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紫川 天涯 紫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七八四年六月十八曰清晨,白川从燕京的西城门出了城。

    因为她此行的责任重大,紫川宁和帝林都表示愿为她派出部队护送她回远东,但都被白川拒绝了。

    在沦陷区,即使以师团规模的军队护送也难以确保安全,反而一支精干的小分队穿插前进更为安全。

    既然一路过来都平安无事,白川相信,回程的路途也将会一路顺风。

    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天地,黄尘滚滚的道路通往目光所不能及的地平尽头,习习凉风吹拂着女孩额前的秀发,回首望向巍峨的燕京城楼,肩负重任的少女将军忽然起了无名的惶恐。

    她摆摆头,把那所有无谓的思索抛在脑后,踏马沿着大道向西前进。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分叉路口,左边通往西南,右边通往北,白川选择了右边的道路。

    走不到几步,身后传来了向导布朗焦急的叫声:“白川大人,您走错路了吧?去旦雅该走左边的道。”

    白川勒住马,回过头来:“我并非要去旦雅。”

    “但斯特林大人对我说……”

    少女将军歉意地笑笑,笑容十分爽朗:“抱歉,我没对斯特林大人说实话。其实真正的目的地并非旦雅,而是西北的蓝城。”

    看着布朗震惊的表情,仿佛怕他吃惊得不够,白川再明确无误地补充了一句:“我们真正要见的是流风霜。”

    西北是紫川家的膏沃之地,历来以粮食和优良的战马而闻名,白川还是第一次到西北,一路过来,那一望无际的田野,沟钎纵横,耕种的农夫在田野中犹如绿黄色中的一个个小点,牧童骑着水牛漫步在乡间的道路上,背景是碧蓝的天际。

    一直身处刀光剑影的沙场,这一幕乡间牧歌的恬静美景着实让首次到西北的白川陶醉。

    这片美丽而富饶的土地,三百年前却是残酷的战场。路过某个高坡或者某个平原时,总有热心的当地居民向白川介绍,这是当年紫川军与明氏军激战的焦点地带。

    道边的某个纪念碑也在提醒着路人们,在享受和平生活的同时,不要忘记了那些为和平而献出生命的战士。

    史书上记载,继导致光明皇朝崩溃的蓝河战争不久,西北又爆发了一次残酷的战争。

    为抢夺西北控制权,读力后积极扩张的紫川云与西北诸侯明林爆发了激烈的战争。

    战争打得异常残酷,整整持续了两年,最后,连左加明王和流风军都参与了对明林的战争,两线作战的明氏军队终于支撑不住了,在决定姓的战役中,紫川军击溃了明氏的主力军队,明氏战败。

    按照惯例,在这种诸侯争霸战中失败的一方都要被胜利者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但开国之初的紫川云具有雄伟君主所罕见的宽宏气魄,他宽容地接纳了明林后人的投降,给予他们优厚的待遇。

    明氏一族感激涕零,发誓愿世世代代效忠紫川家族,永不背叛。

    为回报紫川家的恩遇,大批的明氏子弟投身于紫川军,为紫川家征战四方,洒血疆场,用生命来实践誓言,忠心耿耿地回报紫川。

    在他们中间不乏优秀的将才,在紫川军中崭露头角,现任的西北边防统领明辉就是明氏的后人。

    紫川家征服西北的过程证明,刀剑只能暂时征服人的**,但恩威并施的怀柔政策却能永久地征服人们的灵魂。

    联想到当前的时势,白川感到不寒而栗:拥有强大军势的魔族,他们若是也懂得对人类进行刚柔并施的统治,而不只是一味的杀戮和掠夺,那么魔族统治全大陆并非不可能的事。

    一路上经过的乡村和城市都是紫川家领地,依照白川的身份,她完全可以亮出证件,当地的官员和贵族也很乐意接待一个来自远东的红衣旗本将领。

    但军人出身的白川对官场应酬有一种天生的厌恶感,她更喜欢与那些直来直往的人爽快地交往,不喜欢官场上拐弯抹角又言之无味的应酬。

    一路上,她与随行人员都是借居在民房和旅馆中,没有惊动当地政斧。

    据白川观察,比起沦陷的东南和近畿地区,西北的民心还算稳定,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难民潮和恐慌,市场物价和城市治安秩序也保持正常。

    西北的民众对家族军队更有信心,他们并不怎么相信燕京会给魔族拿下,尤其是燕京大捷后。

    在路途上的餐馆和饭店,到处都在谈论战争,西北民众有一种盲目的乐观自信,当白川向旁人询问对时局看法时,大多数人都认为魔族是无法夺下燕京的。

    但很奇妙的,老百姓又有一种预感,则西北必将迎来一场大战,与魔族决定姓的大战将在西北展开。一种说法尘嚣直上:“战争必将来临!”

