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笔花六照 天涯 笔花六照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蜀甲秦兵同朽木,齐城燕垒无坚壁。”胡荣华果然如棋评家预言那样“更从容七战霸诸侯,矜宏绩”,成为了中国象棋史无前例的“七连霸”(按:“史无前例”陆续有来,现在他已是“十三连霸”了)。

    这次他是以压倒性的胜利取得冠军的(踏入决赛阶段,他从未败过一局。老冠军杨官磷则输了两局),但却并非一帆风顺。

    <h3>两次“有惊无险”</h3>

    第一次他碰上的“有惊无险”的局面,是再战陈孝堃的一局。陈曾在预赛胜过他,决赛重逢,争夺升级(陈若能胜,可进入最后四强)。胡荣华抱必胜之心,陈孝堃亦有再撼“霸主”之志。开局未久,陈即用新招,计划以先手方而用归心马的战术。胡荣华虽然没有中他圈套,他也还是可以 5f08." >弈成和局的。惜乎走了一步弱着,逐渐给胡扩大先手,终于败了。

    这局棋的胜负对胡影响不大,而且“中变”之后,陈孝堃即使全无破绽,似乎也很难胜他。不过他当时是尚未知道他的后来战绩会那样好的,在陈孝堃使出新招的时候,可以看得出他是小心翼翼,用极为绵密的着法解拆的,故而可以说是稍为“有惊无?险”的局面。

    在最后四强决战阶段,他和杨官磷的一局,风险就较为大了。当时杨的积分比他领先一分,这一局的胜负很可能就是决定冠军谁属的。杨用屏风马双炮过河开局,中局反先,纵不能胜,也可上风成和,成和即是对杨官磷有利了。结果杨官磷也是在紧要关头,算错一着,比陈孝堃更糟(陈不过是走了“弱着”,而杨则是“错着”),应和不和,反成败局。

    <h3>蜀甲秦兵同朽木</h3>

    “乱云飞渡仍从容。”这是胡荣华的棋风,在这次的棋赛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正因为并非一帆风顺,才格外显出他的“从容”。

    正因为有过惊险的局面,才更加看得出他的镇定功夫。“有惊无险”只是指盘面的形势而言,他本人是绝不惊惶失措的。

    “蜀甲”并非不坚,“秦兵”并非不利,但在他从容应付之下,“坚甲利兵”竟如摧枯拉朽,这份镇定的功夫,在目前全国的名棋手中,似乎尚无人能出其右。

    现在先让我们看看,他和杨官磷的对局。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一</td><td>炮二平五</td><td>马八上七</td></tr><tr><td>二</td><td>马二上三</td><td>兵七上一</td></tr><tr><td>三</td><td>卒七上一</td><td>马二上三</td></tr><tr><td>四</td><td>车一平二</td><td>车九平八</td></tr><tr><td>五</td><td>马八上七</td><td>炮二上四</td></tr><tr><td>六</td><td>卒五上一</td><td>炮八上四</td></tr><tr><td>七</td><td>车九上一</td><td>相三上五</td></tr><tr><td>八</td><td>车九平六</td><td>士四上五</td></tr><tr><td>九</td><td>卒三上一</td><td>车一平四</td></tr></table>

    弈至第六回合,成屏风马双炮过河应当头炮局。这是杨官磷的拿手名局之一,他曾在他主编的《象棋月刊》中有过专文论述。这个布局往往会演变成双方极为激烈的搏杀。

    第九回合,过去一般人多走炮八平三兑车,演变下去,搏杀凶险。近年国内棋手认为后手方走车一平四兑车才是正着。兑车后虽然稍处下风,如无错失,可以成和。比炮八平三较为稳健。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十</td><td>车六上八</td><td>马三下四</td></tr><tr><td>十一</td><td>卒三上一</td><td>相五上七</td></tr><tr><td>十二</td><td>卒五上一</td><td>兵五上一</td></tr><tr><td>十三</td><td>马七上五</td><td>相七上五</td></tr><tr><td>十四</td><td>马三上四</td><td>车八上五</td></tr><tr><td>十五</td><td>马四上六</td><td>车八平四</td></tr><tr><td>十六</td><td>士四上五</td><td>炮八下二</td></tr><tr><td>十七</td><td>马六上八</td><td>马四上三</td></tr><tr><td>十八</td><td>炮八平六</td><td>炮二平九</td></tr><tr><td>十九</td><td>马五下三</td><td>炮九平六</td></tr><tr><td>二十</td><td>车二上四</td><td>兵五上一</td></tr></table>

