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煞之猎魔者 天涯 天煞之猎魔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如果内力那么容易修炼,早不知道多出了多少高级魔术师,大魔术师也绝不可能只有现在的几位。

    现在社会上的内力,跟现在的武功一样,早已变得支离破碎。

    武功失传或是攻击力弱,不止是当年各门派敝帚自珍,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内力修炼功法的缺失。

    官诚当然看不出云翼内力功法的好坏,不过却能感觉得出来,云翼必定有相对全面的内力修炼功法。

    “果然是大家族出来的人啊!”官诚感叹,心里更为欣慰。

    因为,云翼是他亲自招进来的!

    一声“老爸”清脆的声音还在教室内回荡,学员们的眼神由无比的惊叹转为惊疑,旋即教室里便出现了嗡嗡低语之声。

    除官诚之外,就连与大宝一起的那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美丽少女也露出疑容。她倒是知晓这个缠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胖子,是讲台上那个年轻老师带过来的。

    老师很年轻,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这个叫大宝的小胖子也就五六岁左右。凭着这样的年龄对比,她想当然地以为,小胖子是小老师的弟弟,或者是暂时代为照顾的亲戚。

    可是小胖子口中的“老爸”明显就是对讲台上那个小老师叫的。

    云翼伸手一抄,将绒球接在手中

    “呃……大宝是我收养的。”当他用那只接绒球的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皮时,学员们已发现,他手中的绒球已然不见。

    唯有官诚看到,云翼用大拇指将那绒球在收起的瞬间弹到另一只手里,其它人的关注度却都在他刚才这句话里。

    云翼这样解释,官诚与学员们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叹,同时看向云翼的眼神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不再是原先的轻蔑或是无视,而是有更多的敬意与尊重,特别是那个身着羽绒服秀发披肩的少女,握着大宝的手看着云翼,心底竟不由动了一动。

    只不过这时,一个让其它学员感到极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光说不练假把式。我们花了钱是来学魔术的,不是来看你显摆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别在这里磨磨叽叽,赶紧的吧,难道还要让我们在这里等过年吗?”

    声音从教室角落里传出,那里坐着一个穿着黑色棉外套、额前有一绺头发染得微黄的戴着副浅蓝色墨镜的年轻男子。

    有点耀眼的灯光由那墨镜上折射出来,落在看向他人的眼中,如针。

    学员们略有骚动,教室里又响起了窃窃私语声。这期全都是新学员,没有人认识这个戴着浅蓝色墨镜的男子。

    虽说看不到他的眼神,可从这人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对于云翼这堂课显得极为不屑。

    魔术培训班并不同于正规学校,教学及氛围没有那么严谨,学员们对老师当然也不会有多少的敬畏。

    只是像这个年轻男子直接以训斥的口吻指责一个老师,让学员们多少感到有些不快。

    不过毕竟大家都没有什么交情,即便他们心中对这个男子很是不愤,也没有表现出来,最多只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这人一眼。

    坐在最后一排并将衣帽戴在头上将面部全部隐在阴影里的官诚却是认识这人,是齐迹的一个好友,同样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初级魔术师。

    他更明白,这个墨镜男肯定是齐迹听到云翼开班的消息之后让他过来的。官诚没有开口,只是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人的挑衅刚好迎合了他的一点小心思,又或是觉得这人有点不自量力。

    不错,在他眼里,齐迹是个非常有潜力的魔术师,同样是官诚以及他背后支持者想极力留住的魔术师。

    哪怕齐迹极有可能在近数年内成为高级魔术师,可是在官诚心中,单从云翼那几乎可以与高级魔术师媲美的手速看,其综合能力应该不会比齐迹差多少。

    最重要的是,云翼背后的那个世家,有可能连自己家族也有不如。

    一直以来,云翼的心境都很平静。特别是在知道自己是颗棋子之后,更是凡事不惊。可能觉得只有两年好活了,又何必为某些事让自己不开心呢?

