华》将这局法总结,则大约有四十年左右的历史了(不过在这阶段,尚未成为一个开局体系)。

    对“归心马”战术我所知的仅是一鳞半爪,现仅就所知,姑妄言之,给同好略加介绍。

    <h3>弃马陷车局</h3>

    “推陈出新”!新的创造往往是从固有的基础发展起来的。

    “归心马”战术也是如此,它是有所继承,有所创造,才有今天新的发展。

    溯本寻源,谈到“归心马”战术,个人的看法,似乎应该从“弃马陷车局”说起。

    《中国象棋谱》第一集(一九七四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再版)对“弃马陷车局”曾有特别介绍:一、它在序言中说明,自解放后“屏风马应当头炮巡河车”已经发展为很完整的“弃马陷车局”,成为全局谱中最集中,变化又最复杂的典范。二、它在“布局研究”论述此一局法时并加有编者按语(内文七四年再版本三七页至三八页),说明“这个局势的全部着法是很复杂的,可以说,这是象棋全局中互相攻杀的典范。在过去,对于这一个局势的结果究竟红胜还是黑胜,有过很多争论,经过多方面的研究后,许多名手们认为:红方吃了黑方弃马之后,不论红方如何变化均处于下风。因为着法繁复而险要,一着之差,往往招致满盘俱败,所以这一局的编写工作比较详细。”

    “弃马陷车局”的由来是怎样的?说起来有段“古”。

    讲“古”之前,请先看看这个布局。

    这是当头炮巡河车对屏风马的开局,着法如下:

    <table><tr><td>一</td><td>炮二平五</td><td>马八进七</td></tr><tr><td>二</td><td>马二进三</td><td>车九平八</td></tr><tr><td>三</td><td>车一平二</td><td>卒三进一</td></tr><tr><td>四</td><td>车二进四</td><td>马二进三</td></tr><tr><td>五</td><td>兵七进一</td><td>卒三进一</td></tr><tr><td>六</td><td>车二平七</td><td>炮二退一</td></tr><tr><td>七</td><td>炮八平七</td><td>炮二平三</td></tr><tr><td>八</td><td>车七平三</td><td>卒七进一</td></tr><tr><td>九</td><td>车三进一</td><td>象三进五</td></tr><tr><td>十</td><td>车三进二</td><td>马三退五(如图)</td></tr></table>藏书网

    (原书附图)

    如图,黑方退“归心马”后,红方必失一车,故此名为“弃马陷车局”。

    这个开局法,据说是有“七省棋王”之称的周德裕最先使用的。

    <h3>周德裕最先使用</h3>

    三千年代初期周德裕挟技南来,和“华南四大天王”之首的黄松轩较量,周后手用此局法,但走到第九回时,黄松轩不敢吃对方弃马,退车回河头。因此那一次对局,尚未演变成“弃马陷车局”。

    后来经过名手解拆,有一派意见认为红方虽然失车,但演变下去,炮打对方中兵后“钉死”对方“归心马”,局面极优,可操胜算。

    然而变中有变,正如《中国象棋谱》中所说:“着法繁复而险要,一着之差,往往招致满盘俱败。”许多名手,研究多年,仍未得到结论。

    在这一阶段,“粤东三风”之首曾展鸿和他的大弟子黎子健可说是作进一步研究的开创者。据黎子健告诉我,他曾经想到极为关键的一着(黑方炮八进七可胜,演变着法见后),但由于不久抗日战争爆发,他没有再深入的研究下去,殊为可惜。

    <h3>杨官磷总其成</h3>

    其后,对这一局的研究用功最勤的是杨官磷,他解拆到一百个以上演变,结论是用“归心马”的黑方优胜。这一结论,如今已是被确定了。

    这是“经过多方面许多名手”研究的结果而由杨官磷总其成的,仅仅一个局法就有一百多个演变,要耗费这许多名手的心血,真是令人不能不兴“艺海无涯”的感叹。

    现将《中国象棋谱》关于这个局法的“正本”着法介绍如下:

    (接图)

    <table><tr><td>十一</td><td>炮五进四</td><td>炮三进八</td></tr><tr><td>十二</td><td>帅五进一</td><td>炮三平一</td></tr><tr><td>十三</td><td>炮七进二</td><td>车一平三</td></tr><tr><td>十四</td><td>炮七平五</td><td>车三进八</td></tr><tr><td>十五</td><td>帅五退一</td><td>车三退三</td></tr><tr><td>十六</td><td>兵三进一</td><td>炮八进七</td></tr><tr><td>十七</td><td>马三进四</td><td>车三子四</td></tr><tr><td>十八</td><td>车三平五</td><td>车四平五</td></tr><tr><td>十九</td><td>兵五进一</td><td>象七进五</td></tr><tr><td>二十</td><td>兵五进一</td><td>车八进三</td></tr><tr><td>二十一</td><td>兵三进一</td><td>车八平五</td></tr><tr><td>二十二</td><td>兵五进一</td><td>马五进三</td></tr><tr><td>二十三</td><td>兵五进一</td><td>马三进二(黑优)</td></tr></table><big>藏书网</big>

