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方有道 天涯 一方有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35 佛门法,煮豆燃萁
“第四十二号司徒天昊对决第二百六十五号司徒天宇”
“司徒?莫非是万宝城的司徒家?”
冷鹏飞难得的蹦出一句话来。
“嗯!司徒与皇甫、孙、连并称为万宝城的四大世家,司徒天昊是嫡出长子,而司徒天宇是庶出之子。“
“几年前司徒家惨遭神秘势力袭击,只幸存数位长老和司徒天宇、天昊两兄弟。”
“作为司徒家有资格的继承人,所以他们的关系……呵呵!”
杜子琛冷冷地笑了笑,神色不屑道。
“怎么?你很不看好司徒家?”
赢晟见状颇为意外,经过十几天的相处,在他印象中“乐天派”杜子琛可不是这种肆意嘲讽他人的性格!
“当年我杜家入主万宝城,司徒家看不起我这等外来者,竟然联合其他三大世家抵制杜家。“
“我杜家因此不得不耗费比原来多数倍的资源,才取得现在不下于四大世家的地位。”
“原来如此!”
司徒天宇和司徒天昊长相有八分相似,若不细看不容易分出二人来。
司徒天宇相比司徒天昊,更显清秀,眉目间似有无限愁绪。
一旁的丁岩翔此时心中五味杂陈,抬头看了看茫然无知的丁岩炜。
他心中叹道:“弟弟,我们之间绝不会如此!”
生死台结界内。
司徒天昊和司徒天宇相视无言,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过了许久,司徒天昊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淡淡说道:
“这不是我的弟弟吗?“
“我找了你许久,没想到你居然躲到了这里!”
闻言,司徒天宇神情毫无波动,随后将手中之剑插入剑鞘中。
“大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
“我本无意司徒家的家主之位,你为何要苦苦相逼!”
司徒天昊不屑一笑:
“知道吗?我天真的弟弟!”
“太古时期,人界曾有一强大的帝国,帝国将军战功赫赫,为君王打下半壁江山,却遭皇帝怀疑。”
“在被杀的时候,将军对皇帝说:‘我无意造反,为何要杀我?’,皇帝说:‘你本没有造反,但你有造反的实力’!”
顿了顿,司徒天昊眼中略带深意地看着司徒天宇。
“我唯一的弟弟,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司徒天宇叹了一口气,只盯着司徒天昊冷漠的双目,眼中伤感一闪而逝。
随后他微闭双眼,静立不动。
见此,司徒天昊拔出长青剑立于胸前,直出为刺,飞身向前,力达剑身。
“冲车攻城!”
司徒天宇两掌自然置于胸前,左高右低,掌心向内,意作妙观,口诵声密。
“六法道契印之困”
声音未落,司徒天昊的身体一顿,只见无数蓝色气缕或从元气珠中而出,或从周围溪水中汇集而来。
气缕快速的在司徒天昊身体四周结成方体元气光牢,以成困阵之用。
云端上,八长老千凡眼前一亮,语气中毫不掩饰赞叹之意。说道:
“没想到这司徒天宇经历丧亲之痛、家灭之恨、兄弟相残之后,大彻大悟。”
“各位,此子与我有缘,看来我的传承者找到了!”
“十二法道契印,佛道之中用于各种修法的十二种印法。“
“六法道契印为出凡级地品,十二法为破甲级天品。”
“此子年纪轻轻便经历世间百态,心性倾于佛道。千凡长老佛道功法研究深厚,此子却是适宜你之道。”
药老作为赵家活了数百年岁月的“老古董”,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司徒天宇所修炼的功法出处。
药老此话极得千凡长老的同感,却惹得另外一人不高兴了!
“药老,你这话我就不赞同了!”
“在我看来,此子心性极佳,很明显就是适合我的道统吗!”
“再说,好徒弟都是抢出来的。千凡说与他有缘就与他有缘?我看未必!”
三长老作为赵家长老中的另类,搅浑其他长老的好事是家常便饭。
“胡闹!”
药老见晋鹏有些胡搅蛮缠,难得呵斥一声,随后看向场中的司徒天宇。
“司徒天宇大彻大悟之后,本身对佛道功法的悟性更上一层。千凡在这方面极适合教授于他。”
“晋鹏你一向认为佛法是歪门邪道,将司徒天宇交于你,岂不是误人子弟!”
见药老出声呵斥,晋鹏长老无奈的摆了摆手。
其他长老对于晋鹏的不着调早已习惯,不予理会。
……
司徒天昊被困于水元气阵中,阵中道道充满佛意之音。
在感到心神一阵失守之后,连续几次咬住舌尖,以刺痛之感驱除诱惑佛音,稳住心神。
“哼!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倒是成长了不少。不像当年被我追杀的狼狈模样!”
“筑山临攻!”
司徒天昊手中长青剑由平转立,由上向下为劈,成开山之势。
只见剑斩水断,但水阵瞬间愈合。
“水虽常态易于形,司徒天昊别费功夫了!”
