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方有道 天涯 一方有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10 终见面,外场内堂
次日清晨。
小安如往常一样来到紫星阁,她并不是普通的侍女,自幼与赵玉质一同长大,亲如姐妹,同时也是诗千念的记名弟子。
不与赵玉质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了红舞坪。
昨日和自家小姐偷偷摸摸地去往神秘山洞,不知因何缘故晕倒在洞前。
晕倒之后,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境之中经历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她至今头脑都有些昏沉沉的。
穿过竹林,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变的景色。一样的紫星阁,一样的竹门,一样的装饰,一样的饭菜,一样的小姐和一样的男人。
一样的男人?男人!嗯!嗯?似乎有什么不对?
“这…这…这…”
回过神的小安瞪大双眼,看着坐在对面,吃着饭菜的二人。
她有些怀疑人生地揉了揉眼,瞪目结舌,脑海中思维翻腾。
“一个男人,不可能吧!”
“就算是一个男人,二人也不可能是道侣吧?”
“就算是道侣,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就算这么快,也不可能住在一起吧?”
“就算住在一起了,以小姐的性格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吧?”
“就算已经发生了什么,等等!难道二人已经……”
小安双目失神,陷入了胡思乱想中,小声地嘀咕道。
赵玉质颇为无语地看着她,忍不住走上前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脑瓜崩。
“啊,好疼!”
“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没有?”
看着小安脸上的红霞都快要蔓延到脖颈了,赵玉质很难相信她没有乱想。
为了赶在她想到什么更加少儿不宜的画面之前,赵玉质连忙介绍赢晟。
“别乱猜了,这是赢晟,是我昨天新收的小弟啦!”
不理会一旁黑着脸、无声抗议的赢晟,赵玉质笑呵呵地说道。
“哦,原来是小弟啊…”小安撇了撇嘴,语气中多了几分莫名的遗憾和失落。
赵玉质白了她一眼,随后便不再理会。
吃过饭后,赵玉质坐在二楼竹窗前,纠结不已。
至于赢晟,则回到了昨日在紫星阁不远处建造的简易竹屋中。
在纠结了半天之后,赵玉质决定带着赢晟去见赵古海。
“只是一日小安便想入非非,若是时间长了,一旦被他人发现还指不定想出什么更加离谱的事情来。”
“另外,早日跟父亲解释清楚,惩罚也可能轻点。毕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时近中午,赵玉质带着赢晟来到了贤情阁。
贤情阁,赵古海和赵轩文三兄弟平常饮酒休闲的地方。
斟满一杯静心醉,不是醇厚的味道却散发出净人心弦的香味,这味道似云锦般绵长,似竹林飘叶过绿水般静怡,似清新淡雅不似人间。
主以巨木林千年竹王最精华的第九节竹身,配以木仁,紫檀,胡零香,青玉芽等数十种珍料,精酿九九八十一天而成。
能净人身,静人心,清人欲。是修道者不可多得的参悟辅助,同时也是走火入魔之人的回神良药。
沉醉于酒香回味中的赵古海和赵轩文,无意之间看到远处有两道人影走来。
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涌上心间,二人不由得放下酒杯,将酒壶悄悄地藏在衣袖下。
“父亲,大哥!”
“嗯?什么味?”
正欲行礼的赵玉质琼鼻一窘,一股熟悉的味道飘入鼻腔。
她转念一想,不由得坏坏一笑。
“父亲,大哥,你们竟然在偷偷喝酒。如果不想我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最好给我一点宝贝。否则......嘿嘿!你们明白的!”
赵玉质嘴角翘起,“狡诈”地笑着,“敲诈”起自己的父亲和哥哥毫无压力。
闻言,赵家父子暗道:果然!
无计可施的赵轩文,在看到赵玉质身后跟来的那个人后,双目一亮。笑着说:
“妹妹,你身后的那个人是谁啊?据我所知你的异性朋友并不多,莫非他是你的……嗯?”
赵轩文眉头轻佻,与平时儒士模样极为不同,现在的他像极了纨绔子弟。
听到赵轩文的话,赵古海也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了然一笑。
“玉儿,你如果不想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你母亲,你最好……你懂得。”
平时严厉的父亲,此时却是一个威胁少女的怪大叔。
赵玉质自行脑补了平时被母亲逼着找道侣的情景,自己才十六岁,明明修道者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后会有几百年的寿命,而母亲却唯恐自家女儿嫁不出去。
所以,为了少点麻烦,她投降了!
“哼!这次就放过你们。”
“玉儿,你后面的是谁?”
这时,赢晟上前来。微弯腰、行礼道:
“赵家主,我叫赢晟,是玉…玉姐的...朋友。”没办法,“小弟”二字赢晟实在难以说出口。
听到赢晟对赵玉质的称呼时,贤情阁众人反应不一。
赵玉质玉脸显现一抹粉红,是想到了昨天自己利用第一条条约强迫赢晟叫自己玉姐的场景了。
赵轩文倒是感觉怪异,“玉姐”?好吧!很符合自家妹妹的性格。
“你叫赢晟!”
“是!”
初次见面,赵古海对赢晟印象:淡然、处变不惊。另外,相貌不错。不过,若只是这些还不足以入他的法眼。
“嗯?”
赢晟眉目一皱,突然感觉一股恍若山岳般的压迫感向自己袭来。看着赵古海眸波虽不动,暗中却是带着巍峨的气势。
“这是考验吗?”赢晟看着赵古海毫无波澜的眼神,心中暗道。
赢晟直视赵古海审视的目光,承受着越来越强的压迫感。
身体像被压上千斤石一般沉重,随着时间的推移,赢晟的腿也因重负变得颤抖,而身体却没有弯曲。
虽然毫无修为,但心中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声音:
“不能跪,不能弯!”
