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黑夜中的沉默总是更加的人心惶惶,路远修坐在沈聆澜旁边打开了窗户

    夜晚还是有些凉风习习,总是能让头脑发胀的人清醒不少,弥漫怼路远修的突然刹车行为,沈聆澜也震惊了不少,把衣服重新穿好后,点燃了一支烟

    路远修伸手拿过沈聆澜刚点起的烟,扔到脚边踩灭后,下了车,又重新上车坐在了驾驶座上,两人一路无言的回了家

    沈聆澜从进了家门的那一刻起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伤春悲秋的日子过得多了,现在她只觉得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不忍心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当真相大白的那一刻也就是她远离路远修之时,至少现在她是如是想的

    而路远修,回到书房后,给经纪部的总监打了个电话,道:“那档情感类真人秀节目,我参加,不过不用节目组给我安排cp人选,我会带我拍的......”

    路远修思考了一下道:“我的女朋友去”

    经纪部的总监短暂了愣了一下之后道:“好的,您那边的那个人是?我们需要和节目组报一下”

    “沈聆澜,我的前经纪人”路远修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位总监也是人精一样的,立马答应道:“好的”

    这个真人秀节目是电视台与国内首屈一指的综艺制作公司联合出品的,只要是这个公司出品的真人秀综艺,无一例外基本都是当季的热门,因此有多少经纪公司的艺人就像搭上这条线

    可是人家呢,谁都不买账,无论你有多火,只要你让他们看不到价值,甚至觉得你的哪些脾性不太和人胃口,那么他们要不会剪辑掉你的片段,要不然就是签约的中途让人离开赔付违约金

    而这次,这个公司已经不止一次的来邀请过路远修,一是路远修现在的人生堪称一部创业史了,二是太多人想去扒她的情感经历或者说有太多的所谓女友粉想知道他是如何对待女朋友,总而言之,路远修这个人是有价值探讨的,所以节目组之前甚至说要给他安排cp

    所以经纪部的人也不好直接一口气回绝,只能试探性的去问路远修这个老板的意思,可几次他都拒绝了,这次忽然特地打电话通知人家说要去,属实也是吓人

    而另路远修头疼的一件事则是,沈聆澜一向不是个愿意抛头露面的人,该如何说服她参与这个节目,他觉得,一个节目至少可以让两个人的关系不再这么僵硬下去,他承认他对与感情这件事上,他偏执,他不知道怎么去爱,但是他不觉得这事错误的

    路远修想了一下,拨了个电话给周乐文道:“帮我查一件事,二十年前帝都皓河集团楼下的车祸”

    周乐文在那边“嗯?”了一声

    路远修接着道:“涉及事情的人有沈青书,秦羽,路振河还有......”路远修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当年因车祸去世的女孩,路远兮”

    周乐文在电话那头将眼睛越瞪越大,不说别的,现在的公司也就是当年扩大的工作室收购企业就是皓河集团,也因为皓河集团公司也越做越大,还有呢个名字,路远兮,虽然他不知道路远修的事,但这个名字傻子都知道跟他有关系

    不过周乐文也不敢多问,只好闷闷的答了一声“是”

    而路远修还在继续道:“唐知予现在做过公关,认识人可能也多,必要时刻你可以和她一起去查”

    那边周乐文说了一声“好”以后,路远修挂了电话,走出了书房,在回卧室的时候,又深深看了一眼沈聆澜的房门转身就回了自己屋子

    第二天一早,路远修看到在吃饭的沈聆澜,说了一句:“你查吧,这件事我不管你,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沈聆澜握着牛奶的手顿了一下道:“我要做什么,你管得着吗?”

    路远修稳了稳自己的脾气道:“我会帮你查”

    沈聆澜抬眸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道:“好,什么要求”

    路远修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卫视真人秀《抓紧我,别放手》,陪我去参加”

    沈聆澜下意识反感的皱了皱眉头道:“你知道我一向讨厌这些”

    路远修也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凭顾珩之一个人在警局查,能查出多少东西”

    沈聆澜将手边的牛奶一饮而尽道:“好”

    听见沈聆澜答应了,路远修道:“五天后,节目组就会来家里先拍,你最好把东西都搬到主卧来,面子上该做到位的,我相信你会的”

    说完路远修就转身离开了,而接下来的日子里,路远修也并没有回家,沈聆澜刚好空下日子回了趟家

    早已退休的沈父,在阳台上侍弄花草,看到女儿回来了,不禁也有些开心,赶紧过去迎接

    沈聆澜回来的时候给父亲买了点燕窝、冬虫夏草一类的保养品,看到面上有些担心的父亲,她赶紧开口道:“爸,这是阿远给你买的,他说担心你一个人在家让我带点保养品给你,他最近太忙了,所以就让我来看看”

    说着还开心的笑了笑

    沈父慈爱的看着女儿道:“我对他没意见,只要你喜欢,你过得好就行,晚上在家吃饭吗?”

    沈聆澜摇了摇头道:“不了,家里阿姨做了饭,他还等我回去吃,我就是想.....”

    沈聆澜有些欲言又止

    沈父看着女儿道:“什么?”