    第十六回合黑方的炮八进七是关键着法。

    在“正本”(《中国象棋谱》为“一本”)中还有许多变化,限于篇幅不详列了。棋友对这局法若有兴趣,可看《中国象棋谱》第一集的“布局研究”篇,或杨官磷著的《弈林精华》。

    不过“弃马陷车局”虽然是运用“归心马”战术成功的一例,但还不是主动的、有计划的“归心马”布局。作为一个主动运用“归心马”来布局而自成一个体系的,我认为最大的“功臣”应是王嘉良。

    王嘉良在棋坛上号称“关东悍将”,我曾用“无限风光在险峰”来形容他的棋风,骠悍可以想见。但他最可贵之处,我认为还不在于“悍”,而是在于他富有大胆创新的精神。

    <h3>“象棋后卫”的新布局法</h3>

    一九五九年,他和李德林合作编写了一部《象棋后卫》,书中的精华所在就是用“窝心马”作进攻手段的五个开局法(南方人称“归心马”,北方人称“窝心马”。“归心”“窝心”,意义相同)。他是第一个创立有计划的用“归心马”来布局而自成体系的棋手。

    他的“归心马”布局是用来应付先手方过河车压马的,不过似乎只限于对方摆七路炮时方最有效。

    现在先把他的开局法介绍:

    <table><tr><td>一</td><td>炮二平五</td><td>马八上七</td></tr><tr><td>二</td><td>马二上三</td><td>马二上三</td></tr><tr><td>三</td><td>车一平二</td><td>车九平八</td></tr><tr><td>四</td><td>卒七上一</td><td>兵七上一</td></tr><tr><td>五</td><td>车二上六</td><td>炮八平九</td></tr><tr><td>六</td><td>车二平三</td><td>炮九下一</td></tr><tr><td>七</td><td>炮八平七</td><td>马三下五(如图)</td></tr></table>

    (原书附图)

    第七回合,黑方摆七路炮,准备猛冲七路兵,是明显、疾进的速攻着法。王嘉良认为如此着法,由于攻得过急,给己方酿成祸患。

    红方(后手防御一方)此时退马归心,根据王嘉良自己说明的战略企图是甲、消散黑方七路炮的攻势;乙、威胁黑方过河车(炮九平七打车);丙、给以后从左翼发起的反攻创造条件。所以他认为:“红方退马堵塞自己将路,粗算起来,好像很拙劣,实质上却是一步老谋深算的妙着。”在如图的形势下退归心马,我同意他的意见,是似拙实巧的高招。

    如图形势,黑方通常会有两种走法:一、炮五进四打中兵,二、车三退一去兵。限于篇幅,每种走法只能介绍一局,棋友若要知道更详细的变化,那就只好请看王嘉良的原著了。

    <h3>似拙实巧 着着传神</h3>

    一、黑方炮打中兵的应法

    (接图)

    <table><tr><td>八</td><td>炮五上四</td><td>马七上五</td></tr><tr><td>九</td><td>车三平五</td><td>兵七上一</td></tr></table>

    第九回合,红方弃兵是步妙着,可以争取攻势,若走炮二平五,反落后手。

    <table><tr><td>十</td><td>卒三上一</td><td>炮二平七</td></tr><tr><td>十一</td><td>象七上五</td><td>炮九平七</td></tr><tr><td>十二</td><td>马三上四</td><td>……</td></tr></table>

    第十二回合,黑方因局势紧张,故索性对攻。倘若改走马三退五则红车八上八、炮七下一、车八平六、象三上一、车六下一、象一下三、车一上二、马五上七、前炮上七、象五下三、炮七上八、士四上五、车六平八、仍是红方胜势。

    <table><tr><td>十二</td><td>……</td><td>前炮上七</td></tr><tr><td>十三</td><td>象五下三</td><td>炮七上八</td></tr><tr><td>十四</td><td>士四上五</td><td>炮七平九</td></tr><tr><td>十五</td><td>将五平四</td><td>车一上二</td></tr><tr><td>十六</td><td>卒三上一</td><td>车八上九</td></tr><tr><td>十七</td><td>将四上一</td><td>车一平六</td></tr><tr><td>十八</td><td>车五下二</td><td>车八下四(红占绝大优势)</td></tr></table>