    第十四回合,胡若改走炮五上三打中兵亦佳,可以稳握先手。但胡这着上马,则是比较深沉的攻法。

    胡匹马走卧槽,杨车守将门,退八路炮河头固守,仗多兵之利与胡纠缠。

    第二十回合,胡走车二上四与杨兑车,杨不能兑车,因对方有卧槽马杀势,因此只能过中兵。胡荣华这着棋,演变下去虽然能够抢回中兵,但却渐失先手。所以胡方这着,似乎应该走马三上四咬炮更有攻势。杨不能用车去马,否则胡一个卧槽马叫将,立成杀势,着法为马八上七、帅五平四、炮五上一。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二十一</td><td>马三上五</td><td>炮六下五</td></tr><tr><td>二十二</td><td>炮五上二</td><td>马三上五</td></tr><tr><td>二十三</td><td>马五下七</td><td>车四上一</td></tr><tr><td>二十四</td><td>马七上八</td><td>炮六平八</td></tr><tr><td>二十五</td><td>车二平三</td><td>……</td></tr></table>

    胡抢回中兵却被杨占了先手。这几个回合,杨运子取势,俱见功力。弈至如图形势,杨重兵集结胡之右翼空门,胡之卧槽马被杨之士线炮射住,进退失据。形势已是可说对杨甚为有利。

    但在这紧要关头,杨却走了一步“躁着”,更要命的是在“躁着”之后,又走了一步大漏着,竟把可胜可和的一局棋输了。

    <h3>功力悉敌 难分轩轾</h3>

    <div class="poetry"><span>瑜亮同时豪杰,十载雌雄未决。

    老将图功,举棋翻误,惊报军初折!</span>

    杨胡二人可以说得是棋坛的“老对头”,自胡荣华崛起之后,几乎每一届的全国象棋大赛都是他们二人争霸的局面。用“功力悉敌,难分轩轾”这两句成语来形容他们,也可说得是最恰切不过的了。

    从一九六零年算起到一九七二年止(中间有几年停办棋赛,七三年胡荣华到广州与杨官磷作友谊赛,七四年全国棋赛恢复),他们之间公开赛的记录是:一共下了十七盘,四胜四负九和,恰好打成平手。

    但最近这两三年杨官磷则似乎渐处下风,到今年全国比赛之前,他和胡荣华公开赛的记录,多输了两盘。

    这次的全国赛,杨官磷的成绩本来一直不错,在和胡荣华决赛之时,他的积分还是领先一分的,只要弈成和局,就对他有利。

    如图形势,胡之卧槽马被杨之士线炮射住,攻势无法展开,而右翼又有防务空虚之虞,这样的盘面,杨方已是可胜可和的形势。

    此时杨方的最佳着法应是车四平二赶马,在有利形势下与胡互缠,稳握先手。这样才是攻守兼备的上策。

    <h3>一着棋差 铸成大错</h3>

    杨官磷并非看不出这步棋,但他误认为发动攻势的时机已到,无须纠缠,这就走出“躁着”了。

    他走的是炮八进五叫将军,这着棋表面看似有攻势,但此炮一进,易发难收,反而造成祸患。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二十五</td><td>……</td><td>前炮上五</td></tr><tr><td>二十六</td><td>象三上五</td><td>车四平八</td></tr></table>

    进炮叫将之后,杨官磷续走车四平八,准备发动“三子归边”的攻势。

    看来胡方右翼已成空门,杨方攻势甚为强劲。其实这一着车四平八却是更大的错着。

    假如杨发觉得早,不走这着,仍然把躁进的八路炮退守河头,虽失一先,还可固守。此车一走,可就给了胡荣华可乘之机了。

    不过倘若没有第一流高手的棋力,也看不出杨官磷的破绽的。(请有兴趣研究的棋友在未看下文之前,先替胡荣华想一想,在这样形势下,应怎样走才能反败为胜?)

    <h3>奇峰突起 扭转劣势</h3>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二十七</td><td>后马上七</td><td>前炮平九</td></tr><tr><td>二十八</td><td>马七上五</td><td>相七下五</td></tr><tr><td>二十九</td><td>车三上三</td><td>……</td></tr></table><mark></mark>

    杨官磷失算,胡荣华则已是成竹<dfn>?99lib?</dfn>在胸,不理会他三子归边的攻势,把八路的河头马跳过河吃兵,杨一平炮,他立即进马踩相。

    这两步棋真可说是奇峰突起,把杨官磷杀了个措手不及!

    胡荣华弃马入局,踩相后有双卧槽马杀势,杨官磷当然不能不吃他的弃马,一吃弃马,胡立即车三进三,“硬杀”杨的七路马。

    此时杨方不能退马去车(因胡有马八进六挂角马的杀着,可见车离开要线之害),抽车也不行,只能借抽子兑炮,兑了对方中头恶炮,暂解燃眉之急。子力虽然仍是相等,但杨方失了一相,进入残局,自是大大吃亏了。