    沈聆澜道:“我就是想问点事”

    看着沈父点了点头,沈聆澜继续道:“就是阿远婚礼劫走我的那天,他说您是杀人凶手的事,他让我跟您道歉,但是我问他什么事他又不说,所以我想问问您,我怕这事成我俩心结”

    她哪里敢和父亲说现在他们俩之间的情况,只能用这种话来告诉父亲自己过的很好,路远修很爱他,可结果呢,好好坏坏也只有她自己才能了解

    沈父听女儿这么说,又看看沈聆澜脸上没什么异常的表情,才缓缓坐在沙发上道:“当年的事,确实是我撞上了那个女孩子,那天你发烧很严重,哭着要找妈妈,可是那天我们也刚刚领完离婚证,我知道她在皓河集团,也知道她跟他们老板有一腿,所以我送你去医院的路上打了电话给你妈妈,而且到那楼下等她,可是那附近都不让停车,我就找啊找看到拐弯处应该可以停车,我就过去了谁知道我拐弯的时候突然冲出一个孩子,我紧急刹车可终究是有惯性,撞上那个孩子,孩子倒下以后滚了几圈,头撞石头上,我从后视镜上看,你妈妈和那个男人就站在一起,看到了这个场面”

    沈父又叹了一口气道:“后来救护车来了,交警把我扣下,我就让救护车一起拉你去医院了,后续解决这个事情的时候太多的我也不知道,本来我会被判刑的,但是后来就说私聊了,连钱都没赔多少”

    沈聆澜点了点头,其实也蛮奇怪的,如果按照路远修说的,路父和疼爱自己女儿,按照路父的的权钱地位弄死她爸爸也是正常的,怎么就能轻而易举的私了你,难不成秦羽在中间做了什么,秦羽那时候还会顾及她这个女儿?

    沈聆澜在家又和沈父聊了几句就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沈聆澜发给顾珩之一条消息“我爸说,本来他会被判刑但是这事忽然私了了”

    她今天回家,难得看路远修回来了,还多事的问了一句:“你怎么回来了?”

    路远修白了他一眼道:“你身为妻子,不关心自己丈夫回不回家,还问我为什么回来了?”

    沈聆澜“呵”了一声,刚想回屋,路远修继续道:“明天一早节目组会来拍我们起床,吃早饭什么的互动,然后接我们到活动指定地点”

    沈聆澜“哦”了一声道:“早上我会去你卧室”

    路远修想说什么,可沈聆澜却已经回了屋

    一大早上,节目组来了,是沈聆澜开的门,练了一晚上的假笑,在镜头前面也算是能见人了

    回答了几个问题就带着人去了路远修的卧室,故作温柔的叫他起来之后,又互动性的来了一个早安吻就赶他去洗漱了

    节目组的人道:“我们就先走了,下午的时候,你们到帝都山庄集合即可”

    沈聆澜接过任务卡,微笑的点了点头

    对于早上这一切一直都是路远修想拥有的,沈聆澜那独有的温柔令他心驰神往,可他却知道,如果不是在荧幕前,沈聆澜现在是话都不想和他说的

    下午的时候,路远修是自己开车带了山庄,看到来人还有许初恩和郑璟言,沈聆澜瞬间就变了 脸色,趁着摄像组还没来的时候问道:“你早就知道?”

    路远修摇了摇头:“我也是刚知道”

    还有另一组的情侣也出现了,那是一对中年的演员夫妻,两个都是一级演员,来参加这个节目是什么原因她不想知道,不过年过四十还这么风韵犹存的女人和情感甚好的夫妻,她看着还是羡慕的

    很快节目组给她们发了任务卡,今天就是让他们住进山庄里,好好休息一天,各组的摄像师都会跟拍

    沈聆澜她们和许初恩她们的居住地就在彼此的隔壁,因此收拾完东西的郑璟言和许初恩就来到沈聆澜和路远修这边串门

    在看到沈聆澜还在收拾东西的时候,许初恩故作亲昵的走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杀人犯的女儿,怎么还敢出现在荧屏上”

    说罢离开了沈聆澜的耳边笑道:“你说是不是聆澜姐,这都是远修哥告诉我的”

    听到消息的沈聆澜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愣在那儿,顾不得摄像师在场,三步并两步的走到路远修面前,抬手给了他一耳光道:“路远修,我真是一片真心和一腔信任都喂了狗”

    还在路远修莫名其妙的时候,沈聆澜就跑了出去

    路远修是一脸不解,但是现在他又不能情谊离开,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看着许初恩道:“你跟她说了什么?”

    许初恩无辜的摇了摇头

    沈聆澜出来后,在山庄附近打了一辆车,直接回到了湾庭景园,把自己关在屋里

    路远修是后半夜回来的,听不见沈聆澜的屋子里有什么动静,也不敢打扰她就也没拍门

    第二天因为节目组那边有事要他去录一段个人的VCR,很急,没办法,他出门之前就叫来了保姆,特地嘱咐了一声要好好照顾沈聆澜

    可到晚上的时候保姆打来电话道:“路先生,沈小姐门是反锁的,她已经一天都没从屋里出来了,叫她出来吃饭也不出来,把饭给她端到门口也不见她拿,我有点担心,沈小姐屋里刚好有阳台”

    路远修听到这手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吩咐周乐文道:“快,回家”

    周乐文问道:“不是说晚上三对嘉宾一起吃饭,不去了?”

    路远修忽然提高声音道:“回家”

    周乐文没办法只好照做

    不到二十分钟,路远修就到家了,打开家门,他冲到沈聆澜的屋子门口,用力的拍了几下道:“沈聆澜,你开门,开门啊”

    而回答他的依旧是安静

    这下路远修是真的急了,踹了一次又一次的门,最后一次用尽了全力踹开后,看到的场景令他终身难忘,,,,,,

百度搜索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煜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煜晴并收藏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