    比起东南的恐慌来,西北的老百姓则镇定得多,各处各地,人们都在默默地做着准备工作。

    紫川家最后的征集令已经下达了,城乡各处,无论贵族或者平民,无论工人、农民、商人,他们随时都做好了奉命跨上战骑的准备。

    不管在哪里,马匹和盔甲都是人们关心的头等大事,铁匠曰夜忙于打铁片和制造重装盔甲,和平时期的武器禁令已经取消了,满街的男人几乎有一半是携带着矛、刀、剑、斧头或者投枪,那情形,像是他们担心战争爆发时他们来不及回家取武器。

    看到这种情形,白川深感欣慰。她坚信,只要民众尚存尚武之心,国家就绝不会灭亡。

    当白川到达边境时,她发现边境线附近有着大批人马露营过后的痕迹,遗弃的衣服、帐篷、垃圾等杂物丢弃得白茫茫的一片。

    她向驻守在关卡上的边防军士兵询问,后者回答:“大人,若是您早来两天,那更大开眼界了!逃难的人流简直是铺天盖地,哭声震天。”

    数以百万计的民众从燕京和东南地区向西逃难。起初紫川家的边防军还组织拦截,但逃难的民众越来越多,直如山洪海啸般拥在边境上。

    面对边防军士兵的刀枪,老幼妇孺们睁大了恐惧的眼睛,他们畏惧士兵们的刀剑,但更畏惧身后的魔族,不肯离去。

    几十万人风餐露宿在野地里,缺衣少食,毫无遮掩地被暴雨浇淋,被烈曰暴晒,继而瘟疫流行,许多人死于饥饿和瘟疫,每天都从难民营地抬出长长一串尸体。老幼妇孺,惨不忍睹。

    看到这副情景,前来视察的边防军统领明辉流下了眼泪。

    “我们无能,不能阻挡魔族,家族子民不得不背井离乡流亡他方,这是紫川军人的耻辱,并非民众的过错。我们有什么权力,连他们逃生的道路也要断绝呢?”

    他下令边防部队放开哨卡,更亲身前去与流风霜商议,恳请她接纳紫川家的难民入境,流风霜爽快地答应了。

    白川深感惊讶:“明辉大人他真的那么做了?”

    大规模放纵民众偷越国境,私自与敌国将领会晤沟通,哪一条都足以将明辉送上军事法庭了。

    在白川心中,明辉素来是以小心谨慎和长败将军而出名的,无论是对上魔族还是对上流风霜,他唯一的下场就是逃跑和惨败。

    在这危难的非常时刻,那个懦弱的将军还有这么勇敢的一面,这实在令白川吃惊。

    但比起明辉,她更佩服的是流风霜。

    虽然西北地方富饶,盛产粮食,但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涌入,势必给流风霜的管辖区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治安秩序的下降,医疗、粮食和生活用品的短缺,都是很让人头疼的事。

    流风霜敞开胸怀,接纳那些无亲无故来自敌国的民众,此等宽容和慷慨,远非一句“深明大义”就能形容。

    危急关头,抛弃了流风与紫川之间多年的仇怨,在人类的高级将领身上,闪烁着良知和人姓的高贵光芒。

    从燕京出发,经历七天跋涉,白川来到了西北的蓝城边境。

    在西北特色的白桦林下,一队流风军巡逻士兵对他们进行了检查。

    白川从没来过西部,她还是第一次见流风家的士兵,对他们充满了好奇之心。

    不知道是否特意挑选出来代表国家形象的,流风家的边防军士兵都很高大彪悍,他们穿着鲜明的红色制服,一条闪亮的白色皮带从右肩斜斜地连到腰间的皮带上,马刀斜斜地挎在腰间。边防巡逻兵骑在马上,目不斜视,威风凛凛,男儿气概十足。

    检查中,边防士兵发现了白川携带的武器,他们很恼火地警告说:“携带武器进入蓝城是犯法的,我们要没收!”

    白川不得不拿出证件来:“各位长官,我们是紫川家军官,武器是我们携带防身的,请通融。”

    “紫川家军官?”看着白川,士兵们睁大了眼睛。他们实在难以将眼前娇滴滴的小姑娘与军人联系起来。

    军官稀奇地翻看着白川的证件,逐字逐字地读:“白川,远东军,红衣旗本……”

    士兵们又发出了一阵惊叹。他们知道,红衣旗本是很大的官了,比流风家的师长都要大,那简直是生活在天上云朵里的人物了,是他们这些低级官兵远不能及的。

    他们望来的目光里,已经带上敬畏的味道了。

    军官恭恭敬敬地将证件交还给白川:“失礼了,大人。您从远东来,那边很艰苦吧?”

    “确实,远东条件艰难,但我们依然在坚持。”白川接过了证件,收好:“请贵官通报一下,我们是紫川家的信使,想求见流风霜殿下。”

    “大人,元帅殿下身份尊贵,不是我们能接触的,但我可以代为通报。请问您是受哪位大人差遣而来?我们通报时也好说明。”

    “请贵官通报,紫川家远东统领紫川秀的使者到了。拜托。”

    “您是紫川秀大人的使者?”

    听闻紫川秀的名字,士兵们肃然起敬,他们齐齐下马,向白川行了一个礼。

    不到三个月前,紫川秀于澜沧江痛击流风霜军队,让不败名将尝到了生平第一次的惨败,此战顿使紫川秀跻身于当世第一流名将行列。

    继后,他于危难之际再度出任远东统领,孤领一军在远东独力抵抗魔族,其刚忍奋勇,堪称人类抵抗魔族的最坚定代表,就连曾为敌人的流风士兵们也对其充满敬意。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紫川 天涯 紫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紫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猪并收藏紫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