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家看着余连也摆开了剑势准备冲锋,心绪激荡,血脉贲张,觉得满腔热血都在燃烧。

    “这位月球人……余连准尉,应该是不想要我们任何一人枉死于灵能者的临死反击吧。虽然年纪还小长得也很小白脸,但却真的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啊!”帕金中尉感动异常。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讲究不少呢!行吧,那我就陪你再胡来一次!”亚修·斯特因略有些惊讶地看了余连一眼,好感度总算是上涨了那么一点点。

    这个沙民,是条汉子……确实配得上一个荣誉的死法!他们看着卡兹,如此地想。

    英雄的终结不能太平淡,不能太凄凉,更不能太现实,需要符合大众的预期。那么,有什么比一场震古烁今的生死决斗更有传奇性和戏剧性,更能点燃大众的情感共鸣呢?

    另外,这场生死决斗的双方,一定要是在大众视野的同框画面中。这样才会有一点正邪之战,光暗对决,黑白分明,宿命搏斗的味道。

    所以说,我们才应该明了:为什么决定全银河命运的战斗往往是一大家子的日光灯伦理剧;为什么手下有超级战舰有生物兵器有附庸国家,能用手指头搓死一半生命的宇宙黑(喵)道霸主总喜欢提着两把片刀和人对砍了。

    就让大家在利刃的缝隙中寻觅勇气和荣誉的赞歌,在生命和死亡的界限上感悟灵魂和意志的真谛,这方才可以铸就英雄主义的本真!如梦亦如幻的惨淡人生,也必须通过近距离直面淋漓的鲜血,直面对手的眼神,直面他在你的手中逝去,方才能真正拥有实质啊!

    可是,余连真的很想要表示,自己活了三辈子都不懂什么叫勇气和荣誉的赞歌。

    战斗的真谛难道不是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再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吗?若只是想要消灭敌人,需要追求的难道不是炸逼,更大的炸逼,和更多更大的炸逼,以及更大更多更准确的炸逼吗?

    他之所以要和对方来上一场剑斗,真的不是什么战士的荣誉和英雄的颂歌啥的,而是为了让本人磨磨剑的!

    你们不知道,像这样一个已经身负重伤体力消耗过度的,但同时又是守远强于攻的“重步兵”肉盾该有多稀有吗?我方才对(ou)决(da)大长老赫森的时候,把后世掌握的技能都复习了一遍。哪怕只是摆花架子,也可以看做是对高端灵能技巧的预习嘛。

    拿游戏的话来说,都是赤果果的经验值啊!

    拜刚才那一战所赐,总觉得意识海内的星盘愈加明亮了啊!这时候再刷上一道卡兹汗,搞不好就能直接突破二环了。

    更重要的是,卡兹汗应该是一直带着那东西的……这好像是他们的传家宝。

    只有自己亲手近距离干掉对方,才能根据《觉醒者守望公约》,合理合法地摸尸体,把那东西拿到手。当然,可能会被亚修发现,但那又如何?自己原本就是打定主意和这家伙合作了的。

    最后的最后,大概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愿景,余连还是希望能让卡兹汗,这个注定成不了英雄的男子汉,已他期待的方式谢幕的。

    一箭三雕,为什么不做呢?

    至于打输?余连表示自己也不是谦虚,但我真的就没考虑过这种可能。

    当然了,也有人因此表达了不同的意见。譬如说伊娜的声音,这时候就在余连的耳麦中响起:“长官,我觉得,您……嗯,辛苦太久了,应该休息一下。”

    余连敢发誓,要不是自己大小还是人家的直属上司,这姑娘一定说的是“我觉得您脑袋被驴踢了”之类的话。

    脑袋被踢了就被踢了吧。男人为了刷经验,为了摸尸体,还是偶尔需要任性一下的。

    “亚修!给我压阵!”余连大声道。

    压阵好啊!不用拼死拼活还可以参与战利品分配呢。亚修一时间有点受宠若惊,觉得这家伙还是挺有人情味的。

    “来吧!地球人,这是我的最后一战!”卡兹汗凛然断喝,仿佛江河都为之一颤。

    英雄末路,虎落平阳,却也依然豪气干云!