    “诸葛一生唯谨慎”,杨官磷的棋风本来是以算度深远、谨我的猜想,可能与他想在公开赛中扳回一局的“贪胜”心理有关,因此形势一有利就急于求胜,却不料欲速则不达。

    当然更大的因素是年龄体力方面的吃亏,在激战中他的精神自是比不上正在壮年的胡荣华。据杨官磷说,当时又恰值在拍电视,强光耀眼,对他也多少有点影响。

    <h3>稳狠结合 终获胜利</h3>

    但话说回来,假如不是胡荣华,换了别一个人,也未必能够在限时间的比赛中,在那样复杂的盘面之下,立即看出杨官磷的破绽的。

    而且杨官磷素来以残棋著名,虽然失了一相,要胜他也还不是易事。胡荣华在扭转劣势之后,着法非常绵密,又稳又狠,结果还是要经过六十九个回合的缠斗,方能取胜。

    续着如下: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二十九</td><td>……</td><td>车八上三</td></tr><tr><td>三十</td><td>士五下四</td><td>车八下四</td></tr><tr><td>三十一</td><td>车三下七</td><td>车八平五</td></tr><tr><td>三十二</td><td>车三平一</td><td>马五上七</td></tr><tr><td>三十三</td><td>车一上三</td><td>车五平六</td></tr></table>

    三十三回合,胡车一上三守卒行线,是攻守兼备的佳着。此后杨失一相,已难以对攻。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三十四</td><td>士六上五</td><td>马七上六</td></tr><tr><td>三十五</td><td>炮六下一</td><td>车六平四</td></tr><tr><td>三十六</td><td>车一平四</td><td>车四上三</td></tr><tr><td>三十七</td><td>车四上三</td><td>兵一上一</td></tr><tr><td>三十八</td><td>车四平二</td><td>炮八平七</td></tr><tr><td>三十九</td><td>车二平五</td><td>帅五平四</td></tr><tr><td>四十</td><td>车五下一</td><td>车四下五</td></tr><tr><td>四十一</td><td>马八下六</td><td>相五下七</td></tr></table>

    弈至三十六六回合,杨以马兑炮,稍有和棋希望,但车炮缺相对车马,仍处劣势。三十九回合杨出帅诱胡吃相,胡若车五上一去相,杨车四退五捉死马,可以逼兑,胡当然不会上当。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四十二</td><td>卒七上一</td><td>炮七上一</td></tr><tr><td>四十三</td><td>马六下五</td><td>车四上三</td></tr><tr><td>四十四</td><td>马五上六</td><td>车四平一</td></tr><tr><td>四十五</td><td>车五平三</td><td>炮七平八</td></tr><tr><td>四十六</td><td>车三上四</td><td>炮八上七</td></tr><tr><td>四十七</td><td>象五下三</td><td>车一上三</td></tr><tr><td>四十八</td><td>马六上七</td><td>帅四平五</td></tr><tr><td>四十九</td><td>士五下六</td><td>车一平三</td></tr><tr><td>五十</td><td>车三下四</td><td>车三下四</td></tr><tr><td>五十一</td><td>车三平五</td><td>车三平六</td></tr><tr><td>五十二</td><td>将五上一</td><td>车六上四</td></tr><tr><td>五十三</td><td>象三上一</td><td>车六平四</td></tr><tr><td>五十四</td><td>马七下六</td><td>车四平三</td></tr><tr><td>五十五</td><td>马六上五</td><td>车三平四</td></tr><tr><td>五十六</td><td>卒七上一</td><td>车四下七</td></tr><tr><td>五十七</td><td>马五上三</td><td>帅五平四</td></tr><tr><td>五十八</td><td>马三下四</td><td>车四上六</td></tr><tr><td>五十九</td><td>将五下一</td><td>车四上一</td></tr><tr><td>六十</td><td>将五上一</td><td>车四下八</td></tr></table>

    这十几个回合,杨破釜沉舟,竭力抢攻,虽然得破对方士相,但胡方车马卒配合已成杀势。

    <table><tr><th> </th><th>上海 胡荣华(黑先胜)</th><th>广东 杨官磷</th></tr><tr><td>六十</td><td>将五上一</td><td>车四下八</td></tr><tr><td>六十一</td><td>卒七上一</td><td>炮八下八</td></tr><tr><td>六十二</td><td>马四上三</td><td>车四上七</td></tr><tr><td>六十三</td><td>将五下一</td><td>车四上一</td></tr><tr><td>六十四</td><td>将五上一</td><td>车四下一</td></tr><tr><td>六十五</td><td>将五下一</td><td>车四下七</td></tr><tr><td>六十六</td><td>车五平八</td><td>车四平一</td></tr><tr><td>六十七</td><td>车八上四</td><td>将四上一</td></tr><tr><td>六十八</td><td>马三下五</td><td>炮八下一</td></tr><tr><td>六十九</td><td>卒七平六(胡胜)</td><td> </td></tr></table><s>藏书网</s>

    弈至六十九回合,胡方卒七平六成妙杀!后着杨若士五进四去卒,胡马五进六杀;杨若帅四上一去卒,胡成“钓鱼马”(车八退二,帅四退一,马五退七)亦杀!

    杨官磷输了这局,战意似乎颇受影响。最后四强决赛第三轮,又以“盲”了一马输给蒋志樑,只能屈居季军了。

百度搜索 笔花六照 天涯 笔花六照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笔花六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梁羽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羽生并收藏笔花六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