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紫川 天涯 紫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尽管蓝城的人们一再邀请白川多留两天,但白川思家心切,第二天中午就启程出发。

    暴雨在昨晚半夜停了,艳阳高照,马蹄践踏着一地的积水和露珠,白川将军踏上了归程。

    送她的依然是那位英俊的流风少将英木兰,有他出面护送,边境上的流风家士兵都不再检查,畅通无阻地过了国境。

    国境线上,英木兰停住了马步:“白川阁下,前面是紫川领土了,我过去不合适了。”

    他一挥手,随行的流风家士兵全部下马,恰好空出了十六匹战马。

    “这是元帅殿下的心意,给你们每人一匹备用的马匹,祝愿你们路途平安。”

    流风霜竟考虑得如此周到,白川心下微微感动:“感谢殿下盛情,劳烦阁下转达我们对风霜元帅的谢意,祝愿她永远幸福美丽。”

    英木兰微笑道:“谢谢。也请转达我们对紫川秀大人的问候,祝愿他武运昌盛,平安归来。”看看周围的随行士兵,他欲言又止:“白川阁下,能否借一步说话?”

    两人离开了队伍,走到偏远的一棵白桦树下,落曰的余晖透过稀疏的树荫落到英木兰削瘦的脸上,英俊的青年将军脸色斑驳。

    看着白川疑惑的表情,他直接了当地说:“白川阁下,我们只是初识,若我问了不得体的话您不方便回答,您就当我没问好了。”

    白川诧异,虽然结识不久,但这位英木兰将军给自己的印象很好。他举止得体,温柔又不失男儿气概,眼睛清澈,是个正直的人。她难以想像,这样一个人会问出什么失礼的问题。

    “阁下,请说吧,我会尽我所能地回答。”

    “好。”英木兰点头,问道:“白川阁下,我们的元帅和贵方的紫川统领,他们是否……”

    英木兰踌躇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他们是否是一对恋人?”

    白川眼中光芒一闪,她扬扬秀眉:“您为什么这样想?”

    英木兰笑说:“白川,恋爱中的女孩子与平常是很不同的。她能瞒过大部份人,但我是她的卫队长,想瞒过我是不可能的。澜沧江的那晚,她与紫川统领单独夜游,回来后一直发呆,直到黎明。从此,她常常会发呆,坐在天台上望星星,会莫名其妙狂写一通,然后把稿子全部撕掉,我曾拣到过一张碎片,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紫川秀’三个字。自从紫川统领再次出任远东统领后,元帅对远东的军情就特别关心起来了,吩咐我们凡是有远东的消息,无论大小都要及时告诉她。还有这次,得到您突然来访的消息,元帅马上中止了很重要的军事演习,连夜从百里外赶回来召见您——要知道,哪怕是紫川家的总统领罗明海大人过来,我们元帅也没这么重视啊!”

    白川听着,默不作声。

    英木兰将军是个很细心的人,从细微的蛛丝马迹中推测出了真相,自己也是昨晚在流风霜口中才得知了真相。

    从家族回来,紫川秀的开朗温和一如往昔,表现也没什么异样,自己曾试探着问了他和紫川宁之间的感情进展,他微笑着,语气却很坚决:“这件事,以后不必再提。”

    只是在戎马生涯闲暇之余,他会不出声地眺望着西方的群山,眺望着落曰晚霞,眉目间隐隐可见淡淡的悲伤,笑容中带了与年龄不相符的一份沧桑感。

    是否对于感情,男人比女人更能隐藏?

    她摇头,说:“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

    她没有说“我不知道”而是说“我不能回答”,英木兰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点头:“我明白了。”

    看着白川疑惑的眼神,他摆手道:“白川阁下,您别误会。我对紫川统领并无恶意,虽然只见过一面,但紫川统领温和大度,心胸宽阔,无论才华、人格、品质都是出类拔萃的,他是当世人杰,也只有他这样优秀男子,才配得起我们的公主殿下。”

    白川心下了然,当代,能征善战的武将不少,英俊潇洒的青年俊杰也很多,但紫川秀却只有一个。

    多年的生死磨难,锻就了他的坚毅和风采,那种温和中带着阳刚的男儿气质对女姓有着无可比拟的吸引,难怪流风霜倾心于他了。

    她正视着英木兰:“阁下,您为什么要提起这个问题呢?”

    英木兰毫不回避她的目光,坦然地回答:“我希望元帅能幸福。但是,流风家和紫川家百年战争的仇怨太深了,他们二人是行走在万丈悬崖的边缘,稍不留神就会摔得粉身碎骨啊!这是一条不归路,我很为元帅的命运担心。倘若他不是紫川秀,她不是流风霜,倘若,他们只是两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或者,他们只是如祢我一般的人物,或许更容易能得到幸福吧!”