他感觉若是真的跪下去,此生便不会再站起来。
纵然身体早已不堪重负而颤抖,纵然身体各处的骨骼发出响动,赢晟依旧顽强地与之对视。
一股不屈的气势迸发,与那如同万岳般浓重的气势相抗衡。即使是那般弱小,可依然在顽强的抵抗着。
目睹这一切赵古海微微一笑,暗道:有趣!
由于久居赵家家主之位,身上的威势渐重,不怒自威。自家的后辈在面对自己时总是有些小心翼翼。
满意之余,那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悄然而逝,对方不是那头来抢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花和花盆的猪。
不过吗,作为蛮荒域老牌的强者。如果气势都压不过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的话,这面子就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他便渐渐加大了气势。
“咦?”
“嗯?”
看着汗雨如下,身体颤抖的赢晟。
赵玉质和赵轩文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由于赵古海的气势压迫并不是针对二人,所以他们俩刚刚并未察觉。
顺着赢晟的目光看去,原来是…
“父亲,你修魄五境的修为压迫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你不感觉有些以大欺小吗?”
“若是让外人知道,岂不是要埋怨我们赵家的待客之道?”
明白过来的赵玉质,对着自己的父亲毫不客气的埋怨道。
赵古海收了气势,心里苦笑:果然,女儿的胳膊总往外拐!
不过想到此,却说道:“不错!不错!”不知道是在调笑自己的女儿,还是在感叹这年轻人的不凡。
赵轩文对此却是诧异,心中暗道:
“父亲,从未对一个外人如此赞赏!莫非,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丫头,你可知他的身份来历。”
闻言,赵玉质略作迟疑,便将昨日之事详细地告诉了父亲和大哥。
毕竟在场都是自己的至亲,没有必要隐瞒。
“砰!”听到女儿的话,赵古海猛拍石桌。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私自前去禁地。要不是先祖们怜你是嫡女,恐怕你早就凶多吉少了。”
“看来是我平时对你太过溺爱了,从今天开始不准再踏出紫星阁一步。”
“哼!若不是为了能够在蛮荒武道会上夺得一个好成绩,让您老人家脸上有光。我有必要犯险吗?你不表扬我,竟然还训斥我!”
“怎么!你还有理了,你一个女孩家,整天就知道捉弄人。我问你,这几年一共有几个被你捉弄过的世家子弟从咱们家抬出去了。”
“还给我长脸?你不给我丢脸就万事大吉了。再嘴硬,我打断你的腿!”说着,愤怒的赵古海就要站起来。
看着情况有些不妙,赵玉质连忙飞跑到赵古海身边,亲昵地挽着赵古海的胳膊,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父亲大人!不要生气嘛,大不了以后你和大哥偷喝酒的时候,我不告诉母亲就是了。”
说完,还威胁性地看了赵轩文一眼。
赵轩文无奈躺枪,只好劝说道:
“父亲,小妹就是这样的性格,再说她也是为了赵家着想。我看经过这次教训她肯定会改过的,你就别生气了!”
赵玉质瞟了赵轩文一眼,暗示道:你非常识相!
“你不要老是替她说话。”
“好不好嘛,爹!”
赵玉质感觉父亲语气中少了几分严厉,趁机撒娇似地摇了摇赵古海的胳膊。
“你啊,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谢谢爹!”
赵古海摇头苦笑,宠溺地摸了摸赵玉质的头。对于自家的宝贝女儿,自己是除了她母亲之外最了解她的!
“赢晟,你可还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石棺之中?”
“我脑海中仅有和玉…玉姐相遇的一些记忆,至于其他的便没有了?”
“莫非有远古大能出手将他封印于石棺之中,先祖似乎知道有关他的事情。难道说此人与我赵家颇有渊源?”赵古海心中不由得揣摩起来。
“丫头,那具石棺现在何处?”
“父亲,我也不知道。赢晟醒来的时候,就发现石棺不见了。”
赵玉质撒了一个小小的慌,毕竟在寒温谭那发生的丢人之事,自己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况且那具石棺确实是在替赢晟阻挡寒龙击后,就消失不见了。
“嗯?此事怪哉!”
“父亲,我们可以去查阅族中的典籍,看是否有记载此事。”
“嗯,只能如此了。”
“赢晟你接下来就跟在玉儿身边吧!玉儿平时虽然有些古灵精怪,但总之心肠不坏。”
“爹,人家哪有啊!”依偎在赵古海身边的赵玉质无力地反驳道。
“嗯,她很可爱的!”
“噗!”突然听见“可爱”一词,赵轩文刚刚喝的一杯静心醉直接喷了出来。
可爱?那个丫头怎么也不像是可爱啊,当然除了在老祖和母亲眼中之外。
如果你了解到我们兄弟几个和父亲的苦楚,知道她的所作所为,见到前些年每过几日便会有几个“废人”被抬出赵家的场景,恐怕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咳咳咳”赵轩文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赢晟,不时的面露敬佩,一幅感叹模样。
“怎么?大哥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大哥只是喝酒呛到了。”
感觉到赵玉质那充满“杀意”的目光,赵轩文急忙解释道。毕竟招惹到赵家魔女,下场一般不会好到哪去。
“赢晟,相信玉儿也给你说了我赵家之事。千年赵家不养闲人,不养废物,不留毒虫。”
“我明白!”
“那么,赵家外场和内堂,选吧!”

百度搜索 一方有道 天涯 一方有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方有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九离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离城并收藏一方有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