    如果现在再遇到梧桐镇派出所事件,他可能不会再有那样暴怒的状态。何况眼前这个说话并不怎么懂得尊敬别人的年轻人现在还是自己的“学生”。

    当然,从这个墨镜男的脸上,他脑海里理所当然地浮现出齐迹嘲讽的笑容。

    就在连官诚觉得年少可能未经世事的云翼会因这墨镜男的话会发火时,哪料到却是见他微微一笑,“对不起,耽误大家时间了。即然如此,那我就教大家一个操作起来非常简单的魔术。”

    见识过云翼颠绒球的手段,尽管这些学员并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同样是觉得不可思议。听到他正式开始教魔术,心中的期待值便更高了一些。

    只有墨镜男带着一丝冷笑看着云翼,不过墨镜后面那双眼睛,却是看得极为仔细,生怕露了点什么。

    然而,当他看到云翼拿出一块尺来见方的丝巾时,墨镜后的眼睛里露出了很是鄙夷的神色,嘴角上翘,很是不屑。

    从云翼取出这个块丝巾开始,墨镜男就知道云翼想表演哪类型的魔术。

    云翼要表演的这个魔术对完全不懂的人还是有极大的吸引力,可对于稍微懂一点魔术的人来说,就等于是五加五等于十的小学一年级数学题。

    因为这个魔术非常简单,完全不需要任何手法,只需要极为简单的道具即可表演。

    当然,这种简单的魔术早在几年前便已不再出现在魔术舞台上,只偶尔在街头魔术表演上才能见到。

    不出墨镜男所料,云翼将丝巾揉成一团塞进了已握成空拳的左手之中。

    墨镜男嘴角更翘,他明白云翼是想将这个魔术表演完成之后再将其过程逐一分解,便也没有点破。

    本来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魔术,云翼并没有做什么花俏的动作。他伸出右手拇指与食指,捏住塞进左拳里的丝巾,慢拉慢放,反复几次,慢慢将那丝巾拉了起来。

    教室里的学员感到都很奇怪,丝巾是软的,在被老师拉出差不多五寸之后,并没有摊在他的拳头上,而是直接立在那里,像是被什么东西顶上一般。

    云老师两只手里,并没有其它东西。如果他的手里藏一团线当然会有可能,可是,软软的线不可能支撑竖得起来。

    如果藏一根铁丝在手里,却又不可能。直的铁丝藏不住,盘起来的铁丝不可能那么容易伸缩自如。

    除了官诚与墨镜男之外,这些来学习魔术的学员都觉得非常好奇,眼中已露出激动的神情。

    当然,大家都知道,魔术是假的,戳穿了一文不值,特别是能学到的这种只供娱乐的魔术。

    但是,哪怕知道是极简单,在没有解开这个迷底之前,都会让人满怀期待。

    云翼将丝巾在手上立了一会,目光从学员中扫过,有意无意地在墨镜男身上稍做停留,正准备讲解这个魔术的诀窍,就听到那个嘲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过是用了个微型卷尺而已,一点技巧都没有,这样的垃圾也教我们?”墨镜男将背靠在椅子上,淡淡说道,“小家伙,我们是交了钱的呢,你就教大家这样的东西?就算是骗小孩子也不是这样骗的吧。”

    魔术,本来就是一种用于提升日常氛围的小手段,对于未知者来说极为神奇,对于已知者来说又不过如此。

    在这些学员眼里,云翼这个魔术虽然简单,可对于他们这种对魔术基本一无所知的或是没见过这个魔术的人来说,还是有相当的诱惑力。

    任何人都知道,魔术就如同是一张纸,特别是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实际上却极为简单的魔术,戳穿了就不值一文。

    他们也明白,任何的魔术培训中心都不可能给学员传授一些相对高端的魔术,一是他们学不了,再有就是越精彩的魔术,所花的代价就越大。

    他们想学的,也不过是偶尔在自己家人或朋友面前以此来调节一下气氛,只要是相对精彩,并不在意魔术的水准,而且是越容易掌握越简单越好。

    在他们眼里,云翼刚才的这个魔术就很神奇,哪怕被墨镜男一语道破而知道了其中缘由,还是有点不明白如何操作,这类简单的魔术却正是他们需要的。

    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个所谓简单的魔术发出嘘声,而是不约而同的拍起手来。

    他们不清楚这个镜男为什么要针对云翼,而且还一口叫破了云翼的魔术,就算不是一个魔术发烧友,也不会是个魔术小白。

    那个坐在大宝旁边穿着白色羽绒服的漂亮女孩,在鼓掌的时候还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了墨镜男一眼,同时也狠狠地瞪了缩在最后排另一个角落里的官诚一眼。

    大宝没有鼓掌,只是静静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云翼却莫名地感受到了大宝奇怪的心情。他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也不明白大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波动。

    他当然看不到,此时低着头的大宝的眼睛已经微红,像是戴了一对粉红色的隐形眼镜。

百度搜索 天煞之猎魔者 天涯 天煞之猎魔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天煞之猎魔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湘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湘人家并收藏天煞之猎魔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