“是吗”
说完,司徒天昊将手中长剑插入剑鞘之中,双拳紧握。
交叉靠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楚山经月火,大旱烧蛟龙。一别三**,天涯尽红尘!”
“火海无央!”
深红的元气似火焰般灼灼燃烧,火以瞬势烧至全身,犹如一个火人。
水火不容,水火相遇。水阵之中弥漫着水汽,水汽遮掩了司徒天昊的身影,只能隐约看到一道红光闪烁。
面无表情的司徒天宇此时也是眉目一皱,突然见得红光一闪,猛然抽身后退。
“砰”,司徒天宇原先落脚处出现了一个冒着黑烟的坑洞。
“直挂云帆!”
一剑由前向上,剑转一圆。灼热的火元气扑面而来,火焰如波浪般汹涌。
见此,司徒天宇左手置于胸前做拖钵状,右掌置于身体右前方。掌心向左,金光闪烁,一件甲胄渐渐凝结而出。
灼热的火元一剑斩在甲胄之上,甲胄上的水元气瞬间沸腾膨胀,膨胀后又突然炸裂。
飞溅的水珠如同岩浆,滴在花草树木之上。花草融化,石块侵蚀,坑坑洼洼。
司徒天昊见这必杀一剑被挡,心中一惊,不由得慌了分寸,露出了破绽。
司徒天宇眼中精光一闪,见此机会,甲胄之下一双秀气的手掌瞬间伸出,抓住了司徒天昊握剑的手臂。
右掌心向下,置于胸前,建立隐形道场。
四方设水栅栏将司徒天昊困住。
司徒天宇两掌快速至头顶合十,掌心相对。
“六法道契印之困!”
“六法道契印之供!”
水栅栏伸出数条锁链,锁住司徒天昊的四肢。
司徒天昊见身体被锁,急忙挣扎。同时运起火元气,却身体一顿。
他猛然惊觉自身元气仿佛被定住一般,在锁链的牵引下,竟被缓缓吸出,继而被水栅栏吞噬。
“别挣扎了!”
“这乃是六法道契印中的供,以结阵之法,既聚集元气供本尊使用,又能锁住对方元气,牵引而吞噬。“
“夺取精华,供养自身!”
司徒天宇见司徒天昊被锁住之后,不停挣扎。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杀了我吧”
司徒天昊见败局已定,放弃挣扎。
他双目直视司徒天宇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一时间二人之间陷入了诡异的宁静。
看台之上,观众见战斗停止,纷纷攘攘道:
“怎么不打了?老子还没看过瘾呢!”
“司徒天宇,杀了他啊!”
“快动手啊!兄弟相残这一幕太有趣了”
……
赢晟听到不远处的嘈杂,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见一旁丁岩翔低头沉思,面色痛苦。
“你怎么了?”
丁岩翔抬头看了看赢晟,指了指光幕之上的司徒家两兄弟,又看了看一旁正聚精会神看着对决的丁岩炜,目的不言而喻。
赢晟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虽然没有体会过兄弟之间的那种情感,但我知道司徒天宇绝对不会杀了司徒天昊,反之亦然。“
“司徒天宇的功法我不熟知,但司徒天昊所使剑法我倒是了解!”
“清锋墨剑以举剑直攻、以守为攻闻名天下,主在明健身心,而非杀人。你可见司徒天昊使出一杀招?”
“唯一的一招杀伤性拳法,还是为了破解水元气阵。”
听了赢晟的解释,陷于困惑之中的丁岩翔双目渐渐明亮起来。
本就聪慧的他,自然很快明悟了这一切。感激地冲赢晟一点头,却未察觉赢晟话语中的那一丝落寞。
果然,对决的结果如赢晟所说。
在听到司徒天昊说出那句话后,司徒天宇静立无言。
一会后,他收回手掌,转身离去。
“为什么不杀了我!”
司徒天昊见司徒天宇转身离去,却没有杀了他,极为不解。
司徒天宇身体一顿,并未转身。
“你不仁我不能无义,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大哥!“
“唯一的亲人了!”
说完之后,不等其接话,司徒天宇转身离去。
水栅栏渐渐退去,司徒天昊挣脱而出,看着司徒天宇离去的背影。
他脑海中不停回想着那一句话,唯一与“唯一”,心中五味杂陈。
“胜者司徒天宇,司徒天昊实力尚可,一同晋级。”
云端上,千凡向各位长老拱手道:“各位,我先行一步。”随后,转身向离开的司徒天宇飞去。
“瞧他那个急样,又没有人和他抢!”晋鹏长老不屑道。
“哈哈,他是怕你抢了他的好徒弟!“
“另外,除了你会抢别人徒弟,还有谁!”九长老刘安山打趣道。
“如果司徒天宇真的下手杀了司徒天昊,恐怕千凡也不会收他为徒了!”
“落天长老不也是!”
执剑长老李落天和九长老刘安山相视而笑,赢晟能看透这一切,历经世事沧桑的他们自然也能看出。

百度搜索 一方有道 天涯 一方有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方有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九离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离城并收藏一方有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