    二、黑方车三退一的应法

    (接图)

    <table><tr><td>八</td><td>车三下一</td><td>车八上八</td></tr><tr><td>九</td><td>马八上九</td><td>炮九平七</td></tr><tr><td>十</td><td>车三平八</td><td>炮二平三</td></tr></table>

    第十回合红方炮二平三是步要着,有冲三路兵与对方兑炮使对方右马脱根的作用,且可限制对方上士固中。若平中炮反为不妙。演变如下:<var></var>炮二平五、士四上五(马七上八、炮五上四,红方马炮被压,黑方弃马有攻势。)炮七上五、炮七下一、车八下五、象三上一,黑方反夺先手。

    <table><tr><td>十一</td><td>卒三上一</td><td>炮七上四</td></tr><tr><td>十二</td><td>马三上四</td><td>车八平七</td></tr><tr><td>十三</td><td>象三上一</td><td>炮七平八</td></tr><tr><td>十四</td><td>炮五平二</td><td>车七平六</td></tr><tr><td>十五</td><td>马四下三</td><td>炮八下四</td></tr></table>

    红方车炮灵活,双马出路宽广,占得先手。

    “归心马”战术到了王嘉良的创新局法是一个重大发展。他自己也认为这五个“退窝心马局”是平生的得意杰作。故此在“结语”中“自评”:“在平炮兑车应过河车压马类的开局中,用窝心马应七路炮是一种别出心裁的战术,似拙实巧,着着传神!”

    但一个局法的创立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王嘉良的“归心马布局法”我们当然不能否认他的贡献,他的奇招妙着层出不穷,更值得我们赞赏,但却也还有未够完备的地方。

    《象棋后卫》出版后的第二年,他在全国大比赛中首次试用“归心马”来对付华东名将何顺安,就遭受到挫折。

    <h3>找第一流高手试招</h3>

    一九六零年,王嘉良的“窝心马布局法”刚创立不久,便即在当年的全国象棋大比赛中试用新招。

    当然,王嘉良是必定经过许多实战的试验才能创立新局的,但是否已臻妥善,还必须找个第一流的高手来试一试招。否则若只能击败庸手,又怎知新招有效?

    他试招的对手是华东名将何顺安。何顺安的棋风是“绵里藏针不露锋”,稳狠结合,绵密细腻,正是最理想的试招人选。

    他们是在决赛阶段第八轮遇上的,积分形势是:王嘉良四胜二和一负得十分,何顺安三胜三和一负得九分,比对王尚多何一分。赛程已过一半,因此谁能名列前茅(取前六名),这一战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倘若以胜负为重,王嘉良似乎不应该在这样紧张的关头,贸然试用新招的,大家用“熟局”,和棋总是有把握的。王嘉良领先一分,形势岂非对他有利?但他还是这样做了。这也正是他的难能可贵之处。

    他们这个对局是该届大会评选为“精彩对局”之一。王嘉良虽然输了,但创新精神则已得到表扬。而且这一局的胜负,也不等于宣判他的新局不能成立。相反而是促使“归心马”的战术更加向前发展。

    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他们当年的这个精彩对局吧。

    <table><tr><th> </th><th>上海 何顺安(先胜)</th><th>黑龙江 王嘉良</th></tr><tr><td>一</td><td>炮二平五</td><td>马八进七</td></tr><tr><td>二</td><td>马二进三</td><td>兵七进一</td></tr><tr><td>三</td><td>车一平二</td><td>车九平八</td></tr><tr><td>四</td><td>车二进六</td><td>马二进三</td></tr><tr><td>五</td><td>卒七进一</td><td>炮八平九</td></tr><tr><td>六</td><td>车二平三</td><td>炮九退一</td></tr></table>

    弈至第七回合,轮到何顺安走子,假如何走炮八平七,王一退马归心,那就刚好和王嘉良所创的“退窝心马应黑摆七路炮”的布局一模一样了。

    <h3>找出对方破绽</h3>

    但何顺安是有备而战的,岂能坠入他的圈套?

