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有些东西 、有些人,其实表面上越不在乎时因为心里越在乎,有的时候啊,人是一种倔强的生物,他不会选择直面自己的内心,反而会以伤害别人的方式博的更多的眼球

    一直以来,沈聆澜觉得她对许初恩就是这种情绪,其实她在过于在乎许初恩的背叛,以至于每次云淡风轻面对许初恩的时候,内心总是波涛汹涌

    所以,当今天她接到医院里的电话说许初恩母亲带着女儿在路远修病房里闹的时候,就显得更加的烦躁,或许是来自于对许初恩的失望或者好似来自于路远修

    可不管是哪一种,事情发生在路远修的病房,而她作为路远修现在在本地的唯一合法亲属也只能是去看看

    在路上的时候沈聆澜打了个电话给赵妍问道:“许初恩在惹事,搞不好会坏了你们公司的名头,只有三十分钟你和李景旭找水军,散播绯闻就说,她和郑璟言不干不净,如果你们想要什么照片什么的,问一下唐知予那边有没有,她只要公关做到位,对家公司的把柄她手里肯定有,一定给我在半个小时之内冲到热搜去”

    赵妍赶紧答应下来就匆匆联系了李景旭和唐知予,至少别的不说,在这样的专业素养上沈聆澜比起他们来说敏感太多了,所以沈聆澜吩咐的关于工作上的事情她还是照做的

    而沈聆澜看着逐渐黑下去的屏幕心里暗暗道:许初恩,我们的戏就要上演了呢

    当然小小的绯闻想绊倒现在的许初恩和郑璟言是做不到的,但是舆论这种东西总是会慢慢积累的:许初恩,我是怎么捧你的,你就给我怎么摔回你那肮脏的泥潭里去吧

    沈聆澜到了医院还没等道vip病房就听见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喊什么“弄大了肚子不负责”“欺骗她女儿年纪小”什么的言论,沈聆澜加快脚步走过去,看见周乐文站在一边,而路远修坐在床上很颓唐的样子

    周乐文抬眸看到来人是她的时候眼睛都亮了,沈聆澜也懒得问路远修直接就问周乐文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怒了怒嘴,示意沈聆澜看那个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女人,沈聆澜偏头凉凉的瞅了那女人一眼,那一眼都让地上让那个女人愣了一下

    但是沈聆澜并没有收回眼神,反而蹲下去,用食指抬起那女人因为长期使用劣质化妆品而被摧毁的脸,不屑一顾的问道:“怎么?现在是什么人都想来抱路远修的大腿了?”

    路远修因为脑震荡,脑子总是转的慢半拍,可沈聆澜脑子又没坏掉,当然不能容忍有人这么胡闹,丢人现眼啊

    那地上的女人因为沈聆澜身上的气场却是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许初恩暗叫不好,赶紧开口道:“妈,这就是我当时和你提过的,带我入圈的,聆澜姐,算是经纪人里的王牌了”

    沈聆澜听着这话,站起来,把刚刚触碰许初恩妈妈的手指用力在路远修病床的被子上蹭了两下,又缓缓坐在病床上,从包里拿出一支烟点燃,周乐文想阻止,路远修摇了摇头看向了沈聆澜

    而沈聆澜呢也不看他,猛的吸了一口烟,看着许初恩抖了抖烟灰道:“你这个姐我可担待不起”

    撒泼的女人终于事缓过劲儿来,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沈聆澜恶狠狠道:“原来就是你带着我女儿走这圈子还让人搞大她的肚子,哎呦,我这可怜的女儿年纪轻轻就......”

    “别嚎了!”沈聆澜不耐烦的回吼了一句,不仅如此,还仰头把嘴里的烟圈如数吐在许初恩母亲的脸上

    见两个人安静了,又打开手机,半个小时,到了呢

    她点开了微博看着微博的热搜并不是那么靠前的位置,满意的笑了笑,点开手机递给许初恩的母亲道:“你女儿肚子大了就是这个现在半身不遂的人弄的是吧”

    那中年妇女也不接手机,反而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沈聆澜嗤笑出声,又偏头看着许初恩道:“你不来看看?”

    许初恩的心里顿时出现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她咬了咬唇接过手机,是她和郑璟言在某酒店前的样子,虽然看不太清脸,但很显然那个背影并不是路远修

    许初恩忽然抬头,一双怨毒的眼睛看向沈聆澜问道:“你调查我?”