    “准备好,我赐予你荣誉的死!”余连长声朗笑,白衣如雪,踏歌而来。

    我正在见证史诗!大家伙儿感动得热泪盈眶,觉得连气都要喘不过来了。除了某位在几百米外的狙击位上翻白眼的军士长小姐。

    于是,他们便没有注意到,一艘飞空艇已经飞快地来到了战场上,机头的那门火神炮压下了枪口,冲着刚刚摆好了架势的卡兹汗就是一阵狂暴的弹幕倾斜。

    炽热的火线立马就将他的身体彻底覆盖在了其中。

    大家都僵直了。余连当然也愣了。不过,他比完全呆滞了的大家要好一点的是,因为距离近,他甚至能看见弹雨中翻滚的鳞片、血肉外加内脏的残片。

    不过,飞空艇大约是还不放心,把一个弹仓至少1000发炮弹轰完了之后,又补上了八发火箭弹,将那边彻底变成了一片炽热的火海。

    “这是要连我一起炸死吗?”余连被烫得皮肤生疼,赶忙退后了几步。

    他知道,卡兹汗这次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不说他只是个“重步兵”,就算是再加上一环,在这种饱和轰炸面前也是活不下来的。

    余连看着远处的火光,仿佛听到了未来沙民建国之父临死之前的绝望哀嚎,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了。

    历史的变化还真让人唏嘘啊!

    在这条历史线上,卡兹汗的名字就算是能留下来,也只会是勉强留下一两行字的龙套反派吧?

    余连的心情很是复杂,好一会都不想说话,满脸唏嘘。等到飞空艇停止了开火,他方才一点点地走近那还在燃烧的弹坑,将一堆烧焦或半焦的血肉归拢了一下。

    爆出来的零元素是冷麟石,乃是制作超合金的材料之一,对我的用处倒是不大。

    他一边琢磨着,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出一枚极不起眼的晶体收了起来。

    不愧是启明者的造物,这么炸都毫发无伤,可惜卡兹汗和他的列祖列宗一直把这玩意当护身符戴着呢。

    第二片,到手了……但为啥并不是特别高兴呢?

    当然,这别人看来,这分明就是英雄惜英雄。就算对方已经被轰成了飞灰,也还是乐意给对方收敛尸体的。

    一直到飞空艇在旁边降落,披着动力甲的熟悉身影从机舱中一跃而出,大踏步地向这边走来,正在给卡兹汗收尸的余连才站起了身,有点僵硬地向对方立正敬礼。

    “你是不是傻?嗯,是不是傻?”对方一边用比余连更随意的动作回礼,一边已经开喷了:“你有必要为了迎合对方临死前的自我满足,就以身犯险吗?还是说,你在学院里混了三年还没什么长进?”

    “这个,《觉醒者守望条约》……”

    “条约你个头啊!你首先是共同体的军人,其次才是灵能者,这都不明白吗?”

    余连觉得对方说得真的很有道理,便立正大声道:“埃莉诺学姐……呃,报告波拿巴长官,第12号兵站代理指挥官余连准尉,向您报道!”

    “报道你个头啊!以前我是怎么教你的?战斗,难道不是在尽力保护自己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消灭敌人吗?余连准尉,这里是战场,又不是帝国贵族们在过家家!”

    话说学姐,您一个最高指挥官亲自率队冲锋的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不过,他现在倒是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埃莉诺学姐这么投缘了。

    另外一边,帕金中尉倒是真的没想到传说中的“国防军之花”,“防卫大学第一美人”是这么个画风,愣了好一会,这才手忙脚乱地行礼道:“司令官女士,地狱伞兵师101连队格鲁曼·帕金中尉向您报道!”