    王嘉良的《象棋后卫》已经出版一年,何顺安当然看过,而且早已看出王嘉良布局法中的一个破绽。

    破绽为何?这就是王的新局法对付敌方的摆七路炮最有效,但若对方不摆七路炮先上边马以求两翼平均发展,而己方仍用“归心马”的话,中防弱点立刻暴露,这个“归心马”就要失灵。

    第七回合,何顺安按照计划上边马,王嘉良果然仍走“窝心马”,于是何顺安轻轻巧巧的一个飞炮,炮八进四,针对敌之中防弱点进攻,巧破王嘉良的“归心马”了。

    (原书附图)

    <table><tr><th> </th><th>上海 何顺安(先胜)</th><th>黑龙江 王嘉良</th></tr><tr><td>七</td><td>马八进九</td><td>马三退五</td></tr><tr><td>八</td><td>炮八进四(如图)</td><td>兵三进一</td></tr><tr><td>九</td><td>卒七进一</td><td>炮九平七</td></tr><tr><td>十</td><td>车三平二</td><td>车八进三</td></tr><tr><td>十一</td><td>炮八平二</td><td>炮二进五</td></tr></table>

    第七回合,王嘉良若改走车八进二,双方平稳。但王嘉良的目的是要试新招,那又另当别论了。

    经过一轮拼兑,何顺安不但有过河卒子之利,且有先手开车捉炮的攻势。故王只好伸炮打马侵扰。

    <table><tr><th> </th><th>上海 何顺安(先胜)</th><th>黑龙江 王嘉良</th></tr><tr><td>十二</td><td>马三退五</td><td>炮二退一</td></tr><tr><td>十三</td><td>车九平八</td><td>炮二平七</td></tr><tr><td>十四</td><td>马五进七</td><td>相七进五</td></tr><tr><td>十五</td><td>卒七进一</td><td>车一进一</td></tr><tr><td>十六</td><td>马七进六</td><td>马五退七</td></tr><tr><td>十七</td><td>卒七平六</td><td>车一平六</td></tr><tr><td>十八</td><td>卒六平五</td><td>车六进四</td></tr><tr><td>十九</td><td>马六进七</td><td>后马进九</td></tr><tr><td>二十</td><td>炮二进三</td><td>相五退七</td></tr><tr><td>二十一</td><td>前卒进一</td><td>车六退二</td></tr></table>

    何方的过河卒横行敌阵,配合马炮进攻,大车未动,已是咄咄逼人。王嘉良虽然调兵遣将,结集左翼,意图反攻,但已无法挽回颓势。至二十一回合,王方若不退车捉马,改走后炮平八企图借捉子而搏杀的话,则何方卒五进一照便可造成杀局。着法为:后炮平八、卒五进一、马七退五(如士四进五,则车八进九胜)马七退五、车六平四、车八进七。下一手何方挂角马叫将军,王方无法抵挡,失车必败。

    <table><tr><th> </th><th>上海 何顺安(先胜)</th><th>黑龙江 王嘉良</th></tr><tr><td>二十二</td><td>卒五平四</td><td>后炮平五</td></tr><tr><td>二十三</td><td>马七退五</td><td>炮五进二</td></tr><tr><td>二十四</td><td>卒四平三(何方得子占势,胜局已定,余着从略)</td><td> </td></tr></table>

    那次全国棋赛的结果,何顺安得亚军,王嘉良跌至六名以外。这个结果和这局的胜负关系很大。

    但经此一战,“归心马”战术的发展却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因为只有发现破绽,才能修补破绽,更求完善。

    “不破不立,不塞不流。”成功本来就是在不断的失败,不断的改正自己的缺点中取得的。

    王嘉良的《象棋后卫》出版后,更多名棋手参加了“归心马”战术的研究,据我所知的就有上海屠景明和吉林赵震寰等人。何顺安能够“巧破归心马”,当然对这一战术也是有心得的,可惜他在解放前已患有血吸虫病,天不假年,“文革”前已经病逝了。

    <h3>何顺安的意见</h3>

    一九六二年,我到上海旅行,曾经和何顺安、屠景明会面(那次也是我和何顺安最后一次的会面)。谈起何顺安胜王嘉良那局棋,他们的意见都认为“归心马”局是可以成立的,但什么时候退“归心马”必须选择最适当的时机,先后着次序有误,往往就有极大不同的优劣互易的变化。王嘉良那一局的失败,就是因为“归心马”退早了一步。如要用“归心马”战术,应该在乎炮兑车之前,先上一步相作为停着,再看对方来势(先后着的次序问题,在围棋术语中称为“手顺”,也是围棋手十分着重的)。

    经过许多名棋手的实践试验,“归心马”战术当然是发展得较前完整多了,可惜我知道的只是一鳞半爪,现仅就所知,再介绍两个“归心马”的开局。

    <h3>新局法一例</h3>

    第一个是属于“中炮进七卒过河车对屏风马类”的开局。

    黑先:

    <table><tr><td>一</td><td>炮二平五</td><td>马八进七</td></tr><tr><td>二</td><td>马二进三</td><td>车九平八</td></tr><tr><td>三</td><td>车一平二</td><td>马二进三</td></tr><tr><td>四</td><td>卒七进一</td><td>兵七进一</td></tr><tr><td>五</td><td>车二进六</td><td>相三进五</td></tr><tr><td>六</td><td>车二平三</td><td>马三退五</td></tr></table><mark></mark>

    (原书附图)

    第五回合,黑走过河车后,红方有三种应法:甲、平炮兑车。乙、马七进六。丙、相三进五。甲乙两种应法,各有不同的复杂变化。但如用丙种应法,则可能演变成“归心马”布局了(甲种应法,也可能成为“归心马”局,即王嘉良所创的那五个局法。但只能对敌方的摆七路炮才最有效。如敌方不入圈套,往往会弄巧反拙)。丙种应法,红方如不平车压马,另走他着,黑方亦不失先。

    如图形势,黑方有三种着法:

    (一)炮五进四打中兵

    (接图黑先)炮五进四、马七进五、车三平五、炮八平七。结果黑方虽多得一中兵,但红方子路灵活占优。

    (二)马八进七

    (接图黑先)马八进七、炮二进一(伏有兵三进一打死车的圈套)、车三平四、兵三进一、车四退二、车一平三、卒七进一(若黑马七进六则炮二进二)、车三进四、红方先手。

    (三)炮八进四

    (接图黑先)炮八进四、兵三进一、卒七进一、车一平三,仍为红方占先。

    王嘉良败给何顺安之局,因未曾上相,给何飞炮一攻,中防弱点即露。此局红方上相之后,车可平至相位,故不怕弃兵,先弃后取,反而可以夺先。

    <h3>陈孝堃的新招</h3>

    今年(一九七五)全国象棋比赛,陈孝堃在预赛中以后手中炮对上相局战胜胡荣华,战术新颖,着法精妙,极得好评。决赛阶段,两雄相遇,陈孝堃又出新招。这次新招更为出人意外,他是先手方在顺手炮对局中计划用“归心马”的。虽然计划未能实现,但已经给“归心马”战术又开拓了一个新的境界了。

    (陈孝堃黑先)

    <table><tr><td>一</td><td>炮二平五</td><td>炮八平五</td></tr><tr><td>二</td><td>马二上三</td><td>马八上七</td></tr><tr><td>三</td><td>车一平二</td><td>车九上一</td></tr><tr><td>四</td><td>卒三上一</td><td>车九平四</td></tr><tr><td>五</td><td>马八上七</td><td>车四上五</td></tr><tr><td>六</td><td>马三上四</td><td> </td></tr></table>

    第六回合,黑方以往的着法多是走炮五平四的,陈使出新招:马三上四,战略企图是诱胡荣华走车四平三压马。假如胡压马的话,陈走马七退五,成下图形势:

    (原书附图)

    如图,红方若炮五进四打中兵则黑马四进六捉双,马兑炮后,“归心马”跳出咬车可连夺数先。若车三平五,黑亦跳出“归心马”捉车占先。(红若退车河头,黑亦是跃出“归心马”,马五进三。并辔神骏双双出矣!)

    胡荣华是最擅于打“乱仗”的,当然也看得出他的企图。他的应着是车四退一。结果陈即以马去对方中兵,双方兑马后,陈有先手立中炮之利。

    <table><tr><td>六</td><td>马三上四</td><td>车四下一</td></tr><tr><td>七</td><td>马四上五</td><td>马七上五</td></tr><tr><td>八</td><td>炮五上四</td><td>士四上五</td></tr></table>

    本来胡虽然不上圈套,陈方仍是稍有先手的。可惜他后来走了弱着,把本来可以稍占上风成和的一局棋输了。

    这局棋,陈孝堃的“归心马”新招虽然未能使出,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正如周德裕首次使用“弃马陷车局”时,虽因黄松轩没有吃弃马,未能演变成为该一局法,但他暗藏的后着,稍有功力的棋手都看得出是“归心马”。故而这个局法的创始者还应属他。

    先手方而用“归心马”战术,这一新招(马三进四与及暗藏“归心马”的后着变化)应该认为是陈孝堃首创的。

    在已知的“归心马”战术看来,可见先手方后手方都可应用,应用的范围是更加广了。这一战术,可以用于防守,也可以用于进攻,运用得好的话,实有另辟蹊径之妙。“刚柔攻守两相宜”,看来这一战术还大有发展的余地呢。

百度搜索 笔花六照 天涯 笔花六照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笔花六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梁羽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羽生并收藏笔花六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