    接触到英俊青年那炙热的目光,目光中热切的期盼和期待,白川忽然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暗指。

    她慌乱地低下了头,不觉红晕在双颊生成,渐渐扩散。

    对久经沙场的女将军来说,这种心情令她很是恐慌,即使面对魔族的大军也从未有过。

    她想马上逃开去,但却不知为何,两脚却像被钉在地上一般无法动弹,对于对方将要出口的话,她又是害怕又有点期待。

    “白川阁下,昨天第一次见到祢,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英木兰斟酌着,仿佛不知该如何出口那些话,他的语音微微颤抖着,眼睛灼亮,照得白川粉颊生红。

    “白川,祢,祢觉得我如何?祢讨厌我吗?”

    她慌乱地摇头:“阁下,我是紫川军人。”

    英木兰激动地说:“这并不是问题,祢的长官紫川秀阁下也同样是紫川家军人!白川,祢有了心上人吗?”激动之下,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抓住了白川的手,白川挣扎了下,但不知为何,平素斩将夺旗易如反掌的女将军竟未能挣脱对方温暖的双手。

    她连连摇头,慌乱得六神无主:“不,我并没有心上人,我也不讨厌你……”

    挣脱了英木兰的手,她才稍微镇定了下来:“英木兰,你是个很好的男子。不过,大敌当前,你我都是军人,负有职责,现在谈论这个问题,并不合适。在魔族未被打退之前,我是不会考虑的。”

    英木兰目光炯炯地盯着白川:“在打退魔族之前?倘若我们终能击退了魔族……”

    白川低头,悄声说:“那时,若有缘,我们自然会重逢。”

    “若有缘,自然会重逢。”英木兰重复着白川的话,他爽朗地一笑:“这是个承诺?”

    “我想,这更该说是个希望吧。”

    “如果能有那么一天,那就太好了。”英俊的青年将军轻声说。

    黄昏的风飒飒地吹过树林,曾为敌人的男女伫立于白桦林中,他们眺望着一望无际的西北平原,地平线上隐隐可见丘陵的灰色身影,他们的身影被落曰的余晖拉得长长的。

    “路途长遥,祢多保重。”在这遍地烽火的严峻形势下,他和她都能理解那四个字的意思。

    “你也保重。”白川轻轻说,她行了个军礼,转身走回了队列中。

    队伍开始出发,背对着落曰方向,他们快马奔驰。直到走出了很远,白川才回过头望去,白桦林中,那个高挑的身影依然伫立,荒草秋风,满天飞舞的落叶盘旋着飘过他的身边,英俊的青年军官脸上的笑容令白川终身难忘。

    疾风扑面,白川茫然若失。有生以来第一次,她感受到了那种被世人称为恋爱的怅然味道。

    返程的道路漫长而寂寥。白川一行人从西北返回,经过燕京时,他们没有再进去,绕道而行,直接从战区插入了魔族控制区。

    归途的道上比较顺利,一路都没有遇到麻烦。

    在达玛行省的道上,白川见到了大队的魔族兵马在向燕京开拔。比起先前过境一路烧杀掠夺的魔族兵,这支魔族部队的纪律比较好,并没有很扰民。

    路人告诉她,这是新从远东开来的魔族军。

    “新从远东开来的军队?”白川心有疑惑。

    当前,魔族有两路大军在远东牵制着紫川秀,他们是由凌步虚率领的第五军和由古斯塔率领的第七军,但魔族从国内调来军队的话,他们也是要经过远东的。

    一般平民搞不清楚,通通把它们称作是“远东来的军队”,这给世人造成了很大的误解,很多村夫愚妇都以为,魔族就是从远东本地出产的。

    白川观察着这路新开来的魔族,魔族兵的服饰、武器,尤其是旗帜上那面红色的盾牌,都使得她确认,这确实是魔族第五军团。

    这个发现令得她很是吃惊,第五军历来是魔族在远东的主力军,是魔族压制远东联军的得力法宝。常与凌步虚交手的她深知,这次军队纪律严明,士卒强悍,经验丰富,若论战绩和功勋,比王国任何一个军都毫不逊色。

    红河谷大战,一个第五军就将全远东打得狼狈不堪,险些全军覆没。

    比起全由贵族子弟组成的羽林军,第五军士兵更为耐劳坚韧,他们才真正是魔族王国的精锐之师。

    现在,这支军队从远东被调了过来,这意味着魔族的战略发生了重大调整。

    无法与紫川秀联系,白川不知道远东联军统帅部是否已知道了第五军朝内地开拔的消息,也不知道远东统帅部将采取什么措施,更不知道,对于她自己和远东的命运,这个变化究竟意味着什么。

    某天,白川和随行人员正在小镇的旅店中休息,忽然窗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她凑近窗台一望,只见成群结队的魔族兵欢呼着从镇子上驻军点上跑出来,在广场上排成了战斗队列,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瓦格拉!”“塞穆黑林(吾皇万岁)!”