    沈聆澜摊了摊手手道:“妹妹,我都退圈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不想想你有多少对家?出道多久了?还这么天真?我看你干脆别吃这碗饭了”

    她站起来一步步看着许初恩的眸子附身轻声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这么媚骨天成的样子,接你妈的班应该生意会好得多吧”

    沈聆澜拿过自己的手机,扔到床上示意路远修看,之后看着那对母女道:“还不滚?来,乐文,拍下来,当红小花母亲带女儿闯病房,是时候该路远修买一波热度了啊”

    许初恩听见这话,赶紧拉着母亲,示意她别说话了,之后看向路远修道:“远修哥打扰你休息了,但是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孩子也真的是你的,我们先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许初恩的眸子再次若有似无的看向沈聆澜

    “还tm废话,赶紧滚”沈聆澜难得的爆粗口

    看着那两个女人仓皇而逃的背影,周乐文竖了竖大拇指道:“干得漂亮”

    沈聆澜抢过在路远修手里的手机,路远修震惊的瞧了她一眼,沈聆澜看都懒得看他,到窗户边打开窗户散散烟味,然后到:“我走了,别有事没事都让我来处理”

    说着,她便伸出青葱玉指指向路远修道:“弄大了别人的肚子,要负责,这是不是随便瞎说就能澄清的了的”

    路远修看着沈聆澜的样子,淡淡开口道:“我没有”

    沈聆澜“哦?”了一声,偏头看他道:“没有什么?没有弄大别人的肚子还是没有和别人睡过?”

    听着沈聆澜如此直白的问话,路远修心虚的低下头,至少他不敢确定许初恩没怀孕,毕竟和许初恩也是实实在在发生过关系

    看着他低头不语的样子,沈聆澜道:“休息好了就去离婚”

    别的时候反应慢半拍的路远修这时候可不慢了,忽然抬头看向沈聆澜,眼里有熊熊怒火道:“你敢”

    沈聆澜挑了挑眉,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就见一个女人推门而入,这人不是别人,就是路远修那后妈,她的亲妈,秦羽

    秦羽一进来,就对着路远修道:“远修啊,你怎么样啊,你爸让我来看看你,怎么伤成这样啊”

    因为女人的虚伪,路远修从鼻孔里冒出“哼”的一声,而当秦羽看向沈聆澜的时候便有些不快道:“你就是这么照顾你的艺人?受这么重的伤?”

    沈聆澜不甚在意的坐在一旁,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道:“猫哭耗子,装什么?”

    她和路远修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是托了她秦羽的福,怎么她现在还有来兴师问罪呢?

    此时站在一边的周乐文哪里知道面前这三个人的弯弯绕绕,只是佩服沈聆澜居然这样和婆婆讲话

    刚好沈聆澜抬头看向周乐文开口道:“你先去忙,到时候我走的时候叫你”

    周乐文如赦大罪一边赶紧出去了,之后沈聆澜看着秦羽道:“来抓奸了啊,路夫人”

    路远修一脸不解的看着她问道:“怎么回事?”

    沈聆澜看着秦羽吃瘪的样子笑了笑道:“你还真以为她这个后妈对你这个后儿子多好?还来看你?那是因为你爸,怕是又和人勾搭上了”

    秦羽看着沈聆澜得瑟的样子,咬牙切齿道:“你就这么和我说话?”

    沈聆澜很是确定的点了点头后继续道:“哦对,我告诉你啊,那天不巧,我刚好就在一个商场楼下的地下车库看见路叔叔,哦不是,是我的公公,搂着另一个女人来着”

    秦羽很是巧妙的抓住沈聆澜话里“公公”这两个字眼,有些谨慎的问道:“什么公公?”

    而路远修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但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问道:“是谁?”

    沈聆澜站起来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看看着秦羽焦急的样子回话道:“哦,路远修没说啊,我们结婚了”

    之后又看向路远修道:“至于你问我是谁,你到时候总会知道的,眼见为实,是吧,路夫人”

    说完沈聆澜还“咯咯咯”的笑出了声,顺手拿过自己包包就抬脚离开了

    刚到楼下,秦羽就追过来,拦住了沈聆澜问道:“你们真的结婚了?”

    沈聆澜不在意的点点头:“如假包换”

    秦羽脱口而出道:“怎么可能?”

    沈聆澜敏锐的捕捉到了秦羽话中的问题,一步步逼近秦羽,而秦羽一步步后退道:“你干嘛”

    沈聆澜笑问道:“我就想问问路夫人怎么不可能呢?”

    秦羽赶忙圆口道:“没什么,我就是挺奇怪的”

    沈聆澜并不打算放过她,继续问道:“怎么奇怪了?”

    秦羽被自己女儿全面压制,实在是太没面子了,生生憋红了脸挤出一句道:“聆澜,我是你妈妈”

    沈聆澜差点就笑出了声,之前是她太过于沉溺在对路远修的感情里,看不清路远修突然的变化,现在想想,去年过完年之后路远修不太对劲好像就是从家里出来,那么秦羽无意脱口而出的“怎么可能”,一定是因为她知道路远修知道些什么

    一个母亲处心积虑的去破坏自己女儿的感情,现在想想还真是好笑呢

    沈聆澜实在是不想和秦羽掰扯这些没用的东西,单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对了,路夫人,你知道路远修说我爸是杀人凶手是怎么回事吗?”

    秦羽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沈聆澜把这变化看在眼里,看着秦羽僵硬的摇了摇头,沈聆澜道:“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已经冰封的心再一次裂开,果然父亲的事情就是和秦羽有关,也果然路远修和许初恩不是清清白白,果然还是她愚蠢......

百度搜索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煜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煜晴并收藏后来的我们不是我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