    埃莉诺学姐向余连丢了一个“回去和你算账”的白眼,然后立即切换了无懈可击的营业用笑容,和对方握手致意:“感谢你们的即时增援!正是有了诸君的忠勇和智慧,我们才能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对了,温特上尉何在?我也需要当面向他致谢。”

    是的,这的确是一场伟大的胜利!赫森大长老这样的心腹大患和卡兹汗这样未来的心腹大患已经相继死亡,而沙民的总溃败,更是在一个多小时前便开始了。任何有效的抵抗都被彻底碾碎,不说是天上的飞空艇、无人机和地面上的机动步兵,哪怕是跟着学姐一路杀出去的那些民兵,都可以加入这场一面倒的猎杀游戏而完全不担心敌人的反扑。

    事后统计,死在图隆方圆百里范围内的沙民至少超过了二十万,这其中甚至大部分是死于混乱中的各种践踏和自相残杀中。一直到战役结束的数年时间,还依然有人能在野外遇到正在风化的沙民尸骸。

    此外,超过一百辆的“缝合怪”坦克,外加上超过二百台的防空炮,以及阿尔奇高地上的十门离子重炮,都成了殖民地警备队的战利品。

    当然了,除了高地上的重炮,其余战利品有一大半都被轰成了渣渣,之后只能当废铁回收了,但总是能录入战功的统计数据不是吗?

    不管怎么说,共同体军队确实打出了一场近10年最辉煌的大捷,而且唱主角的还是一直位于军中鄙视链最低层的警备队杂鱼,这真的足够新玉门总督府和警备队高层们吹到下个世纪去了。

    埃莉诺学姐的心情自然也是很好的。现在,不仅仅是毕业名次,就算论战绩,她也能把同学们,甚至十届以内的前辈们甩得远远的。一想到这里,当她赶到高地,和温特上尉握手的时候,营业用笑容中多少还是增加了几分真情实感。

    “这些大炮的状态都还好吧。”学姐问道。

    温特上尉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朗声回答道:“状态完好下官我可以保证。”

    埃莉诺点了点头,扫了那些重炮一眼,笑道:“呵,联盟的海啸4型?以为换了一个作坊出的底盘我就会认错吗?好东西,对地不说,对空的话,可以打到近地轨道上的吧?”

    余连担心学姐会下令把这些大炮拆了拖回城去,上前道:“长官,我们还不能松懈。”

    “哦?”学姐饶有兴致地瞥了余连一眼,昂了昂漂亮的下巴,示意后者继续。

    学姐过于平淡的反应让余连有点意外,但还是继续道:“那些地精是罗盘商会的雇员,根据他们的口供,这些重炮也都是罗盘运来的。我怀疑那些战车,那些防空炮也都是罗盘的手笔。可是,沙民们怎么可能有门路和这家跨国的军火掮客扯上关系?这其中一定有别的势力在幕后运作。”

    学姐点了点头,依旧表情平淡地道:“这不奇怪。眼红我们在仙女系殖民利益的鼠辈可不在少数。可是,这和我们现在的境况什么关系呢?”

    “我们确实胜利了,但图隆被围城了将近一个星期是事实。图隆以外的定居点、产业乃至于兵站被袭击也都是事实。可在这颗星球上,除了共同体公民,还有相当数量的外籍人士。其余国度完全有资格以这个理由,对我们维持治安的能力提出质疑,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派出军队赶来。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就说是来撤侨就行了。”

    这一套说辞,余连已经想了好久了,有理有据逻辑通顺而且并不显得神棍,就算是学姐听了也不会怀疑的。

    果然,学姐只是讶异地扬了扬眉毛,随即赞许地道:“不错,长进很快!我知道,你就是有这样的潜质的!”

    ……等等,你的反应和我预想的是不是略有点差别啊?

    温特上尉正听得起劲,自己的耳麦中却传来了呼叫,脸色随即一变。

    “中校,外空间有三艘驱逐舰正在接近本星球,马上就进入近地轨道了!”

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他和她们的群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血的星辰a并收藏他和她们的群星最新章节