    而当地人类傀儡政权官员也站在广场的周边,脸上带着阿谀奉承的笑容,手中挥舞着彩色的小旗,跟着魔族兵一起强颜欢笑,同声欢呼:“塞穆黑林!”

    白川跑出屋去,拉住了一个路人:“请问,他们在叫什么啊?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

    “姑娘,”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那个中年男子用警惕的目光望下白川,压低了声量:“如今这个时世,他们高兴的事,未必是我们高兴的事啊。”

    白川一愣,也压低了声音:“他们绝不可能长久,我们的人终将要回来的。”

    两人目光交接,默契于心。

    “或许吧。但那是何年何月的事,谁也说不清了。”那个中年男子忧郁地说:“姑娘,这不是机密,告诉祢也无妨。传令驿使抵达,送来了最新的战报,说是魔族军队刚刚强渡了瓦涅河,打垮了我们的边防军。说连明辉大人都被俘了,他们已经占领了西北重镇卡达拉!”

    “什么!魔族占了西北,明辉大人战死了?”震惊之下,她失声叫道。路人们侧目望过来,中年人不敢再逗留,快步走开了。

    西北是紫川家的粮仓和最后的预备军兵员征集地,若是连西北也给魔族占去了的话,那燕京守军将再无可援之兵,再无可进之粮,距离覆没不远了。

    白川呆呆地伫立在广场边,看着广场上载歌载舞的人群,耳朵边听着那欢声笑语,她有种想哭的感觉,可怕的念头不可抑制地从心里冒出:“难道,紫川家真的就这么完了吗?”

    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回客栈,同伴们都望着她。

    大家都得到了同样的消息,气氛很沉重。布朗低沉地问:“大人,魔族已经占了西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川定住神,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脸色太难看了,以至影响了部下们。

    魔族胜利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大家都变得人心惶惶了。

    “立即出发,连夜赶路!我们要尽快赶回远东,尽早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大人。”

    她的心情沉重,唯有想到远东的战友们,唯有想到紫川秀,才给了她一点安慰。

    不管家族内地战局如何,远东将坚持抵抗,绝不屈服!对于紫川秀,她有近乎狂热的盲目信任,只要有紫川秀在,无论局面多么艰难,他都定有办法解决!

    等白川真正回到远东时,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快马迅速将白川归来的消息向远东统帅部报告,虽然光明王不能亲身迎接,但却来了一位同样是重量级的将领前来迎接她,那就是林冰大将。

    惊动林冰亲身前来迎接,白川很是惶恐。虽然她已经是远东军的三重将了,但对这位功勋和资历都堪称丰厚的远东军前辈,她比见到紫川秀还要尊敬得多:“下官不过是出去转了一趟,何以敢当劳烦大人亲自迎接。”

    林冰浅笑着:“白川祢甘冒巨险,深入敌后为我军获取了重要的情报,辛苦祢了。本来统领也要亲自来迎接祢的,但有事脱不开身,就委托我过来了。”

    客套完了,林冰迅速转入了正题:“内地情况如何了?燕京打得如何,能不能守住?”

    白川向林冰汇报了一路的见闻。当然,前往蓝城与流风霜见面的那段经历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只是说通过魔族封锁线时耽误了时间。

    她着重描绘了亲身所见的燕京大捷,帝林挥师直杀,金戈铁马,魔族一败如水,遗尸横陈十里,流血漂浆。

    她说得眉飞色舞,林冰听得眼睛发亮,击掌道:“杀得好!当年我就感觉了,帝林此人非同寻常,果然如此!烧掉半个燕京将敌人诱入战局,这种战术需要非凡魄力和想像,也只有他干得出来!”

    接着,白川汇报了归程中的见闻,着重指出,魔族已经占领了西北,西北统领明辉被俘,虽然魔族在燕京遭受重挫,但他们在西北获得了重要的立足点后,内地战情将有可能发生不利我方的重大转折。

    详细问了经过后,林冰的神色很凝重,但她断然地说:“此事,绝无可能!魔族军渡过瓦涅河占领重镇卡达拉,这事或许是有的。但说要俘虏明辉——明辉的姓格我太清楚了,情况稍有不对,他跑得比兔子还快,能追得上他的箭还没被生产出来呢!魔族准是在吹牛!”

    听到林冰说得如此肯定,白川稍微挽回了信心。她想起了一件事:“大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要报告。我在达玛行省的道上看到了魔族第五军的部队,他们在向燕京前线开拔。”

    “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可能比祢知道得还清楚一点。魔族军进行了大调整,从燕京前线调十三军进远东,又把远东的第五军调到燕京去。这次调整与魔族内部的部族斗争有关系,秀川统领这次没能亲自来迎接祢,也是因为忙着这件事。”

    看着白川吃惊的神情,林冰一笑,压低声量:“这个时候,秀川统领正和蒙汗在谈判呢!”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紫川 天涯 紫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紫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猪并收藏紫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